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1627崛起南海 > 第448章 解决个人问题

第448章 解决个人问题

    穿越集团中的单身男比例非常高,配偶问题一直都是成员们所关注的事情之一,甚至不乏有一些人是带着到这个时空娶三妻四妾的目的才加入了穿越行动。∏∈,如何解决成员们的个人归属问题,对执委会和民政部门而言也是一个相当现实的任务。

    穿越早期相关部门与“福瑞丰”就联营了所谓的高级会所,让穿越集团中这些火气旺盛的单身汉们有地方能够排解生理需要。当时这种措施还受到了内部极少数女权分子的反对,不过这种反对的声音在广大群众的“强烈要求”面前显得太过虚弱,并没有给后来的实施带来太大的阻力。

    但这种办法也只是一时的权宜之计,毕竟绝大多数人心中还是会渴望能够得到一个完整的家庭。不过愿望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穿越集团所选择的落脚地就注定了他们在早期不会有太多的选择对象。

    崖州这地方本来就地广人稀,人口不过几万,其中还有相当一部分是犯人和犯人家属。要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中挑出相貌出众、家世不错的未婚女子,的确并没有太多能够符合条件的对象。当然了,穿越者们对于对方的家世倒并不会特别看重,即便是出身平民,以后也必定会成为新政权的贵族阶级,但就算条件放宽,能让见多识广的穿越者们能够看得上眼的女子仍然少之又少。

    这不仅仅只是外表方面的问题,这个时代女子的思想意识、文化水平乃至审美观都与穿越者们相差太多,即便是那些以外表秀丽在地方上出名的大家闺秀,在穿越者们的眼中往往也只有一个字能够形容——土。

    尽管这些女子从小就受过基础文化教育,而且往往有比较好的家庭教养,但着装打扮,谈吐气质,却与穿越者们在来到这个时空之前所想象的完全不是一码事。就算是官宦家的小姐,似乎也并不像以前看的古装片里的女主角那样好看,更谈不上有什么共同话题可言。而穿越者们大多数需要忙于自己的本职工作,在加上这个时代的风俗所限,根本也没机会跟这些女子谈恋爱慢慢培养感情,因此在早期这种联姻并没有什么成功的案例。

    倒是最早去到黑土港开辟海外矿产殖民地的这批人,在当地的状况稳定下来之后,便有了足够的闲暇可以慢慢考虑自己的个人问题了。相比大本营,黑土港的拓展空间和需要从事的管理工作都比较有限,穿越者们在跟广西方向的廉州搭上贸易关系之后,逐步也就产生了与廉州的权贵富商联姻的状况。

    这种个人生活方面的事情,只要不损害到海汉这个集体的利益,执委会原则上是不会插手干预的。但达成了事实婚姻的成员,还是必须向民政部报备。这可不仅仅只是涉及穿越者个人人身安全或者户口登记手续,还有一个很多人目前都没有意识到的问题,那就是穿越者的下一代所将享受或者说继承到的权力。

    随着穿越者们在本时空逐渐的开枝散叶,繁衍生息,海汉这个族群的规模必定会日渐庞大,穿越者们的家产和政治财产必然会面临分割和继承的问题。届时恐怕免不了会出现很多狗屁倒灶的事情,各种争权夺利的家族大戏大概也难以避免。而现在做好对穿越者配偶、子女等婚姻状况的登记,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缓解日后必将会出现的各种狗血剧情。

    在这个方面,黑土港反倒是走在了大本营的前面,成为了穿越者与本时空居民联姻的一块试验田。而谢春目前作为黑土港的兼任民政主官,这个事倒也恰好就在他的职责范围之内,看到同伴们陆陆续续开始有了着落,多少也会动了心思。而他作为民政主官,手里所掌握的“资源”要比一般人多得多,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他也可以利用自己手上的权力,趁着去廉州公务的机会,趁机也多了解几家有“资源”的对象状况。

    越之云笑道:“你们倒是会想招啊,居然把主意打到广西去了,怎么样,那边的妹纸质量如何?”

