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1627崛起南海 > 第216章 军力吃紧

第216章 军力吃紧

    即便李继峰与刘香之间在私底下真的有什么往来,双方所追求的目标仍是大不相同。(更新最快最稳定)(.)李继峰这样的坐商肯定是为了保障航路畅通安稳,能获取更多的商业收益,而海盗团伙则是要不断地扩张势力,捍卫自己在海上的生存权。这样目标不一的合作关系注定很脆弱,李继峰能给刘香一方施加的压力肯定也相当有限,至少穿越集团不能把宝都押在他身上。

    “还有那个担干岛的海盗团伙又是怎么个情况?”虞尧继续追问道。

    施耐德道:“我听李继峰的口气,担干岛上那帮人应该是自己单干的,并不是刘香的属下。”

    “距离万山群岛这么近,这事很麻烦啊!”萧良一边看着地图,一边皱起了眉头咕哝道。正如施耐德所预计的那样,军警部对于这样的局面显然会感到头疼。

    “直接打掉这伙人,然后我们把这个岛占下来怎么样?”施耐德主动提出了一个解决方案,这是他先前与于小宝的问答之中所受到的启发。于小宝的办法虽然很直接很简单,但有时候简单粗暴也不失为一种解决棘手问题的途径。

    “打胜的可能性很大,但完胜的可能性很小。”萧良仔细查看了地图之后下了评语:“如果李继峰所说属实,这伙海盗只有一两百人,那么我们要拿下这地方应该不难。但这个岛有十几平方公里,要是这些人逃到岛上的密林山间,我们就很难再派出足够的人手在岛上慢慢追剿。如果有人从岛上逃出去,那我们的行动就暴露了,这有可能会引起别的海盗团伙注意。”

    虞尧补充道:“担干岛距离香港只有几海里远,要是有人躲到晚上再趁机放小船下海,我们就算想拦截也没办法。”

    “另外即便我们把这地方打下来,恐怕暂时也没法驻守这个地方。”萧良不无遗憾地说道。

    施耐德奇道:“为什么不派人驻守那里?要监视香港以东的海域,担干岛可是一个很不错的观察点,岛的东端距离佛堂门这个进出香港的关口只有十来海里,天气好的时候肉眼都能观察到那附近海面上的情况。”

    “这我当然知道,但不要忘了我们现有的军备水平,仅仅一个补给问题就很难解决。而且我们现有的民团规模很有限,就这么几百号人,还往往都是训练期都没完成就已经拉出去在当正规军使了。”说到这个问题,萧良也真的很无奈,兵员不足是限制穿越集团向外扩张速度的重要原因之一,但想要扩充兵员,又得面临更多的实际问题。

    “你们军警部的编制不是已经准备好升到营级了吗?陶总和颜总可是在三个月之前就升了少校军衔,当时你们军警部给出的理由,就是为了便于管理,以少校军衔出任营长职务嘛!”施耐德不以为然地说道。

    关于这事施耐德记得很清楚,当时军警部为了扩大编制的事搞得沸沸扬扬,后来这个事还专门提交了议案到执委会讨论,虽然不少人质疑军警部的扩张速度和经费规划,但最终还是同意了军警部的要求,同意了征召第三批归化民士兵的计划,并且在第三批民兵完成训练列入编制之后,军警部的编制规模由之前的连级上升到营级,民兵加上保安的总数将达到五百人以上。

    “一个营很多吗?那我就给你数数看好了。”虞尧扳着手指头开始细数军警部的现有编制:“现在民团一共有四个连,黑土港就占去了一个连的编制,所以大本营这边实际上只保留了三个连。(更新最快最稳定)其中保安队还占了一个连的编制,真正的武装民兵就只有两个连,现在一个连在做海上训练,准备以后发展成海军,另一个连以炮兵训练为主,打算以后就作为胜利港岸防工事的驻军。现有部队的规模连满足目前的军事需求都还嫌不够,哪还有名额能派驻到海外据点去?就算是万山群岛的据点,起码也得等到今年底明年初才能落实计划准备实施,要对担干岛动手最快也是明年的事了。”

    “可是你们军警部的民兵有五百多号人,派几个人去岛上建个据点就真那么难?”施耐德对于虞尧的解释并不是十分认同。

    “五百多号人并不是都是战斗部队啊!”萧良摇头反驳道:“这五百人里包括有保安、炮兵、水兵、后勤、辎重、通讯、医疗等专业的民兵,这些辅助兵并不适合派去第一线执行战斗任务,我们虽然有好几百号人,但真正的陆军战斗部队其实很有限。”

    “而且这种监视据点必须要有我们的人去才行,否则没法使用电台,就失去了建立据点的意义。”虞尧接着说起了另一个原因:“这种任务的危险度可比驻崖办、驻广办大多了,那个据点可能会遭到海盗的袭击,而且需要长期驻守,执委会不见得能同意军警部冒这个风险。”

