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三百六十六章 军售只是开始

第三百六十六章 军售只是开始

    此刻在恩里克的眼中,颜楚杰并不像是一个武装集团的军事负责人,而是一个腹黑可恶的十足‘奸’商——你向我炫耀新式武器的‘性’能也就罢了,完了居然还来一句“不卖”,这不是活活折腾人吗?

    当然恩里克也立刻就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颜楚杰对新式步枪的吹嘘纯粹就是掩人耳目的手段,海汉人根本就没造出什么新式步枪,眼前看到的这个东西也只不过是个做样子的摆设而已。(更新最快最稳定)。更多最新章节访问:。不过他很快又自行否定了这种假设,即便不提海汉人在商贸方面一贯良好的信誉,他们敢于向葡萄牙出售武器,本身就已经说明了他们手中必然掌握了某些反制手段——最有效的就莫过于制造出‘性’能更好杀伤力更大的武器了。

    接下来颜楚杰又向恩里克介绍了海汉出产的几种主力火炮。目前“海汉兵工”出产的火炮主要分为四个大类:陆军炮、海军舰炮、大口径岸防炮以及出口型火炮。随着各兵种的职能划分,生产工艺的逐步完善,火炮的规格和负担的功能也开始有了更为细致的设定,仅岸防火炮就有12磅、18磅、24磅几个不同的型号,而且设计部‘门’已经在秘密试制口径更大的48磅重炮了。而陆军炮也有6磅、12磅的主力火炮,以及攻城用的大口径臼炮,山地特战部队专用的3磅小炮等等。

    虽然颜楚杰在讲解过程中并没有过多提及火炮‘性’能方面的参数,但恩里克还是能从这么丰富的产品线当中判断出一件事:海汉人的铸炮水平的确相当高,这绝对不是葡萄牙商会或者荷兰东印度公司这种缺乏生产能力的二道军火贩子可以相提并论的。海汉人声称能够向西方国家出口军火,看样子倒并不是在吹牛。

    当然相比于在陈列室里看这些样品,恩里克更倾向于能够去制造这些武器的地方看一看。他也知道在内陆的田独地区有面积相当大的一片工坊,数以千计的归化民劳工在那个地区日夜不停地为海汉人生产各种工业品,其中就包括了这些被海汉人用来攻城掠地的武器。只可惜关于田独工业区的一切,在外界看来都被笼罩在‘迷’雾当中,极少有外人能够进入到那片被严格军事管制的地区,胜利港开埠以来,据说就只有“福瑞丰”的少东家李奈,崖城的大明军官罗升东等有限的几个人去过。而这些人在此之后却对自己的见闻只字不提,讳莫如深,也不知道是被海汉人下了什么**‘药’。

    不过恩里克也很清楚自己是没法去田独的,至少不太可能通过正常的途径去那地方。进出田独的道路据说都有民团的关卡,没有相关部‘门’颁发的证件根本无法通行——当然恩里克就算有证件也‘混’不进去,他这外形实在太打眼了,连冒充员工的机会都没有。

    怀着深深的怨念看完了陈列室中的展示品,恩里克迫不及待地催促颜楚杰道:“颜总,我们现在可以去靶场了吧?”

    “没问题,我们现在就去。”颜楚杰也觉得把恩里克的胃口钓得差不多了,微笑着回应道。

    出自一个老牌帝国国民的骄傲,以及对海汉这个新生对手的忌惮,恩里克其实并不希望看到海汉的武器真有颜楚杰所形容的那么强大。但站在一个商人的角度,他又忍不住对海汉武器的‘性’能有所期望,毕竟军火贸易中的利润相当可观,如果海汉武器‘性’能真的超过了欧洲的同行,那么在打成一锅粥的欧洲战场上贩卖海汉武器也并非妄想。

