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1627崛起南海 > 第284章 各有招数

第284章 各有招数

    考虑到人员和物资供应力度上的限制,联军阵地不可能像北边那样在山岭上修筑大型防御工事。(.)而南越军虽然在兵力上占优,但顾忌北边随时可能发起的反击,也不愿将大部队再继续投入到临海的山间密林中作战,依然只是派出小股部队与联军在山上周旋作战,试图夺取两处山岭的制高点。

    特战连南下的这几天里,两处山顶上的接触战频率越来越高,而联军一方所使用的“先进”武器在这种丛林作战中也并没有太大的优势,在战斗中已经开始连续出现伤亡。

    燧发枪这种武器在正面战场上的确有极大的杀伤力,但放到丛林作战的环境下,与冷兵器之间的战斗力差距就被大大缩小了,在短距离内甚至远远不及装填迅速的弓弩类武器。加上山林中的环境又不便火枪兵结成阵形作战,战术运用方面也受到极大限制,更是让联军一方的战力优势大大减少。

    在近几次的作战中,双方的战损比已经被拉近到一比五的水准,虽然看起来这个战损比依然是联军一方占优,但指挥部可不会这么认为。军警部在每一个海汉民兵身上的投入远非南越军可比,五个南越兵绑在一起还没海汉民兵手里的燧发枪值钱,就更别说培训一个合格民兵所需投入的其他人力物力财力的价值了。而且相比之前几乎没有战损的几次阵地交锋,现在的战损比的确没什么可值得庆幸的。

    好在联军中还有一帮拥有黑科技的穿越众,北美帮的几个人在这个时候终于等到机会可以自由发挥战斗力。这几个使用自动武器的家伙对南越军来说简直就是杀神,不管是单兵还是结队,只要遇到这几个人,基本就是在毫无还手之力的情况下直接全军覆没,多数时候甚至到死都没弄明白对手躲在什么地方使用了什么武器。

    也正是北美帮这几个人的奋勇作战,才让山顶的制高点一直没有被南越所夺去。不过这种局面肯定不能长时间维持下去,北美帮虽然能打,但终究也是人,也需要时间来进行休整。

    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在南边大获全胜的特战连终于回来了。钱天敦在听说了最近的战况之后,立刻便向颜楚杰请战,让特战连接管山顶战场。相比普通的海汉民兵,钱天敦对于自己的属下有着充分的信心,这支连队从组建开始,其训练内容和作战方向便是山地丛林,在林间野地作战的能力肯定是大大优于大本营派过来的民兵。

    第二天开始,特战连便接管了两处山顶的交战地带。钱天敦也的确没有让指挥部失望,第一天便全歼了南越的两个小队共四十多人,己方仅仅只有两人轻伤,这个战果足以让隶属大本营的军警部同仁们感到嫉妒。

    而特战连的破袭战在几天之后也开始见到了成效,由于南边的补给和运输工具都被大量损毁,连续几天物资补给跟不上之后,南越军也只有采取了减少单兵供应量的办法来缓解补给困难。而这就造成了南越军无法再保持每天出击的作战频率,双方进入到一种微妙的对峙状态。

    联军顾忌到可能出现的伤亡,不愿意主动离开防御阵地出击作战,而南越军因为补给不足,也不愿再用战斗力严重下降的部队去冲击联军的阵地。指挥部倒是一点都不着急,只要维持住目前的态势,对手肯定比自己这边着急多了南越那边每天可是几万人在不停消耗物资,所需起码是联军阵地的十倍,不管打与不打都是如此,每拖上一天,南越军的补给压力就会增大一分。等过个十天八天若还是如此,那么再派一支船队南下给对手找找麻烦就是。(更新最快最稳定)

    面对这种对峙状态,唯一还感到不满的人或许就是郑柏了。海汉人为何会对己方采取这么大规模的军事援助,郑柏作为北越军中高层是很清楚的,这可是升龙府答应了海汉人种种苛刻条件之后才换来的。这些海汉兵从抵达永安港的那一刻开始,所以的吃住开销物资耗费,都全部记在了北越头上。而进入到现在的联军阵地之后,按照双方的合约便算是进入作战状态,每天这几千人的军费比起北越军自己的大军还高得多,更别说耗费的弹药也要全部按照天价计算。

    郑柏最初还对海汉军的战斗力抱有疑虑,担心他们守不住计划中的临海阵地,但打了几仗之后,郑柏的这种担心便慢慢转换了方向海汉军明明具备了极大的优势,但就是不主动发起进攻,是不是在有意营造一种对峙的局面,以便向升龙府索要更多的条件?

