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三百八十章 战败替罪羊

第三百八十章 战败替罪羊

    这还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刘香眼前一黑差点栽倒在甲板上.ieba他虽然只是个海盗,但大大小小的战斗也经历过不少次了,自然能够想到海汉的战船不早不晚在这个节骨眼上出现并非巧合,海汉人放自己的船队攻打万山港,恐怕是早就定下了以此为诱饵的战略。

    刘香强行稳住心神,一抖腿把刘信甩到一边,大声问道:“海汉人的战船何在?距此多远?”

    当下便有人上前报告道:“禀大当家,海汉人的战船约莫有十艘左右,此时已与留在港外的兄弟们交上手了!”

    刘香听了这个消息,情绪反倒是稍稍安稳了一点,自家留在港口外的船只也有十几二十艘船,只要能把海汉人的战船挡上一个半个时辰,那不管是继续攻打港口,还是调头撤离这里,都还有充足的时间来进行调整。

    不过他的这种情绪只维持了几秒钟,因为就在此时,从港湾之外也传来了一阵炮火轰鸣声——刘香可以肯定这绝对不是幻觉,也并非港湾里的岸防火炮在开火,而是实实在在从港外传来的声音。

    海汉人的战船!刘香下意识地便推断出了真相,因为自家留在港湾外的那些船上根本就没有火炮,这炮声只可能是来自海汉人的战船。然而如此密集的炮声,让刘香很难相信外面只有十来艘海汉战船。但不管事实是船多还是炮多,有一件事刘香是可以确定无疑的——留守在港湾外的那些船,绝对挡不住这种强大火力的攻势。

    刘香发现自己真的陷入到了两难的境地,如果继续攻打港口,手下必然会在海汉人的火枪火炮之下死伤惨重,而且一时半会很可能还拿不下海汉人的阵地。但如果此时收兵撤出港口,应战海汉船队,那在港湾内的死伤岂不是都白费了?

    然而现实状况已经容不得刘香继续犹豫下去了,港湾内二十多门火炮再次发出一轮轰击之后,又有两艘海盗船船身因为进水开始发生了侧倾。冲进港内的五十多条海盗船当中,已经有三分之一船身带伤,受到攻击最多的几条船甚至已经开始在缓缓下沉了。

    “传我命令,后队变前队,撤出港口!”刘香咬咬牙终于下定了决心。要是再继续拖下去,打不打得下港口内的海汉阵地不好说,但自家船队被堵在港湾出不去的可能性却非常大。到时候四面八方都是炮火,再想要脱身可就难了。听到船上传出的仓促锣声,已经被打得惊慌失措的海盗们赶紧从岸上往回撤。仅仅不到五分钟的登陆战当中,海盗一方就付出了两百多人死伤的代价,甚至连刘香派上岸督战的亲侄子刘火也死在了乱军之中。而此时港外海面上的交战又是另外一番情景。王汤姆亲率的船队从小万山岛背后驶出之后,便排着纵向长蛇阵朝万山港疾驰而来。港湾外的海盗船虽然也有迎上去拦截,但无奈留在外面的大多都是小船,跟最小也是300吨级的海汉战船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对手,而且海汉战船的船头部分都有加装的V型精钢撞角,对于胆敢螳臂挡车的拦路者根本就不会退避,如果不想被直接撞沉,那就只能乖乖地让出路来。

    王汤姆并没有选择将港湾外这些小船作为自己的主要对手,他让船队选择了一条直接斜向切入到港湾入口的航线,然后利用侧舷炮火向港湾***击——几十条船密密麻麻地挤在港湾里,舰炮平射几乎不用瞄准就能打中目标。而刘香所听到的密集炮火声,正是来自于船队到达位置之后的第一***击。不过这***击对于港口里的海盗船倒是没有造成太大的打击,因为射击角度大部分都被几艘因为船体倾斜而停在靠外位置的海盗船给挡住了。

    此时刘香已经从自己的位置看到了港湾外正在列队通过的海汉船队,他赫然发现这些战船远比自己想象的更大,更强,船上的火炮配置并非中式帆船的船艏炮,而是采用了西式帆船的侧舷炮位,在通过港湾外侧的时候,侧舷的火炮就一一开火。在刘香所处的位置上,甚至可以清晰地看到黑乎乎的炮弹划破空气,然后击中港湾内的某艘海盗船,在船身上撕出脸盆大的洞口。

    尽管刘香已经向部下下达了后撤的命令,但一方面已经上岸的海盗们撤回到船上还需要一定的时间,另一方面几十艘海盗船挤在小小的港湾内,想要同时调头出去却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原本刘香是想着让大部队一起冲进港口之后便于在登陆时集结兵力,但此时却发现这个决定的弊端已经显现出来,狭窄的港口让大量船只无法在短时间内灵活机动,以至于现在陷入了进退失据的境地。