    从1618年欧洲大战爆发,到如今已经过去了整整十年,战争也从‘波’西米亚的内战逐步演变成了新教联盟与神圣罗马帝国之间的‘混’战。(更新最快最稳定)所有的欧洲强国都卷入了这场大‘乱’之中,没有谁能够置身事外,而这场战争还将持续多久,最终胜负如何,也根本没人知道。有无数人因为这场大战而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但也有不少人从战争中觅得商机,大发战争财,特别是有能力自行制造武器的各**火商,几乎都赚了个盆满钵满,以至于最近两年根本就没有多余的武器可以向远东地区贩卖了。

    值得一提的是,正是在这场持续了三十年的大‘混’战当中,各国都逐步实现了军事理论的进化。为了能够进行长时间的持久作战,各国都开始实行了征兵制,并建立起常备军和预备役,以及后勤供应系统。由于作战的地域太过辽阔,军队不得不‘精’简编制和机构,以获得更好的机动能力。最重要的是,战术方面也由过去的冷兵器为主,逐步演变为热兵器战争,长矛兵被火枪兵所取代,炮兵成为了战场的决定‘性’力量,而骑兵则从过去的主力变成了辅助部队。这一战术转变的时期,对于军火商来说简直就是百年难遇的发财良机。

    怀着十分矛盾的心情,恩里克终于来到了他所盼望的靶场,参观海汉民团的实弹‘射’击训练。

    首先是步枪的实弹‘射’击,为了能够对比出武器的‘性’能差异,颜楚杰让恩里克从参加训练的士兵中随意挑选十人出来进行试‘射’。让恩里克略微有些吃惊的是,海汉人居然还拿出了一批葡萄牙人贩卖到南越的火绳枪,作为测试对比。但旋即他就想到了这批枪的来源——海汉人前段时间攻克了会安城,而那里正是所有西方货物进入南越地区的唯一渠道,想必是葡萄牙商会里的存货被海汉人给翻出来了。

    考虑到‘射’击‘精’准‘性’的因人而异,对于火绳枪的测试主要还是偏重于‘射’程和杀伤力。然而让恩里克感到有些失望的是,仅仅在百步距离上的木靶穿深,葡萄牙火枪的表现就已经明显弱于海汉人的二七式火绳枪。而当这个距离再放大一倍的时候,双方的差距就拉得更大了,葡萄牙火枪甚至已经失去了足够的杀伤能力。

    换了二七式燧发枪上场之后,两种武器在‘性’能方面的差距才真正暴‘露’无遗,无论是‘射’程、杀伤力、‘精’准度、装填速度,海汉人的武器都明显要优于对手。恩里克恍惚之间似乎能看到靶位上站着一排排的南越军队,被海汉火枪打得人仰马翻的情景。

    然后是恩里克刚才持有怀疑的新式步枪,恩里克注意到这种步枪的装填方式果然与自己认知中的火枪完全不一样,在枪身后部有一个小小的活动装置,子弹和火‘药’都从这个地方填装到枪膛内,然后进行‘射’击。这种装填方式完全不需要清理枪管,看起来装填的速度的确是比传统的前装式枪支有了根本‘性’的提高。而随后的‘射’击结果让恩里克更是哑口无言,这种枪的‘射’程比先前所见的燧发枪足足远了一倍!这就意味着在战场上遇到的对手如果只是装备了传统的火枪,那就可以凭借‘射’程的优势吊打敌人,这跟屠杀一群手无寸铁的人没什么区别。

    最后颜楚杰亮出了杀手锏,让人拿出了几支仿惠特沃斯的二八式狙击步枪来进行试‘射’。这支武器略显怪异的外形第一时间就给恩里克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而它的表现更是让心理承受力已经快到极限的葡萄牙人大为震惊——这支步枪竟然能在两里的距离上,以较高的命中率击中人体半身大小的标靶。如果不是亲眼目睹了全过程,并且提前在标靶上签署了自己的名字以防作假,恩里克真的很难相信自己所见的结果属实。

    就恩里克所知,欧洲战场上所使用的武器,别说火枪,就连火炮都并非能够轻松达到这样远的‘射’程,何况还有这可怕的‘精’准度!这就意味着在两军还处于对垒列阵阶段的时候,海汉人就可以凭借这种可怕的远程武器干掉敌军阵营中的指挥官!

