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三百八十一章 心急火燎

第三百八十一章 心急火燎

    不过这一百多名俘虏大概只有一部分人能活着去到三亚,因为他们当中差不多有一半人都在这场战斗中受了不同程度的伤,而万山岛上的医药物资全都是靠岛外补给,肯定不可能过多浪费在这些海盗身上,顶多也就是帮他们止个血而已.ieba至于能不能挺过去,那就要凭借个人的身体素质硬抗了。

    值得庆幸的是,这次战斗中海汉方面的伤亡倒是控制在了个位数的水平上,一如既往地保持了压倒性的优势。战前最让军方高层们担心的海上交战,反倒是并没有出现战死的人员,战船也基本没有受到大的损伤。

    至于说这次战斗缴获的物资,就更是乏善可陈了。一堆从俘虏手上收缴的冷兵器,几百两碎银,几门只能拿去回炉的小土炮,还有十几支不知海盗们从哪里买到的二十七式火绳枪。这些东西在军官们看来只能算聊胜于无——光是战斗中打出去的上百发炮弹,其价值就要比这些破烂高多了。

    大大小小的海盗船倒是收缴了十来艘,可这些船普遍都是因为船体受损,无法及时逃离才会被俘。有的船身被炮弹打得满身疮痍,进水严重,有的桅杆被炮弹打断,还有的是在试图阻拦海汉战船时被撞成了重伤。总之拖回港口的这些海盗船,基本上都需要进行大修才能恢复使用,而万山港这地方根本就没有能够提供船只大修所需的船坞,仅有的几个木匠兼职的修理工也只能干点修修补补的小活儿,像换桅杆、补龙骨这种大动作,他们也干不下来。万山港管委会想要把缴获的海盗船变成可用的资产,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实现得了的事情。

    “修船这事你找我说没用啊!胜利港造船厂可不是军委下属的单位,调人这事我们军方说了没用。”陈一鑫摆摆手拒绝了厉斗的纠缠:“再说胜利港造船厂现在生产任务都已经饱和了,加班加点在赶工造战船,哪还能抽得出人手调到我们这里来做事。”

    厉斗却不依不饶道:“这可不光是我的事情,你想想,这些船修好之后,执委会是不会有兴趣把它们收回三亚去的,最后肯定都会划给我们这边使用,到时候不管用来打渔也好,运货也好,输送移民也好,甚至你拿去当巡逻船用,总之都能派上用场,修理期拖得久了,吃亏的其实是我们自己……”

    “行了行了,你别说了,你现在跟我去见王汤姆,要找执委会拉援助,那还是由他出面更合适一些。”陈一鑫面对厉斗的不依不饶只能认输。

    王汤姆虽然并不是执委会的执委委员,但他现在是海军总指挥,军委第三把手,说话的份量可比陈一鑫、厉斗他们这些中层管理人员大多了。而且在这次的军事行动结束之前,王汤姆作为战区最高指挥官,拥有万山港所有事务的最终决断权,同样的事情如果是由王汤姆出面向执委会提出要求,那获得的效果肯定会有所不同。陈一鑫自知人轻言微,但厉斗一番话的确也说动了他,如果万山港能多个十几条船可用,那么今后可以从事的业务也会比现在增加不少,抛开经济上的收益不论,至少能让岛上的生活环境得到一些改善和加强。

    不过当他们找到王汤姆,将事情汇报之后,王汤姆的态度却并不是很乐观:“这个事我可以报告给执委会,但你们也不要对此报太大的希望。第一,胜利港造船厂现在的确是忙不过来,未必能抽得出人手支援万山港。第二,这次我们虽然是打了胜仗,但花费可也不小,缴获的东西又值不了几个钱,如果让大本营再负责这些船只的修缮费用,在执委会那里恐怕会被卡住。(更新最快最稳定)第三,万山港这地方实在太小,港湾内也不太好修建船坞,要在这地方搞船舶大修不太现实。”

    王汤姆的回答无疑是给两个毛头小子浇了一盆凉水,尽管他们对于如何建设和完善万山港有着诸多的设想,但现实却未必会按照他们的意图发展。特别是在物资和人员的投入方面,万山港的劣势其实也很明显——地方太小,很多项目根本就没法布置在这里。

    当然万山港在规划的时候就没有被定位为一个大型基地,说白了选择这里也只是在目前阶段一种不得已而为之的过渡性选择——如果实力足够,那么军方肯定会选择开发前景更好的香港岛地区。今后随着海汉军力的逐步增强,珠江口据点也迟早会有变动位置的一天,现在在大万山岛过多地投入资源,对执委会而言并不是一桩很合算的买卖。

    交战这天正好在万山港的外来商船,基本上没有在交战过程中遭受太大的损失,只有一艘船因为停靠的位置不太好,被炮弹把船舷撕出了一个口子,不过维修的难度倒也不大,本地的木匠就足以胜任了。

    “顾掌柜,我们将全部承担你这艘船的修缮费用,不过就是得再耽搁你两天时间,实在不好意思了。”跟这些商家打交道原本应该是商务部的事情,不过因为万山岛的人员配置有限,这个事情一直是由厉斗兼职在做。

    姓顾的掌柜连忙拱手作揖道:“两天而已,谈何耽搁。倒是这修缮费用,怎可让贵方承担!这刘香一伙来势汹汹,若不是民团的弟兄们拼死作战,小人这连船带货都不见得能保住,感激都来不及,岂能把这笔帐算在贵方头上。厉主任,小人这里准备了纹银二百两,慰劳民团的各位弟兄,切勿推辞!”

