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1627崛起南海 > 第463章 债券

第463章 债券

    1629年9月7日,由七艘船组成的琼联发琼西考察团抵达昌化港。¥℉,这支考察队并不是从三亚过来,而是从大陆出发,沿着雷州半岛向南度过了琼州海峡,然后在琼州府城停留了一天,再向西经由儋州,抵达昌化。

    这支考察团原本应该在三天前就抵达昌化港,但在途中遇到了恶劣天气耽搁了行程。不过或许是因为驻广办那边开项目推介会的时候把宣传做得够好,这一帮商家代表在下船之后并没有表现出多日奔波后应有的疲态,而是一脸兴奋地向前来迎接他们的乔志亚询问什么时候可以去看看本地的开发进度。很显然,在这帮人心目中,赚钱才是第一位要紧的事。

    乔志亚一心想着快点拉这群土豪进坑,自然不会介意他们主动朝坑里跳,当下便回应道:“各位,你们现在所在的位置,其实也是昌化开发工地的一部分。仅仅在三个月之前,这里还只是一个不足二十户人的小渔村而已,但现在的状况各位都看到了,每天有超过五百名工人在这里劳作,不断地扩建港口,完善这里的设施,接收从三亚等地运来的各种工具和原材料。最迟年底,这个劳工数量极有可能再翻上一倍。而这个港口的货物吞吐能力,也将全面超越琼州府城,成为琼州岛上第三大港口。”

    至于乔志亚没有明说的前两大港口,自然是指胜利港和三亚港两个地方。而听他介绍情况的商户代表们也完全没有对此感到质疑,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听着乔志亚继续往下说。

    “我们之所以会在这个地方修建大型港口,我想大家都已经知道原因了。是的没错,在距离这里八十里左右的内陆山区,有一个非常大的铁矿。至于大到什么程度呢?”乔志亚故意卖个关子,等了一下才继续说道:“这地方所埋藏的铁,足以满足整个大明对铁的需求。请各位注意,我说的可不是一年的份量,而是好几百年!”

    人群中传出一阵低低的惊呼声,毫无疑问乔志亚的这种形容深深地震撼到了他们。但就算这说法听起来像天书奇谈一样玄乎,却仍然没有人开口质疑乔志亚这种说法的真实性。原因也很简单,外界早就有一种说法,即海汉人手中掌握有某种探矿定脉的秘技,而且他们专找那种无人发现的大矿脉,比如海汉正在采掘中的田独地区以及更深入内陆的那些大型矿藏,以及远在安南北部,号称小三亚的黑土港煤矿,都是被海汉人以这种神奇的法术找到的。

    这些大股东商家几乎都派人参观过田独的铁矿,甚至更远的大茅锰磷矿也有人不辞辛劳跑去看过。至于黑土港煤矿现在在两广地区的知名度,则已经超过了田独铁矿,两广最靠西临海的廉州府、高州府等地,煤炭市场几乎已经被黑土港出产的廉价精煤给垄断,以至于当地煤商要嘛转行从事别的营生,要嘛就干脆跟黑土港管委会搭上关系,成为黑土港煤矿的代理经销商。已经被海汉渗透得千疮百孔的琼州岛就更不用说了,自从黑土港煤矿投产,琼州岛上的小煤矿在不到半年的时间内就纷纷破产,大量矿工南下投了海汉,现在琼州岛上已经找不到其他的煤炭货源了。

    海汉过往在矿业开发方面所取得的辉煌成绩,让人根本无从质疑他们所提出的开发计划。毕竟在这个领域,目前还没有哪家敢站出来说自己比海汉更擅长。至于乔志亚所声称的几百年到底是三百还是五百,并没有人打算去刨根问底,因为这个问题在广州的时候就由马力科对他们进行了说明。

