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1627崛起南海 > 第469章 唇枪舌剑

第469章 唇枪舌剑

    郝万清哭笑不得地摇摇头道:“这个锅我们不背,他这是天生的,跟我们无关。“

    陶东来所见到的李清扬,是一个肤色白皙,体型微胖的年轻人,看起来根本不像是常年在外奔波的人。与陶东来过去所提审过的犯人有所不同,这个叫李清扬的锦衣卫并没有任何慌张或者不安的神情,就连眼神也显得较为轻松。

    陶东来侧头问道:“你们一开始提审他的时候,他什么反应?“

    郝万清应道:“跟现在基本一样,我们一开始也觉得有点惊讶,后来想想,大概这种反应也是他们锦衣卫的反审讯技巧之一。毕竟是受过训练的专业人士,跟以前抓到的那些毛贼可不是一个水平的。“

    “有道理!“陶东来对于郝万清的这种说法持赞同态度:“看他这么镇静的样子,想必也经过了专门的训练,这方面的技巧应该正是我们现在所欠缺的东西。“

    审讯室内,颜楚杰已经开始了对李清扬的问询:“李清扬,我看过你的审讯记录,关于你们锦衣卫衙门,还有很多不详不实的地方,你如果老老实实地交代问题,我们未尝不可以给你一条出路。“

    李清扬摇摇头道:“这位仁兄……“

    “我姓颜,颜色的颜。“颜楚杰见对方有开口说话的意图,便主动作了自我介绍:“如果你想脱离现在的困境,那就请你好好珍惜这次谈话的机会,因为这很有可能将会决定你的命运。如果你还是抱着以前的态度来跟我兜圈子,那我们大概就只能放弃你了。“

    李清扬眼中的精光一闪而过,旋即便恢复了正常的神态应道:“看样子颜兄在海汉是身居要职了?莫非就是传说中海汉执委会的九名长老之一?“

    “是执委会委员,我们不用长老这种称呼,你也看到了,我的年纪跟老还扯不上太大关系。“颜楚杰立刻对他的说法进行了更正。

    隔壁观察室的陶东来轻轻哼了一声道:“看来锦衣卫也在事前对我们做过一些针对性调查。“

    郝万清轻声应道:“但他们所了解到信息都是比较表面化的东西,像我们所打造的这个社会体系,人不在其中又怎么能理解它如何运转的。要是什么都能打听到,锦衣卫也就不用派探子到三亚来执行潜伏任务了。“

    “所以我的生死,颜兄可以一言而决了?“审讯室里的李清扬继续追问道。

    “严格意义上不是由我一个人决定,但你如果要这么去理解,那也算说得过去。“颜楚杰点点头道:“只要你能向我证明你有获得我们优待的价值,那就可以摆脱你现在的囚徒身份。“

    “听起来倒是不错,那我要怎么做才能证明我的价值?把衙门里的事情全都告诉你?“没等颜楚杰回应,李清扬便自行摇头道:“我若是什么事情都一古脑地说了,就真成了没有价值的人,到时候只怕会死得更快。“

    毫无疑问,李清扬并不是一个笨蛋,不会轻易就被人用这种简单的小花招给诱惑。当然颜楚杰也并没有指望凭借两句话就让这个固执的家伙改变心意,若是如此好办的事情,也不用他这个执委亲自出马了。

    颜楚杰顺着他的话头道:“你不想死,那也容易,有一个办法可以让你一直好好地活下去,你是个聪明人,应该能想到我说的是什么意思。“

    李清扬默然半晌,才开口试探着反问道:“你想让我为你们做事?“

    “有什么不妥吗?“颜楚杰道:“你为朝廷做事,是为了天下安定,为我们做事,也同样是为了这个目的。“

    “此话不妥!“李清扬摇摇头道:“你们私造武器、组织军队、私设钱庄、勾结地方官府吞没良田,这些事情随便拉一件出来,都违反了大明律令,你凭什么说出为了天下安定这种话来?“

