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1627崛起南海 > 第296章 崖州卫所军

第296章 崖州卫所军

    胜利港地区的社会变化并不仅仅只作用于本地而已,随着建设进程的逐步加快,“海汉”的影响力也开始渐渐扩散到周边地区,特别是与胜利港相隔不过百里的崖州,这种影响的效应正越来越明显地开始改变当地人的生活环境。(更新最快最稳定)

    邱元开打房门,站在门口大大地伸了个懒腰,见张广正带着大富大贵两兄弟做广播体操,忍不住笑道:“你精神倒是好,还不忘锻炼身体。”

    “闲着没事做,也只能锻炼身体来打发时间了。我现在知道为什么美剧里那些犯人在放风时间都在练健身,这纯粹就是闲得!”张广抱怨了一句,拍拍两兄弟的头道:“去厨房把早饭端出来!”

    “老马呢?”邱元环视左右没见着马力科,便顺口问了一句。

    张广随口应道:“今天轮到老马出去巡视,你忘了?”

    “这清闲日子……过得都糊涂了。”邱元摇摇头自嘲了一句。

    驻崖办最近也没太多事情可忙了,何夕、穆夏柏、冯安楠相继离开之后,驻崖办就只剩下了四个办事人员。原本由军警部承担的日常巡视崖州城防状况的任务,由马力科和邱元两人接下,只是频率从过去的两天一次,改成了现在的每周一次。这倒不是他们偷懒不愿跑,实在是这差事已经越来越没有实际意义驻崖州的卫所兵在最近几个月内逃役了至少一半,这些逃掉的人有一多半都通过各种途径悄悄进入了胜利港地区,成为了执委会旗下的雇佣劳工。有的去得早的,甚至已经都拿到了归化民的身份,就连现在的海汉民团当中,也不乏前大明卫所体系的逃兵。

    而张广和赵晓若则是主内,维持驻崖办的日常事务。就目前而言,其实也没多少事情可做,无非就是每月跟牙行结算一下移民费用,该定时烧香的衙门或者个人,就派下人跑腿送送礼。昨天赵晓若搭船回胜利港参加福利房摇号去了,顺便见见分别已久的朋友们,估计会逗留一两天才回来。

    刚吃完早饭,便有客人登门了,而且来头还不小,是海南卫崖州所的张千户,单论品级要比罗升东还高出两级,正五品的朝廷命官。这位张千户也算是海南土著,上数三代人据说都是在海南当卫所兵,到了他这一代终于是发达了,职业生涯混到了千户的高度。不过张千户的年纪也已经到了退休坎上,不出意外年内就会与现任的崖州知州、同知、水寨的何参将同期告老还乡。

    邱元此前与这位张千户倒是在酒桌上有过好几次接触,因此也并不陌生,便将他迎入会客厅,让大富去泡了茶,这才问起张千户的来意。

    张千户是个粗人,也没有兜圈子的意思,直接便表明了来意:“近日我崖州所有不少兵士逃离军营,据悉这些人都是去往胜利港方向,不知邱老板可有什么说法?”

    邱元愕然道:“说法?我没有什么说法,这跟我们驻崖办有什么关系?张大人,我们是和你有过接触,但和你手下那些小兵可没什么接触,我们也没有兴趣去买通你手下的那些小兵,让他们悄悄逃跑。”

    邱元说的的确是实情,这完全不是驻崖办有意为之,而是纯属这些卫所兵的自发行动。原因无他,这些士兵也都只是为了求一口饭吃而已。像崖州这么偏僻的地方,根本不能指望能从兵部拿到什么补助,就连作为正规边军的崖州水寨都还在使用万历年间的老式武器,就更别说这半军半农的卫所军了。不管是军粮还是军饷,大部分都得靠自己解决,而崖州这么个流放犯人的偏远之地,社会经济本就不太发达,再加上军头的克扣,底层士兵的生活一向都极其艰难,甚至还比不了一些自耕农。

    而胜利港的出现则给了这些人新的希望,他们从各种渠道了解到海汉人给予普通劳工的各种优厚待遇当然了,他们所得知的这些信息都是相关部门有意识安排的宣传手段而已。一部分胆大的人便放弃了卫所兵的身份,毅然迁去了胜利港。而当传闻中的各种待遇逐步都得到证实之后,越来越多的卫所兵选择了悄悄离开崖州,去胜利港生活。有些人甚至举家搬迁,妻儿老小一股脑全都迁走了。

    最初这种状况并没有引起军头的重视,毕竟要在卫所系统里发财,靠的就是吃空饷喝兵血,空额多一点也未必是坏事。但很快这种情况就愈演愈烈,每月消失的人开始从五六个迅速上升到两位数,1628年1月间的逃离人数甚至接近百人,这对于原本就空额严重,总兵力不足千人的崖州卫所军而言可不是小事了,照这种速度发展下去,只怕拖不到年底,整个卫所军就会只剩下几个光杆司令了。

    到了这种地步,卫所军的军头们自然不会再坐视不理,而逃兵们的去向也并不是什么秘密,很快卫所军的千总便找到驻崖办“兴师问罪”。

    张千总叹口气道:“邱老板,如今不是追究谁让他们逃走的问题,在下也没有怪罪你们海汉人的意思,但事已至此,总得有个解决的办法吧?”