    马力科谈的当然不是石碌铁矿的具体储量,而是海汉所发行的这种债券的获利模式。这种债券所能获得的利益实际上是石碌铁矿开发的分红,说是债券,但操作模式却更接近股票,每年都将按照持有数量享受一定比例的分红。有所不同的是这些债券还是规定了还款年限,到年限之后返还本金,不再享受分红。而最吸引投资者兴趣的地方之一,就是每年的高额返利了,只需几年时间就可以依靠返利拿回本金,而之后的持有期就是无本买卖干收钱了。

    至于投资者所关心的这个获利期长短,就直接跟购买者在一定时间内引入海汉的移民数量直接挂钩了。海汉商务部这次将购买债券的门槛设置得比较高,不同的引进移民数量,所能购买的债券总额也不一样。投资者想要获得这份可观的长期收益,除了本钱要足之外,更重要的是能够向海汉提供足够多的移民人口。

    虽然操作流程很是麻烦,但投资回报率却要稳稳地高于琼联发过往投资的那些开发项目。而且那些农业相关的项目,看天吃饭的成分很重,并不见得年年都能保持盈利。这开矿可就稳当多了,如果引进的移民规模够大,一口气买个五十年期限的长期债券,也能给后人留下一笔可观的财富——甚至根本无需花费精力去经营这笔买卖,每年在海汉银行的户头上就能增加一笔收入,这就是给后人躺着赚钱的传家宝啊!

    琼联发的股东们正是抱着这样的心思,才会来到这里做专门的实地考察,在得到乔志亚的再次确认之后,在场这些商户代表的眼神都越发地明亮了。

    “各位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向我提出,我会尽可能解答。”乔志亚见这些人情绪激动,便决定趁热打铁,再给他们加点料。

    “乔主任,请问这距离海边八十里的铁矿,该如何进行开发,难不成我们要修一条路通往当地?”有人立刻就发问道。

    “问得好!各位请跟我来!”这个问题无疑正好给了乔志亚一个深入介绍项目现状的机会。

    很快考察团便跟随乔志亚来到了数百米之外的昌化港火车站。当然了,目前这地方还仅仅只是规划中的火车站,并没有修建站台或是候车室之类的设施,但去过多次三亚的商户代表们却很快就辩识出了这地方的实际用途。

    “这儿有铁轨,是海汉火车啊!”很快就有人从这特殊的路基和轨道辨认出了这里的真实用途。

    “没错,这就是我们目前正在进行的交通线建设计划,这条轨道交通线将直通我们今后在内陆所开发的矿坑,铁矿石会通过这条运输线从山里不断地运送出来。”乔志亚大声介绍道:“有兴趣乘坐的人,稍后可以乘坐火车往东行进大约六里路,这是我们目前已经通车的范围。”

    然而这个邀约的反响寥寥,有人接话到:“这里的火车可与胜利港一致?”

    乔志亚点点头示意,那人又道:“那在下还是选择走路或者坐轿子去看看情况。”

    外地人到胜利港必做的一件事,就是去乘坐没有牲口拖动却能自行移动的海汉火车。然而被煤灰吹了一脸之后,极少会有人愿意再去乘坐第二次。除非是收到海汉人邀请的贵客,才能有资格与海汉人一同乘坐全包裹的高级车厢。而昌化港这地方连火车站都还没建起来,可想而知这里并不会有什么高级车厢可供商户代表们乘坐。

    果然不多时,远处便隆隆地驶来了一列火车,车头后面拖着的三节车皮别说全包裹,连半包裹都说不上,完全就是在底盘上装了几个铁轱辘轮胎而已。这趟回港区的列车上并没有装载任何货物,而是三百多刚从工地换岗下来的民工,至于这些民工在乘坐火车之后的脸色,基本就只能用黑成碳来形容了。

    看到这些民工窘迫的模样,所有人都打消了乘坐这列火车去工地前方看看的念头。乔志亚见状只好取消了这个行程安排,并表示第二天会找好其他的交通工具送商户代表们去查看工地。当然以本地的条件来说,乔志亚能找到其他的交通工具顶多也就是牛车的水平了。

