32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1627崛起南海 > 第24章 劳改营(二)

第24章 劳改营(二)

    前一晚的碰头会上,关于劳动力的争夺几乎到了白热化的阶段,几个部门的负责人到后面都黑了脸,但最后执委会给这帮俘虏安排的劳动地点既不是矿坑,也不是伐木场,而是农业部规划的农场区。这倒不是执委会有意偏袒农业部,如此安排实在是不得已的无奈之举。

    工业部规划中的几处工地,都是接近林木繁茂的山区,这种情况下要看守三十多号俘虏,需要的人手就不能太少,但占用人手一多,那就与执委会使用俘虏补充劳动力不足的初衷相违背了。而农业部在田独河东岸所规划的农场地势平坦,便于监控俘虏劳作情况,只需安排几个人远远看守就可以了。退一万步说即便俘虏中有人想逃跑,西边是田独河这道天堑,往东往南都必须翻越荒无人烟的重重山岭,然后将会面对无尽的海洋,往北深入内陆更危险,因为那是彪悍的黎人聚居地,落在尚处于半蛮荒状态的黎人手中可不会再有什么顿顿白米粥的待遇,不被架在火上烤来吃就谢天谢地了。这其中的道理不需多说,熟知本地情况的这些水寨士兵们自然明白。

    俘虏们在军警部的武装押送下老老实实地登上了“飞速号”,三十多个人站在前甲板上虽然显得有些拥挤,不过田独河出海口附近本就风平浪静,加上双体船的稳定结构,倒也不虞把人给颠下船去。帆船从胜利港出发,在海面上兜了一个小圈子,调转方向之后径直便驶向田独河东岸,很快就抵达了后世的罗郁村一带。

    农业部的人昨天已经来考察过这里,对这块狭长地带的土壤结构和地形地势都非常满意,如果充分开发的话,在这里足以开荒出千亩以上的耕地,而且这里和一号基地的距离也足够近,有什么事派船过河就能到。经过执委会讨论之后,决定将这里当作劳改营下属的劳改农场使用。劳改农场由农业部和军警部共同负责,如果俘虏们表现较好,那么下一步或许会把劳改营的营房也建在这里。当然了,要想从充满异味的驳船船舱搬进岸上的营房,那也必须是要用积分来兑换的。

    “飞速号”靠岸之后,一帮俘虏在刺刀的驱赶下,从甲板直接跳进齐膝深的水中,到了岸上之后罗升东和四个由他临时任命的组长扯着嗓子吼了半天,才使得这群乌合之众按分组列队排好,这让站在帆船上目睹整个过程的军警部成员们都很是不屑。

    罗升东注意到今天带队的短毛并不是昨天审讯他的那名短毛头领,而是换了一个又黑又壮的大汉,下身花绿裤子黑色皮靴,上半身只穿着贴身绿色小褂,一身金刚般虬起的肌肉仿佛要将小褂撑破似的。这黑大汉走到船头上,扯开嗓门大喊一声:“都给老子站直了!头全部抬起来看着我!”

    岸边一帮俘虏被这打雷似的声音吓得齐齐一抖,赶紧打起精神站好,只是望向船头的眼光多少都有些畏缩。黑大汉环视了众人一圈,才又开口道:“我姓古名卫,以后就是你们的顶头上司!你们这些人渣给我听清楚,听指挥好好干活的人才能有饭吃,不好好干活想跟老子玩手段的,我会亲自教他‘苦’字是怎么写的!”

    古卫作为军警部派来管理劳改营的代表,并不是颜楚杰给他分配的任务,而是他自己主动申请来的。穿越前古卫也曾经当过兵,转业到地方后就在人武部工作,所负责的具体事务是民兵训练。军警部在穿越之前搞的几次大规模基础军事技能培训,计划书基本都是他跟颜楚杰两个人做的。要说训人练兵这一块,古卫在穿越众当中可以堪称专家级了。按照他自己的打算,穿越之后就算做不了带兵打仗的大将,至少也要弄个新政权陆军军校校长之类的官当当,不过穿越后短期内显然没有实现梦想的条件,军校肯定暂时是指望不了了,但战俘劳改营似乎也是一个可以发挥自己的能力的场所,于是古卫便主动请缨要来管理这几十个俘虏。

    军警部考虑到劳改营的特殊性,还专门给他搭配了一个叫任亮的年轻副手。任亮虽然没有当兵的经历,但可是正经的福建警察学院狱政管理专业毕业生,之后分配到福建龙岩市的闽西监狱工作了三四年,论专业对口性还在古卫之上,只是年纪比古卫小了七八岁,所以只能委屈他先做副手了。

    农业部来的代表是高欢,他主要负责农业技术上的指导。本来他师母朱萍是想亲自来的,因为朱萍的专业方向是粮食作物,而高欢则跟他师父袁若修的专业方向一样是经济作物,但执委会却并不打算在劳改营这块区域内种植粮食作物,所以回绝了老太太的好意。原因其实很简单,要知道执委会敢把这帮人放到野外劳作,就是吃定了能在食物上卡住他们的脖子,让他们逃也无处逃,但要是在这地方种上粮食,这帮俘虏等到粮食收获季节悄悄私藏起一些,岂不是就有了逃出劳改营的机会?这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低级错误,精明的执委会自然是不会犯的。

