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三百四十二章 继续扩张

第三百四十二章 继续扩张

    要检验一支步枪的质量是否能够达到作战要求,仅仅只是对着固定靶放几枪,确认一下‘精’准度,那是远远不够的……更新好快。必须还得要进行各种真实作战环境下的应用测试,甚至是某些极限状况下的表现,才能确定这支新式步枪是否达到了军方要求的水准。特别是作为首批使用了膛线‘射’击的火枪,膛线的耐磨‘性’和使用寿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性’能指数,直接会影响到步枪的实际表现,而这个指数可不是随便放几枪就能测出来的。

    这支步枪在经过军官们的初步试用之后,还将下发到胜利港的军营区靶场,进行为期至少一个月的日常使用测试。这个测试就要比现在的打靶更为全面,同时会对实际使用当***现的问题进行整理,拿出进一步的改进方案,之后才会进入到定型量产的阶段。至于何时能够全面地列装到部队,这就连“海汉军工”也不敢打包票,因为如果按照目前的生产效率来看,除非先停下其他型号的火枪生产线,否则这种新式步枪的产量很可能还跟不上民团编制的扩张速度。当然如果军方认可了这种新式步枪,并且也愿意下订单采购,那么“海汉军工”接下来肯定会对生产线扩编,以求在最短时间内达到军方的要求。至于目前生产的火绳枪和燧发枪,“海汉军工”可不会轻易放弃,这些武器虽然在穿越众看来已经非常原始,但在17世纪却仍然是引领时代的黑科技,就算民团自己淘汰不用,也还会有大把的外销对象,就算是火绳枪这样的原始步枪,只要‘操’作得当,再卖几十年都没问题。至于惠特沃斯步枪仿制品的试‘射’工作,则是专‘门’找来了穿越集团中唯一一名经受过系统训练的半专业狙击手老摩根。民团在海外的几次军事行动当中,老摩根都是带着他那支宝贝m200狙击步枪随队出征,但其实真正派上用场的时候并不多,这倒不是老摩根的技术不过硬,而是他在大多数情况下根本舍不得开枪耗费宝贵的子弹。这种特制弹‘药’在本时空基本没有复装的可能‘性’,用一发就少一发,因此老摩根自己的日常训练也大受影响,没有办法保持定期的实弹训练。

    惠特沃斯步枪仿制品在设计和生产的过程中,摩根都全程参与,并且站在狙击手的角度上给出了很多独到的意见。由于从设计阶段便已经确定这种步枪由于工艺复杂、成本高昂,即便定型其产量也不可能太大,既然不需要太多地考虑成本因素,摩根在工艺上就抠得非常细致,甚至要求在枪支外部加装一小段纯手工制作的皮卡尼汀导轨,以便于固定专‘门’为这种枪所设计的外装式瞄准镜。

    由于摩根对这种狙击用途的新枪已经十分熟悉,与其将这次的实弹‘射’击称为试‘射’,倒不如说是武器‘性’能展示更为确切。摩根先‘操’着半土不洋的普通话中文向在场的人说明了这把枪的大致‘性’能,然后用加装了瞄准镜的步枪样品对500米距离上的‘胸’牌标靶进行‘射’击。专业人士的‘操’作果然没有让观众们失望,在这个距离上摩根居然打出了十发八中的成绩,这基本就意味着将来民团自行培养出来的狙击手在理论上应该也能达到同等水平——除了武器之外,当然还得视摩根这个老师的教学水平和生员素质而定。

    演示完武器‘性’能的摩根远比观众们更为兴奋,因为对他来说,能够亲自带出一支特别的作战队伍,比在医疗系统培养出一群赤脚医生更有成就感。钱天敦在安南的成功已经给了军方这些人一个信号,只要自己有一技之长,成为一个兵种的创造者也并非难事。而在钱天敦组建特战连打出成绩之后,王汤姆出任海军最高指挥也再次验证了这个规律。对于一心想要在战场上建功立业的这些军方人员来说,直接成立一个由自己培训管理的新兵种,无疑是一条极佳的捷径,而现在摩根似乎已经看到了踏上这条捷径的希望。

    颜楚杰等人随后也对这种枪进行了试‘射’,不过给他们留下深刻印象的并非是这种枪在有效‘射’程内的‘精’准度,而是‘射’击时极大的后坐力。如果不是有摩根提醒在前,至少有一半人会在首次使用这种枪的时候被枪托撞伤肩部。即便如此,大家也普遍认为这种枪并不适合长时间持续‘射’击,但这个特点反倒是与其用途定位很相符,毕竟实战中也不太会有让狙击手当普通步枪兵一样连续开枪的时候。

    对于这种19世纪狙击步枪的表现,军方官员普遍还是比较认可的。虽然其‘性’能还远远比不上穿越时带来的五六半这种群众武器,但能够在现有条件下量产的武器,那才是真正值得军方重视的对象。可以想象部队***现了狙击手之后,在对敌时就可以采用斩首式的攻击方法,首先拔除对手的指挥人员,以瓦解其战斗力,其实战作用应该是相当突出的。