    施耐德听了他们的解说之后,才明白自己之前的想法真的是过于简单了,策划军事行动并不仅仅只是简单地作出“打”或者“不打”的决定,需要考虑的其他因素还很多。而穿越集团目前的军事规模,还不足以支撑起大规模的向外扩张甚至这种扩张仅仅只是多建立一两个海外据点,也不是那么容易实现的事情。

    萧良叹道:“要是执委会当初放开口子,能批准我们的民兵训练计划,或许现在就不用这么发愁了。”

    “还不是那些知识分子作梗!什么军事常识都不懂,每次开会就知道拿着我们军警部的预算说事,除了给军警部下绊子,什么忙都帮不上!民团扩编的报告打了无数次,哪次不是用预算超支这种借口打回来的。”虞尧气鼓鼓地埋怨着,一抬头发现施耐德脸色不太好看,连忙解释道:“施总,我可不是在说你。”

    施耐德的脸色的确没法好看,因为当初投票否决军警部扩编计划的人也包括他在内。对于军警部不断膨胀的势力,文官系统这边一向都是很警惕的,特别是涉及到增加军费,扩大编制等议案,一般都是持反对态度。

    这倒也并不完全是文官系统无条件要跟军警部唱对台戏,事实上在预算方面,相关部门的确也有苦衷,养一个兵的费用,需要好几个劳动力的工作才能补上缺口,军警部扩编一个连或许只是一句话的事情,但对人力资源部门来说就需要额外的几百个劳动力来补充这个经费缺口,而财务部门就不得不为此而更改已经做好的各类预算安排。不管从哪个角度看,扩军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措施,而且对于目前穿越集团对外以发展商贸为主的政策而言,扩军无疑将大大占用外贸方面的资源,减缓对外贸易的收益速度,而这些事情都是军警部不甚了解并且也不愿去了解的。

    这种意见分歧,执委会内部还可以通过沟通解决,大多都是在互相的妥协让步之后达成了某种协议。但一般成员或许并不是很了解执委会决策的依据,所以拥有类似虞尧这样比较偏激想法的人还是挺多的。而且这种事也很难解释,因为位置不同,所看到问题的高度也不一样,外围人员或许只是把扩军看作是单纯的政治立场或者经济问题,但只有掌握了决策权的少数人才知道这其中的牵扯有多大,实施起来又会遇到怎样的困难。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这也没什么好说的,所以施耐德虽然脸色有些难看,但也没打算在这个节骨眼向他们解释这中间曲曲绕绕的内幕就算解释了他们也未必能懂,反而可能会认为执委会作出决策的过程太官僚化。

    “所以现在即便我们知道刘香的地盘在香港东边,知道担干岛上还有一小窝海盗,但仍然什么都做不了?”施耐德对于自己辛苦收集到的情报不能立刻发挥作用还是觉得有些不甘。

    “军事建设并不是为了马上开战,而是为了能在开战的时候取得胜利。”萧良不得不把之前说过的话再次强调了一遍:“我们现在所做的工作不会马上就派上用场,甚至可能永远都不会在战斗中其作用,但该做的准备工作一定还得做,而且一点不能马虎,因为我们在准备阶段中有任何的疏忽大意,付出的代价就可能是将士们的生命!”

    “知道了。”施耐德无精打采地应了一声,站起身道:“你们继续研究策略吧,我还是先去看看昨天订的货送来没有。”

    施耐德离开之后,剩下两个人对着地图又比划了半天,最后虞尧终于忍不住放弃了:“如果担干岛上要驻军,起码得去一个排才行,但以现在的民兵规模,我估计执委会顶多能给万山群岛那边批一个排的编制,担干岛大概是没办法了。”

    萧良也叹气道:“没兵可用,就算计划得再好,这仗也没法打了。按照大本营的安排,只怕近期都不会有民兵能调拨出来了。”

    萧良说的没错,执委会最近对民兵还有别的地方需要用到,这珠江口的企划只能暂时放着,待军力的需求能有所缓解的时候再做进一步的打算。

    在第二梯队完成了对铁炉港的考察之后,他们所获得的考察结果已经在途中通过电报联络的方式反馈给了大本营。而大本营的决策速度也非常快,仅仅在两天之后就又派出了第二支考察队去铁炉港。这第二支考察队除了海运和军警部门的人之外,还有建设部的技术人员,以及盐场建设方面的权威人士安西。

