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三百五十二章 对抗与合作

第三百五十二章 对抗与合作

    根据南越官方统计的数字,会安之‘乱’中死去的民众超过三千人,而在战‘乱’中逃离会安的本地居民则超过了三万人……更新好快。但在这个死亡数字当中,直接被海汉民团军所杀的其实不满千人,反倒是战后的暴‘乱’中死的人更多。当然南越官府不会公布这种内幕,这个黑锅只能由入侵者海汉人来背。

    死亡人数相对比较容易统计一些,但财产上的损失就难以计算了。海汉人搜刮并带走了本地的大部分财物,逃难的民众也带走了一部分,之后的暴‘乱’中,数千暴民劫掠瓜分了剩下的残羹。

    对于南越朝廷来说,会安城死了多少人,被劫掠的财物究竟价值多少,这都不是事情的重点。会安被毁之后,相应出现的财政窟窿要如何填补,今后要如何应对来自海上的打击,才是执掌朝政的权贵们真正感到头疼的事情。

    当南越朝廷为会安之‘乱’而一片震惊的时候,远征会安的船队已经分别回到了黑土港和胜利港。与出发时有所不同,船队的规模扩大了一倍有余,这其中有大量被民团军以战利品名义缴获的海船,也有一部分是属于跟随民团军撤离会安的华商。

    会安到珠江口的航程超过500海里,仓促逃离会安的华商大多都没能在船上准备足够的补给物资,因此跟随海汉战船撤离会安的华商,几乎都选择了到胜利港休整补给——顺便也看看海汉人一直不懈余力宣传的地方到底是不是有他们鼓吹的那么好。

    执委会对于这批人的到来也相当重视,并在接到电报之前就进行了相应的接待准备。这些华商对东南亚的海贸状况都较为熟悉,有不少人在满剌加等地还有贸易关系存在,这都是商务部‘门’所需的资源。而这次民团军归来之后的总结报告会,大概也是有史以来气氛最为轻松的一次。

    “……在会安战斗中缴获的现银约十七万六千四百两,金八千三百两,生铁七十二吨,铜四十四吨,各种珠宝‘玉’石若干,价值需要详细鉴定之后才能统计。另外缴获瓷器一万四千余件,各种香料共近二十吨,象牙四百七十根,各种动物‘毛’皮一千三百余张……”

    仅仅是念战利品的清单,王汤姆就足足用了有一刻钟。这次在会安的缴获实在太丰厚,以至于离开时因为舱位有限,不得不放弃了部分价值不够高的物资,比如稻米之类的粮食。战利品的总体价值,还需要‘花’费一些时日才能统计出具体数目,但仅就纸面上的物资统计来推算,七八十万元肯定是有的。民团军对外的军事行动搞了好几次,每次都有不小的收获,但这次的收获肯定是最多的,经济上的收益甚至已经超过了前几次行动的总和。

    当然了,执委们兴奋之余,倒也没有忘记采取这次行动的初衷是为了在战略层面上打击南越,摧毁其外贸事业。所有人耐心地等待王汤姆念完战利品清单之后,陶东来才清清嗓子道:“这次的战利品多到船装不完,这下大伙儿也不用担心打仗会亏本了。”

    众人发出一阵善意的笑声,陶东来接着说道:“缴获的物资,先‘交’给相关部‘门’进行清点,该折现的折现,该变卖的变卖,统计好数据之后,按我们事前定好的比例,由财政部划拨给军委。汤姆,你认为这一战之后,会安当地是否还有东山再起的可能‘性’?”

    “很难。”王汤姆果断地摇了摇头道:“我们摧毁的可不仅仅是会安城,还有南越人的信念。他们应该很清楚,就算能重建会安城,也无法阻止我们再次摧毁它。不管是华商还是葡萄牙人,经过这次的事情之后大概都不会对会安再存有什么妄想了。”

    “只要葡萄牙人断绝了对南越的军事援助,此消彼长,顶多一年的时间,北越就可以南下剿灭阮氏了。”颜楚杰对于安南内战双方的军事实力非常清楚,立刻便补充道:“即便要重建会安,那也得等到安南内战结束,让北越朝廷把会安‘交’到我们手上来建。”

    “重建会安意义不大,那个地方的地势不太好,内河港会限制城市的发展,我认为将来如果要在那个地方建立港口城市,还是放到会安以北的岘港比较好。”王汤姆在这个问题上没有一味地赞同上司的看法,而是根据自己在当地探明的情况提出了新的看法。

    “汤姆说的没错。”宁崎也开口道:“会安港因为是内河港,必须要每年定时清淤疏通河道,这可不是个小工程。原本历史上到18世纪的时候,会安港就因为河道淤塞而逐步荒废了。相比之下,拥有天然港湾的岘港条件要好得多,具备了建设大型港口的潜力。”

    “不管会安也好,岘港也好,现在葡萄牙人大概更着急的是要找到一处新的中转港。”陶东来赶紧把话题拉回来,要是让他们自行讨论下去,这话题不知道会被带偏到什么地方去:“恩里克前两天又来找我谈过,希望能在胜利港设立葡萄牙商站。”