    这还能不能好好打仗了!恩里克觉得自己脑子里对战争的概念似乎已经需要重新进行定义了。如果欧洲的军事家们知道了远东地区有人造出了这种神奇的武器,一定都会疯掉的。想到这里,恩里克觉得颜楚杰先前所说不会出售最先进的武器,似乎也并不是一件坏事。

    而接下来的火炮‘射’击也同样让恩里克感到很受伤,抛开海汉火炮在‘射’程和‘精’准度上的优势不谈,光是那拉发式的点火方式,就让恩里克赞叹不已。传统的明火点火方式不但具有一定的危险‘性’,也很受天气状况、引火‘药’湿度等客观因素的影响,而海汉人的发明显然把这些意外因素都排除掉了,每一炮都能做到在炮长的命令下达之后立刻‘射’击,将点火所需的延迟时间也减少到了最低程度。

    海汉火炮所使用的近距离开‘花’弹也同样让恩里克感到惊‘艳’,看到这种炮弹摧枯拉朽地将一大片标靶打得碎片横飞,恩里克似乎就明白了为什么李家庄战役中海汉人可以用极少的兵力抵抗并击退了十倍以上的敌人。有了这种可怕的炮弹,一‘门’小口径火炮就可以抵得上二三十名步兵同时开枪的威力了。

    至于恩里克很想见识一下的岸防炮,却没有能够看到实弹‘射’击的演示。这倒不是颜楚杰有意藏‘私’,而是这里的靶场太小,无法充分体现出岸防炮的‘射’程。而出于保密的需要,颜楚杰也不可能带恩里克去岸防炮工事里实地参观。

    “怎么样?恩里克先生对我们的演示还算满意吗?”颜楚杰笑眯眯地问道,似乎全然没有注意到恩里克灰败的脸‘色’。

    恩里克打起‘精’神勉强应道:“嗯……贵方的武器‘性’能的确非常强大,我个人对此没有异议。”

    “那么恩里克先生觉得我们的武器和西方国家的武器相比,孰强孰弱?”颜楚杰可没打算就此放过了他,进一步追问道。

    “这个嘛……公平的说……贵方的武器或许是要好上那么一点点……”虽然很不想违心地承认这一点,但恩里克也知道事实就是如此,而且双方的差距可并不是一点点而已。

    “看来我们可以约个时间坐下来好好谈一谈生意了。”看到恩里克已经无力反驳,颜楚杰终于是心满意足地进入了正题:“我可以很坦诚地告诉你,我们现在需要一个有实力的代理商,替我们把这些武器贩运到西方的战场上去,让它们能够发挥应有的作用。”

    恩里克抬起头望向颜楚杰,鼓起勇气问道:“颜总,有件事我想了很久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你们会知道西方国家正在进行一场大战?”

    “我们是从何得知这个消息的,其实你没有必要知道,就算我现在向你解释,你也根本听不懂其中的缘由……”颜楚杰很难得地在恩里克面前说了句大实话。

    “这根本就是敷衍的借口。”恩里克心中默默地腹诽道。

    “我认为你应该把注意力集中到今后的销售策略上,想想怎么样才能向‘交’战国出售更多的武器,怎么样才能利用这场战场,多捞些好处,不管是对你自己,还是对你的国家!”颜楚杰继续和颜悦‘色’地劝说道。

    “国家”这个词稍稍刺‘激’到了恩里克,脱口而出道:“葡萄牙帝国并没有主动参战的意愿!”

