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1627崛起南海 > 第321章 试乘火车

第321章 试乘火车

    相比仍在使用冲撞、火攻、接舷跳帮等较为原始的海战方式作战的同行们,海汉在武器等级、造船技术、海军战术等多方面的确都处于领先位置,但这些仅仅只是理论上的优势而已。要论真正意义上的水面作战,也就只有远征安南的时候,深入到争江上游的特战连配合“探索号”打过那么一次而已,但对手却是战力比崖州水寨更渣的安南水军,即便取得了胜果也根本证明不了任何事情。

    如果要将战场改到辽阔的海面上,将对手换作了海战经验丰富的海盗团伙,那大概就没人还会对胜利抱有盲目的信心了。原始的海战战术并非一无是处,中式帆船与装备了火炮的战船交战同样也有胜算。原本历史中郑成功在距今30多年后收服台湾时,与荷兰人的交战中便成功击沉、俘虏了多艘荷兰军舰和武装商船。

    当然郑成功所取得的胜利归根结底还是凭借了兵力上的优势,硬生生啃掉了荷兰人的海上武装力量。但相比当时东印度公司派到热兰遮城参与作战的十几艘军舰,如今的海汉真正能拿得出手的军舰只有“探索号”一艘而已,即便加上还在舾装阶段的二号舰和三号舰,也难以与拥有三万水军的“十八芝”抗衡。话说回来,执委会花了这么多时间,绕了这么多弯子设法支援福建的许心素集团,可不就让其在正面战场上扛住“十八芝”的攻势,以便为自身的海上力量争取发展时间吗?

    如果放弃海战,仅仅只是作为防御部队辅助许心素守城,那倒是不会有太大的风险,但补给线过长所带来的隐患仍然无法避免,这对于没有足够资本来冒险的穿越集团来说仍是一种不可取的战略计划。

    颜楚杰脑海里迅速地权衡了各种利弊之后,还是很无奈地摇头拒绝了董烟云的提议:“董老板,这件事涉及的方方面面太多,不是我一个人能作决定的事情。如果你坚持,那我可以代你向执委会提议,但是对于结果,你就不要抱什么希望了。福建实在太远,我们的民团现在还不具备足够的能力去那么远的地方执行作战任务。”

    董烟云难掩脸上的失望之色:“既然如此,那还是要拜托颜将军在执委会多多美言几句!若是事成,在下必有重谢!”

    颜楚杰摆摆手道:“重谢什么的就不必了,我们虽然不会直接参与你们跟‘十八芝’之间的战斗,但还是会尽可能多给你们一些帮助。只要你家大老板知道,我们是站在他这边的就行了。”

    董烟云连连称是,不住口地感谢颜楚杰。虽然不能从海汉人这里借兵,但能够得到海汉军方高层人士这么明确的表态,董烟云也算是没有白跑这一趟了。海汉人肯不肯借兵相助,对于许心素集团来说并非决定胜败的关键条件,相比这一点,董烟云更为担心的是海汉人在作壁上观之余,还会顺带着向自己的对手出售武器。因此他这次来胜利港除了身负洽谈合作、购买军火之责外,同时也要查探是否还有其他福建的同行来到了胜利港,因为那极有可能就是“十八芝”在福建境内安置的“坐商”。好在到目前为止,董烟云所知的福建商家代表也只有自己一人而已,基本可以断定海汉人与“十八芝”之间并无联系。

    要是在胜利港真碰到了福建来的同行,董烟云其实也并没有太好的办法。想在海汉人的地盘上动手是行不通的,胜利港的劳改营可是这里的著名“景点”之一,所有在这里违反海汉人规矩的家伙都会被不问身份投入劳改营,董烟云也不敢指望这群有钱有势的土霸王会对自己有什么特别优待。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靠银子硬生生砸垮对手,大不了高价包场上次来胜利港没用出去的银子,这次又全部装船运过来了,反正现在买不了炮,买万八千把火枪肯定是够了。

    只是董烟云有一件事情至今都没弄明白,这帮海汉人据说来自海外万里的未知大陆之上,到了琼州之后也从未跟郑一官那伙人打过交道,最远就到过广州,为何会如此主动要参与到福建沿海的这场战争中来,而且态度还如此坚定,从一开始就站在许心素这边,难道这帮人真是心向教化,想要为朝廷效力剿匪?