    厉斗将各路商人一一安抚过来,也没怎么听到抱怨,倒是各种名义的慰问金收了一千多两银子回来,勉强也可以补贴一下这次行动的支出了。

    外来商人对于这次交战的观感是比较一致的——海汉民团不仅在陆上能打,在海上的表现也不差,刘香算是广东沿海势力最大的海盗头子,然而他的船队在攻打万山港的行动中却是明显吃了大亏。商人们并不知道王汤姆一路将刘香追得鸡飞狗跳,但海盗船队在港区内受到攻击,被打得狼狈逃窜的景象,大家可都是亲身经历亲眼目睹,半点都做不得假。而之后海汉船队毫发无损地归来,被铁链锁成一串一串的俘虏,以及码头上停靠的那些被击伤后俘获的海盗船,都充分证明了这完全是一场结果胜负分明的战斗。

    这些商人并不了解海汉的武器有多厉害,战术有多先进,兵员素质有多高,但双方的实力对比是很明显的——海盗来了好几十艘船,而海汉这边出战的船就只有十来艘而已,但这种情况之下海汉还是以少胜多而且打得对手毫无还手之力,双方实力差距可见一斑。

    虽然海汉并不会拿着战果去向广州官府报功,但这次的交战仍很快就会通过各种途径在民间传播开,不想可知在今后的一段时期内,关于海汉民团的种种神奇传闻又会成为广州民众茶余饭后的主要话题。

    澳门的葡人理事会在第二天就得到了这次交战的报告——当时停靠在万山港里的一艘商船是从南洋返回广州,离开万山港之后去澳门卸货,船上的水手船员便添油加醋地将头一天的见闻传了出去。这个消息让葡人理事会在震惊之余,多少也有些庆幸,如果两个月之前没有与海汉人达成和平,那么澳门附近的葡萄牙船只也难免要与海汉民团一战,战果会如何,刘香已经已经为理事会作出了最好的示范。

    执委会自然是在第一时间就得到了万山港通过电台传回来的战报,能够获得这样的战果,虽然也在意料之中,但仍然让执委们感到非常欣喜。因为这毕竟是自身实力得到加强之后的一种体现,回想上半年讨论设立万山港据点的时候,大家都还在对自家水面武装力量的实力充满了质疑,担心这个据点会受到附近水域海盗的攻击。然而半年过去之后,民团海军就在万山港附近击溃了刘香海盗团伙的来袭,这已经充分证明了执委会花在万山港以及海军的巨大投入没有白费,效果也算是相当理想了。

    尽管刘香海盗团伙在这一仗中损失惨重,可以确定他们在一段时期内都无力再度发起进攻,但执委会仍然没有给出征的部队留下太多的时间慢慢休整,回电要求王汤姆在布置好当地防务之后,于本月25日之前率部返回胜利港。

    执委会之所以如此急切地要召回出征的部队,是因为有人比执委会更为急切地盼望着民团海军的出现。就在万山港海战爆发的两天之前,从升龙府来的使者抵达了胜利港,并向执委会表明了北越王朝希望海汉民团出兵助战的意图。

    北越的军队在三个月之前就已经打过争江防线,并且在争江以北建立了大营,逐步将兵力南移过去。然而三个月时间过去了,北越军队在战场上所取得的进展却非常有限,如今只是将战线向南推进了五十多里,双方在洞海附近隔河形成了新的对峙局面。

    这倒并不完全是因为北越军队的战斗力所限,事实上如今的北越军队因为越来越多地列装了海汉火枪火炮,战斗力是处于稳定的上升阶段,之所以推进速度减缓,主要还是因为运力上限与补给需求之间的矛盾。

    现在北越军需物资的运送主要都是通过海运进行,从北部的红河三角洲出海,运到南部由海汉控制的永安港,再从永安港转运到40海里之外的前线。其中从红河三角洲到永安港的这段航程,几乎都是由海汉货船包办了运输,而北越不多的海船则主要承担了后面这五分之一距离的运输任务。饶是如此,前线几万人的日常所需仍然让北越的运输船队承受着极大的压力,遇到海况不好的时候,甚至会在短期内造成前线的物资短缺。

