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1627崛起南海 > 第493章 打探消息

第493章 打探消息

    相较于在广州的住处,这干部福利房的居住条件在于小宝看来也只能算是过得去,不过老爹于大山目前仍然在香港工作,于小宝一个人在这边居住,这房间倒也不会显得狭窄不便。¤,

    于小宝放下行李,环顾了一下屋内,很显然于大山并没有花费心思来打理这个住处,室内基本就还是交房时的清水房模样,家具也只有简单的桌椅床柜。于小宝不禁叹了一声:“我爹倒是住得够节俭的!”

    “去年很多人让你爹去三亚港那边买新建的花园房,你爹不肯,说要把钱留着给你娶老婆呢!”符力笑着打趣道:“你大概还不知道吧?平时找上门来给你说媒的人,每个月起码有七八家了。”

    “知道啊!我爹来香港的时候就给说了,还问我有什么打算……我能有什么打算?”于小宝一脸的无奈道:“我爹替我看好了几家,让我这次回来一定要去接触接触,了解了解。”

    符力笑道:“你爹也是为了你好,你不成家,你爹也不放心你长年累月一个人在外面啊!”

    “我还不放心他一个人在三亚呢!”于小宝嘟囔一句,拍拍符力道:“也别光说我,你怎么样?定亲了吗?眼睛挑花了没?”

    “我们黎人定亲可没你们那么多选择的余地。”符力苦笑道:“一般都是跨峒联姻,像我这种身份有一点特殊的人,还得找身份地位相当的对象才行。三亚附近的黎峒总共也就这么几处,你说能有什么好挑的?”

    “这么说你已经定下来了?”于小宝兴奋地追问道:“是哪个峒的姑娘?我认识不?”

    “你这么兴奋干嘛?还没定,没找着合适的。”符力摆摆手道:“反正我也不急,宁先生说了,婚姻大事一定要慎重,这可是要影响今后一辈子的决定。”

    “你这家伙比以前稳重了不少啊!”于小宝不禁感慨道:“两年前上识字班的时候,你可是被宁先生罚站罚得最多的学生,那时候宁先生气急了还说你已经没救了,你记得吗?”

    “记得,怎么会不记得!”符力笑道:“要不是那时候太顽皮,识字太少,我大概也跟你一样,进行政单位做事了。就是宁先生说了要让我磨一磨,才把我交给任首长的。”

    “你虽然最后还是没能参军入伍,但进了警察司,这心愿也算是达成了一半吧!”于小宝道:“这当警察可比当兵要轻松多了,平时也能威风一把。”

    “没什么好威风的。”符力摇摇头道:“要是以后有机会,我还是打算进民团。”

    “这次的青年干部进修班也有你吧?”于小宝忽然问了一个看似毫不相干的问题。

    “有啊!不然我这个时候应该还在昌化江边当监工呢!”符力点点头应道:“前些天才突然通知我回来参加这个进修班,什么意思我还没搞明白。”

    “要升官了呗!”于小宝应道:“我是听说执委会打算把这一批学员集中起来开一个新衙门。”

    “升官这事我知道,但新衙门是怎么回事?干什么的?”符力好奇地追问道。

    “具体的情况我也不太清楚,但据说权力会很大,而且会被分配到各个单位里去担任要职。”于小宝顿了顿道:“也包括民团在内,说不定你真的还有希望进民团。”

    “有这种事?”符力一下站起身来:“走走走,赶紧去找人打听一下!”

    “别这么冒失,这事执委会还没宣布,你找谁打听去?”于小宝摇摇头劝道:“现在也只是有风声而已,能不能成还得等消息。”

    “你傻啊!我们跟宁先生关系这么近,直接问他不就好了!”符力一把抓住于小宝的胳膊,将他从椅子上拉起来:“我们现在就去胜利堡找宁先生,就说晚上请他吃饭,答谢他的栽培之情,到时候再慢慢问。”

    “花招倒是学了不少啊!”于小宝想想自己也的确很长时间没有见到宁先生了,便没有再作阻拦,而是跟着符力一起出了门。

    当晚胜利港商务区某酒楼的包间中。宁崎放下酒杯,笑眯眯地看着二人道:“你们两个小家伙,主动请我出来吃饭,大概不会只是吃饭这么简单吧?说说吧,到底是有什么事情要找我商量?”

