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1627崛起南海 > 第279章 登陆开始

第279章 登陆开始

    北越受训部队已经在涂山训练营接受了两个多月的高强度训练,但教官们仍然认为训练效果没有达到理想的水平,比起海汉民团仍有差距。(.)当然形成这种差距的客观原因除了武器之外,还有士兵们所获得的待遇,军官们做政工工作的方式方法等等方面存在的差异。按照军警部原本的计划,受训部队至少还得跟长矛兵合练一到两个月的时间,才能投放到战场上接受实战的考验。但没想道安南战局在短时间内就被南越翻盘,郑氏政权不得不将这支尚未成型的部队拉到战场上作为奇兵使用。

    军警部给北越受训部队所设计的火枪长矛混编方阵战术,对于阵列的行进运转有着较高的要求。长矛兵并非作为厮杀的主力存在,其作用主要在于掩护火枪兵的安全。特别是在进攻受挫,火枪兵需要后退至安全地带重整方阵的时候,就必须得由长矛兵顶在前面挡住敌人的攻势面对使用相同战术的南越军,他们需要挡住的极有可能是敌人火枪所射出的子弹。

    临时拉出来的长矛兵,没人敢对其抱有太大的期望值,指挥部这帮人只希望到时候北越的长矛兵不要在战场上自乱阵脚就好。但除了这个隐患之外,如何将这批长矛兵投放到预定战场上也是一个难题。

    “我们的运力不够。”天亮之后孙长弥端着稀饭来到指挥部帐篷里,听说了军警部的作战计划之后立刻向颜楚杰指出了其中的问题:“我们现在手头有十五条船在永安港,‘飞速号’船小而且要负责外围海域警戒,是没办法运兵的,所以只剩下十四条船,我们自己的作战人员有八百多人,北越受训部队有一千多,加船员水手已经两千出头了,还得带上负责后勤辎重的几百民夫,不可能再装一千多的长矛兵上船。如果依靠北越那些小船……那还不如让我们的船跑两趟。”

    “也就是说,我们现在没法一次性完成兵力投送?”颜楚杰反问道。

    “差得远,至少还需要五六条四百料的大船,才玩得转一波流。”孙长弥连连摇头道:“就算把大本营剩下的几艘船全搜罗过来,估计也够呛。”

    颜楚杰闭上眼神,沉思片刻之后才又开口道:“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要等大本营的船过来,黄花菜都凉了!如果不能实现一次性投送,那就分两次!”

    “颜老大,永安港虽然离二号地点只有十几海里,但这一来一去,算上两头上下船的时间,两次投送之间的时间间隔最快也得六个小时左右!”孙长弥早饭也顾不得吃了,放下碗开始计算其中可能出现的问题:“北越那帮新兵蛋子,要是没有长矛兵掩护的时候发生了战斗,能不能撑得住六个小时是个问题啊!”

    颜楚杰脸色不变地应道:“不需要那么久,一个小时左右就够了。我们会在发起登陆一个小时之内,就完成第二次兵力投送!”

    “这怎么可能?”孙长弥愕然道。

    “你再好好看看地图。”颜楚杰指向挂在会议室里的交战地区卫星图:“二号地点的海岸附近有两个小岛,你大概是忽视了它们的作用。”

    在二号地点的海岸边的确有两个很小的无人岛,在地图上被标识为昏果岛和韩罗岛,距离二号地点的海岸分别只有一千二百米和两千米,其面积都非常小,两个岛加到一起还不到一平方公里,跟处于东边海域的昏约岛是一个级别的小型岛屿。由于这两个岛屿距离海岸太近而且不具备开发潜力,在此之前没有任何人认为这两个岛具有战略价值,甚至连侦察船队也没有专门对这两个小岛进行侦察,只是远远地看了一下,确定两座岛上都没有人烟。

    但海运部的运力短缺,无法一次性完成兵力投送的任务,却让这两个岛突然就有了利用价值。孙长弥也不是笨人,颜楚杰把话说得这个份上,他自然也领会了对方的想法:“颜老大,你的意思是把这两个小岛当作中转站,来缩短二次投送的运输距离?这招妙啊!”

    如果利用好这两个无人岛,那么在登陆点和永安港之间长达三十海里的往返航程就可以缩短到一两海里,而运力短缺的问题也可以得到很好的解决,别说两次投送,就算是四次投送估计都不会有问题了。当然了,在此之前,指挥部还得策划好比较完善的登陆步骤,何时将一部分人员先投送到近岸的小岛上,何时发起登陆,这都还需要仔细研究。

    两天后,前线指挥部向大本营发回了最新制定的作战方案,并获得了执委会的认可。登陆行动开始进入最后的准备期,在前线指挥部的安排之下,被调到永安港的北越长矛兵与火枪部队进行了三天的合练。虽然时间很仓促,但练过总比没练强,战局已经没有时间让这边再慢慢练下去,指挥部也只能把死马当活马医了。

    1月28日,准备多日的登陆计划终于进入实施阶段。虽然有好事者提议是不是应该把这次行动命名为“D-day”,以便日后的穿越政权史料对这次创造了诸多第一次的作战行动作出比较高洋的记载,但军警部还是很任性地把“圆月行动”的方案代号沿用了下来土鳖不土,战斗力五,要是不想办法土气一点,那还是革命军队吗?