    当然狙击手作为步兵中的‘精’锐单位,其训练周期和难度也远远超过普通步兵,甚至会比现在仍然紧缺的炮兵更为困难。就算是以摩根较为乐观的估计,如果以百人为基数,能够在一年中训练出十到二十名基本合格的狙击手就算谢天谢地了,实际情况可能还会远远不如预估。

    军方人员对于两种新式步枪所表现出的‘性’能基本都认可,很快就在验收手续上签了字。不过这个签字并不代表这两种枪就此定型,接下来是一系列的长期测试,然后还需要军方计算实际需要,向“海汉军工”这边下订单,而这个订单最终还必须获得执委会的认可通过。

    “老白,这个价格你一定要想办法再压一压才行,这么高的造价,要上会讨论的难度很大,到时候预算通不过,你们这边还是拿不到钱的。”正式办完,陶东来也没闲着,立刻便开始向白克思讨价还价。

    白克思叫苦道:“老陶,我们谁跟谁?这自家部队用的东西,能便宜难道我会故意敲竹杠吗?现在的造价可没多少水分,你想想看这新枪上有多少部件是靠手工打造的?还有这膛线加工,可不比以前的滑膛枪,工艺复杂多了,子弹也得重新另开生产线,这可都是钱啊!”

    “你的困难,我们都理解,但这价格还真得控一控。”颜楚杰也凑过来帮腔道:“一月在安南打回来的军费,扩编陆海军就已经用得七七八八了,今年执委会的军事预算里可没有太多的水分能支持部队大规模换装了。你觉得是降价容易,还是让执委会再特批十万八万的额外军费容易?”

    “行了,你们都别说了,我一张嘴说不过你们。”白克思摆摆手道:“造价在那儿摆着,要觉得哪部分不合理就指出来,能降的费用我一定降。”

    不管几名执委大佬的讨价还价最终结果如何,但要见到成建制装备了新式步枪的民团出现,那至少也是两三个月之后的事情。所以绝大多数军方人员对于是否能够尽快获得执委会对额外军费的认可倒并不是很在意,正事一完便围住了王汤姆,向他打听李家庄和担杆岛两场战斗的详情。

    王汤姆自己是觉得这两场仗打得乏善可陈,但他也很理解这些待在大本营没有获得出战机会的同事们是怎样的心情,因此便爽快地招呼道:“不如这样,今晚有空的都到胜利港三号码头来,在‘飞速号’上开一个海鲜烧烤会,大家边吃边聊。这次去番禺作战,回来的时候李家庄可是送了不少好酒,我特地带了几坛回来,大家一起尝尝鲜!”

    “王司令英明啊!”人群中有人打趣地起哄道。自从王汤姆出任了海军最高指挥官之后,便有人给他起了“王司令”的新外号——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等将来海军正式成军之后的第一任海军司令,十有***是由王汤姆出任。

    六月七日,以施耐德带队的海汉代表团专程赶到崖城,向终于得到任命书的崖州新任知州章青章大人道贺。除了送上丰厚的贺礼之外,施耐德这次还担负了与崖城方面敲定凤凰镇、天涯镇征地计划的任务。

    “以施先生的意思,执委会是想把南山镇以西地区全部纳入名下?”章青有些不敢置信地问道。

    在两个月之前章青去胜利港出席海汉人进驻一周年庆的时候,双方便已经敲定了一部分的土地所属权转换协议,并且将凤凰镇以东的土地几乎尽数都纳入到海汉人名下。在章青看来,这其实已经是了不得的举动,那可是好几万亩的地,海汉人能把这么大片的地区消化完,至少也得有个三五年的时间,说不定到时候自己已经升任到更高的位置,调离了崖州,也不用为这些黑历史背锅。

    但章青没想到海汉的胃口居然会如此之大,双方前次达成的协议才过去不过两个月而已,海汉人就再次提出了新的土地要求。而南山镇到凤凰镇之间的这片地区,其面积差不多有前次转出去的土地两倍之大,真把这片地也让出去了,那整个崖州基本就只剩下崖城周围的一片地区还处于官府治下了——当然这还必须得忽略掉正逐渐换成海汉民团的崖城本地驻军才行。

    “章大人是觉得有什么不妥吗?”施耐德故作不解地问道:“土地登记费我们认了,需要负担的赋税我们也认了,那土地在谁的名下,对崖城的各位大人来说重要吗?”

    章青暗骂了一声无耻,心道你们登记的土地哪次不是缩水缩得厉害,胜利港占了那么多地,居然就只登记了两百亩……你们那一个港口商务区就不止两百亩了好吗?前次新登记的地虽然稍微大方了一些,算作两千亩,可是全部照荒地山岭登记,根本就没什么赋税需要承担,至于土地登记费……嗯,这个是州府几位大人们一起分了,那也没什么好说的。

    章青干咳一声道:“贵方在崖州占了这么多的地,日后因此而引起府城的注意,对贵方行事也会多有不便。”

    施耐德点点头道:“章大人说得很有道理,我们也已经考虑到了这个可能出现的弊端。所以这次我们打算换个方式,把土地以零散的方式登记到个人名义之下——当然这些个人都是我们指定的人。这片地区如果有几百个地主的话,看起来就没什么不正常了吧?”

