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1627崛起南海 > 第310章 海汉军工的新起点

第310章 海汉军工的新起点

    对于培训手段的要求不仅仅来自于刚刚成立的海军,陆军编制的日渐扩大,兵种的专业化、热兵器时代的战术进化、近现代军队系统的建立,都需要有功能更完善的兵员、指挥官培训机构。特别是对于基层归化民军官的的培训工作,仅仅依靠普通军训的批量爆兵模式已经不能满足新形势下的需要。

    在考虑了各方面的意见和客观需求之后,军方决定成立一所专门的军校来解决这个问题。在陶东来公布这个消息的时候,其实军校的修建工作已经悄悄在胜利港东岸的军营区内启动。在这所军校建成以后,招收对象将从现役的陆海两军当中挑选,而这些幸运儿都有机会成为未来共和国的将星。

    除了为自身的军事力量培训指战员之外,这所军校的成立还有一个不便宣诸于口的功能,那就是为穿越集团所扶持的某些外部势力培训作战人员。例如北越方面经过了钱天敦等人的劝说之后,这次就已经派来了以郑廷为首的一些军官,准备要在胜利港接受一段时间的特别培训课程。而福建方面也有消息反馈过来,许心素集团近期会派人到胜利港来,学习火枪、火炮的作战战术及武器的维护维修等等。至于“福瑞丰”就更不用说了,从驻广办成立以来,李家民团就一直有人在接受驻广办军代表的训练。

    这种性质的军事援助虽然没有直接卖枪卖炮的军火贸易效果明显见效快,但执委会和军方却对此非常重视。这些外面来的受训人员从海汉军方所能学到的东西,基本都是建立在热兵器作战的基础之上,而在目前的整个远东地区,制造热兵器的技术还没有第二家能与穿越集团相提并论,但凡接受了海汉这套作战理论的外部势力,就必定会在武器供应上产生极度依赖,很难再与穿越集团形成军事对立。

    当然了,某些历史的教训还是不得不吸收的,像某灯塔国那样在几十年间不断地扶持一些外国武装势力,然后在数年之后又不断地被这些搬起来的石头砸到自己的脚上,这种花钱打脸的蠢事也是军方要尽力避免的一个方面。军方对此也有比较充分的预防措施,那就是最为擅长的政工宣传。

    这次军警部的机构调整之中,除了引人注目的警务力量拆分,海陆单独成军之外,还参照后世共和国的国防部编制,成立了政治处、参谋处、后勤处、装备处几个功能细分的部门。其中的政治处主管的工作领域就是军队内部的政治工作和军纪督查,同时也是军方对内对外进行宣传工作的窗口。对于前来接受培训的外方人员,洗脑课程肯定是整个培训之中的必备环节之一,就算不能把这些受训人员的思想变成民团兵那样以“效忠执委会”为最高使命,至少也能把他们刷到后世“东非解放军”那样的程度。

    对海汉军方来说,这些部队能学到多少战术,战斗力能提高到什么地步,那都是次要的,最关键的是要让这些军官的屁股从此就坚定不移地坐到了海汉这边,不能再生出任何与海汉为敌的心思。穿越集团需要的是在必要时能配合自身武装力量进行作战的协从军,而不是强大到足以能对自身造成威胁的竞争者。

    参谋处是军委的军事指挥机构,今后拟定和组织各种军事计划,指挥协调军队的作战行动,都将由参谋处负责实施。后勤处则是统一管理各支部队的军需供应、卫生勤务、驻地修建等等事务。

    值得一提的是这次新成立的装备处,这个部门的职能顾名思义,就是负责全军武器装备的研发制造工作。军工体系的机构设置弊端,在过去的一年中已经逐步显现出来,各个参与单位的责权不明,造成了军工单位的工作效率一直无法得到有效提升。执委会虽然早早就认识到了这个问题,但由于相关的单位太多,冒然进行机构调整的影响实在太大,因此这个事情一直处于筹备阶段,直到穿越一周年,各方面的准备工作都七七八八做得差不多了,陶东来才在会上公布了相关的调整方案。

    所有参与军事装备研发制造的生产单位,将与军委的装备处共同出资,成立一个经济实体来作为军工生产工作的主管单位。简单的说,这就是一个17世纪版本的“萝莉控(NORINCO)公司”,负责安排军备项目的研制、开发、生产,协调军方与设计、生产单位三方的关系,同时还会接管对外的军火贸易及一部分军援计划,实现产供销一体化的经营方式。

    这家权限颇大的新机构将被冠名为“海汉兵工”,会在近期内就接管所有的武器装备生产事务。在这次的选举之前,上届执委会已经通过决议,任命主管工业的执委白克思出任“海汉兵工”的首席执行官。这个机构成立之后,有望改变目前军工体系中研制、生产、使用三个环节沟通不畅、责权不明的状况。而白克思上任之后的首个任务,就是与北越使团商谈今年内的军火销售方案和其他军事援助计划。