    “但你们的宗主国西班牙并不这么认为,作为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的盟友,西班牙参战是确定无疑的事情,你们葡萄牙作为西班牙的属国,当然也不会有什么置身事外的机会。”颜楚杰毫不留情地揭开了葡萄牙的伤疤。

    在历史上,葡萄牙本来就是西班牙的一部分,1143年,葡萄牙与西班牙签订了《萨莫拉条约》宣布独立,1297年两国签订《奥卡尼赛许条约》划定了国界,1494年两国签订了《托德西利亚斯条约》,确定以佛得角群岛以西2200海里处的教皇子午线作为分界点,东边属于葡萄牙,西边属于西班牙。两个海上帝国如同切西瓜一样瓜分了地球,自此葡萄牙算是登上了历史巅峰。

    然而葡萄牙在16世纪后半段的哈布斯堡王朝时期又走了下坡路,再次沦为了西班牙的附庸。虽然像恩里克这样的葡萄牙人会很骄傲地宣称葡萄牙帝国是一个独立的主权国家,但事实上在当下的欧洲,葡萄牙就是货真价实的仆从国待遇,甚至连国王都是由西班牙人指定。而西班牙所参加的战争,葡萄牙也就难以避免会被卷进去了。

    在恩里克来到远东之前,西班牙与英荷两国就海外殖民地的归属权已经打了好些年的争夺战,从南美洲一直打到欧洲,双方各有胜负,战得不可开‘交’。三年前葡萄牙舰队在南美的萨尔瓦多驱逐了荷兰人,占领了城市,但荷兰人的海军从此之后就不断在海上袭扰西班牙船队,并且联合英国舰队频繁攻击葡萄牙的海岸线。

    当然这些战争距离东方太远,而这里的局面也跟欧洲有所不同。在远东地区,西班牙人和葡萄牙人既有竞争又有合作,一方面要争夺殖民地,另一方面也要联手对抗强大的荷兰东印度公司在远东地区的不断扩张。相比可恶的荷兰人,恩里克倒是觉得海汉人要亲近一些,双方虽然一度存在着利益冲突,但海汉人在占据上风之后并没有赶尽杀绝的意思,反倒是有在商业上寻求合作的意图。

    所以尽管颜楚杰这话没有给葡萄牙留下遮羞布,恩里克倒也没有因此而生气,只是反问道:“颜总所说的多捞些好处,到底是指什么?”

    “欧罗巴大陆上的这场大‘混’战,所有的强国都被卷进去了,到最后不管谁胜谁负,实力受损都是可以肯定的结果。如果能够尽可能多地消磨掉几个强国的力量,那么贵国的重新崛起其实也是有盼头的。”颜楚杰很适时地抛出了‘诱’饵。

    果然恩里克一听这个便来了兴趣:“颜总的意思是,让我们同时向‘交’战双方出售军火,以便让这场战争持续得更久一点,也好让这些国家的实力消耗得更多一些?”

    “没错,恩里克先生,你是一个十足的聪明人!如果贵国的政治家都能有你这样的头脑,那么你们彻底摆脱西班牙人的统治就只是时间问题了。”颜楚杰很大方地丢了一顶高帽子给对方,同时不忘点出主题——其实军火贸易完全可以跟你们反抗西班牙统治的大业联系起来。“但这就意味着我们还得把武器卖给对手?这可不是什么好主意。”恩里克对此有些犹豫,别的国家还好说,但荷兰人可是在远东地区有着直接竞争关系的对手,把武器卖给敌人,搞不好会回流到远东的荷兰东印度公司手里。“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颜楚杰察言观‘色’道:“荷兰东印度公司对你我来说都是绊脚石,南边的满剌加,北边的日本航线,都被这帮荷兰人把控住了。我们在贩卖武器的同时,也可以想想怎么合力对付远东地区的荷兰人。”

    [三七中文手机版 m.37zw.com]
新书推荐: 凤女之倾城医后 重生之都市狂仙 原来修仙也可以闷声发大财 他来自虚空 名侦探世界的警探 随身空间之五十年代 假装我是幕后黑手 种田农女不好惹 从我是特种兵开始一键回收 破案现场别秀恩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