    澳‘门’派来的特使恩里克在海汉民团出兵之后并没有急于离开胜利港,只派了人乘船回澳‘门’去报信。对于他的这个举动,执委会根本就没有阻止——葡萄牙人要是有能力在安南问题上给海汉使绊子,那大概也不需要派出恩里克这个特使到胜利港来进行游说了。

    尽管待遇没有丝毫的改变,但恩里克在胜利港的生活却一下子从悠闲天堂变成了度日如年。他也曾经到过会安城,知道那里的防御状况根本抵抗不了荷枪实弹、坚船利炮的海汉民团,会安城的陷落仅仅只是时间问题而已。对会安城的安危,恩里克并不担心,他所担忧的是当地葡萄牙人的人身安全——如果这些人死在了海汉民团手中,那么双方的和谈势必破裂,而一旦进入‘交’战状态,澳‘门’的葡萄牙人未必能扛得住海汉民团的攻击。

    出于种种考虑,恩里克必须要在胜利港等到战果才能作出下一步的决定。就这样煎熬了十来天之后,恩里克终于从海汉人这边得到了通知——会安城已毁,当地葡萄牙人为虎作伥,被收缴了个人财产,另有五人因为试图用武力攻击海汉民团,被除以绞刑。

    收到这样的消息,恩里克反倒是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只死了五个人,而且都是不知名的小角‘色’,那就不是什么大事。至于说当地商人的财产被海汉民团收缴,这对恩里克来说就更加无所谓了——谁让他们选择去会安那种地方待着呢?至少海汉人并没有赶尽杀绝,还放了当地的葡萄牙人一条生路,这就给双方的继续谈判留下了一条后路。

    恩里克冷静下来之后,自然也就想到了会安城被毁的后果——葡萄牙人虽然还没有彻底失去在中南半岛上的立足地,但这毫无疑问已经将支撑南越经济的海上贸易摧毁了大半,南越今后想要再组织大军北伐,势必会面临经济上的困难。当然这些都是南越朝廷的问题,恩里克也没心思去为这个开始走下坡路的王朝打算,他所考虑的是失去会安港之后,应该在哪里寻求一个新的贸易中转站。

    中南半岛的东南部沿海地区,其实还有不少的天然良港,如归仁、金兰等地,葡萄牙人想要在这些地方建立商站,倒也没有太大的困难。但问题在于光建立商站是不够的,想要形成一个新的海贸港口,得有大量的海商愿意去这些地方才行,而葡萄牙人手里并没有足够多的货物来吸引海商。而整个南海除了南边的满剌加和巴达维亚之外,最繁华的港口恐怕就得数目前还处于快速发展期的胜利港了。

    恩里克在胜利港这些时日里也没闲着,能得到允许的地方他几乎都去转了一圈,对于胜利港周边环境也有了更深的认识。胜利港这地方拥有一大一小两个天然良港,这种自然条件对于建设大型港口城市而言是非常适合的。而且胜利港开埠以来,已经吸引了大量的大明商人到这里进行贸易,海汉人甚至还组织起了“琼联发”这样的大型商业机构,砸下重金对本地进行开发建设。

    恩里克曾在施耐德的陪同之下去三亚新城区看过,对于海汉人的规划,他只能用野心勃勃来形容——可同时容纳数百艘商船停靠的内河港,连绵十里的城区,面积以万亩计的大型农场,以及未来将生活在这里的几十万居民,这一切的构想,都正在海汉执委会的指挥之下逐步地实现。

    而胜利港所执行的免税政策,毫无疑问会在未来一段时期内吸引更多的商人到这里来进行贸易,大明商人肯定很乐于将货物运到这里卖给海汉人,而非要被强制收取关税的巴达维亚或马尼拉。而当西方的商人得知这里的政策和环境之后,大概也会放弃在自家殖民地等待明商的到来,主动到胜利港来购买成本更低廉的货物。

    葡萄牙人如果需要在南海地区寻找一个新的贸易中转站,胜利港无疑是一个极佳的选择。恩里克想明白这一点之后,甚至都没有再派人向澳‘门’理事会请示,便直接找到陶东来提出了建立商站的申请——会安被毁已经无可挽回的状况,葡萄牙人如果不想输得更多,那至少要赶在西班牙人和荷兰人之前在胜利港站住脚。

    “葡萄牙人想在胜利港建商站?这是好事啊,只要遵守我们制定的游戏规则,让他们来就是了。当然,别忘了收钱。”施耐德笑着应道。对于外来的商户想要在胜利港建立商站这种事,施耐德一向都是一力促成,何况商务部‘门’也一直都在寻找一个掌握了西方航路的合作伙伴。