    说到女人,这群男人的兴趣就上来了,就算是越之云这种刚刚才到适婚年龄的年轻人,也难以掩饰对成家的期盼。

    谢春摇摇头道:“情况也不比崖州好到哪里去,廉州那地方只是比崖州的人口多一些,经济状况倒是差不多。当地的大户人家也不算多,至于妹子的质量嘛,这个是见仁见智的话题,我不予置评。不过那边距离大本营着实远了一点,你们也不用指望这远水来救近渴了。”

    “你这就太心机了啊!”越之云笑道:“我也就只是问问而已,又没人打算跟你们抢廉州妹子,不用把话说这么狠。”

    谢春一本正经地应道:“这个可不是心机,我只是有句讲句。如果真的想选择范围大一点,那还是得数驻广办那边条件比较好,好歹广州周边有几十万人口,要挑要拣,范围也比我们待的地方大多了。”

    “可是广州那边好像还没听说有谁已经和当地人联姻的。”越之云现在进了执委会,也算得上是真正的消息灵通人士了。如果广州那边有什么人事方面的变动,他也算是第一批知道消息的人。

    “广州那边不是找不到,而是选择太多不好下决定。”乔志亚不知什么时候也加入到了这群聊八卦的男人中间:“据我所知,驻广办这帮家伙在广州过的生活,可算得上是花天酒地了!”

    “安全部的何部长当初在驻崖办的时候,就听说他有不少的花边新闻啊!”越之云点点头对乔志亚的说法表示了赞同:“现在去了广州,那边条件更好,选择更多,恐怕是个男人都会把持不住的。”

    “行了行了,你们也别在这里酸人家了,广州再好,能有胜利港好?吃的住的玩的,咱们自己家里也不差,何况那地方是大明的地界,哪有自己家里安全,出门随时都跟两个背枪的民兵,走到哪里都有人让路,在广州能有这首长待遇?”年纪稍大的刘山夏见这群人越吹越离谱,赶紧就把话头给收了回来:“小谢和小越都去盯着你的船,上面的货还没谢完呢!其他的人该干嘛干嘛去,现在可是工作时间还没下班呐!”

    与此同时,千里之外的广州,正在给龚十七交代事务的何夕突然连着打了几个大大喷嚏。何夕摸出面巾擦了擦嘴角道:“好端端的,难道是有人在背后念叨我?”

    马力科忍住笑道:“你大概是昨晚上在西苑那边洗鸳鸯浴洗出感冒了吧?”

    何夕干咳了一声道:“昨天那不是为了跟府衙的刘师爷攀交情才去西苑的吗?只是逢场作戏而已,哪里有什么鸳鸯浴!”

    有何夕的属下在场,马力科倒也没有继续再让何夕难堪。等何夕布置完工作,龚十七退出房间,马力科才开口道:“老何,刚才跟你开句玩笑,说正经事,昨天你去跟刘师爷谈的结果如何?”

    何夕摇摇头道:“没有预计的那么顺利,这个刘迁算是个老狐狸,暗示了他好几次都跟我装糊涂兜圈子,看样子是打算要从我们手里捞些实惠的好处才肯松口了。”

    马力科道:“实惠的好处?他有没有给你报价?”

    “没有,不过我侧面打听了一下,找他帮忙的价格还挺高,不需公文的五百两,需要广州府衙发公文出来的,一千两起。”何夕哼了一声道:“以前那个马师爷还没退休的时候,办事的价钱可比这低得多,去年让广州府衙给我们的移民宣传发公文背书,也只花了五百两银子而已。”

    “价钱高点低点倒不是什么问题,关键得把执委会交代的事情先办成。”马力科在驻广办待了差不多一年,领导的气质也慢慢凸显出来了:“虽说执委会没有给我们规定限度,但这事要是能办成了,那也算得上是你个人和我们驻广办的一件大功了!”

