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1627崛起南海 > 第501章 亮明态度

第501章 亮明态度

    除了军事方面的动向之外,在这次的周年庆会议上,执委会还对各地区的行政编制进行了重新划分,例如三亚大区就正式成立为三亚市,下辖田独、铁炉港、南山、崖城等多个县级单位——是的没错,原本作为大明崖州治所的崖城,由于在新的行政规划图上过于偏远,人口数量也远不及三亚港和胜利港这边的繁华区域,因此只能在海汉的行政版图上作为县级单位存在。

    不过目前琼州岛上的海汉控制区也只有三亚地区才被列为市级单位,而莺歌海、昌化等地统一都是县级。至于仍处于大明与海汉共治的地区,如陵水、万州、乐会等地,暂时并没有作出明确的行政区划——这些地区受海汉控制的程度还比不了崖城,在海汉做好开战准备之前,还不宜公开地实施全面接管。

    而安南的情况相对要复杂一些,海汉在这边的地盘虽然众多,但包括最早开辟的黑土港地区,目前都是以“海汉租界”名义存在着,如果直接按照海汉的意愿来实施行政区划,安南朝廷大概并不会乐意看到这种状况出现。考虑到与安南朝廷之间的盟友关系,执委会只能继续将安南地区的各“租界”统一划为“安南特别行政区”,其治所仍设在北部湾的黑土港。

    这种行政区划很可能只有一年的寿命,因为南方的各处港口已经开始实施基建工程,等一年后这几处港口建成,行政关系再从属于遥远的黑土港就显得太官僚了——从岘港一路往南的几处新港口,到三亚的航程可比到黑土港近多了。届时安南的行政区划很可能要以争江横山为界,分为南北两个大的行政区。

    而广东方面暂时还没有太多的成果,起码得等到香港岛这边有所进展之后才会做下一步的行政规划。不过为了顺应广东军区的成立,原归属于驻广办的整个行政机构编制也因此而水涨船高,提升为“广东特别行政区”。尽管这个行政区的管辖范围其实也就是几个规模不算太大的港口而已,但地盘不大权限不小,目前海汉有超过六成的对外贸易和七成的移民来源都是来自于两广地区,是海汉与大明间最主要的贸易通道,这边的进展直接就会影响到整个海汉的发展局面。

    驻广办负责人马力科也总算是熬出了名堂,顺理成章地被任命为广东区的首席行政官,成了货真价值的“首长”。与他一起获得同级别职位的还有目前黑土港的行政主官谢春,这个海运单位出身,一直嚷嚷着要参军带兵的家伙,最后居然歪歪扭扭地走上了从政这条路,而且还挺顺利地就爬到了半山腰,也是让不少人都跌破了眼镜。

    而从这次的行政机构调整中获利最多的还是基层的归化民干部,得到提拔的人员数以百计。很多在两三年之前还是泥腿子或者落魄书生的归化民,早先只在穿越者手底下做些打杂的事情,但在这次的调整中都被提升为乡镇干部。而这批归化民干部在欣喜的同时,恐怕很少会有人意识到,他们从今往后就很难再有回头路可走,也不太可能再回到大明治下当一个顺民了。

    海汉治下的绝大多数人在这场盛宴中都分到了一杯羹,再不济也得到了两天的带薪假期。不过还是有极少数人对于此次的各种调整心怀不安,因为这些举措会让他们原本的生活状态发生根本性的改变。

    陶东来刚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卫兵就进来报告道:“罗参将和魏千总在会客室等您很久了。”

    “这两个家伙应该是听到了什么风声吧!”陶东来心里嘀咕着,让卫兵去带他们进来。海汉这次的各种新政策,除了军事方面的之外,并没有特别地强调保密,民间也早有传闻说海汉会在近期有对外的大动作——征兵扩军、新船下水、干部进修,甚至是外地的军头们集体回到胜利港,种种迹象都成为了这种理论的支持依据。

    两人进来坐下之后,简单寒暄两句,魏平便按捺不住,急匆匆地把话引入到正题:“陶总,听说执委会打算吞并崖城,这个消息可是真的?”