    不过在海盗们惊慌失措的时候,港湾内的几十门火炮可并没有停下来等他们慢慢调整,依然是按照既定的频率朝着海盗船发射着炮弹。从刘香一伙冲入港湾到现在不过半个小时,但现在处于沉没或者半沉没状态的海盗船已经超过五艘,而被击伤进水的船只则多达十几艘,这时候还能保持毫无误伤的海盗船已经寥寥无几。

    “快快快!都去帮着升帆!叫钱老七的船往旁边挪挪,把路腾出来!”刘香此时也急眼了,眼看着出港的航道被自家的船堵得严严实实,他不得不开始大喊大叫地下达命令,试图让混乱的局面能得到控制。

    “炮台注意,炮台注意,现在开始将出港船只作为第一打击目标!”陈一鑫在岸上对海盗的动向看得非常清楚,立刻通过步话机向港湾两侧的岸防炮台下达了新命令。

    于是刚刚调转方向,试图冲出港湾的几艘海盗船便立刻成为了炮台的打击目标,几十发炮弹砸过去之后,这几艘海盗船的速度立刻就慢了下来。

    而此时王汤姆的船队已经在港湾外完成了第一轮的攻击,战船队列驶向外海,它们必须要在海上兜出一个圈子之后,才能回到同样位置发起第二轮的进攻。

    在又付出了多艘船被击伤的代价之后,刘香带着一帮残兵败将终于冲出了万山港。海汉人的战船这时候还没有兜回来,但刘香已经无心恋战,直接下令撤退。海盗船队转头向南,沿着来时的路线撤出战场。

    然而王汤姆可并没有打算就此放过他们,战船船队在海上兜了一圈之后,便衔尾追击,撵着海盗船的屁股跑。而双方船只在船速上的差距,在此时就充分体现出来,海盗船平均只有三到五节的航速,而海汉战船在同等海况条件下,船速却能达到八到十节。

    一开始双方还差着好几海里地,但追出一截之后,双方之间的距离就越来越近,而海盗船里一些被击伤的船只却开始慢慢掉队了。这些船上的海盗为了逃生,不得不选择了脱离大部队,向南或向北单独逃窜。王汤姆自然也不会分兵去追击这些单独逃散的海盗船,只是盯紧了刘香的座舰继续追击。

    “这帮家伙还没完没了了!”刘香看着后方紧咬不放的海汉战船,除了无奈的咒骂之外,也没有其他更好的发泄办法了。他可不敢再停下来与海汉人交战,刚才冲出港口的时候他就已经注意到,这些海汉战船的侧舷最少都有五门以上的火炮,而自己这边所有的船只加在一起,才只能凑出七八门土炮而已,战斗力根本就没法相比。

    而传统的跳帮作战在这个时候也派不上用场了,如果还要求已经没了心气的手下去冲击海汉战船,只怕会引起哗变也难说。唯一的办法就是尽力逃跑,只要能逃脱海汉人的追击,终归还能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干,刘香的船队一路向东,还没逃到担杆列岛海域的时候,就已经被后面的海汉船队给赶上了。海汉战船肆无忌惮地直接从中间杀进来,利用两侧的船舷炮火朝着海盗船射击。

    如果是正常情况下的交战状态,王汤姆是绝对不会让自己的战船冒着被海盗船近身的危险去插入对方船队的。但此时海盗人心已散,一心只顾着逃命,根本就没有抵抗或反击的念头,王汤姆也乐得利用这个时机痛打落水狗,同时也可以借此来锻炼一下水兵们的实际作战能力,毕竟像这样的大规模海上作战,并不是时时都能有机会遇到的。

    王汤姆这次也算是下了狠心,从上午时分一口气追到天黑,足足撵了刘香的船队四十多海里,击沉击伤多艘海盗船之后,这才心满意足地收兵。虽然最终还是让刘香趁乱溜掉了,但这次的作战结果已经大大超出了战前的预计,重重地伤了刘香海盗团伙的元气,王汤姆也没什么好遗憾的了。

    刘香的船队一口气连夜逃到了惠州海丰附近,确定海汉人已经放弃追击之后,才停下来清点这次战斗的损失。出行时的八十三艘船,此时却只剩下不到三十艘,而且几乎每艘船都或多或少地挂了彩。当然其他的船倒也并不是都被海汉人俘虏或击沉了,不少船是在逃跑途中跑散了,因此实际的损失一时间还难以统计。不过按照刘香自己的估算,这次带出来的千余名手下,至少已经折损了一半左右,而途中逃散的船只也未必能尽数都回到老窝,最后能保得住一半的船就算谢天谢地了。

    这次远征算是动用了刘香多年积存下来的老本,除了出发前给手下发放了几千两银子的打赏之外,这上千人路上所消耗的各种物资也不是小数目,再加上折损的船只和人手,里外里没个几万两银子是打不住的。

    算完这笔账之后,刘香气得几乎要吐血了,这来回近千里的远征连根毛都没捞着,却损失如此巨大,甚至将会直接影响到自己今后在“十八芝”中的地位,可谓是得不偿失。如果能够给刘香再来一次的机会,那他肯定会选择忍气吞声,不去招惹这帮煞星了。

    但此时后悔已经为时已晚,如何稳定军心,维持住现有的人心不散,才是刘香当下所面临最急迫的问题。刘香思考良久,最后作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来人啊!把这办事不力,私通海汉,泄漏战机的刘信绑了!”