    马力科口中所说的“大事”,就是前段时间执委会所讨论的议题之一,关于是否开始向大明官方推销海汉所产的军火。虽然这个议题目前还尚处在项目调研的阶段,但执委会已经给驻广办打了招呼,让他们提供一些比较可靠的参考资料,这其中除了明军的制式装备数据、武器制造能力、军队训练水平之外,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这个计划的可行性。

    其他那些比较具体的情报,何夕可以通过各种手段去收集到较为确切的数据,但关于可行性这种命题,就稍微要麻烦一些。向大明出口武器要比现在海汉与福建水师之间的地下军火交易麻烦得多,与海汉交易的福建水师实际上就是许心素的私军,只要许心素点头拿钱,就可以很任性地买买买。但想让大明向海外采购军火的流程会有很大的不同,仅仅只是走通军方的路线是不够的,还必须走通文官这条渠道,由地方文武官员一起向中央朝廷上书,成事的可能性才会比较大。

    以何夕这种海商身份,自然没有资格进官衙里去跟地方官们直接商讨生意问题,所能做的也只有先打通下面的一些关节,一层一层地把消息递上去,由官府的内部人员去对官员们进行说服工作。

    这个过程无疑是非常麻烦也非常消耗人力财力的,而这件事的性质又不能随意交给下面的人去做,于是身为海汉安全部部长的何夕也只能亲自披挂上阵,到第一线上与广东官府的代表进行接洽。而且由于军火交易这个话题非常敏感,何夕在一开始并不敢直接抛出正题,只能先拉拢关系,把目标拖下水之后再来商谈正事。

    原本何夕在广东官府里也多少经营了一些不上不下的关系户,不过前任两广总督下台之后,也顺带就消失了一批人,由新任总督的人马逐步顶上位置,于是何夕不得不再次重复以前做过的事情,慢慢来打通这些复杂的关系网。当然了,在这种酒幌交错、灯红酒绿的社会场合,原本就比较不羁小节的何夕偶尔也会顺带着享受一下属于这个时代的********——反正当不当正人君子,这些钱都已经作为行动经费的一部分花出去了,与其浪费倒不如好好享用一下了。

    而现在的马力科也不再像以前在驻崖办的时候那么看不惯何夕了,一方面是因为来到广州之后,生活不再像崖城时期那么苦闷,有了很多的消遣方式和地方;另一方面,多少也是因为两人地位所发生的微妙变化。

    当初马力科在驻崖办就是主任,调派到广州来接任施耐德的位置,实际上已经算是稳稳地升了一级,驻广办与驻崖办听起来虽然只差了一个字,一把手也都是主任职务,但实际上的权限差异却相差巨大。而何夕当时在驻崖办连二把手都算不上,在穿越集团内部也没有得到一个很明确的职位,来了广州之后虽然提升到副职,但实际上对驻崖办的内部事务并没有行使过太多的管理权。

    但妙就妙在何夕在驻广办虽然只是副职,他在穿越集团内部的职位却是非常特殊的安全部部长,就行政级别而言肯定比马力科高出一档。所有穿越者都很清楚这个接受执委会垂管的单位其实就是海汉的情报机关,而负责管理这个机关的何夕,无疑算得上是穿越集团内部数得上号的特权阶级了。

    就行动的自由度而言,别说马力科,就算是虞尧、萧良这些军方派驻广州的军官,也比不了拥有极高决断权力的何夕。在特殊情况下,例如上次抓捕锦衣卫探子的行动,军方人员还得配合何夕的指挥来采取相应的手段。如果说驻广办有明暗两面,那么明的一面是马力科当家,而暗的一面就是何夕说了算了。

    [三七中文手机版 m.37zw.com]
新书推荐: 明明我才是训练家 诸天血脉进化 一世无争 白骨大圣 合租医仙 末武年代 我成了富一代 霍三爷,宠妻请克制 嫁给全城首富后我飘了 从精神病院穿越来的逻辑鬼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