    “吞并这个词味道不太对,但意思大概没错。”陶东来并没有否认魏平提出的问题:“考虑到对三亚地区统一规划的需要,我们认为崖城已经不适合再独立于三亚大区之外,所以要设立一个县级机构,来对崖城地区进行管理。”

    魏平可没有心思去琢磨陶东来话里这些字眼的讲究,赶紧又追问道:“陶总,海汉此举莫非有什么深意?”

    “深意说不上,一定要说的话,我觉得应该是水到渠成之举吧!”陶东来慢慢地说道:“其实两位也很清楚,崖城早就已经不算是大明的属地了,只是我们觉得时机不成熟,才一直没有将其正式纳入到治下而已。”

    当着这两人,陶东来也没有多说掩饰的话。从罗升东的老丈人章青被海汉设法推到了知州这个职位上之后,海汉就已经对崖城实现了事实上的控制。到后来逐步解散、替换了崖城当地驻军,将当地的武装力量全部换成了海汉民团,并由驻崖办慢慢替代了崖州州府管理行政事务,架空了整个崖州的大明官府。

    这种变化,崖城的大明官员们都只能默默地看着,因为他们很清楚反抗的后果是什么,敢于这样做的人早就已经无声无息地从这个地区消失了,他们这些苟活下来的人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配合海汉的安排,这样至少他们还能在每个月拿到一份不菲的收入。像罗升东和魏平这样的年轻人,干脆就搬到了三亚这边来定居,平时的工作也几乎都是在为海汉打工,相比于那些归化民干部,他们所欠缺的大概就只是一个名头了。

    虽然这些人已经习惯了在海汉执委会的指挥下做事,但事到临头真要让他们抛弃过去身份的时候,他们还是很难一下子接受这样的事实。而海汉这边也对此有所预计,其实对他们这些人今后的归属,也早就有了下一步的安排。

    陶东来继续说道:“对于崖城的各位官员,我们准备了三种选择。第一,辞掉官位,离开本地,我们会派人派船免费护送其回到广州。第二,辞掉官位之后留在本地,不管是当包租公也好,想做点买卖也好,我们都会给予最大的方便。第三条路,就是转换阵营加入我们,从今以后放弃大明的所有身份,我们可以视其情况和能力,给予相应的海汉官职!”

    陶东来的眼神在两人脸上来回穿梭:“我们会留出一个月的考虑时间,希望每个人都能慎重地作出对自己最为有利的决定!”

    “海汉……这真是要立国了?”一直没说话的罗升东突然从喉咙里憋出一句来。这事他早在两年前就已经有所预料,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海汉的发展壮大,这种预感越来越强烈,只是一直不能确定具体的时间而已。但陶东来刚才所说的这些内容,很显然已经撕掉了过去的伪装,露出了海汉一直隐藏着的狰狞一面。

    “如果一切顺利,海汉立国大概就在一年之后了。”陶东来毫不顾忌地道明了时限。

    “执委会真的不惜为此跟大明一战?”罗升东盯着陶东来的眼睛,希望能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一丝犹豫的情绪。

    然而陶东来的回答异常坚决:“执委会认为在现阶段下,立国的重要性高于一切。如果因此而跟大明之间爆发战争,那我们会尽力以最快的速度解决战斗,让海汉与大明之间的关系重新回到和平状态。”

    陶东来的语气充满了理所当然的自信,讽刺的是,原本应该对此言论充满敌意的两名大明武官互相看了看之后,也就此默认了陶东来的这种说法,并没有加以反驳。在他们看来,大明的武力的确很难跟装备了大威力火器的海汉民团正面对抗,特别是海上的战力差距更是巨大,大明的水师如果想要远征三亚,那下场简直就无法想象。