    在会上宣布的另一个与军方相关的消息,就是穿越集团在安南的驻军将扩编成立殖民区独立营一事。在一月援越行动时期,黑土港方面其实就已经拥有了三个连的武装人员编制,距离营级编制其实相差并不算大。而钱天敦等人率领的黑土港民团部队在为期二十天的战斗中屡立奇功,表现十分优异,战后的扩编几乎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现在先宣布这个事情,也是为三天后的军方颁奖典礼预热一下,届时钱天敦的升职嘉奖令和成立安南殖民区独立营的通告,还将在颁奖礼上再公布一次。

    在完成以原军警部为中心的机构大调整之后,剩下的公示内容基本都是对各个部门的职能细化。例如财政部就将细化出预算司、金融司、会计司等等部门,将一部分的权力下放到各个下级职能部门。

    不过能像财政部这样顺利完成机构调整的单位并不多,毕竟专业人员有限,而且一些使用黑科技的部门根本没法在短期内培养出能接手工作的归化民。例如信产部的通信处、设备保障处,就根本没有归化民身份的工作人员,因为所使用的基本都是电子设备,很难教会那些大字不识一箩的明人。信产部在机构调整之前专职兼职加一起只有十八人的编制,调整之后仍然是这么多,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出了原执委蒙贺会在这次选举中落败的根本原因。

    执委会的改选工作其实只用了不到一个小时就完成了,但各个单位的机构调整方案,却花了整整一天的时间来进行公布。好在这些调整大得多只是行政归属权方面,倒是不需要涉及到的单位进行搬迁调整。相关的成员们大多也仍将待在原本的工作岗位上,只有极少数人员需要根据调令更换自己的驻地。

    在进行了这次机构梳理之后,执委会在年内对于内部的机构设置都不会再进行较大的调整了,顶多就是根据功能的需要增设一些中下层管理机构。虽然这一通折腾很是费时费事,成员中也有一些抱怨的声音,但从长远发展的需要来看,执委会认为在现在这个阶段就及时对机构设置作出调整,反而能避免将来出现更大的问题。现在毕竟船小好调头,涉及到的利益相关方比较少,能赶在很多短处弊端没有固化之前作出相应调整,要是等今后集团发展到一定规模,甚至是建立了政权之后才想回过头来改动某些机构设置,到时候恐怕就不像现在这么容易了。

    当天下午的会议结束之后,便是传统的庆祝活动吃吃喝喝。陶东来没忘了让人去把北越使团的郑柞郑廷两叔侄也请过来参与这一饕餮盛宴。当然了,不明就里的郑氏叔侄俩很快就在酒桌上中了这帮人的连环招,被灌了个七荤八素,宴席还没结束就被抬下场了。

    作为执委会中的新人,同时又出任了警务部门的最高长官,任亮今天可谓双喜临门,自然在酒桌上也成了众人围攻的目标。虽然任亮很硬气地撑了半场,但最后还是好汉敌不过人多,没能逃脱被抬离战场的命运。

    民政部门对于本地酒水供应量一向是看得比较紧的,虽然不管是公共物资还是私人珍藏,穿越的时候带过来了不少的酒类饮品,但除了一些必要的宴请之外,执委会在这一年中还没有像这次一样召开大型酒会。到了后面一些喝多了的家伙难免就有些控制不住情绪,也发生了几起小小的纠纷,不过很快就被平息下去了。也有一些人早有准备,喝到半截就悄悄撤退,到港口的商务区找乐子去了。

    直到月上树梢,还有至少三桌老酒罐仍然坚持在第一线拼杀,至于这一晚究竟是谁笑傲酒场撑到了最后,由于喝到记忆断片的人实在太多,又没有视频资料佐证,事后众说纷纭已经无法再还原真相。不过按民政部门的统计,这一场周年庆聚餐会喝下来,基本把物资仓库里的各种酒水储备消灭了三分之一,战斗力还是相当可观的。

    但这场聚餐会所造成的后遗症也让人无法忽视,原定于第二天上午的各种会议由于与会者有相当一部分仍然处在半昏迷状态,不得不全部延期到下午。好在后勤部门也预料到了这样的情况发生,还准备了大量的醒酒汤拯救这帮家伙。

    下午两点,红着眼睛的陶东来和白克思一起接见了同样是病怏怏打不起精神的北越使者。

    陶东来与郑柞打过交道,双方对彼此在阵营中的身份地位也都了然于胸,因此也省去了很多弯弯绕绕的麻烦。陶东来首先向郑柞介绍了白克思的身份和军火贸易的政策调整,毕竟今后的军火出口都将由白克思领衔的“海汉军工”来负责操作,他也将慢慢退出具体的军贸事务管理,顶多在执委会上对大的政策方向把一把关。

    郑柞听了半晌才弄明白,敢情海汉人是成立了一个专门的部门来处理军火贸易和对外军援的事务。他虽然不是太明白为什么海汉人要画蛇添足地设置这么一个机构,但既然这么做,想必一定有其道理。郑柞等到陶东来说完之后,才很谨慎地问道:“那这‘海汉军工’接掌武器买卖之后,这价格可有变化?”