    邱元眨巴眨巴眼睛道:“那张大人想怎么个解决法?”

    “自然需将这些逃兵一一追回,予以严惩!”张千户咬牙切齿地说道。

    “那贵方直接去胜利港抓人就是,大可不必来我们这儿耽搁时间。”邱元可不会吃他这套说法,立刻便硬邦邦地顶了回去。

    “这个……话不是这么说的……”张千户大概也没料到邱元的态度如此强硬,一时有些不知该如何圆话才好。

    之所以卫所军的人没有直接去胜利港抓逃兵,道理也很简单,他们也知道自己惹不起海汉人。海汉民团枪炮犀利,战力强大,这在崖州地区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军头们可没有要主动去送菜的打算。再说像张千户之流平时也没有少从驻崖办得到各种好处,直接撕破脸似乎也有点不讲道理。

    邱元叹口气道:“张大人,你也知道我们在胜利港的摊子铺得很大,每个月到抵达胜利港的移民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根本不可能一一查验他们的身份,我们哪知道有没有崖州的逃兵混进去,你说是这个道理吧?”

    “是是是……”张千户连声应道。

    “如果你们有充分的证据,证明某人是大明逃兵,那随时都可以去胜利港抓人,我们也不会拦着。我这态度算够配合了吧?”邱元继续问道。

    “是是是……不过由我们去抓,似乎多有不便啊……”张千户一边说,一边管着邱元的脸色。

    “问题是我们又不认识谁是逃兵,总不能由我们去抓吧?”邱元继续推卸着责任。

    “可这……”张千总还欲分辩几句,这时候听得院子里传来声音:“张大人,这么早就登门,是有什么好消息要和我们分享吗?”

    “是马老板回来了?正好正好,在下正有难题要向贵方求助!”张千总跟马力科也打过交道,知道这位才是驻崖办的正主,海汉人在崖州的一切事务,可都是这位马老板说了算的。看到马力科大步流星地走进来,张千总心里突然有一种救星降临的感觉。

    马力科进屋落座之后,便听张千总把事情又讲了一遍,接着闭眼沉思了片刻才开口道:“张大人,那你的真实目的是什么?是想把已经逃走的人抓回来?还是想阻止其他人继续逃跑?”

    张千总倒也不糊涂,立刻应道:“自然是两者兼具最好!”

    “那恐怕很难!”马力科摇摇头道:“卫所兵的状况,我也略知一二,这些当兵的平时连饭都吃不饱,现在知道有别的地方能过上好日子,如何能不跑?张大人要想阻止其他人继续逃跑,我看最直接有效的办法就是提高他们的待遇,让他们吃饱穿暖,军饷够用,自然就不会有别的念头了。至于抓人嘛,我同意邱元的意见,张大人大可自己带兵去胜利港试试看。”

    马力科说这话的时候嘴角还挂着笑意,意图也是非常明显想抓人你可以去抓,但抓不抓得到那就是另一码事了。

    张千总心里暗骂马力科也不厚道,老子要是能直接去胜利港抓人,还来驻崖办谈个屁啊。要是带着崖州这些兵去胜利港闹事,结果多半只有一种,就是全被关进海汉人的大牢里去。据说同知家的小舅子魏平去崖州当巡检的头几个月就是被海汉人囚禁起来了,被放出来的头一件事就是回崖州劝说自家姐夫支持水寨罗升东的老丈人出任下一任的知州,而罗升东在崖州已经是尽人皆知的“海汉党”,魏平这表现这分明就是已经被海汉人的手段给降服了,张千总可没准备让自己也去亲自体验一下海汉人的手段。

    张千总想了想,只好换了一个角度继续叫苦:“马老板、邱老板,本官今年也是到了卸任交印的时候了,这逃兵一多了,军中的空额就没法弥补,到时候如何能与下任千总交接?届时若是事情闹大,让卫指挥使知道了,最后这麻烦还不是要追到贵方头上?贵方也不想因为这些小事情而节外生枝吧?”

    马力科想了想道:“张大人,我是不是能这么认为,现在的问题并不在于崖州的卫所军里出现了多少逃兵,也不是这些逃兵能不能抓回来,剩下的人会不会继续逃,而是崖州卫所军的空额太多,以至于到时候会让你没法交差?”

    张千总干咳了一声道:“马老板的看法虽有偏颇之嫌,倒也不失根本,本官的确有此顾虑。”

    马力科笑了笑道:“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那其实问题很好解决。”

    “马老板请讲!”张千总一听,立刻就来了精神。

    “到时候你这边缺多少,我海汉民团就补多少。实在没兵了,大可由我海汉民团顶上就是,崖州所编制一千一百二十人没错吧?嗯,应该问题不大!”

    张千总眼睛瞪得跟牛眼似的:“马老板你说什么?用海汉民团顶替卫所兵?不可不可,这岂不是胡来!”