    “此事可否等在下回去与家人商议之后再作答复?”罗升东试探着问道。

    “完全没问题。”陶东来点点头,又提醒他道:“但哪些话能对家人说,哪些话不能说,希望你们心里有个数。有些事,知道的人太多,对你们来说并不见得是好事。”

    “在下明白。”罗升东当然懂得陶东来这话的意思。刚才谈论这番话的内容如果爆出去被有心人上报给朝廷知道,最先倒霉的并不会是海汉人,而是他们这帮依附海汉已经长达两年多的大明军官,甚至还包括了崖城官场上的其他人在内。罪名最轻也是个玩忽职守,重的话很可能会被冠以勾结乱党谋逆之类的大罪,就算不是满门抄斩那也得抄家流放。

    送走了魂不守舍的二人组,陶东来很快又迎来了新的客人,安全部的一二把手联袂来访。

    何夕在三天前与马力科同船回到胜利港,刚好是卡在了庆典开始之前。不过这几天他也没歇着,在安全部连着开了多场会议,听取各个部门的工作报告,并讨论今年接下来的一些工作安排和行动计划。

    由于安全部的部门性质比较特殊,因此他们要比外界更早地获知了执委会在庆典期间所宣布的各项决定,并为此提前就情报工作的方向进行布置。而今天两个主管领导一起过来拜访陶东来,就是来给他作一个非正式的准备工作汇报。

    “这是安全部起草的行动计划,内容主要是关于今年在儋州、琼州府城和文昌这几处大明统治区的情报工作安排。”何夕一边说着一边将文件递到了陶东来面前的办公桌上:“具体的事务都是郝主任在操办,所以有什么问题你就别为难我了,答疑的工作就由郝主任来负责。”

    陶东来点点头,拿起文件迅速地翻看起来。

    早在1627年下半年,安全部门便已经开始向海南岛北边的各处城市派出了人手,只不过那时候安全部的机构还尚未成型,也并没有什么专业的情报人员,因此派出去的人与其说是间谍,倒不如说是给商务部门打前站。直到去年安全部正式成立之后,驻扎在北边各个州县的情报体系才开始正式运作起来。如果要做横向比较的话,安全部在北边几个城市的运作状况其实还比不了何夕在广东那边的操作成果。

    当然何夕所处的环境和他手里所掌握的权限也有所不同,招揽人手、制定计划、实施行动这些在大本营需要层层审批的举措,他都可以一个人拍板决定,并且经费也几乎是不受限的程度,可以说行动自由度要比大本营这边大得多。

    安全部现在所准备的行动计划,其实也都是旧瓶装新酒,按照以前的套路来进行操作。之前海汉是如何逐步打入类似崖城这样的州县,利用各种手段收买大明官员,监控当地防务,现在也是继续照葫芦画瓢。只不过因为时间的原因,海汉大概没有太多的时间像之前那样去对大明的城池挨个进行和平演变,所以收集情报,特别是军事情报的力度就有所加大,情报递送的频率也将从以前的半月一次增加到十天一次。

    “北边的几个城市,我打算过几天事情处理得差不多之后,亲自过去走一圈,看看当地的实际情况,再对照这个行动计划进行修改。”何夕主动告知了接下来的打算。

    “正好军委这边也有类似的打算,你提前找王汤姆合计合计,让军方配合一下安全部的行动。”陶东来应道。

    “王汤姆是打算过去考察战场了吧?”何夕笑道:“正好那边我去过几次,可以给他当当免费导游。”

    [三七中文手机版 m.37zw.com]
新书推荐: 洪荒之我为镇元子 未来朋友圈 偏执大佬宠妻手册 我在古代发盒饭 吾儿皆是大魔王 皇家相女开衣铺 我吃鸡的那些年 美利坚传奇人生 平凡的旅行 快穿后我只想吃恋爱的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