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1627崛起南海 > 第333章 水陆并进

第333章 水陆并进

    广州城以南至珠江口的沿海地区,水系密布,水上交通远比陆路更为便利,从新会出发的这股水匪,驾船由西江逆流北上,经东海水道、容桂水道、潭州水道,花了几个昼夜的时间航行百余里,才进入到了番禺县内的沙湾水道。前两日在北窑镇,新会水匪的头目曾阿牛已经与廖大鼻碰过头,商定了进攻方案。昨晚这支由二十多艘大小船只组成的队伍,已经抵达距离李家庄码头不足十里的地方,当夜就驻扎在沙湾水道的一条河岔中。

    对于番禺的李家庄,匪首曾阿牛也是略有所闻的,而且他所知的情况恐怕比廖大鼻还更多一点。近半年市面上出现了一种价格只有官盐三分之二的精制私盐,据说这种十分畅销的私盐,便是从李家庄卖出来的。李家庄那地方并没有盐场,这私盐是怎么出来的,曾阿牛并不知道其中的奥秘,但有一点他很明白盐商这两个字基本就可以跟银子划等号了。既然李家庄在做私盐买卖,那这个庄子里的财富自然也会十分可观了。

    相比廖大鼻的实力,曾阿牛这为数三百来人的队伍远远不够看,因此攻击行动的主力仍是以廖大鼻为首的几股土匪,而曾阿牛的任务便是从沙湾水道一侧靠近李家庄伺机而动,策应在另外两个方向攻打李家庄的主力。另外破庄之后,曾阿牛的船队也要承担起一部分的运输任务,以便尽快将各种缴获的物资运离事发地。

    曾阿牛想的更多一些,说不定运气好就在沙湾水道上截到了李家庄的运盐船,弄清楚李家庄私盐的来源之后,下次就直接带着人去抢盐场。相比攻打李家庄这种堡寨,抢劫盐场可就容易多了,而且李家庄的私盐来路不正,抢完了对方多半也不敢报官。

    或许是老天爷听到了曾阿牛的心愿,在驶近李家庄码头的时候,这伙人真的远远便看到了河面上有一艘模样奇怪的大船正在缓慢行进。

    “天助我也!亮旗号!靠过去,快靠过去!”曾阿牛惊喜之下,也不去细想这船究竟是不是李家庄的运盐船,这么大的海船不会无缘无故地出现在沙湾河道里,肯定是给李家庄拉货的。既然如此,那就先抢下来再说!

    距此五六里之外的地方,廖大鼻并不知道自己的盟友居然已经在水上抢先开始动手了,他此时正在犹豫着要不要发起进攻的命令。

    准备攻打李家庄的各路“好汉”停在了庄子两里地之外,而李家庄却是一片寂静,连个人影都看不到。从今天早上出发到现在,这一路上就没有看到过一个活人,这种诡异的情况已经不是少数聪明人才察觉到了,基本上所有人都发现了不对劲。但要他们就此折返放弃这次的行动,却没有任何一个人会对此甘心。

    李家庄外围有一圈七尺到一丈高等不等的土墙,因此庄子里的情形,在外面基本是看不到的。而进出庄子的几条道路口,也都修筑了一道齐胸高的土墙挡住了大部分视野从土色来看,这道胸墙明显是才修筑不久。胸墙前面大约二十步左右的地方,还有一圈弧形的木桩钉在地面上,木桩之间似乎连着铁丝麻绳之类的物事,看样子也是某种减缓进攻速度的防御手段。很显然,李家庄至少提前数天便已经收到了风声,并且还赶在前面抢筑了一些防御工事。至于庄内是否已布置了防御力量,廖大鼻并不打算去猜测这个毫无意义的问题。

    李家庄的人并不打算束手就擒,这让廖大鼻在失望之余又多了几分愤怒你们这些愚蠢的乡民,以为多砌一道土墙就能阻挡这次的进攻?这些防御手段的唯一作用就是让这个庄子里的人在被攻破之后遭受到更为惨烈的报复而已!

