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1627崛起南海 > 第475章 水师衙门

第475章 水师衙门

    魏平接着说道:“海汉的各位首长在榆林这地方落脚之后,我崖州百姓也受益颇多。⊥,以往谁会愿意搬来这流放犯人的天涯海角定居?现在说起三亚,谁不知道这里是琼州岛数一数二的好地方?李兄尽可到处打听打听,这方圆几十里之内,可还有穷得吃不起饭的人?”

    李清扬默然无语,他并不是那种不知民间疾苦的贵族,普通百姓想要的生活无非就是吃饱穿暖不用打仗,这个道理他还是明白的。海汉人在这方面显然做得相当不错,并且在民间已经拥有了相当程度的威信,本地民众大概有相当一部分人的心中都只有执委会,而没有朝廷的存在了。

    从巡检司出来之后,林南又带着李清扬去了水师驻地。说是水师驻地,其实水师在胜利港连一条真正意义上的战船都没有。现在海汉如果有什么大的对外军事行动,想再像前两年那样找崖城水寨借兵看家肯定是行不通了。崖城水寨原本不多的战船,已经统统改成了货船,而水兵也纷纷转职成了水手船员,替盐贩子罗升东将胜利港和铁炉港出产的海汉盐贩运到全岛各处港口。

    李清扬跟在林南后面进到水师驻地的院子里,被眼前看到的情景吓了一跳。这里并没有兵营中的那种肃穆,反倒是跟市场差不多,一大群人聚在堂前天井里,正大声议论着什么。若不是院子里维持秩序的人穿着明军军服,李清扬真会以为自己是走错了地方,进到了某个商会里面。

    林南叫了一名士兵过来问道:“罗参将呢?”

    那士兵瞥了一眼林南胸前的铜制安全部徽章,恭敬地应道:“这位首长稍等,小人这便去告知罗大人。”

    片刻之后,罗升东便从屋里出来了,不过院里这群人看到他出现,立刻一拥而上。罗升东一边伸手刨开这些人,一边大声说道:“都别挤!谁挤等会谁就没份!”

    这话一出,果然立刻就有了成效,让他得以顺利地穿过人群,来到林南面前:“林爷,你这大忙人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今天过来不知是私事还是公务?”

    林南笑道:“我带这位李先生过来认认路,算公务吧!”

    罗升东打量了李清扬一下,抱拳道:“崖城水师参将罗升东,见过李先生!”

    李清扬连忙也抱拳回礼,罗升东算是他来三亚之后见到的级别最高的大明官员,这礼数还是不能缺了。

    罗升东道:“外面日头大,两位请随我到屋里说话。”

    罗升东将二人带到正面的厅堂中,李清扬赫然发现这里面虽然是衙门大堂的布置,但所做的事情却跟军中白虎节堂扯不上丝毫的关系。堂中左右各摆着几张条桌,每张条桌后面都坐着一位帐房先生,正拨打着算盘计算着什么。

    罗升东让人拿了两张椅子过来,就加在了案桌后面,然后邀两人入座。李清扬见这位置有些敏感,连忙推辞,罗升东笑道:“不妨事的,随便坐,我们这里不办公事,只谈买卖!”

    看到了林南也点了头,李清扬这才坐下了。罗升东指着堂下噼噼啪啪打算盘的几个人道:“他们现在正在核算上个月的食盐销售状况,结算完账目之后,就开始发放下个月的食盐配额。在外面院子里等着的那群人,就是琼州岛各个州县赶来取盐的贩子。”

    “私盐?”李清扬立刻就反应过来,向罗升东问道。在大明贩卖食盐可是要得到盐课提举司开出来的书面凭证才行,盐商再凭借这个东西到盐场去取相应配额的盐。而这个流程跟大明水师可扯不上任何关系,更别说由水师衙门来主导食盐贩卖这件事了。不过东南沿海的水师凭借自己的运力,从事私盐贩运的行迹,李清扬早先也是有所耳闻的,只是没想到崖州这边的水师参与私盐买卖竟然如此的肆无忌惮,直接就在公堂上组织发卖。

    罗升东却摇摇头道:“对朝廷而言,的确是私盐,但对琼州岛的民众而言,这里卖的盐就是官盐!”