    根据黑土港军区为北越军队所做的调查来看,战线每向南推进十里地,海船运送物资来回所需的时间就至少增加三个小时。如果接下来的战事顺利,战线从洞海推进到洞海以南一百六十里,被称为“顺化府屏障”的广治城,那么运送物资所需的时间还要在现在的基础上增加整整两天,届时再依靠现有的运力,肯定就无法满足几万人的作战所需了。

    在这样的事实面前,北越朝廷如果想要继续往南推进,就必须要拥有更多的海上运力。而黑土港造船厂的产能有限,一时半会儿也满足不了作战的需要,北越朝廷唯一能够借助的外力,就只有海汉这边了。

    先前海汉与南越使者阮经贵达成临时停战协议一事,三亚方面并没有对北越隐瞒,并且承诺如果南越拒不投降,那么海汉将会继续出兵协助北越攻打南越,当时北越也对此表示了理解。当时约定的停战期为三十天,不过因为后来广东这边出了状况,执委会也没空再理会安南这边的战事,将精力都优先放到了广东战场上。

    然而三十天过去,北越没看到海汉这边出招,六十天过去,海汉这边还是没有动静,北越方面就有些急了——说好军事援助呢?说好的协同作战呢?

    等到十二月,升龙府终于沉不住气了,派了清都王的大儿子郑柞当使者,径直找上门来了。派出郑柞这个级别的要人当使者,除了他本身就跟海汉这边打过多次交道,关系比较熟悉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这次北越朝廷希望能够跟海汉达成一揽子解决方案,尽快解决南越问题。

    之前海汉这边的每次出兵助战,基本都是单独讲好条件再出兵,每次双方都得进行谈判讨价还价,效率低下不说,北越也因此背上了极为沉重的经济负担,以至于上半年有一段时间,北越甚至拒绝了海汉共同出兵的邀请,原因就是他们已经付不起海汉所要求的军费。、

    鉴于之前的这些状况,升龙府希望能够达成一个期限更长,合作范围更大的协议,一次性谈妥海汉协助北越完成统一大业的条件。尽管海汉人可能会为此而开出一个天价,但升龙府认为这总比每隔两三个月就被放一次血要来得痛快一些。

    在听完郑柞代表北越朝廷所提出的建议之后,执委们也都十分惊讶。安南内战一直被执委会视为建立仆从国体系的试验基地,自从与北越建交以来,海汉一直在通过经贸、化、军事的输出来逐步加强在安南国内的影响力,同时也从安南获得了大量的财富和人口,照着现在的进度进行下去,三五七年之后,安南成为海汉的附庸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对于帮助北越统一国内,执委会也早就为他们准备好了一系列的交换条件,但大家都从未设想过将这些条件一次性全拿出来,与北越朝廷进行交易。

    执委会之所以在过去以单次的军事行动或者作战目标来开价,是因为这样做便于预判战争走势,计算军费开支。但如果要将目标定为消灭南越政权来计算军费,这个就比较复杂了。即便是海汉民团倾尽全力,也很难保证在一个月两个月之内就完全消灭掉南越的抵抗势力。如果没办法规划出大致的交战期,就很难计算出合理的军费预算,也谈不上开出一个相对合理的价格了。

    “要不就干脆给他们来个狮子大开口,反正他们也没别的出路,只能认我们这本账!”将郑柞送去迎宾馆之后,越之云便急不可待地提出了建议。

    “要钱!要人!要地!要权!”颜楚杰目无表情地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既然北越朝廷求上门了,我也跟小越的意见一致,抓住这机会好好敲一笔。不然等安南统一之后,我们要再拿捏升龙府就没这么容易了。”“***是肯定要敲下去的,但敲哪个部位,力度该怎么掌握,这还是值得考究一下的。”陶东来旁敲侧击地提醒道:“老颜说的这几个切入点很不错,我也补充一下,我们向北越提出的条件,除了经济收益和移民之外,也必须考虑到如何加强我们在中南半岛的影响力和控制力。”“其他几个方面的事情我不太懂,我就说说军事方面的。中南半岛是我们今后通向南海的重要战略节点,所以南越地区的几个主要港区,必须都要置于我们的控制之下。不管是割地也好,租界也好,或者治理权也好,总之是要把这些地方拿过来才行。”颜楚杰接着说道:“另外北越派来胜利港受训的第二批军官进修学员,上个月也已经毕业回国了,下一批估计很快就到,我建议执委会应该考虑如何在那边逐步扶持起亲海汉的势力,以进一步增加我们在当地的实际影响力。”

    [三七中文手机版 m.37zw.com]
新书推荐: 有怪有田有点钱 抽卡停不下来 乾隆朝的造反日常 陈扬林清雪 都市全能奶爸 穿越之掉崇祯面前 从仙尊开始修行 寒门帝尊 我老婆是邪神 我的女友不可能是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