    章青没料到对方一句话便把自己给憋了回来,想要反驳他却觉得自己有点词穷。要说海汉人不守规矩吧,他们偏偏又没做什么实质‘性’的违法举动,收的土地也是悉数在崖城官方进行了登记。但要说他们守规矩,做的事的确也得张扬了一些。前段时间有不少人跑到崖城告状,说海汉人派出民团赶跑了临‘春’河和三亚河一带居住的民众,甚至还抓走了不少人,并拆毁了他们的房屋,简直如同恶霸一般。

    如果不是之前就见识了海汉人的实力,又收了海汉人的好处,章青是很有可能会把海汉人当成恶霸来进行整治的。但海汉人显然把什么事情都算在了前面,即便这些人到崖城告状,官府也不敢放任他们把事情闹大,更不敢主动去找海汉人的麻烦。如今崖城内外长期都有两三百海汉的民团兵驻扎着,一有风吹草动说不定崖城就会连夜易主。

    至于原本的水师和卫所军,章青已经不再对他们抱有任何的期望。水寨的何文辉和罗升东都是见钱眼开、见风使舵的墙头草,如今把水师的战船全都拉出去给海汉人运货,除了一些水手仍在服役之外,战兵基本都悄悄脱籍去胜利港帮海汉人打工去了。现在水师里驻扎的武装人员,基本都是海汉民团的人,虽然水寨大‘门’还是挂着大明的旗号,但现在连崖城的老百姓都知道那地方其实是海汉人说了算。

    而卫所军也比水师好不到哪里去,同样处在退休‘门’槛的张千户现在根本什么都不管,将事务‘交’给了几名副手处理——据说这几名副手在海汉民团的职务都是“排长”。如果海汉人需要的话,随时都可以接手崖城的城防。

    “本官这才刚刚接任,有诸多事务还需要处理,这登记土地一事,希望贵方暂勿心急,待本官处理好一应事务之后,定会为贵方办理妥当。”既然没有底气拒绝,章青又不想答应得太爽快显得自己没有价值,便只能使出拖延**了。

    施耐德笑了笑,似乎对章青的小算盘了然于‘胸’,不慌不忙地说道:“这个手续办不办,其实在我方看来都是无所谓的。之所以会主动联系章大人,还是看在双方一直以来良好的合作关系上。执委会希望能够长期保持这种合作关系,这份诚意想必章大人也能感受到吧?如果章大人觉得不太方便,那不办也没什么,我就告辞不打扰大人办公了。”

    “且慢!”章青见施耐德起身作势要走,连忙出声挽留:“万事好商量嘛,施先生何必这么着急?本官也并没有说不办啊,只是如此广大的地区,这丈量土地也需要相当的时日,施先生你说是不是?”

    章青可不敢就这么让施耐德走了,因为对方话里的警告意味已经非常明显,让他们觉得“无所谓”的恐怕不仅仅只是土地手续,同样还包括了崖城官府的存在。施耐德就差没直说“我给你面子才当你存在,不给你面子就随时都可以无视你”这样的话了。

    跟施耐德刚正面,大义凛然地怒斥这个不法之徒?这种念头章青也只能在心里闪现一下,却绝对不敢表现出来。章家翁婿二人是怎么上位的,章青作为当事人再清楚不过。如果不是海汉人在背后出钱出力加上出谋划策,他章青再当两三任通判也未必能寻到一个升迁知州的机会。如今坐在这个职位上,内有罗升东这个‘女’婿掌着军权,外有海汉人作为强援,至少在崖城范围内还真没有人敢于跟章青唱反调——即便是有这种不识厉害的人,只要抬出“海汉”这块挡箭牌,也都会立刻乖乖闭嘴。前次去胜利港的时候,海汉的头面人物就很‘露’骨地说过,对他们来说世界上只有两种人,一种是伙伴,另一种是敌人。如果没有共同的利益,那伙伴也会变成敌人——章青可不希望自己被海汉人当作了敌人看待,那样自己很有可能会成为崖州历史上在位时间最短的州官。相比那些不知道属于谁的土地,章青肯定更在乎的是自己目前的官位和未来的发展前景,于是他很快就判断出了轻重,作出了决定:“来人啊,去通知后院,准备宴席,本官今日要与施先生就崖州之未来畅谈一番!”

    [三七中文手机版 m.37zw.com]
新书推荐: 碾压诸天 电竞金手指 物理超度最为致命 宇宙波澜 他的小可爱甜翻了 传说中的糊涂神 带着系统去逃生 乱世栋梁 超凡大航海 神翊暗殇之千回端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