    “李清扬,你这种看法就太片面了。“颜楚杰立刻反驳道:“这两年广东有海盗、有流寇,官府管不了,任凭他们裹挟良民,为害地方。最后还是我们出动自家民团去打跑了他们,所有费用全是我们自己承担的,事前事后都没找官府要过一分钱的辛苦费,而大明军队要是拿不到开拔费,就根本不会出动。广东遭了天灾,难民遍地也没人过问,也是我们自费买了大量粮食,送去广东赈灾,把那些家破人亡,无依无靠的难民招募到三亚来,给他们一份收入稳定的工作。我们主动出头替官府去做的这些事情,请问是不是有利于天下安定?“

    “赈灾救助难民也就罢了,这私自设立钱庄和军队,那又怎么说?“李清扬并没有就此服气,而是试图跟颜楚杰继续辩论下去。

    然而颜楚杰是海汉领导层里出了名的鼓吹手,嘴炮功力也远在李清扬之上,自然不会被他的反驳给难住,闻言只是微微一笑道:“没有军队,如何维持成千上万的难民秩序?这成千上万没有饭吃的难民聚在一起,你说这些人为了能活下去,最后会发生什么状况?没有钱庄,这些赈灾所花费的银子如何有效地发放到位?难道交给地方官府吗?只怕到时候难民们能享用到的赈灾款项已经十不存一了。李清扬,你也是衙门里出来的人,对这方面的问题,你应该了解得比我更多吧?“

    李清扬对这个问题的确没有太多反驳的资本,因为颜楚杰说的的确就是事实,就算海汉人愿意照着官面上的规矩来做,将钱粮交给广东官府来打理,只怕也难以平息两广地区近两年来此起彼伏的天灾**。

    李清扬身在锦衣卫这个特殊机构当中,可以接触到的消息要远胜普通人,他很清楚广东这两年赈灾不力的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地方官府处置失当,导致大量灾民为了求口饭吃而被各路流寇势力网络,最严重时广州城里的驻军甚至都不敢前往距城仅仅四十里的番禺县解决匪乱,其士气和战斗力之低下,简直就是叹为观止。

    李清扬以前所看到的内部报告中,也有提及到海汉民团在李家庄打击流寇的战斗过程,称其“炮声如雷,铳弹如雨,流寇数目虽十倍于海汉,狂攻之下却不得寸进。彼时村外流寇尸首堆积如山,匪首廖大鼻等人被毙于阵前。民众皆曰,海汉民团过百则不可敌也!“

    虽然当时李清扬认为这份报告中的描述太过夸张,但后来他在珠江口的万山港亲眼看到海汉人的炮舰之后,他才知道原来大明帝国的南方真的崛起了一股不可忽视的新势力。

    相比民间的普通富商,这伙人的组织性和危险性显然更强,作为大明的首席情报机关,自然不会放过对这种潜在的危险对象进行全面查探。然而李清扬意识到危险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他们一行五人几乎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海汉人送到孤悬海外的岛上给来了个瓮中捉鳖。

    毫无疑问,其实颜楚杰刚才所说的这些理由,并不能完全掩饰海汉在军事方面的野心,这一点李清扬明白,颜楚杰自己也很清楚。他所作出的这些解释,归根结底只是想要为海汉武装的存在披上一件合法的外衣。锦衣卫不承认不要紧,只要地方官府承认就行,而对于锦衣卫的介入,海汉现在做出的反应就是设法拒止——将锦衣卫的触角隔绝于海汉控制的这个社会体系之外。

    如果说在出发时李清扬还将这次的潜伏行动当作一次普通行动的话,当他被海汉民团俘获的时候,就知道这群人可并不是一般的地主恶霸,他们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也知道李清扬等人的真实身份,可以看得出他们对锦衣卫这块招牌的确有很大的忌惮,但并没有害怕与锦衣卫打交道。李清扬能够感受到他们在对待自己这几个人的时候底气十足,而这种底气大概正是来源于他们强大的经济和军事实力。