    不管海汉军打与不打,只要维持目前的对峙局面,军费都在按照作战时期的标准计算,这对于北越来说无疑是一笔亏本买卖升龙府花了极大代价请来的雇佣军,可不是为了摆在这里好看的。

    郑柏一开始试图通过冯安楠这个联络官向海汉军方面施加一些压力,但冯安楠显然不太卖他的账,一句“一切作战方案以联军前线指挥部的命令为主”就把郑柏给挡了回去。

    对于这样一个借口,郑柏肯定是不服气的联军指挥部好歹也是联军的头衔,怎么就你海汉一家在做主,我这边几万人的军队却没有发话的权力。但要说郑柏因此跟海汉人发生冲突甚至翻脸,那肯定是不可能的,现在北越的防线就指望着海汉军的协防,如果不是在敌后构筑起了联军阵地,那山岭防线这时候应该已经被南越军攻破了。而之后己方反攻南越叛军的计划,肯定也要视海汉军的动向来配合行动才行了。

    一计不成,郑柏又生一计,派了亲信到运输补给品的队伍中,去联军阵地给二儿子郑廷捎信,试图让他去向海汉将领催战。

    郑廷所指挥的北越协从军在开战之后承担了联军阵地八成以上的作战任务,并且表现也算是可圈可点,麾下部队从最初的紧张忙乱,敌人还没有进入射程便有人开枪乱射,到现在逐步开始习惯了火枪作战的节奏,面对敌军所发起的冲锋终于能做到从容应对。

    指挥部对于郑廷在作战指挥中的表现也比较满意,开始让他作为北越军方代表列席指挥的日常作战讨论会。当然了,关于特战连在南越敌后展开破袭战的详情,指挥部还是对郑廷为首的北越军官有所保留。毕竟这涉及到两百多人的安危,其中还有多名穿越众和“探索号”这样的重点保护对象,要是走漏了消息很可能会给执行破袭战的部队带来危险。

    但郑廷所表现出的态度却让郑柏派来的使者有些始料不及,他并不赞同郑柏提出催促海汉军主动进攻的办法,恰恰相反的是,郑廷认为现在北越军的主要任务就配合海汉军的作战计划,由联军指挥部来指挥接下来的战斗。

    郑廷这几天从讨论会上已经逐步了解到海汉军的作战目标,知道他们并非是以杀伤南越军的数量为目的,而是打算要成建制地消灭掉南越军中那支神秘的火枪部队。郑廷对于指挥部所确立的这个作战目标是相当认同的,经过多场战斗之后,郑廷已经充分认识到火枪部队在与传统部队作战时所具备的优势,也明白了为何北越大军会在对方一支火枪部队的打击之下就连连战败,溃退上百里。如果南越的火枪部队没有被消灭,那就一直都将是能够威胁到北越安全的一根毒刺。

    当然更重要的是,自开战以来,指挥部的所有决策都在事后被证明了正确性,这也给北越协从军包括郑廷这样的高层军官在内造成了指挥部“绝对英明”、“绝对正确”的印象。对于跟指挥部命令相左的意见,郑廷下意识就会认为指挥部的安排肯定更为正确,要想取得战斗胜利就必须遵循指挥部的意见。既然现在指挥部的命令是固守阵地,那么大家照做便是,何必要冒着死伤的风险去冲击南越军的大营?

    郑柏在得到回信之后感觉有些无奈,他隐隐能察觉到在海汉人所训练的这支军队中,对于战争的看法似乎已经与自己有所不同。这种差异并不是存在于战术层面,而是指挥官所持的立场比如郑廷就更认同海汉的做法,将不动变为主动,以时间来换取战略优势。至于说耗费了多少物资钱粮,那不应该是军人考虑的事情,军人只需要知道怎么打赢战争就够了。

    二月五日,在平静了多日之后,南越军终于沉不住气了,一大早便打开了大营,开始在营外列兵。而位于山顶的观察哨也及时地将这个消息传回到指挥部,让阵地上的守军们提前做好交战准备。

    这次南越军没有再让联军失望,那支被联军“期盼已久”的火枪部队终于出现了南越军的作战军阵当中。当这个消息经由电台传回到指挥部的时候,甚至还引发了一阵欢呼声。从出发时算起,到现在已经有半个多月的时间了,即便是战局一直占优,连续多日的野外作战也已经让将士们感觉非常疲惫,不少人已经在盼着能早日结束这场战斗,离开安南这个鬼地方了。

    指挥部下达命令,让北越协从军撤下了第一线,而将海汉民团的火枪兵和炮兵作为主力调了上去。颜楚杰的作战目的很清楚,就是要利用火力上的优势,尽可能一次性就给对方的火枪部队造成足够大的杀伤海汉军所拥有的火力优势,只要一次作战就会暴露无疑,打完这一场之后,就别指望南越军还会上当,把宝贵的火枪部队拿出来硬拼了。

    “打完了这一仗,南越军估计就应该退了。”颜楚杰放下望远镜,意犹未尽地说道。

    “既然有可能是最后一仗,那就得想办法把他们打痛才行。”哈鲁恭接道:“我已经跟冯安楠联系过了,让他通知山岭阵地上的北越军队,择机出击。”