    白克思接话道:“价格方面在近期内不会有变化,我们依然会依照前一年的供货价格向贵方提供最好的武器。另外我们还为贵方的高级军官准备了军事进修课程,贵方每年可选派二十名军官,到胜利港来接受我们的培训。”

    “那这费用……”郑柞真是被海汉这边敲竹杠敲到怕了,每次的采购订单谈下来之后,都足以让升龙府那边的权贵们肉疼很长时间,但海汉的这些东西又非买不可,不管是食盐还是枪炮,现在都已经成了北越高层维持政权稳定的必需品,即便明知会被海汉人敲竹杠,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费用好说。”白克思笑眯眯地回答道:“贵方的参训人员只需准备好受训期间的生活费用即可,这种高级训练班我们只针对关系密切的合作伙伴开办,是出于维系双方友好关系的目的,所以我们不会再另行收取其他的费用。”

    关于这个细节,执委会和军方早就达成了共识。免收学费招收高级学员,看似没什么赚头,多半还得倒搭培训经费进去,但这些人学成回去之后,往往都会成为当地武装势力中的中高层掌权者,他们将来在各自地盘上所能拥有的影响力才是执委会所看重的部分。别的不说,就是这些人未来掌权之后所能给穿越集团的军火订单,就不知能赚回几千几万倍的培训费了。

    郑柞先是愣了一下,接着便若有所思地说道:“贵方这个培训计划,所谋甚远啊!”

    白克思也并没有把郑柞当傻子唬弄的打算,当下便点点头承认了他的这种观点:“我们之所以会提出这个培训计划,是因为我们认为与贵方的合作关系并不只是存在于较短的时间内,而是会长期、稳定、持续地发展下去。我们认为不管是在军火贸易还是在军队的训练、作战方式,组织架构上,双方都可以有很多长期合作的方面。我们是抱着十分真诚的态度,希望能通过各种方式来提升贵方军队的战斗力,并且早日实现安南国内的和平统一。对我们来说,金银并不是放在第一位考量的标准,我们双方的长期关系才是重点。”

    对于白克思的回答,郑柞虽然有不少词语还不是特别明了,但大致的意思倒是听明白了。他不得不感叹这些海汉人虽然都是披着商人的身份,但这打官腔的本事可比他所见过的安南官僚强多了。

    海汉人摆明了是想通过这种所谓的培训来拉拢北越军中高官,谋取长远利益,这点伎俩郑柞其实还是看得懂的,但对方这么弯来拐去的一番解释,他们的这种腹黑打算立刻就变成了一片好心,而且还跟双方的合作关系挂上了钩,似乎郑柞要是不马上答应了这事,那么双方未来的合作关系都会因此而笼罩上一层阴影。

    对于海汉人的这种谈判方式,郑柞虽然已经领教过,但再次遇到时仍然让他觉得浑身不舒服。不管是最初的武器销售谈判,还是后来的海汉人提出武力援助南方战场一事,郑柞都觉得己方一直处于十分被动的一方。谈到最后不但要付出大量金钱,还得答应海汉人的很多无理条件,而且搞得好像是自己求着对方帮忙一样,这次又是如此。看着白克思那张可恶的笑脸,郑柞真的很想任性一把,叫人把他拖出去痛打一顿。

    当然了,这也只是想想而已,在昨天见识过海汉人的港口炮台防御工事之后,郑柞已经决定在胜利港期间放下架子,不在海汉人面前展示出任何的负面情绪。如果能拥有那么多的海汉大炮,郑柞相信争江横山一线一定会变得坚不可摧……不,一定可以率军南伐,一路踩平顺化府,将叛臣阮氏统统诛除干净,让安南国回到统一的局面。

    为了能达到这个目标,郑柞觉得自己应该设法从海汉人手中尽可能多地买到先进的武器,如果能让他们配合着攻打南越就最好不过。而想让这些高傲的海汉人顺着自己的意思来,唯一的办法就是在他们面前表现出极好的合作度才行。不管是军事人员培训还是人**易,郑柞决定都先应承下来,争取能让海汉人提供更多的军事援助才行比如海汉民团使用的那种新式火枪,或是能弄到海汉水师的战船也可以

    [三七中文手机版 m.37zw.com]
新书推荐: 学园都市的空间操控 宠妻成狂:闪婚总裁太霸道 娇妻引入怀 太阴录之临渊重明 诸天之轮回成仙 天赐福妻 苏尘陈芷雪 叶天秦清涵 蓝天段雪 林昊顾夕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