    两人对望一眼,于小宝便开口道:“果然我们这些伎俩是瞒不过先生的法眼,今天请先生吃饭,除了叙旧之外,也想问一问我们这次参加的这个进修班的事情。听说这个进修班的课程学完之后,所有学员都会重新分配新的工作?”

    “你这消息还挺灵通的啊!”宁崎似笑非笑地看着于小宝:“给你提供消息的人就没有把内幕都告诉你吗?”

    “哪有什么内幕……”于小宝很是心虚地挠挠头道:“都是道听途说的消息,这不就打算找您求证一下吗?”

    “如果重新分配工作,你们舍得放弃现在的职务和岗位吗?”宁崎追问道。

    这次两人倒是异口同声地应道:“坚决服从执委会的命令!”

    对于这样的答复,宁崎显然是很满意的,不管这些年轻人有多少文化学识,但至少思想上的坚定和忠诚是毋庸置疑的。这些第一批加入到海汉体制中的年轻人,也是执委会目前最为信赖的对象,而执委会所制定的许多计划,也必须要依靠这些革命热情极高的年轻人去完成。

    “那我就给你们简单说说吧!”宁崎放下了手里的筷子:“我随便说说,你们随便听听,在这里说的话就在这里结束,你们明白我意思吗?”

    “明白!明白!”两人忙不迭地点头应道。

    “最近这一年多时间进入三亚的移民当中,青少年的比例非常大,而这部分新移民当中受过教育的比例却偏小,很多人不明白他们来到这里该做些什么,会得到什么,该向谁效忠,未来的方向又是什么。”宁崎开始沉声讲述起来:“我们的师资力量很有限,学校也没办法把这么多的青少年都招进去读书,但我们又需要帮助这些人明确思想,让他们明白自己在这个社会体系中的作用。如何把这些零散的人串联到一起,对他们进行目的明确的思想灌输,这就是我们接下来打算要做的事情。”

    宁崎的说法已经算是很直白,但在座的两个年轻人还是没能完全理解他想要表达的东西。如果对他们讲一些实际事务方面的东西,他们或许会理解得很快,但这种政治意识和政策层面的东西,对他们来说还是有些陌生,宁崎巴拉巴拉说了一大段,他们却只听明白了其中的一些短句和词语,至于串起来是什么意思,他们就理解不能了。

    看着两人的表情,宁崎便知道他们大概并没有听懂自己刚才的表述,摇摇头道:“当初叫你们多读书,你们听不进去,现在听不懂我说的话,这该怨谁?”

    “怨我们,怨我们!先生,你能不能说得再直白一点?”符力厚着脸皮恳求道。

    “你们啊……”宁崎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伸手指了指两人:“要不是看到当初教过你们两个家伙,我还真是不想浪费时间跟你们在这儿废话!”

    于小宝和符力当初因为学习上不够用心,被宁崎指着鼻子骂过无数次,两人也早就油了,闻言只是嬉皮笑脸地跟宁崎赔不是,末了还是继续拐弯抹角地向宁崎打听消息。

    “那我就简单一点说吧,执委会是打算要成立一个新的部门。”宁崎决定放弃那些对他们来说太艰深的政治理论思想陈述,直接切入正题:“这个部门的职能,就是要把执委会治下地区的青少年整合起来,教会他们应该明白的东西,比如他们在为谁而奋斗,该遵守哪些规则。我这么说你们能明白了吗?”

