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1627崛起南海 > 第437章 突审

第437章 突审

    陈一鑫躬身捡起了从李清扬手里掉落到地上的那块腰牌,向院内众人展示道:“至于这个所谓的锦衣卫腰牌,据他的同伙交代,只不过是花了三钱银子在广州找人做的假货,必要时用来唬弄不懂行的百姓而已!这种东西想做多少就能做多少,各位千万不要被这个歹徒的低劣手段所欺骗。”

    李清扬被七八个人按在地上,嘴里还塞了布团,根本无从分辩,只能勉强发出“呜呜”的声响来表达自己的不甘。

    宋三看了看陈一鑫手里的腰牌,又看了看被按在地上的李清扬,脸色煞白,腿一软便跪了下来,口中连声道:“首长,是小人糊涂,小人实在不知这个李清扬是歹人啊!”

    陈一鑫摆摆手道:“你不用自责,我知道你们都是无辜的,这群歹徒事前的准备做得非常充分,也难怪你们会受到蒙蔽。你先起来,带民兵去船上把他的东西全部清理出来。”

    “是是是,小人这便带各位军爷上船,保证一件不落。”宋三急急忙忙地站起身来,经过李清扬旁边时还不忘狠狠地啐了一口唾沫。宋三没想到这新召来的后生居然是心怀不轨的歹徒,要是真被这帮人潜入三亚搞出什么大事,那到时候追查起来自己肯定也难以脱掉干系。一想到自己一片好心却差点被这歹人给害了,宋三这气就不打一处来,不过有海汉民兵在面前,他倒也不敢有什么过激的举动。

    而此时被按在地上的李清扬却是又气又急,他虽然也想过这群无法无天的海汉人或许并不会畏惧自己的锦衣卫身份,甚至可能会采取武力抵抗手段,但万万没想到对方竟然以这种污名对自己栽赃嫁祸,而且连所谓的证据都已经准备好了。他们这一队人本来还携有几份公文,用于临时从地方官府调动援兵,不过这些东西肯定都被海汉人藏了起来,拿出来展示的这些物品的确很容易让人误会他们的身份。再加上其他几人都已经被抓捕,李清扬彻底地失去了自辩的机会。

    当然了,海汉人采用什么样的手段其实是次要的,关键问题还是因为他们几人都已经暴露了身份,这才招致了海汉人的抓捕。李清扬现在无法确定的是,究竟是前一批抵达万山港的同伴出现了漏洞,还是他们在来这里之前就已经被海汉人注意到了。如果并不是在万山港露了马脚,那问题究竟是出在了哪个环节上?

    陈一鑫在拿下李清扬之后就没有在正眼看过他,此时对着院内的诸人说道:“各位也不必紧张,我们海汉民团不会错怪一个好人,但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请各位配合我们的检查登记,证明各位清白之后,就可以自由离开万山港了。为了表示我们的歉意,我们会对各位也有所补偿,凡是因此事受到影响耽搁行程的客商,人人有份!”

    众人连忙应声道:“是我等大意才让这些贼人混上了船,军爷这么说实在太客气了!”“缉拿盗匪,民团的军爷们这也是在为大家做好事,我等理应配合。”“请军爷一定严查,若是船上还有贼人余党,那也不可放过!”

    地上的李清扬听到这些话几乎气得发晕,他很想吐出嘴里的布团,好好教训一下这些愚蠢的民众,到底谁是官府,谁才是贼人。不过押着他的民团士兵们显然不会给他这种机会,抓住胳膊将他从地上提起来,然后就如同拖死猪一般向外面拖去。

    陈一鑫从院子出来之后,对自己的归化民副官吩咐道:“把人押过去之后,记得分开关押,不要让那几个人有互相串供的机会!还有这间院子的人也要一一排查,包括那个刚才为锦衣卫探子说话的船长!另外,他们在船上的行李一定要全部收回来,好好查查里面夹着什么东西!”

    “是!长官!”副官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便带了一队人朝码头上去了。既然上司已经下令要好好查查,那这艘船大概就得要翻个底朝天才行了。

    陈一鑫回到指挥部,厉斗一见他便站起身急切地问道:“事情进行得怎么样?”