    考察团在昌化当地待了五天时间,验证了海汉前期在这里所投入的巨大财力。数千劳工已经在这里埋头工作了三个月,海汉人甚至还想方设法将巨大的钢铁火车头运到了这里来,而为此修筑铺设的轨道已经长达近十里,并且还在以三天一里的高速度向内陆继续延伸。无论从哪个方面看,海汉人都已经为此这个项目下了血本,商户代表们对海汉所做出的各种宣传和承诺也有了更为真切的认识。

    在此期间陶东来和昌化本地官府代表也联袂出席了一次情况说明会,以表明这里的项目是已经得到了大明朝廷的认可和支持——如果把总肖老三可以代表大明的话。

    肖老三自己倒是并不排斥海汉的这种宣传方式,甚至还有那么一点小小的窃喜在心头——没想到我肖老三也有代表朝廷的一天!

    严格意义上来说,收了乔志亚二百两银子的肖老三并没有资格代表朝廷,甚至连代表昌化官县衙都还不行,更何况铁这东西跟盐一样,应该是由国家控制其专卖权,海汉这么做根本就是违法之举。

    不过在场的商户代表们倒并不在乎这个名义上的东西是否说得通,他们想确认的仅仅就是海汉人是否已经摆平了本地官府,至于谁代表本地官府出面表态,是驻军指挥官还是县太爷,那并不是问题重点——这个人已经得到了海汉的信任和支持,那才是确认事实的凭证。

    至于说海汉在这地方开发铁矿会违反大明律法,这个问题就更没人在乎了。这些跟海汉合作密切的商家,有哪一家没有转卖过海汉私盐?没有走私过海汉军火?没有依靠海汉在大陆沿岸设立的港口来逃避赋税?能有大把银子进账,谁还在乎国法不国法的,现在的情况就是守海汉人的规矩有大钱赚,并且他们也有足够的实力来守护自己的产业,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该如何选择。

    商户代表们带着海汉商务部发放的辛苦费和价值不菲的纪念品,高高兴兴地离开了昌化港返回大陆。如果没有别的状况,这些商户代表背后的大股东们很快就会行动起来,以各种方式招揽移民送往三亚,以此来换取在琼西铁矿项目中投资债券的资格。至于实际能获得多大的好处,那就真得各凭本事,看谁能弄来更多的人口了。

    随着昌化项目的顺利进行,乔志亚这个临时主管也因为在此期间的优异表现而顺理成章地被执委会扶正。而乔志亚所管辖的区域和人口,在所有驻外机构中排名第二,仅次于安南黑土港。不过最近执委会已经放出风声,会在年底前对安南的管理部门进行机构调整。

    这个调整倒不是因为当地的军政主官出了什么问题,纯粹只是因为原有的机构设置已经无法对目前在安南的租界实施高效的管理。从最北端的黑土港到最南端尚在规划之中的岘港,距离已经远远超出了海汉执委会所要求的地方治理机构职能。虽说可以通过电台互通消息,但实际的工作中,相隔千里已经很难再实现有效的管理。拆分安南地区的管理机构,就成为了当下一件必须要做的事情。

    按照执委会的设想,今后安南地区至少要设置南北两套领导班子,以争江横山为界,早期的三处租界为北方所辖,南方四处新港则将划为南方机构的管辖范围。

    1629年9月20日,代表海汉执委会的岘港项目先遣队抵达了当地。先遣队的负责人便是执委会从昌化工地紧急抽调出来的刘山夏,他在赶回胜利港述职后就赶紧投身到岘港项目当中,并且被任命为前期工作负责人。而与他同行的除了各相关部门的人之外,倒还有一位身份特殊的人物。

    [三七中文手机版 m.37zw.com]
新书推荐: 超凡大航海 神翊暗殇之千回端木 江湖变脸刀 真千金她又美又飒 地球BUG管理局 膜里乾坤 落魄新帝在民间 杨凌柳沐寒 诸天福运 大当家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