    若是董烟云没跟海汉人打交道之前,听到这样的传闻或许还会将信将疑,毕竟这年头大明王朝的威严还是在的,就算是闹独立成功的安南,在明面上仍然还是会给大明颜面,一些一些来自海外的番邦人士想要投效也不是什么稀奇事。但当他亲身跟海汉人打过两次交道之后,就彻底打消了这种念头谁归顺大明都有可能,但绝不会是这帮海汉人。

    这帮家伙压根就没把大明的各种禁令放在眼里,完全把胜利港建成了一个法外之地。海汉人不但拥有自己的武装,甚至连地方法律法规也是自行制定,大明律在这里根本派不上用场。至于这里尚存的榆林巡检司,董烟云也不难看出其中的猫腻类似这种架空地方的行为,许心素在福建也没少干。当然了,现在许心素已经有了官身,那是合法架空,而这帮海汉人玩这把戏肯定就是非法了。

    既没有归顺大明的意思,也没有起兵造反的意图,董烟云就不明白了,为何这帮人要眼巴巴地跟千里之外毫无利益瓜葛的“十八芝”杠上。杠就杠吧,还做得这么偷偷摸摸的,似乎并不希望“十八芝”过早知道他们的存在。董烟云原本以为借兵这个计谋会得到海汉人的赏识,因为这正好能遂了他们介入福建战局的愿望,但没想到颜楚杰斟酌了半天,最终还是没有答应他的提议,这让董烟云也有些小小的挫败感。

    不过接下来颜楚杰还是给了他一个听起来很不错的建议:“贵方这次送到胜利港来的基本都是修理枪械火炮的匠人,但实际上我们认为贵方更需要学习的是使用火器的先进战术,应该挑选一些素质比较好的基层军官,送来这里接受我们的专业培训。虽然我们的武器制造技术不会轻易向外传授,但我们打仗的本事还是可以适当传授给关系密切的合作伙伴……董老板,你知道北越这次来了多少军事学员吗?”

    “在下不知,还请颜将军赐教!”董烟云很是恭敬地应道。

    “二十人,全是年轻的军官。”颜楚杰很是骄傲地说道:“这些军官在我们这里学成归国之后,就将成为军中主力,带领军队攻打南越叛军。而安南国的军队,也有望从现在开始进入到火器时代。虽然他们的武器换装比大明晚了好几十年,但只要学习了我们所传授的战术,战斗力很快就能赶上大明。”

    “原来如此,在下回去之后就尽快写信禀告家主,选派得力的人手到胜利港入这军校。”董烟云一点就透,明白颜楚杰这招生只是一方面,主要还是想借此来进一步稳固双方的关系。许心素麾下的直属部队规模虽然比不了北越,但十个八个忠心可用的人才肯定是挑得出来的。至于这入学费用之类的问题,董烟云根本就没打算问,反正多少老子都能付而且一定会付,问了反而显得小家子气。

    客户少,生意谈起来就快,军工部门的推荐会连宁崎那边一半的时间都没花到,就已经告一段落了当然这也与军工部门在近期没有推出外销型的武器装备有很大关系。而这种吃老本的状况大概还得维持一段时间,直到有关部门觉得有必要开始换装下一代武器为止。

    军工部门对于新武器的研制一天都没停下过,之所以放慢了武器更新的速度,一方面是武器的制作工艺还有很多需要进一步完善和提高的地方,军方希望能够拿到性能稳定、质量比较有保障的产品而不是匆匆从实验室拿出来的试制品。另一方面的原因就比较复杂一点,除了目前集团自身的武器列装需求还有很大缺口之外,商务部门希望能用前一代的产品换得尽可能多的销售收入,待市场购买力下降到一定程度之后,再对武器进行升级换代,然后开始销售民团换装下来的武器,以这样的方式来实现军火贸易的利润最大化当初设计军火贸易的代差式销售策略,同样也正是为了这个目的。

    以北越现在不足两千支火枪,几十门火炮的订购量,军方和商务部门都认为还有极大的潜力可挖,至少也得让北越武装起一支万人规模的热兵器部队再说。至于福建那边的销售量估计会稍微小一点,毕竟许心素现在只是个军头,他手下的队伍就算超编也是有限制的,但目前也仍有很大的操作空间。所以相关部门对于军火销售一事倒并不是特别着急,毕竟这玩意儿暂时没别家可买,许心素大概也不乐意拿着同样数目的银子去买大明兵部督造的次等货,只能耐心地等海汉这边出货了。

    几名代表走出商议事情的地方,董烟云便失声道:“那……那是何物!”

    众人扭头一看,表情都各有不同,北越使团跟董烟云差不多,一副见了鬼的神情。而“福瑞丰”的代表李奈则是见怪不怪,仍然悠哉游哉地摇着手中的折扇道:“各位有所不知,此乃海汉人发明之蒸汽机也!此物以精煤烧水,水汽推动连杆,力大无比,可载运万斤之物。那快速划过的白色烟气,便是烧开之后的水汽也!”

    “争气鸡?煤?烧水?”饶是董烟云见多识广,听了李奈这番解释之后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至于北越使团就更不用说了,郑柞郑廷两叔侄大眼瞪小眼,完全不明所以。

    李奈看这几个人仍然是一副迷茫的状态,顿时感觉自己智力上的优越感油然而生,向颜楚杰一拱手道:“不知道颜总可否安排让我等去试乘一次蒸汽机车?”