    在山岭防线上得到消息的郑柏终于松了一口气,如果海汉人再不出兵,他觉得自己顶多还能守个三五日,结果多半都是战死在这里清都王郑已经下了死命令,不允许这里的人马再次后撤。

    海汉人到了这里之后,郑柏也是算是想方设法满足了他们的一切所需,从民夫到长矛兵,从侦察到作战,只要是海汉人提出来的要求,郑柏几乎就没有拒绝过。这一方面固然是升龙府方面的命令起了作用,另一方面郑柏也真的满心希望被吹得神乎其神的海汉人能够分担自己的压力,虽然仅仅一千多人的海汉军队不可能把南越军全部消灭在这里,但如果能够从海上对南越发起一些袭扰式的攻击,分散一下南越的注意力那也是好事。

    但当海汉真的宣布开始行动的时候,郑柏又忍不住有些担心,毕竟他的二儿子郑廷就在这次要在敌后登陆的攻击部队当中。想到南越火枪兵在前段时期的战斗中所表现出来的犀利杀伤力,郑柏不由得为儿子的安危捏了一把汗。按照海汉人的计划,北越受训部队和长矛兵将会参加敌后作战,这就意味着郑廷很可能会首当其冲成为南越军的攻击对象海汉人肯定不会拿自己的部队挡在最前面当炮灰使,这差事只能由北越的军队来完成。

    而海汉人接下来的作战方案,郑柏知道得也并不详细,海汉人只留了冯安楠在山岭阵地担当联络官。从登陆开始,一切的前方消息都只能通过海汉联络官这个渠道来获得了,郑柏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按照海汉人的建议,调动部队配合进行反击作战。

    不过郑柏对于自家部队要变成炮灰的想法也仅仅只是猜测而已,当天傍晚天色渐暗之时,在永安港上船的首批军队并非仅仅只有郑廷所率领的北越受训部队,海汉民团也一起拔营登船出发,其中也包括前线指挥部在内的作战人员。同时出发的还有从大本营带来的数百名民夫,他们将担负起登陆后协助工兵修筑防御工事的任务。

    这支船队出发之后,永安港便只剩下了少量码头维护和负责看管辎重的人员。前几天熙熙攘攘的滨海沙滩顷刻就回到了近乎原始的冷清状态。

    船队出发后在海上兜了个大圈子,等到天黑的时候才慢慢兜回到预定登陆点外海的两处小岛附近。在此之前一天,“飞速号”已经趁着夜色送了数十名工兵上岛,花了一天时间在两个小岛的东边海岸修筑了简易栈桥。船队从外海兜回来,正好能看到岛上工兵所亮起的导航灯光,而位于海岛以西的大陆上却完全无法发现这个猫腻。

    船队分作两队停靠到两个海岸上,离海岸更近的是海汉民团和辎重部队,在远一些的韩罗岛上则是安置了北越受训部队。这两千余人的部队摸黑登岛,足足耗费了近三个小时,期间还有登陆韩罗岛的数名北越士兵因为轻度夜盲而跌进海里,好在救援及时没有闹出人命来。而登陆昏果岛的海汉民团则要幸运一些,这个岛靠东的一边有一段地势还比较平缓,登陆难度不大。

    在完成登陆之后,船队驶离小岛,往着北方的夜色中驶去。接下来的一天时间里,这两支部队会潜伏在岛上,等待登陆时机的到来。而前线指挥部也已经搬到了昏果岛上,一天之后指挥部的人员也将随大部队一起登陆。不过在昏果岛上会有部队人员留守,以摩根带队的医疗队会在这里设置一个简单的野战医院,安置前线转移下来的部分重伤员,在岛上对伤情进行处理之后,再视其严重程度由船只转移到后方。

    天亮之前,两艘海船拖着二十多艘小木船又回到了昏果岛。这些小船基本就是北越军在附近能够搜罗到的所有船只了,它们将在登陆行动开始阶段当作搭建浮动栈桥的桥墩使用。

    在这一天时间里,南越军并没有闲着,依然是一如既往地安排了对山岭防线的攻势。在超过一个月时间的激烈交战之后,北越的山岭防线实际上已经变得千疮百孔,比起冯安楠和穆夏柏初到这里之时脆弱了许多。由于南越军的攻势几乎连一天都没停歇过,北越对防御工事的修补也只能流于表面,在连续攻打之下,很多地段的寨墙都已经成片垮塌,守军甚至只能依靠盾牌和身体来构筑防线,整个防御能力已经处于岌岌可危的状态。

    郑柏在这一天的防御战中不得不投入了最后两支预备队,花费了整整一个白天的时间才打退了南越军的三次攻势。在看到山下的南越军如潮水退去的时候,疲惫的郑柏一下子便瘫软在地,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郑将军,你做得很出色,已经尽到了你的本分,请相信我,从明天开始,战局就会有不一样的走向了!”冯安楠一边伸手扶起郑柏,一边充满信心地对他说道:“叛军的好日子已经到头了,是时候用一场反击战来让他们清醒清醒了!”