    廖大鼻望向东北面,见盟友那边已经打出了黄色旗号,这是他们事前商量好的沟通手段,黄色代表准备就绪,而红色就代表发起进攻。箭在弦上,已经不得不发了。

    “打旗,进攻!”廖大鼻用马鞭指向李家庄:“攻破此庄,每人赏纹银五两!擒获李继峰老贼者,赏银百两!”

    旁边的鼓手立刻挥动木槌,擂响了战鼓,而旗手也放下了黄旗,换上了一面显眼的红旗。作为先头部队的三百名土匪,攥着各式各样的武器,开始朝着李家庄缓步行进。

    廖大鼻作为这次攻打李家庄行动的牵头人,出的兵力最多,拿出来的装备也是最“强大”的一家,除了每个手下都会配发的刀枪类冷兵器之外,队伍中也不乏各种土制火铳,甚至还有少量从军中流出的鸟铳和三眼铳。可以说为了这次行动,廖大鼻基本上是把家当全都搬出来了。

    这么做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能够顺利地拿下李家庄,更重要的是向同行们展示自己的实力,以便在战后的分赃中能够压制住某些不太服气的人。虽说动手前已经说好了廖大鼻要独占一半收益,但这种口头协议到时候能起到多大的约束作用却很难说,廖大鼻绝对不会把希望寄托在这帮跟自己一样见钱眼开的盟友身上,还是亮出实力才能更好地确保自己的利益。

    东北方向的流寇势力看到廖大鼻这边已经开始发动了攻势,也同样擂鼓发兵,由北至南向李家庄发起了第一波进攻。而此时萧良正在胸墙后探出半个脑袋,用望远镜观察敌军动向,同时测算敌军的行军速度。

    “大概还有十分钟左右会进入我们的步枪射程。完毕。”萧良通过步话机与在另一边指挥作战的陈一鑫沟通战场态势。

    “明白。我这边的敌人行进速度与你那边基本同步。完毕。”

    “不要急着开火,放近点再打,注意合理隐藏实力,不要直接把人吓跑了。完毕。”

    “明白。完毕。”

    萧良放下步话机,然后将李家民团的几个排长叫到身前叮嘱道:“你们没有得到命令之前,一枪都不要放,我们要的作战目标不是击退他们,而是要把他们打痛,打怕,把这些流寇土匪尽可能地消灭掉,明白了吗?”

    “是,长官!”几个排长立正挺胸应道。虽然接受海汉式军事训练的时间并不算太长,不过这几个民团军官已经隐隐开始模仿起海汉民团的作派了。海汉军人的威武气质,是这些刚刚放下锄头把拿起枪杆子的庄稼汉最为羡慕的特点之一,虽说服装、军备、待遇方面无法与海汉兵达到同等水平,但至少军中的上下级礼仪还是可以模仿一下的。

    对于李家民团的这些民兵来说,他们还没有真正在正面战场上进行作战的经历,即便是有海汉的援军赶来,多少还是有些紧张的情绪。萧良的镇定自若给了他们更多的信心,正朝着李家庄行进而来的敌人,似乎已经变成了应声而倒的靶子,看起来也没那么可怕了。

    “陈中尉,这应该能应付得下来吧?”探出头看过对面的状况之后,刚刚赶到第一线督战的李继峰还是有些忐忑地向陈一鑫问道。

    陈一鑫笑了笑道:“李老板,你完全不用担心,这些土匪还不如我们在安南打过的猴子兵有战斗力,等着看戏吧!对了,你们到后面一点去观战,不要挡着了位置。”