    有鉴于目前劳动力奇缺,劳改营的管理人员也不得不缩水到了最低程度军警部五人,农业部一人,再加上一个已经能听懂七八成普通话的本地带路党于小宝当翻译。他的工钱是穿越众包两顿饭,每天还能领一斤米,如果一个月出工达到二十八天以上,月底还可以额外领到精盐三两。古卫对于小宝那一身破烂看不过眼,从库存物资中申请了一套迷彩作训服和一双胶鞋给他,于是这小家伙现在就只剩下头上的发髻还保持了明人的特征,照这势头发展下去无疑将会成为穿越众治下区域的第一个归化民。

    四个劳改小组被古卫平均分作两队,一队人由高欢带去开荒,另一队则是留在江边由古卫亲自指挥,他们将要修建一座小型木制栈桥,以便于每天要来往于两岸之间的船只停靠。

    不过实际指挥修建工作的人却并非古卫,他练练兵还行,要说如何才能从无到有搭建一座码头栈桥,那还是得专业人士来。早上古卫专门找到白克思,特地把他手下伐木队的领队蔡弘展要了过来。蔡弘展在白克思的家具厂干了多年,可算是穿越众当中的头号木匠,有他在现场指导自然能事半功倍。

    俘虏们先将拴在帆船后面的二十多根大腿粗的圆木一一拖上岸,这些都是伐木队前两天的劳动成果。然后蔡弘展把手锯,小斧头等工具分发下去,让他们按照自己所标示的尺寸制备木料。

    古卫开始还有点担心俘虏们拿到这些金属工具之后会不会心怀不轨,手一直就按在腰间的枪套上没放开。倒是蔡弘展后来注意到这个细节,笑着安慰他:“我说老古,用不着这么紧张,这些俘虏不会乱来的。”

    “那也难说啊,知人知面不知心,谁知道这些家伙心里打着什么算盘……老蔡,你别离他们太近了!”古卫还是丝毫不肯放松警惕。

    蔡弘展笑着摇摇头道:“老古,虽然你以前当过兵,但你恐怕还没我能明白这些人的心思。”

    “哦?那你给说说?”古卫也来了兴趣。

    “这些明军俘虏战斗意志本来就渣,现在已经知道自己不会死,你说他们还能剩下几分拼命的心思?何况他们就算杀了我也没用,难道他们还能从这里飞回崖城去?要知道他们现在已经脱了军装,不再是军人了,既然能好好的活着,干嘛要死?”

    蔡弘展走到古卫身边,从衣兜里掏出一包“玉溪”,递了一支给古卫:“放松点,这劳动量我事前都计算过,保证让这帮家伙爽翻,根本就停不下来……你看,那个当头的,据说是个百总对吧?你看他干得多快,绝对是熟手!”

    蔡弘展说话的声音并不小,埋头干活的罗升东其实也听在了耳里,只是他根本没脸抬起头来反驳什么,只能把一肚子的气都出在木头上。

    罗升东虽然觉得有些耻辱,但也明白这个短毛木匠说的话是对的,如果现在自己逃跑,没吃没喝的又能跑到哪里去?就算真的菩萨保佑万幸之下逃回崖城去了又能怎样,自己连船带人都丢了,少不得也会被办个“临阵脱逃”之类的罪名,当作替罪羊被砍头示众吧。既然现在能好好活着,那就先活下来再说吧。

    罗升东抬手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想起了自己当初还属于军屯子弟的时候,晒着火辣辣的太阳在把总老爷家劈柴,似乎也感受过这种愤懑和耻辱交织着的情绪。那时候就这么日复一日地劈柴,根本看不到未来,如果不是自家老爹侥幸立功调职进了崖州水寨,搞不好自己现在都还在替那个该死的王把总劈柴。为什么兜兜转转这么些年之后,自己居然又回到了最初的人生轨道上?

    这些人生哲理太复杂太深奥,罗升东想不明白,也没有时间去细想。今天的劳动任务非常繁重,如果他们这两组人不能在太阳落山之前架好栈桥,那么所有人都只能得到两个积分中的一半,而他作为劳改营的头领,还要因此而承担被扣分的后果,搞不好今天就是白干一场,连一分都捞不到,这在他看来是绝不能接受的结果。

    “必须赶在太阳落山之前干完!”罗升东默默地想着,把其他杂念都抛在了脑后,大声吆喝着让人赶紧把下一根要处理的木头抬过来。

    [三七中文手机版 m.37zw.com]
新书推荐: 绝世杀神 赫连夫人的马甲有点多 奶爸大文豪 快穿宿主她又软又甜 拥有火影系统的我才不是男孩子 清穿之败家福晋狠嚣张 超级战医 逆天宝宝:凤尊爹爹,宠上天! 最强兵王归来 女总裁的逍遥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