    “最后一个也抓到了,他还打算反抗,不过我没给他机会,直接就拿下了。”陈一鑫抓起茶杯喝了一口,这才向厉斗讲述了今天的抓捕经过。

    “南镇抚司的锦衣卫啊!”厉斗啧啧连声道:“以前就只在电影里看过锦衣卫,想不到现在居然能亲手抓了几个回来……”

    “是我亲手抓的好吗?”陈一鑫立刻纠正了厉斗的揽功:“还有,这些锦衣卫也是人,只不过从事的行业比较特殊而已。又不是电影里的武林高手,那家伙匕首刚掏出来还没使得出招,就被我的人给按倒了。”

    “你应该让他试试啊,说不定他会轻功之类的,直接就飞出去了。”厉斗打趣道。

    “会飞也没用啊,我带了三个排的人过去,里里外外围了几圈,他就算会飞也要被火枪阵给打下来。再说了,就算飞出去他又能飞多远?这岛就这么大,他难道还能飞出去当海鸥不成?”陈一鑫笑道:“你也别闲着了,赶紧起草电文,给驻广办和大本营都发一封电报,告知我们这边的情况,请示下一步该怎么做。”

    厉斗道:“这功劳你小子可别独贪了,把人放到岸上过完夜再抓可是我给你出的主意。”

    “放心吧,我写报告的时候少不了给你也记一笔。”陈一鑫拍拍厉斗肩头道:“一起升官发财那才是好搭档嘛!”

    两人闹归闹,但做起事情来倒是不含糊。他们两人都是年方二十,算是穿越集团中真正意义上的少壮派,执委会也给予了他们相当大的行事自由度,目的就是要培养他们成为下一代的中坚,甚至是执政者的候选。这种目的虽然没有人明确地提出来过,但不管是执委们还是两个当事者,心里或多或少都还是有数的。

    一个小时之后,岛上的电台就分别收到来自驻广办和大本营的回电,除了勉励之外,也说明了下一步的处理办法。驻广办方面由于人手有限,就不再另行派人到万山港继续参与这个案子了。而来自大本营的意见,则是在陈一鑫暂时代表安全部对这几名锦衣卫探子进行突审,看看能不能挖出更多的信息——特别是他们是否还有未被发现的同伙在执行相同的任务。完成突审之后,再用战船押解这几名探子回胜利港,交由安全部处理后续事宜。

    于是陈一鑫在接到新的命令之后,便马不停蹄地来到关押几名探子的地方,开始对他们进行提审。为了提高效率,厉斗也被他临时征用,两人分别提审,再将得到的信息来进行比对。

    根据目前所掌握的种种信息来看,李清扬毫无疑问就是这个小组的头目,因此陈一鑫也就将他作为了自己的突审的主要目标。

    由于大万山岛上并没有修建专门用于刑讯的设施,因此提审只能在关押这些犯人的仓库进行。关押李清扬的这间仓库之前是存放咸鱼的,一进门就能闻到一股强烈的鱼腥味,让陈一鑫不由自主地皱了皱眉头。

    民兵将五花大绑的李清扬押了出来,陈一鑫并没有要求他跪在地上,而是让民兵端来一只凳子让他坐在了自己对面。

    “大明锦衣卫南镇副司百户李清扬?”陈一鑫一边把玩着那块发黄的象牙腰牌,一边读出了上面镌刻的文字内容:“所以说你是货真价实的锦衣卫,并不是什么江洋大盗了?”

    李清扬此时已经从最初的暴露中冷静下来,闻言也并没有生气,沉声应道:“这位小哥不知如何称呼?”

    陈一鑫轻轻将腰牌放到桌面上,盯着李清扬的脸一字一句地应道:“海汉民团驻万山港部指挥官,少校陈一鑫。”

    李清扬虽然不明白“少校”的意思,不过既然对方是名军官,这“少校”既然是在名字之前,应该就是职位了。他也摸不清海汉军中这“少校”的官职究竟有多大,但既然对方是一名海汉人,想必职位应该不会太低就是了。当下李清扬便开口道:“可否称尊驾为陈少校?”