    “既然如此,老夫便先行告退了!还望陈中尉能多多杀敌,待战后老夫自有重谢!”李继峰朝陈一鑫作了个揖之后,才退了下去。

    “四连一排、二排,进入战斗位置。三排、四排,做好战斗准备!”陈一鑫送走李继峰之后,便下达了作战命令。

    土匪的先头部队已经能够看到进出李家庄路口的土坯胸墙后有人影移动,但由于视线角度关系,他们无法观察到更详细的状况,也只能继续闷着头前进。

    然而最先打响的战斗并没有发生在李家庄的防线,而是沙湾水道的河面上。曾阿牛的船队发现了三里外的那艘大海船之后,便开始加快船速,试图靠过去之后俘获这艘来历不明的船只这船可不会算在李家庄的缴获里面,曾阿牛也不用跟别的势力瓜分这艘船上的所得。

    “光是这艘大船,至少就得值个千把两银子了……嗯,就是船帆有点奇怪啊……”曾阿牛很是兴奋地打量着远处的目标,心中已经将其提前当作了自己的战利品。

    而这艘怪船上的船员显然也已经发现了曾阿牛的船队,一阵尖利的铜哨声在船上响起,接着便见这艘船很快调整了风帆的方向,甲板上也能看到有船员在来回奔走。

    “想跑?看你们能不能跑得了!”曾阿牛对于对方的迟钝很是鄙视,大船想要在这不到一里宽的河道上调头,可不是三两下就能完成的事情,等这艘船调过头的时候,自己的船队早就已经围上去了。虽说那艘海船的体积比自己手下这些小船要大得多,但只要被小船给围住了四周,各种搭钩钉杆一上,那就别想再轻易挣脱了。

    “老大,好像不对啊!”站在曾阿牛后面的副手突然出声道:“这船好像没打算要调头……”

    曾阿牛凝神再看,果然这船调整风帆之后加快了航速,却丝毫没有改变方向的意思,直愣愣地朝着自己的船队冲了过来。曾阿牛手下的这些船当中最大的都不到一百料,多数都是小型的民船甚至是打渔船,这些平日在内河水系中中使用的小型船只,如何能跟超过四百料的大型海船刚正面?

    第一艘闪避不及被“探索号”拦腰撞上的贼人小船直接就被船艏刀刃一般的钢制撞角切成两半,然后迅速地沉入了河中。由于双方的块头相差太过悬殊,“探索号”甚至连船身都没有抖动一下,如利刀切入黄油一般便直接冲了过去,接着又将另一艘船的船尾切掉了一半。

    “拦住它!快拦住它!”曾阿牛急得直跳脚,这还什么都没做,自己的船便废了两艘,也太欺负人了!

    有贼人在“探索号”冲过旁边的时候,便抛出带着绳索的搭钩,试图要挂住这艘大船的船舷,但眼见着挂上了三四条绳索之后,还没来得及欢呼,大船船舷边便有船员探出半个身子,挥舞着两尺多长的战刀砍断了搭钩带着的绳索。

    至于那些拿着竹杆搭钩和钉杆试图延缓一下大船行进速度的家伙,则是根本就拉不住大船的势头,要嘛一串人被拖下水,要嘛就只能放手,看着大船带着自己的家伙一起离开。而后面的船见势不妙,只能赶紧转开方向,尽可能先避开这个大煞星的冲撞再说。

    于是曾阿牛这一行三百多人二十多条船,便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条怪模怪样的大船杀了个通透,撞沉撞伤了五条船之后,头也不回地向西冲了过去。而仅仅这么一个回合,曾阿牛的船队便失去了近四分之一的战斗力,这怎能让他不暴跳如雷。

    “这船是什么鬼!”曾阿牛望着“探索号”的背影,牙齿咬得咯咯作响:“调头调头,不去李家庄了,先把这艘船给抢下来!”