    “张大人你先别急着反对,听我慢慢给你分析。”马力科不慌不忙地回应道:“论军容军纪战斗力,我们海汉民团应该都在卫所军之上,这你应该不会否认吧?”

    张千总很是无奈地点了点头,这不是上下的问题,而是实力相差悬殊。“探索号”在试航期间曾到过崖州附近拉练,张千总可是亲眼见过海汉民团在宁远河演练河岸登陆的场景当然,这种军事演习肯定是打着与崖州水寨协同演练的旗号来进行的。

    当时海汉民团的全火枪兵配置和有序的作战指挥,都给张千总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而且其军中配备的火炮之多,也足以让张千总这种老军头咋舌。整个崖州城才只有几门老得生锈的佛郎机炮,而海汉人却全是黝黑锃亮的自产大炮,就连船上都丧心病狂地布置了数门火炮。从那时候开始,张千总就很理解为何以罗升东为首的水寨上下会倒向了海汉人一方。

    马力科慢慢腾腾地接着说道:“海汉民团从组建开始,就没向崖州官府讨要过一个铜板,从武器到军饷,从建设驻地到日常消耗,这可全都是我们自己掏钱的。由我们海汉民团来顶替卫所军,不需要你张大人从口袋里掏钱,所有的费用都由我们自行承担,这样够有诚意了吧?”

    “话虽如此,可这海汉民团的指挥权却并非在我卫所军手中,这城防重任,本官如何能轻易交予外人?”张千户显然还是不能接受马力科的建议。冒名顶替事小,但要是因此而在城防安全上出了岔子,他全家老小的性命可就危险了。

    兵强马壮的海汉人会举起反旗攻打崖州自立门户,这种谣言并非没有在崖州出现过,早在驻崖办从崖州开始组织移民的时候就已经出现的类似的传闻。而随着海汉势力在胜利港的逐步稳固,这种谣言出现的频率也在逐渐增加。前阵子海汉民团从胜利港出发远征越南,这消息传到崖州之后就变成了海汉民团发兵攻打崖州,一时间还造成了崖州城小规模的混乱。好在驻崖办的准备工作做得比较充分,早早向各个衙门就通了气,像张千户这类官员早就得到了驻崖办的事先告知,这才没有酿成大乱。

    关于海汉人到底会不会造反攻打崖州这件事,崖州本地的官员中十之七八是不信的,原因很简单,海汉人并不差钱,甚至可以说比崖州的明人要有钱得多。历来造反这种事大都是因为生活所迫而举旗,或是军中大将本来就拥有兵权,但海汉人全是些精于海贸的富家翁,哪来的造反动机?况且据说到了海汉人地盘上的移民都能有吃有住,海汉人占下崖州,还得替大明养活这一两万的人口,官员们可不信精明的海汉人会做这么费力不讨好的事情。

    张千户自然也不相信这类传言,否则他也不会与驻崖办保持来往。但信不信是一回事,这兵权却是另一回事,要真让海汉民团进了崖州城,到时候这地方由谁说了算?张千户可不会指望海汉人到时候还能听自己的指挥,海汉人要是把心一横,这崖州立刻就不再是大明的属地了。

    “我看这样吧,张大人不用急着下定论,不如先回去好好考虑一下我的建议。”马力科注意到张千户的情绪,对他的心思也猜到了七八分,便没有急于促成此事:“我再重申一次,我们对于崖州城并没有任何的非分之想,我们海汉人很乐于与大明合作,与崖州官府合作,一起维护好崖州地区的繁荣安定。不管是商贸往来还是军事合作,只要需要我们出力的时候,张大人尽管招呼一声就是。”

    送走了心神不定的张千户之后,邱元不禁笑道:“好你个老马,刚才你说话的时候很有一点外交部发言人的派头啊!”

    马力科正色道:“我可不是跟他开玩笑,前两天我回胜利港参加福利房摇号的时候,跟执委会也谈过最近的形势变化,对崖州地区,我们尽可能采取和平演变,逐步架空官府的办法来进行控制。执委会已经跟罗升东谈妥了崖州水寨的去向问题,今后我们的海军会逐步取代崖州水寨,接手整个海南岛南岸的海上防务。如果可行的话,我很想试试看能不能把崖州的卫所军也用类似的方式解决掉。”

    “打着大明旗号的海汉民团,听起来很带感的样子。”邱元对于马力科的设想也非常赞赏:“不过就是不知道这个张千户能不能回心转意接受你的意见。”

    “就算我们什么都不做,崖州卫所军的逃亡情况也会越来越严重的,拖到后面就不是我们求他提供方便,而是他要来求我们帮忙了!”马力科很有信心地说道

    [三七中文手机版 m.37zw.com]
新书推荐: 吾儿皆是大魔王 皇家相女开衣铺 我吃鸡的那些年 美利坚传奇人生 平凡的旅行 快穿后我只想吃恋爱的糖 长生血途 倾城剑帝 末世从荣耀系统开始 我有科研辅助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