    “但愿能如冯将军所说!”郑柏苦笑着应道。他对于冯安楠的乐观仍是持保留态度,海汉人虽然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但就这么点兵力,能起到多大作用真的难说。而且南越那边也有火器部队存在,打起来谁会更厉害,郑柏可没有十足的把握押宝在海汉人这边当然如果他在事前看到海汉船队所装运的火炮,或许这种想法会有所改变。

    这次除了北越方面前期购买的一部分火炮,海船上装载的舰炮之外,民团的炮兵连也配备了口径不同的火炮十余门。如果不是炮兵的数量有限,军警部甚至起了心思要用密集炮火来玩一把十七世纪的火力覆盖战术。指挥部对于用二十余门火炮封锁住一道两百米宽度的战线充满了信心,更别说还有近两千人的火枪部队会配合炮兵作战。

    不管于公于私,指挥部都会在这次的登陆战中大量使用火炮进行攻击这打出去的弹药,可都是按照出口价算在北越政权头上的,不打白不打啊!按照军警部的计算,6磅炮每击发一次,穿越集团就会有差不多一两银子的进账,而12磅炮的消费水平比6磅炮还高了一半。如果有机会动用到船上装载的舰炮,那指挥部也会毫不犹豫地下达射击命令。南北越打仗是拼消耗,可海汉民团的参战就是纯粹的挣钱了。

    而在这一天当中,为了隐蔽行迹,两座岛上的潜伏部队都不允许使用明火煮食,大家在白天就只能啃干粮喝凉水。只有极少数的穿越众军官,才有资格享受“高科技”的自加热盒装军粮。这种发热包的化学原理虽然很简单,胜利港的化工车间就能制造出来,但批量有限,近期还不可能大量供应给民团使用。

    直到天黑之后,一艘海船才为岛上的部队带来了热食这是就近在山岭防线后方制作出来的,运到岛上的时候还是热腾腾的。这样的热食在明天凌晨发起攻击之前还会有一次供应,确保所有人都能在吃饱肚子之后参加战斗。这顿战前伙食比起平时可好多了,后勤一口气杀了十几头从黑土港运过来的生猪,就连北越士兵也有幸沾了光,分到了一点油腥。

    稍晚一些,船队再次抵达两座小岛,这次运来的是一千余长矛兵和部分负责通信、炊事等事务的后勤人员。他们的登船地点并不是在永安港,而是在仅仅两三海里之外的山岭防线后方海岸,这样也就大大地减缓了这些人在运输过程中的疲劳度。而前一天就到岛上潜伏的部队经过一天的休整之后,身体状况和战斗**基本也已经调校到了应战状态。

    凌晨三点,“飞速号”再次抵近登陆点海岸,重复了前一次的登陆方式。这次登陆的先头部队就比上次的小分队规模大了一些,除了北美帮的几个固定角色之外,钱天敦也带了一个排的特战连战士一起行动。只是“飞速号”上就只有一艘橡皮艇,为此不得不拖了两艘小木船在船艉,近岸之后民兵们乘小木船划到岸边登陆。

    登陆的过程非常顺利,南越一如既往地没有对东边的海岸线产生防备。这队人马抵达了关口之后,北美帮的几个人便分作两队登上南北两边的山丘制高点。他们的任务除了侦察预警之外,同时也会在高点观察敌人动向,实时提供信息给指挥部参考,以便对战场变化作出及时的调整。

    钱天敦和他的手下们则是潜伏在了山脚下,同时通过电台向指挥部发出了消息。凌晨三点五十,颜楚杰下达了开始行动的命令。几条拖着一大串小船的四百料海船缓缓从昏约岛东边转出来,驶向预定海岸。首批登陆的人员并非纯粹的作战人员,而是以工兵和民夫为主。他们的任务是在尽可能短的时间之内,为后续的登陆部队搭建起便于登陆和卸下辎重的浮动栈桥。

    浮动栈桥的搭建顺畅与否,将会直接影响到后续的登陆行动进展,因此除了在大本营已经经过了几次演练之外,在抵达安南战场之后,这些人员也进行了非常艰苦的训练,如今便是到了他们大显身手的时候了

    [三七中文手机版 m.37zw.com]
新书推荐: 医旅研途 如意枝头 带飞全队我责无旁贷 苟不住的我把火影杀穿 学园都市的空间操控 宠妻成狂:闪婚总裁太霸道 娇妻引入怀 太阴录之临渊重明 诸天之轮回成仙 天赐福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