    颜楚杰此时也不催促李清扬作出回答,就静静地看着他,准备着接下来的台词。

    良久李清扬才道:“你们若是肯放了我们五人,那有些事情未尝不可商量。“

    这对于李清扬而言,几乎已经是让步的底线了,要让他背叛自己的职业和效忠对象,他一时间还真做不出来。

    颜楚杰面无表情地摇摇头道:“这件事不可能。“

    “没得商量?“李清扬不甘心地追问道。

    “不是能不能商量的问题,是因为你们五个人已经有三个人死掉了。你不用这样看着我,我们可并没有对他们用刑,这三个人里有一个人是死于牢中的私人斗殴,另外两个都是死于水土不服。“颜楚杰解释道:“对我们来说,你们现在活着比死掉更有用,至少在现在这个阶段是。“

    这一队锦衣卫探子在被抓捕之后就进行了分开关押,因此李清扬也完全不知道另外四人的近况如何。听完颜楚杰的解释之后,李清扬的脸色很快恢复了平静:“如果我和剩下这个人都一直不肯就范,那么再留着我们的性命也没什么意义了?“

    “你可以这样理解。“颜楚杰很坦然地说道:“当然我们并不会处死你,你将会被发配到海外的矿山,你的余生都将和黑乎乎的煤炭一起度过。至于你在南京的上司和同事,大概还需要再过一段时间才会发现不对劲,然后派出下一批人来自投罗网。“

    “你们不会运气那么好,每次都能抓到我们的人。“李清扬不服气地辩驳道。他们这队人的失陷的确窝囊,完全就是被对手给耍了一把,上司要是知道事情经过估计得活撕了他们。

    “但我们一定会在锦衣卫里找到愿意为我们效力的人,就像我们能用钱买到你们这队人南下的消息一样。“颜楚杰毫不客气地打击了李清扬:“终究会有人为了活下去而选择改变的,更何况这种选择对你们这些人来说,也未必就是坏事。你知道现在有多少朝廷官员在为我们效力吗?上至州府大员,下到地方巡检司,文官有知州、通判、同知,武官也有总兵、参将一级的人物。说实话就算放你们进来,真在三亚查到些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到时候朝廷发文向地方官府查询,这些地方官一样还是会站在我们这边,用奏折把你们锦衣卫泼过来的脏水给挡掉。“

    颜楚杰说到兴头上,就继续说了下去:“退一万步说,就算皇帝相信你们的报告,觉得必须要铲除我们海汉的存在,你觉得大明打得起这场仗吗?两广地区的军队,有几个将领不知道我们海汉民团的厉害?就算到时候有命令下来,他们也会以各种理由推搪,避免和我们正面开战。虽然大家都把忠君报国挂在嘴边,但明知没有希望取胜的战争,会有几个人愿意去拼命?“

    “但你们这支武装盘踞在琼州,对朝廷来说,终究都是南方的一个隐患!“李清扬心知自己大概辩不过这个能说会道的海汉执委,但仍然是咬紧牙关不肯松口。

    “不不不,你错了,大明真正的隐患不是我们,而是北方关外的那群野猪皮。他们可是实实在在地和大明在交战,而且从近年战果来看,大明的形势也越来越难了。“颜楚杰有意识要把这个话题说一说明白:“关外的野猪皮,跟大明是不可能和平共处的,他们必须要靠掠夺大明的资源来实现发展。而我们海汉不一样,我们所控制的地区,百姓安居乐业,不需为生计和安全担心,我们每年要向大明采购大量的物资,并且一贯都支持朝廷的权威性。我们并没有否认这些被我们控制的地区仍然是属于大明的国土,但我们的做法不是依靠劫掠,而是让所有人合力来建设一个稳定强盛的发展环境。“

    [三七中文手机版 m.37zw.com]
新书推荐: 喜乐街 我在梦里惹上未来大佬 神笔聊斋 王妃是个交换生 我的细胞游戏 你很强但现在是我的了 港综从监狱风云开始 柏舟不思今 最完美之爱情公寓 东方符文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