    “可以的,李百户。”陈一鑫当下也回敬了一句。

    “陈少校,素闻海汉民团多行保境安民之举,从不与朝廷作对,倒是帮助朝廷做过不少赈济灾民,平等匪乱的义举,不知这些传闻是否属实?”李清扬现在一心考虑的就是要如何才能安全脱身,想来想去,他觉得还是得先拿话把对方套住了才行。

    陈一鑫点点头道:“你说的基本没错,我们海汉自从在崖州落脚一来,就一直在致力于帮助百姓们过上更好的生活,崖州这种过去鸟不拉屎的地方,现在已经是琼州岛上最繁华的商港,这其中一多半的功劳的确得归功于我们……”

    “但你们也并没有给大明朝廷上缴赋税!”李清扬忍不住打断了陈一鑫的话头:“崖州那可是大明的国土!”

    “可我们赚到的钱,绝大部分也还是用在了大明的百姓身上。”陈一鑫不慌不忙地反驳道:“最近这两年两广地区自然灾害不断,想必李百户在南京也会有所耳闻,毕竟你也算是朝廷的耳目嘛!仅去年一年时间,经我们救助后,在崖州三亚地区找到生计的广东灾民,就超过两万人!不知道李百户对救助这么多人需要花费多少银子有概念吗?光是把这么多的人从广州附近运到琼州去,所需要的运费就超过万两银子了,如果这些银子交给官府,那你觉得其中有多少能用到救助灾民身上呢?”

    “这些灾民不都是在为你们海汉人劳作吗?你们所花的运费和其他费用,自然会由他们再帮你们赚回来!”李清扬倒也不傻,并没有被陈一鑫的这番言论给糊弄住。

    “可我们不救,就没人救,他们要嘛变成路边倒毙的死尸,要嘛就会成为祸乱民间的山贼强盗。两广这几年匪乱怎么剿都剿不灭,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官府的救灾不力,很多百姓为了能活下去,就只能投靠那些有能力弄到粮食的地方势力。我想你大概在李家庄的时候也听说过我们去年在那里剿灭了好几千土匪的故事,其实那些土匪里面至少有一多半的人都是为了生存才不得不落草为寇的平民。如果不是我们从两广运出了两万灾民,那又会新冒出多少土匪作乱?既然费用能靠做工赚回来,那为什么朝廷和官府不救这些没有其他出路的可怜人?”陈一鑫岂会轻易罢休,立刻便又是一通言语攻势。

    李清扬很想再给这个不知好歹的毛头小子再扣上一条“妄议朝政”的罪名,不过他也很清楚眼下并不是逞口舌之利的时候,得想法先取得对方的谅解才行,当下强忍着心头怒气道:“朝廷的事情,在下只是一个小小的百户,不敢妄议。不过既然贵方一向对大明百姓照顾有加,又为何要囚禁我等官差?这其中大概是有什么误会吧!”

    陈一鑫笑了笑道:“误会?我也觉得应该是误会,不过不是我们对你们,而是你们对我们有所误会。锦衣卫是什么衙门,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你们这么乔装打扮想要混进三亚,到底是抱着什么目的?你可不要告诉我是想去那里为我们做工的!”

    “在下只是奉命去三亚追查一宗案件,与贵方并无直接关系。”既然陈一鑫把话挑得这么明白,李清扬也只能找个说得过去的借口来回应了。

    不过陈一鑫显然并不吃他这套说法,摇摇头道:“与我们没有直接关系?那为什么不跟我们打声招呼?好歹三亚那地方也是我们管辖的地区,就算要抓谁,由我们出面协助不会比你们自己动手更容易一些?”

    “此乃朝廷机密,不宜外泄。”李清扬一时也想不到更好的借口了。

    陈一鑫正待发话,有人敲门进来,对他耳语了几句。陈一鑫听完之后对李清扬道:“李百户,你行李里藏的东西都被搜出来了,还要强行争辩下去吗?”

    [三七中文手机版 m.37zw.com]
新书推荐: 有怪有田有点钱 抽卡停不下来 乾隆朝的造反日常 陈扬林清雪 都市全能奶爸 穿越之掉崇祯面前 从仙尊开始修行 寒门帝尊 我老婆是邪神 我的女友不可能是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