    然而刚才这番混乱中有大量人员落水,又有撞伤和倾覆的船横在河面上,有人在急急忙忙地捞落水的人上船,有人在用撑杆撑开已经失去航行能力的船只,一时间河面上的状况混乱无比,根本就没有人听从曾阿牛的命令。

    足足过了一炷香的时间,总算是清理好了战场,各艘幸存的船只陆续接到了曾阿牛的转向命令,于是船员们又七手八脚地调整船帆,开始搬舵转向。但就在这个时候,噩梦再次降临到这帮水匪头上。

    “来了来了!老大你快看,那怪船又来了!”

    曾阿牛听到呼叫声转头一看,见本已驶出视野的“探索号”调转方向,又从西边原路杀回来了。

    “这船到底什么来头!我跟你有什么仇什么怨!”曾阿牛简直要疯了,他此刻已经基本能够断定,这艘船可不是一般的货船了。

    且不说这船外形的古怪之处,也不谈它为何船艏部分装有坚固的撞角设施,这艘船如果不是安心要找事,那么刚才一路撞出去之后,它就不应该再调头冲回来。这附近的水系十分发达,往西走蕉门水道或者潭州水道,都可以绕回到珠江口,届时就算有一百条小船,也很难在宽阔水域中再追上它。然后这么一艘大船没有选择回到熟悉的水域中,而是要在这狭窄的水道上来回冲杀,这不是安了心要跟自己作对吗?

    眼看着手下的船队还在步调不一地调整方向,曾阿牛突然觉得有点绝望,手下这十几条小船,能经得起这个怪物如同犁田一般来来回回地犁上几趟?

    而此时没等曾阿牛继续下达作战命令,船队就已经开始乱了。有的船试图加速调转方向以便迎击大船,有的船眼见已经来不及了,便准备继续往东行进,争取能在前方找到河岔之类的地方避开后面冲过来的大煞星,于是河面上再次陷入到了乱局之中。

    此时北边的战场上隐隐地飘来了喊杀声,曾阿牛只能祈祷廖大鼻能够顺利地拿下李家庄,这样战后多少还能分到一点战利品弥补一下损失,否则这一趟买卖他可就真是血本无归了。

    然而此时廖大鼻的表情也比曾阿牛好不到哪里去,刚才先头部队冲入百步距离之后,那道胸墙后面终于是冒出了人,以及伸出墙头的十几支火枪。一开始廖大鼻还没把这么点防御力量放在心上,火枪他也不是没玩过,厉害是厉害,普通人中一枪就会失去行动能力,但打完一发之后装填起来很是麻烦,在这个距离上顶多能放上两枪,自己的先头部队就能冲过去进行近距离作战了,到时候这火枪就是烧火棍,说不定还没菜刀好用。这么点就算能打倒十个八个人,也绝不可能阻止数百人的冲击。

    然而对方开火之后的表现迅速地给了廖大鼻一个重重的嘴巴,枪声的频率显然要比他所预计的快了好几倍。而冲向胸墙的先头部队则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迅速减少,每隔数次呼吸便能听到胸墙后的枪声响起,然后便看到冲在最前面的人倒下一片。短短百余步的距离,这帮人竟然就倒下去近半了!

    廖大鼻也不是傻子,他迅速地判断出了一件事防御方所拥有的火枪,可能远远不止他所看到的十来支。这样的发射速度,只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胸墙后面躲着的火枪兵是分批上前射击。而这样的射击频率已经足以让冲阵的先头部队伤亡惨重了。

    萧良站在胸墙后面,嘴里叼着一个铜哨。在这种火枪轰鸣的环境下,口头的指挥往往容易被枪声所掩盖,而尖利的哨声正好能够弥补这个不足。经过训练的火枪兵以轮转式的射击阵形依次进入射击位,根据指挥官的哨声长短变化,很容易就能掌握好射击的节奏

    [三七中文手机版 m.37zw.com]
新书推荐: 医旅研途 如意枝头 带飞全队我责无旁贷 苟不住的我把火影杀穿 学园都市的空间操控 宠妻成狂:闪婚总裁太霸道 娇妻引入怀 太阴录之临渊重明 诸天之轮回成仙 天赐福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