    李清扬不解地追问道:“官是官,私是私,何以有两种说法?”

    “琼州岛现在就只有海汉的盐场在产盐,只此一家,不在这里买还能去哪里买?琼州府城的官老爷们也都是吃这里的盐,可没谁敢提把海汉的盐给禁了,你说这是私盐还是官盐?”罗升东一脸傲然地应道。

    随着莺歌海盐场的投产,海汉的食盐生产能力已经远远超过了琼州岛二十多万人口的消耗所需,而琼州岛北边的儋州盐场早就已经被海汉食盐的低价倾销给打垮,整个琼州岛的食盐来源都已经集中到了海汉手中。虽然是私盐的性质,但已经可以在市面上公开贩售了,官府也并没有要查禁的意思——当然了,这跟各州县的分销商大多都具有官方背景也有极大的关系。

    私盐这门生意,从来不是靠几个私盐贩子就能玩起来的,这其中必定涉及到很多人的利益,李清扬出身江浙,本就是盐商汇集之地,他也知道盐业买卖中的各种猫腻,因此对于罗升东的这种说法,李清扬一听便已经明白了。不过对于海汉人竟然掌控了琼州岛的盐业买卖这件事,李清扬还是有些不服:“本地官盐供应不足,难道就没有盐商从大陆贩运过来发卖?”

    这话一出,罗升东和林南都忍不住笑出声来,李清扬不知自己哪里说错,只能呆呆地看着他们笑完。

    “李先生,不瞒你说,现在广东市面上的官盐,其实有将近一半都是海汉这边卖出去的。”罗升东指了指外面天井里站着的人:“那群人里面,有不少是从大陆过来的盐商,你觉得他们会不会先把盐运回大陆,再拉回琼州岛来卖一次?”

    “那他们为何不在三亚买了盐之后就近发卖?”李清扬追问道。

    罗升东竖起拇指,指了指自己:“琼州岛的盐,都是老子负责的,没得到许可,其他任何人不得在琼州岛卖盐!他们在这里买的盐,只能运回大陆去卖!”

    海汉目前的盐业生产体系主要是由三大盐场加上负责统一销售的盐业公司组成,为了节约人力和运力,盐业公司下面还有不少像罗升东这样的区域代理商。当然在所有的代理商中,罗升东算是比较特殊的一家,因为他“从龙”的时间早,所以管辖的地盘几乎是所有代理商里最大的一家。罗升东为了能够照顾到琼州岛北边的生意,今年还特地向海运部买了两条替换下来的四百料海船,并且已经向海运部下订单,订了两艘明年年初才能交货的“探索级”商船。

    本来给这些大陆盐商的配额发放并不是罗升东的事情,不过最近盐业公司的办公地点从胜利堡搬了出来,但还没来得及完成内部装修,暂时无法办公,因此水师衙门就暂时代理了盐业公司的部分职能,将赶来三亚买盐的大陆代理商们集中到这个院子里等待配额发放。

    罗升东倒是觉得无所谓,反正水师衙门现在已经没什么正事可做,就连出海巡逻这种事情,也早就是由海汉海军代劳了。

    很快有属下过来奏报,称账目已经结算完毕,可以开始发放配额了。罗升东点点头道:“那就开始弄吧,你们盐业公司自己把账算清楚,出了差错我这边可不负责!”

    这些清理账目,发放领盐凭证的事情,全都是由盐业公司的工作人员实施,罗升东这边并不直接插手,也就是出个办公场所,帮着维持一下秩序而已。

    接下来便有人站到门口,按照地域开始叫号:“永安所……乐民所……海康所……海安所……锦囊所,叫到名字的进屋办理手续!”