    虽然执委会尚未宣布最后的决定,但安西的亲自出马其实已经在事实上确定了铁炉港将会是穿越集团下一个建设地区,并且很有可能在不久的将来承担起食盐的主要生产任务。

    这第二支考察队在铁炉港地区逗留了整整三天时间,对当地的水文、地理、殖民点建设条件等等都做了十分详细的查探。应执委会的要求,建设部甚至已经在当地选定了殖民点以及盐场一期工程的建设地点,并且做了比较详尽的规划。而军警部虽然已经放弃了在铁炉港入海口设置岸防炮的计划,但必要的望预警哨所肯定还是要有的,为此军警部的人也是在铁炉港进进出出好几趟,并且专门登上了铁炉角的几处制高点确定哨所选址。而安西因为拥有丰富的实际操作经验,就由他来进行总体的把关,对各个部门所做的预备工作进行汇总,再制定出统一的建设计划。

    为了配合好铁炉港开发项目,执委会不得不再次启用调控措施,对铁炉港项目的准备工作提供了政策倾斜,要求各个相关部门都要充分保证物资和人员的需求。特别是修建晒盐池所需的大量水泥,为此执委会甚至不惜让胜利港港湾口的岸防炮台工事先暂停下来,将水泥节省出来有限供给给铁炉港项目。当然了,这样做的后果自然又是受到了军警部的强烈抗议。

    人手方面,人力部门也响应执委会的号召,开始面向陆续来到胜利港的移民招收新一批的社员。这些新社员一部分将分配到现有的盐场公社,以填补那些会被调去铁炉港的制盐工人留下的劳动力空缺。而剩下的人都将被分配到铁炉港,在完成前期的基建任务之后,他们都将被划入未来铁炉港盐场公社的编制当中。

    与此同时,现有的胜利港盐场的改扩建工作也一直没有停下来。虽然胜利港盐场的先天地理条件限制了发展,不过目前还是有一小半的面积尚未充分开发利用,等这部分的改造工程完成之后,盐场的产能还有望在现有基础上再翻上一倍。

    当然了,这种比较大规模的新殖民点建设工作,肯定也少不了民兵的参与。为了新盐场的治安能得到有效保障,军警部至少要派去一个排的民兵驻守。这对于目前捉襟见肘的民兵军力来说无疑又是一个考验,当然军警部也没有忘记利用这个机会,再次向执委会提出了扩大民兵编制的建议。

    不过这次颜楚杰学了乖,吸取了以往提案被否决的教训,转而提出了一个曲线救国式的解决方案,那就是只扩大受训人员的数目,而不扩大正式民兵的编制。

    这个方案简单说来就是要普及大众化的军训,对归定年龄段的归化民进行大面积的分期军事训练。这种训练并不追求把所有的社员都训练到民兵的战斗水平,但需要掌握基本的军事技能,懂得如何听从和执行军令。经过这种训练的归化民在未来也不会是军事行动的主力,但可能会充当后勤、辎重等辅助兵种,并且在必要的情况下作为兵源补充进主力战斗部队。而真正的全职士兵编制并不受到这个训练计划的影响,暂时也不会扩编如果真需要扩编的话,就可以已经从受过一定军事训练的归化民中直接招收。

    这个计划不管是从军费上还是从人力上,都比军警部原来提出的那些扩军计划要节省得多,对穿越集团的经济和人力资源的影响也没那么大,而且目前穿越集团的发展态势又的确需要更多具备一定军事技能的民众,因此执委会对于这个提案的阻力并不大,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个方案将会在这一周的执委会集中表决会上获得通过。

    之所以大本营这边要急着上马新的盐场工程,一方面是之前就因为客观需求而制定了相应的发展规划,另一方面则是来自越南方面的消息。

    就在第二梯队从胜利港出发去广州的第二天,从黑土港返回的运煤船便带回来一个消息,北边的升龙府,也就是河内,有大商人希望能跟穿越集团进行大宗的食盐贸易每个月十万斤海汉精盐。对方放出话来,只要供货稳定,那么价格和交易方式都好商量。目前因为内战,当地的食盐生产已经几近荒废,市面上盐价飞涨,比正常价格翻了好几倍,仍然是有价无市。黑土港这边派出的商人试探性地报了个每千斤二百两银的价过去,那边居然很快就答应了下来。

    这个价格可是已经达到了目前向外供应私盐价格的四倍之多,而且对方需求的量也足够大,对穿越集团来说是利润十分丰厚的一笔买卖,肯定不可能放过为了抓住这笔大买卖,哪怕是先暂停向大陆地区供盐也是值得的。

    而且对方也同意了必要的时候可以以物易物,比如红河三角区生产的优质稻米,就可以用来作价交换海汉出产的精盐。另外在黑土港方面的反复试探之下,对方似乎对于穿越集团出产的军火也很感兴趣,有意购入试用。

    [三七中文手机版 m.37zw.com]
新书推荐: 透视小民工 阴阳封妖录 叶洛知秋 女朋友太强怎么办 万界之道行 快穿之宿主的沙雕之路 天女殿下绝世倾城 山水一程自此三生有幸 大秦之系统骗我在仙侠世界 1991从芯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