    颜楚杰笑笑道:“这个当然没问题。如果我没猜错,现在那车上载着的应该就是这次来胜利港考察的广东商团。”

    颜楚杰的猜测的确没错,“琼联发”的股东们此时正坐在蒸汽机车拖着的车厢里,享受着飞驰的快感。虽然实际上车速并不快,但一些人仍然战战兢兢地抓着窗框,似乎很担心被这轰隆隆作响的怪物给甩出去。而另一些人则是面露兴奋之色,一会儿从左边伸出头去看看,一会儿又从右边看看,似乎是要反复确定这个大家伙并不是由奔马或者其他东西在牵着前行。

    唯一让大家觉得有些不适的是,这个所谓的车厢开了多个窗口,而且都还没装上窗户,于是煤烟混着水气就直接充斥了整节车厢,让过惯了舒服日子的富商们很是有些狼狈。不过在这种新奇的环境之下,倒也没人特别在意这有些呛人的煤烟了。

    这帮人之所以会出现在火车上,是因为这次的投资项目当中便有一项是“城际轨道交通系统”。这对于在座的股东们都是一个从未接触过的新鲜玩意儿,而唯一对此有所了解的股东,“福瑞丰”的三少爷李奈又去了另一个推广会,因此大家都对此毫无概念。于是为了让股东们能够有一个快速直观的认识,陶东来让人安排他们去乘坐一次刚刚通车没几天的胜利港至田独线路。

    “此物远比轿子马车平稳快捷,真乃神器也!”大海商詹贵带头大声夸奖道。

    “只是不知此物原理为何,看这车头似由精铁打造,几千斤定是有的,竟能行进如此之快。观此海汉工匠秘技之作,我大明尚有所不及也!”惠州海丰号的代表王勤也忍不住发出了感叹。

    商人是活得很实际的一种生物,他们很快就将新奇的心情收回,开始斟酌这东西的实际用途。速度不用说了,这车虽然不比疾驰的骏马,但也并不算慢,比起普通的马车、牛车、手推车、轿子之类的交通工具还是快多了。而其最大的特点莫过于载重量,按照海汉人的说明,这车可以拉动五倍于自身车重的车厢。这种载重能力对于货运量较大的运输线简直就是宝贝,一辆车一趟能拉的货物就可以当几十辆畜力车了。

    但这种车也有一些缺点,比如需要燃烧大量的煤,定时需要进行加水,行进过程中需要不断地添煤烧水,必须按照已经铺设好的轨道前进,而这种轨道的制造和铺设施工似乎也都不是容易的事情。再加上关键部位的整个车头都需要精铁来打造,换言之,这种车虽然看起来很好用,但其建造和运行的成本却要远远地高于传统工具,方便是方便了但不见得划算。

    海汉方所给出的计划是,未来建成更多的民用轨道,通过收取乘车费和货运费的方式来回收成本,并逐步实现盈利。考虑这个项目的施工周期和前期投入,以及本地民众的人口规模和收入状况,股东们很是怀疑海汉方承诺的盈利是否有可能实现。收费标准定高了,坐车的人肯定少,定低了,那么回收建设成本的时间又会变得遥遥无期。

    虽然所有人都对这车的性能赞不绝口,但出资经营就是另一码事了。在商言商,东西虽然是好东西,但股东们都不太愿意将钱投资到这么一个前途不明的项目上去。

    车坐到轨道一半的路程,便停下来倒回胜利堡车站,执委会并不打算让这些股东们去参观田独工业区的生产单位。到了车站之后,有工作人员准备好的热水,让这些被煤烟薰成张飞脸的富商们先洗洗干净再说。

    这边还在排队洗脸的时候,颜楚杰带着几个兴冲冲的客户也到了车站,郑氏叔侄都是军旅出身,胆子也大,径直便来到火车头前仔细观察起来。

    他们的心思可比这些商人要多得多这玩意儿要是能引进到安南,那从升龙府调兵从陆路到前线去,所需的时间至少能缩短好几倍了!唯一的问题就是这“争气鸡”所行进的路线似乎需要专门进行铺设才行,而安南国内特别是北边的红河三角洲,却是以水系丰富而著称,想修筑这种石子打底,再在上面用枕木铺设铁轨的道路可不是太容易。

    “两位,光看是看不出名堂的,还是上去坐一趟吧。”李奈笑嘻嘻地帮着海汉人推这两叔侄下水。

    于是大约二十分钟之后,轰隆隆的火车拉着同样被薰成黑脸的一帮人回来了。李奈在站台上摇扇轻笑,深深为自己的机智感到骄傲他早在去年就已经在田独铁矿坐过拉矿石的小火车,当时那一身煤灰比这几位还要更狼狈一些

    [三七中文手机版 m.37zw.com]
新书推荐: 道灵僵Ⅱ 都市全能仙帝 洪峰欧亚菲 影帝他婚后总在崩人设 及锋而试 宋颜陆修瑾 大玄后 顶级宠婚:闷骚老公坏死了 慕医生,你老婆又闯祸了 明明我才是训练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