    李清扬一听,这地域竟然是按照卫所编制来划分的,不想可知这些所谓的盐商们大概多少都有一些官方的背景。如果对广东海岸比较熟悉的话,他就能听出来刚才叫到的这些地方,都是在雷州府的境内。

    这些盐商先前已经将购买食盐的钱款存入到海汉银行的指定帐户,现在拿着银行的收据,到这里来领取取盐凭证,然后再自行去三大盐场运盐。

    其实单就流程而言,盐业公司出售食盐跟大明盐课提举司所采用的方式相差无几,都是先交钱,再领盐。一定要说有什么不同之处,那大概就是盐业公司这边不会直接接触到现钱,在一定程度上杜绝了经办人员徇私舞弊,中饱私囊的可能性。

    李清扬见这水师衙门的公堂,居然就这样明目张胆地开始贩售私盐,一时也是感觉啼笑皆非。但他也很清楚这门买卖所涉及的利益有多惊人,淮扬盐商的富足他是见识过的,而海汉私盐所覆盖的地区,至少也有几十万人口之多,其利润必定也相当可观了。

    李清扬忍不住又看了一眼罗升东,他以前倒是见过不少官宦家人去做盐商的,但为官者撸袖子亲自上阵,而且还是一名参将武官,这的确有点打破了他过去的认知。

    罗升东似乎是感受到了李清扬的注视,主动开口道:“李先生要是有什么不明的地方,尽管问,能说的我都不会隐瞒。”

    与魏平不同,罗升东是在两天前就已经得到了通知,让他“配合”一下安全部的劝降工作。罗升东自己就是从投降派这么走过来的,焉能不懂这中间的门道,当下就拍了胸脯答应下来。

    李清扬开口问道:“罗参将将精力都放在这私盐生意上,敢问本地的海防如何?”

    罗升东笑了笑道:“海防如何?我也不怕跟你说实话,从万历年间开始,到现在差不多有二十年了,崖城水寨除了每年的饷钱之外,就没再得到过兵部的拨款!水寨里最新的战船,还是万历十七年打造的,到现在快四十年了!让你驾着这种快散架的破船出海巡逻,你敢去吗?如今琼州岛南边的海防,都是由海汉民团负责,人家有钱有船,有枪有炮,护得住港口,打得了海盗,还有什么好说的?我们这种闲着没事做的人,就干脆出来帮执委会卖卖盐,跑跑腿,赚点小钱,大家和睦相处,有什么不好的?”

    李清扬听完之后也是一时无语。驻守崖城的大明水师居然穷困成这样,的确是他事前所没有想到的。这样的水师当然不会有底气去跟财大气粗,船坚炮利的海汉人进行对抗,而海汉人似乎也并没有让大明水师彻底消失的打算,居然还分了一部分私盐生意让这帮兵痞去跑腿。正如罗升东所说的那样,双方已经在利益面前选择了妥协,神奇地做到了和睦相处。

    当然了,穷已经是过去式,如今这位罗参将可是本地数得上号的富商了。自从抱上了海汉这条大腿,罗升东几乎便没有再为钱的事情发过愁。三亚新城刚推出花园洋房的时候,罗升东也是第一批下订单的客户之一。而曾经的崖城水寨的船队,现在也已经慢慢变成了罗升东的私人船队。如果不是执委会还需要他继续挂着这个参将的头衔,他大概早就已经脱了这身皮,退出行伍专心当私盐贩子了。

    罗升东见李清扬默不作声,便接着说道:“你也不用觉得灰心丧气,海汉的首长们从未说过要跟大明对着干,执委会把这里治理好了,受益最多的可不还是大明的百姓吗?”

    李清扬心道就是不知这些百姓是否还把大明当作自己的归属,起码就目前所见的情况来看,本地民众对于这地方到底是归大明还是归海汉,并没有显得特别在意。

    “想必你现在有很多想不通的事情,这其实也正常,才来这里的人都跟你差不多。”罗升东笑道:“你在这地方多待些日子,自然就明白这里的好了。”

    [三七中文手机版 m.37zw.com]
新书推荐: 传说中的糊涂神 带着系统去逃生 乱世栋梁 超凡大航海 神翊暗殇之千回端木 江湖变脸刀 真千金她又美又飒 地球BUG管理局 膜里乾坤 落魄新帝在民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