    作为拥有大量跨时代黑科技的穿越集团,生产的商品如果只能卖到大明境内,那就实在太‘浪’费了,遥远的西方国家同样也是商务部‘门’预定的目标客户。特别是一些利润丰厚的产品,如丝织品、瓷器、蔗糖以及永远不用担心销路的军火,都是可以向西方国家大举贩卖的硬通货。然而目前限制了这种贸易的并非穿越集团的自身生产力和技术水平,而是无边无尽的大海。

    穿越集团中的确拥有一些类似王汤姆这样的航海专家,但整个海运业的实力还是偏弱,甚至比不了许心素这样的大明海商。目前海运部下属比较稳定的航线,也仅仅就只有胜利港去往黑土港、广州的两条而已,至于更远的地方,则根本就还只停留在纸面计划的程度。

    从亚洲到欧洲,要通过万里的海上航程,单程耗时就要超过半年以上,对于这种长途航行,穿越集团在今后的几年里恐怕都没有实力去完成,也不太可能把有限的‘精’英人员投入开辟远洋航路的任务中,毕竟穿越集团的主要发展区域,仍然是集中在远东及南亚地区。因此开拓西方市场这个任务,执委会一直都是希望能找到合作伙伴来进行——就如同与“福瑞丰”合作开辟大明市场一样的原理。

    对于恩里克所提出的请求,执委们也难得一致地没有发出反对的声音。民团军在安南对葡萄牙人手下留情,这本来就是执委会事前作出的决定,希望能够通过这种手段表达出己方的“善意”,恩威并施的同时让葡萄牙人意识到他们在寻找合作伙伴这个方面所犯过的错误。而恩里克现在显然已经是想到了这一点,并且正在设法进行补救。

    就在民团军回到胜利港的第二天,恩里克便匆匆离开了胜利港赶回澳‘门’,他尽快地向理事会报告自己在胜利港的所见所闻,并且将安南最新的形势变化告知理事会。

    而恩里克离开胜利港的当天,这里也迎来了第一批由李家庄在广州附近招募而来的大明移民,共计七百余人,月内还将有近千人到港。

    这个时候距离民团在李家庄作战,敲定建立移民转运站已经过去了三个月,之所以拖了这么久的时候,一方面是因为要在当地建立大量的移民临时居所和相应的生活设施,而当地招募的民工工作效率显然无法与胜利港的归化民相提并论,工期一延再延。另一方面是因为李家与广东一把手李逢节公开决裂,当时受到广州官府的有意压制,甚至连剿灭匪首廖大鼻这样的功劳都没有得到公开嘉奖。为了不给官府找茬的借口,李家并没有急于公开招募流民,直到近期李逢节终于如海汉人所说的那样下了台,刑部右‘侍’郎王尊德接任两广总督兼广东巡抚,李家才终于亮出招牌,招募移民去琼州岛垦荒。

    由于事前早就得到了宁崎等人的“指点”,李家早在半年以前就开始在王尊德那边烧冷灶,而这种举动显然收到了很好的效果,王尊德一上位,便对前任一直缄默不提的李家庄之战补发了官方嘉奖令,并在嘉奖令当中称赞李家“为国为民,忠心可鉴,勇气可嘉,当为两广士绅楷模”。对于李家主动提出以工代赈,负担全部费用,招募广东境内的受灾难民和无业游民到琼州岛开荒一事,王尊德也给予了极高的评价,并且一路大开绿灯,允许李家派人到省内各州县进行公开的招募。

    这样一来,李家的招募活动无疑就有了官方的背书,在进行当中就有了更高的公信力。李家在各个州县的招募活动都有官方的衙役出面维持秩序,甚至还有崖州官府开具的公文,证明李家的招募活动是有当地官府的政策支持,民众不用担心自己会被装船卖到南洋去当猪仔。而官方由此也找到了解决积弊多年灾民问题的一条新途径,将这些无衣无食的灾民装船送到偏远的崖州去,让他们到当地开荒做工,一应衣食用度都有李家负责供应,地方官府再也不用担心流民为了生存而造反生事了。至于说这些移民在当地开垦出的田地究竟是属于他们自己还是李家,还是别的什么地主,王大人可并不会关心那么多,治下太平就是最大的政绩,土地归属方面的问题,自然会由当地官府去负责处理。番禺县的李家庄目前已经建成了一个可以容纳三千名临时居民的移民转运点,并且重新修整了码头,以便能让更多的移民船同时停靠到这里。按照事前的约定,这笔费用全部由穿越集团负责承担,算下来也不是一个小数目,光是修建这个转运点以及准备招募所需的各种物资、人手,就‘花’出去了万两白银,而五到八月期间运往当地的大米更是达数十吨之多,衣物三千多套,还在广州采购了大量的‘药’品和生活物资,说起来民政部在建立这个转运点上也算是下了血本。

    [三七中文手机版 m.37zw.com]
新书推荐: 狂妻来袭:九爷,稳住别怂! 我有一方异空间 我弄脏了楚医生的白大褂 苟个富贵盈门 摄政王妃很难为 真武称尊 开局干掉主角 傻白甜的首富老公 大道惟一 斗罗之神子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