    刘信大惊失色道:“大当家,小的在广州尽力打听海汉人的底细,皆是奉了大当家之命,绝无私通之说啊!”

    “你如果没泄漏我们的底细,海汉人如何能够提前设下这圈套等我们去钻?想那海汉人与我们一向相安无事,为何让你去了一趟广州之后,他们的态度就变得如此强硬,甚至不惜与我们交恶动手,难道这不是因为你在中间所起的作用吗?”刘香黑着脸反问道。

    刘信并不是蠢人,听了这番话之后,就知道刘香是什么打算了——这么严重的一次失利,必定会伤及到刘香在内部的威望,所以这个锅是必须要有人出来背才行的,否则刘香很难对内交代。刘香作为首领,他自己出来背这个锅肯定是不合适的,因此必须要找个冤大头,而很不幸的是,与海汉人交手的整个过程中唯一能被扯进来的人,就是刘信自己了,不管他愿不愿意,都将会成为这次战斗失利的黑锅担当。

    刘香的几名亲信立刻过来将刘信按到在甲板上,然后掏出绳索将其五花大绑起来。刘信一边挣扎一边叫冤道:“大当家,此事实有误会,小的冤枉啊!”

    刘香递了个眼色出去,立刻有人将一团破麻布塞到了刘信口中,阻止他继续说下去。

    “若不是这厮出卖我们,这一战也不会损失了这么多的船和弟兄!狗贼,老子真是留你不得!”**未眠的刘香此时眼睛通红,倒是将愤怒、不甘的情绪演绎得淋漓尽致,堪称完美。

    “杀了他!”“干掉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都闪开,让本大爷来杀!”

    一群不明真相的海盗立刻就变得激动起来,似乎为昨日的失利找到了最好的情绪宣泄点,全都大声叫嚣着要刘香做主处理这个叛徒。而刘信此时除了倒在甲板上瑟瑟发抖之外,根本就没办法出声为自己进行辩解。

    刘香抬手示意众人安静下来,这才接着说道:“海汉人船坚炮利,实力在我们之上,这倒也罢了,今日战不过他们,改日再邀郑大当家和‘十八芝’的弟兄们一起出兵攻打就是。但这泄露战机,害我们兵败的罪魁祸首,却是不能放过!”

    刘香看了一眼刘信,有意忽略了对方乞求的眼神,大声宣布了惩罚:“看在刘信跟随我多年,办事也算尽心尽力的份上,就给他留个全尸!此事祸不及家人,刘信的家人今后也仍由我刘香养着,各位弟兄今日都做个见证!”

    “大当家仁义!”“便宜这狗贼了!”海盗们纷纷发声称赞刘香的“大度”,同时也对刘信的下场表示了唾弃。

    于是在刘香的主持之下,“内奸”刘信被处以了绞刑,一名身强力壮的海盗用船上的缆绳直接将其勒死在了甲板上,尸体在传示各船之后直接就抛进了大海。在处理完这个替罪羊之后,海盗们的情绪果然稍稍恢复了一些,将昨天的失利暂时抛在了脑后,驾船返回位于潮州的老窝。

    相比心如死灰的海盗,万山港这边的气氛显然就是另外一个极端了。除了少数轮岗战备执勤的人员之外,岛上所有武装人员都得到了难得的两天假期进行休整,民政部门也拿出了岛上的肉食和酒水库存,慰劳英勇作战的民团士兵。当然高级军官们在这个时候还暂时没办法参与战后的庆祝活动,他们必须还得清点战果,计算战果,并撰写战后汇报提供给执委会。相较于民团的前几次作战经历,其实这次的战果并不算丰厚,无论从杀敌人数、俘虏人数和战后缴获的战利来说,所有的数据都显得并不突出。由于部分被击沉的船只已经无法清算杀伤状况,杀敌人数就只能以码头上被击毙的海盗,以及港湾内外的浮尸来计算,总数只有三百出头,但军官们相信实际的杀敌数字应该是大于这个统计结果,有较为乐观的估计认为杀敌数至少应该在五百以上,因为那些逃走的海盗船上同样还有不少的伤者,而这个时代海盗船上的医疗卫生条件恐怕不会让他们当中的伤势较重者能有机会活到上岸。这一战的俘虏则是主要来自于少量的未能及时登船撤离码头的海盗,以及因为船只进水严重而无法脱离战场的海盗船上的船员,共计一百四十余人。不出意外的话,今后等待他们的将会是田独铁矿没日没夜的挖掘工作。

    [三七中文手机版 m.37zw.com]
新书推荐: 调教诸天万界 仙帝重生混都市 大佬她成了霸总亲闺女 创业失败就要和女帝结婚 光怪陆离症候群 撩妹兵王在都市 老祖真的是太牛了 极品神医闯都市 修炼从万界直播卖货开始 九叔之炼器也无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