    “阵地后面的北越步兵也已经就位了。”穆夏柏补充道。他所说的北越步兵便是开战前指挥部向郑柏讨来的一千余名长矛兵,这些兵在前些日子的作战中并没有派上什么大的用场,多数时候都在充当修筑工事,运输补给的民夫角色。而此时指挥部认为这一战之后地方有可能会出现溃败,那么届时追击敌军这类技术含量较低的任务就可以交给协从军来完成了。

    稍稍有些出乎指挥部意料的是,相比之前的数次战斗,这次南越军阵中倒是多了不少“新玩具”有加宽加厚的盾车,有投石机,还有数门摆在牛车上拖出来的火炮。看样子在休战的这些天里,南越军倒也没有闲着,对于如何攻克联军阵地也是做了不少的准备工作。

    “这是要攻城的架势啊!”颜楚杰对于南越军搞出来的阵仗也有些意外。不过他倒是没有什么紧张感,毕竟不管对手能搞出什么花样,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只是垂死挣扎而已。

    随着一阵锣鼓擂响,南越军开始向联军阵地发动了进攻。打头阵的毫无疑问又是盾车,这次的盾车比起之前所使用的型号要粗笨了许多,制作盾墙的圆木比起以前更加粗大,同时在盾墙后增加了各种加固结构,当然其重量相应也增加了不少,因此行进速度相较以前更加缓慢。

    倒是投石机的威力让联军有点始料不及,对方试射的第一发石弹就砸到了障碍区前方仅仅七八米的地方,距离木板构成的防御墙仅仅不过十多二十米而已。看着陷入地面那一坨至少有十多斤重的石头,指挥官们的脸色都有些凝重这玩意儿要是砸到人肯定就是当场报销了,虽然能够杀伤的有效面积很小,几乎是点对点的攻击,但对人所造能成的心理威慑却是极大,毕竟天上随时会掉坨石头下来砸破脑袋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

    “赶紧计算下投石机的射程,另外让炮兵预瞄!”颜楚杰下达了命令。

    防御阵地上的木制天棚虽然防得住敌军的箭矢,但绝对承受不住从天而降的石弹。根据目前所观察到的情况,对方阵营中至少有十来架投石车,其远程打击能力已经不可忽视了。

    很快参谋部便反馈了进一步的消息:“南越军使用的是掷弹带式投石车,我们认为其射程有可能达到350到400米……也就是说他们可以在步枪的有效射程之外攻击我们。”

    “南越军停战这些天,应该就是在赶造投石车了。”颜楚杰点点头道:“没办法,看样子我们必须要先下手为强了。”

    众人都没有应声。南越军使用投石机的目的很明确,就是想要先毁掉联军阵地上的防御墙,逼着联军放弃工事进行面对面的厮杀,然后再凭借兵力上的优势来冲垮联军阵营。如果联军先使用火炮攻击对手,固然可以很快敲掉对方的远程火力,但另一方面肯定也会暴露了己方的火力优势,想让对方再派出火枪兵作战就很难了。

    “让协从军先当炮灰顶上,等对方的火枪部队出来了再换我们的人上去,怎么样?”王汤姆肆无忌惮地提出了一个作战方案。当然在提出这个方案之前,他已经先确定了方圆十米之内没有北越协从军的人在场。

    “现在才换,意图就太明显了。”颜楚杰摇摇头道:“北越这些人也不是傻子,就算这次顶上去当了炮灰,下次恐怕就指挥不动他们了。用炮兵,先敲掉南越军的投石车!”

    颜楚杰是联军的最高指挥官,他的命令就是最后的决定。既然已经下达了军令,就算部分人心中还有异议,但也只能照做了。

    南越投石车的第二轮攻击就已经有石块砸到了防御墙,虽然没有伤到人,却是直接将一辆充当防御墙的多功能平板车打散了架,引起了小小的惊呼声。而这时联军阵地上几处炮位前的防御墙已经移开,露出了后面12磅陆军炮的身影。

    在一里内的范围,火炮的精准度可比投石机强多了,因此十门12磅炮第一轮的集火便命中了一辆投石车,随便报销了超过十名南越士兵。

    联军阵地上的突然开火也的确给南越军造成了震慑,在前面多日的进攻当中,联军一直都只使用了四门6磅炮作为辅助火力,南越军也认为这就是联军所拥有的重火力水平了,因此才会制定了利用投石车进行远程攻击的战略那四门小炮无论是射程还是准度,似乎都无法威胁到这个安全距离上的投石车,己方可以放心大胆地攻击对手那道可恨的防御墙。但现在他们发现自己所谓的妙计似乎根本就是个笑话,对手直到这个时候,才开始露出了一直藏着的獠牙

    [三七中文手机版 m.37zw.com]
新书推荐: 当训练家开了外挂 异度降临时 我成了大佬的心动狙击 福满农门 唯一的金丹大佬 喜乐街 我在梦里惹上未来大佬 神笔聊斋 王妃是个交换生 我的细胞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