    “责任重大啊!”于小宝不禁感叹了一声。

    他好歹也算是在外交一线工作了这么久的时间,虽然不懂得宁崎说的那些专业的词汇,但两种不同文化之间所产生的意识形态冲突,他还是有切身的感受。这些移民从大明及其他地方来到三亚,所见到是一个与他们过去生活的环境完全不一样的新社会,对于新移民来说有太多暂时不可理解和不能接受的东西。要单单靠海汉的教育体系和日常宣传来收服人心,效率还是有些偏低,执委会显然是已经意识到了这个方面,希望能通过成立新部门的方式来对思想工作进行改良。

    宁崎点点头道:“责任的确很重,这个部门成立之后,在各级单位都会配备相应的人员,不管是农场、工厂、民团还是出海的船队,统统都要建立起基层的组织机构。这个部门暂时不会具备行政方面的权利,换句话说,它其实就是一个针对性更强的宣传机构,需要完全忠于执委会的一批年轻人来负责这个机构的运转……你们觉得自己能够胜任吗?”

    “宣传?”两个年轻人互相望了望,都有一点迟疑。海汉的宣传方式花样繁多,他们也见识过不少,但同时也深知自己并没有口齿伶俐,能说会道的特长,想要从事宣传领域的工作恐怕会难度不小。

    “这个部门的工作方法与宣传部门还是有显著不同的,至于具体有哪些不同……等你们到了进修班,学习一段时间后就会明白了。”宁崎也不想在当下这个时候就剧透得太多。

    “那这个衙门……不是,这个部门叫什么?”符力追问道。

    “执委会暂时定名为海汉青年团。”宁崎随口应道。

    执委会的这个策划本来就有现成模式可以照搬,大家也懒得再去想什么狂炫酷霸跩的名称了,干脆就连名称也照着套用一下就好。

    不过这个听起来毫无爆点的名字,却让符力有了不一样的理解:“海汉青年团?那这个部门和海汉民团一样,也是军事组织了?”

    “不不不,青年团并不是军事组织,我刚才已经说过了,它实际上是一个宣传单位。”宁崎毫不留情地给符力头上泼了一盆冷水。

    符力撇了撇嘴道:“那别说民团,我学完这个课程之后,恐怕连警察司都待不下去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个进修班我就不乐意去了。”

    “啧啧,刚才还口口声声说要服从执委会的命令,现在就开始打退堂鼓了?”宁崎摇摇头道:“年轻人不要这么毛毛躁躁的,你现在在警察司里也算是个不大不小的官员了,做事还得沉稳点好。”

    批评完符力之后,宁崎看他一脸的不甘,还是很适时地抛出了一颗糖:“你也不用苦着一张脸,刚才我也说了,这个部门的人会被分配到各个单位,其中也包括民团。今后民团连级以上单位,都要设立一个政治指导员的岗位,职务等级跟同级别指挥官一样,享受民团军官的待遇!”

    “先生你说的是真的?”符力一下子从凳子上弹了起来:“真能去民团当军官?”

    “能,但要看具体的表现,再进行人员分配。”宁崎捉狭地看着符力道:“比如有些人心里对进修班有抵触情绪,对执委会的安排感到不满意,那大概就不能被分配到民团这种重要的部门里去了。”

    “满意满意,我一万个满意啊!”符力连忙重新声明自己的立场:“我符力一向都是坚定地拥护执委会的决议,执委会安排我去哪里,我就去哪里,绝对不会挑挑拣拣,请先生放心!”

    符力很清楚宁崎在执委会里的负责领域除了文教之外,还有就是人事安排了。这接下来的进修班八成会有宁崎的亲自授课,而课程完成之后的单位分配,大概也是由宁崎来拍板决定,这个决心现在不表还更待何时。只要宁崎这边到时候能够稍稍地开一下后门,符力就可以实现自己一直以来的愿望,去海汉民团里服役了。

    [三七中文手机版 m.37zw.com]
新书推荐: 明明我才是训练家 诸天血脉进化 一世无争 白骨大圣 合租医仙 末武年代 我成了富一代 霍三爷,宠妻请克制 嫁给全城首富后我飘了 从精神病院穿越来的逻辑鬼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