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1627崛起南海 > 第525章 另一种方案

第525章 另一种方案

    虽然何夕的说法比较含蓄,但什么叫做“人为地制造紧张情绪”,马力科还是能听明白的。,无非就是发动这些民间武装,让其对周边区域进行一些强度不高的袭扰,在民间制造出恐慌气氛,逼迫那些胆小的民众大举出逃。

    广东前几年一直都是天灾**不断,省内的流寇山贼甚至闹到了明军也要避其锋芒的程度。两年前几股土匪集结了数千人攻打李家庄,广州的驻军就不敢前往当地施救,结果生生给了海汉民团一个成名的机会。当时广东省内的流民数以万计,很多人为了能活下去已经抛下了所有的顾忌,一大锅稀粥就能吸引到上百人报名移民。但限于交通条件和其他一些客观原因,被组织起来送去海南岛的移民数量并不是特别多,不过当时广州附近流民聚集的状况,还是深深地印在了驻广办这帮人的心中。

    现在执委会下令要设法快速地收拢大量移民,如果要按正常的流程走,那广东这边是肯定没法全额完成任务。而人为地制造出难民,倒还真不失为一个解决问题的法子。

    由于前两年广东的匪患四起,民众对此或多或少都有心理阴影存在,一旦地方上有土匪流寇出现,很容易就会习惯性地逃离家园。而号称整个广东最安全的广州府及其下属的番禺县,毫无疑问就是最佳的避难地。

    广州城城防稳固,土匪流寇是没这个胆子,也没有足够的能力去攻打,对难民而言,能进到广州城里就象征着进入了安全地带。而位于广州城以南四十里的番禺县,则是另一种完全不同的选择。那里驻扎着号称全广东最强民团的海汉民团,并且常年收容难民,只要愿意跟着海汉人干,马上就能有吃有住。

    唯一让人有顾虑的就是进了海汉的收容所,那就必须遵循海汉人的安排,迁往海外的琼州岛定居,而这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一个难以接受的条件。只有那些在灾难中失去一切家产,已经处于无依无靠状态的难民,才会为了生存而不得不选择这条路。

    马力科皱着眉头道:“这办法……是不是不太稳妥?你们联系的那些民间武装,有多少是能听话接受控制的?”

    “你是担心玩大了之后就收不住?”何夕一听马力科的口气,就知道他在担心什么。

    马力科毫不避讳地点点头道:“如果是我们自己的人马,能够掌握住指挥权,倒是可以试试。但外面的人……恕我直言,征集移民这任务完不完得成还在其次,要是搞出什么难以收拾的大乱子,你我两人,包括你手底下的部门,都得跟着倒霉!”

    何夕应道:“我知道你的看法是这么做风险过大,那我们就不妨想一想,看看能有什么让风险变得可控一点的办法。”

    马力科摇头道:“这中间的环节太多,不可控的因素也太多,除非你能把计划简化到我们能够直接控制的程度,不然我还是不能认同这种做法。我倒是有其他的想法,与其在广州这边费力,倒不如想想从别的地方下手。”

    “比如说?”

    “比如说距离海南岛最近的地方。”马力科站起身,走到背后挂着的地图前,指向琼州海峡以北道:“雷州府、廉州府、高州府,这都是很好的目标地区。”

    相较于广州所处的位置,位于雷州半岛及周边的这几个州府与海南岛的距离的确要近得多,雷州到琼州府城才十多海里航程,如果是海汉的快船,两三个小时就到了,路程要比广州近了几十倍。但也正是由于路途遥远,驻广办在头几年的对外发展中,辐射到这些地区的影响力也非常有限。

    何夕迟疑道:“这些地方距离海南岛比距离我们这边还近,到那儿去招揽移民,这活儿我们做反而更费时费力讨不了好啊!”

    “你别急,西边不亮,还有东边亮嘛!”马力科手臂一抬,又指向了珠江口以东区域:“惠州府、潮州府,再往东的福建地区,这都是我们可以下手的地方嘛!”

    “福建那边可是许心素的地界了!”何夕不忘提醒马力科一句。许心素集团跟海汉虽然是有比较深层的合作关系,但合作也仅仅只限于军火交易和经贸领域,至于政治方面,特别是涉及到地方管辖权之类的敏感内容,双方都是很默契地保持了互不干涉。

    许心素近两年也选派了多批军官到三亚这边接受海汉的军事培训,对于琼州岛南部已经落入到海汉实际掌控的现实还是比较了解的,但福建方面并没有因为这种侵害大明利益的做法而对海汉产生敌意,双方的合作依然还是照着以前的步调在进行。

    而海汉方面也同样清楚许心素下辖的所谓“水师”是什么货色,这伙洗底上岸的海盗即便穿上了大明的军服,多数时间也还是在干着武装走私的买卖。许心素势力把持的漳州府、泉州府等地,大明官府在当地的实力影响力恐怕也堕落到跟崖城的官府也差不多了。

    双方在合作中都有意识地避开这个领域,不去干涉对方在地方上的做法。海汉先前倒是也有委托许心素从福建大量雇佣各行各业的手工艺匠人,但却从未真正打着招揽移民的旗号从福建输入人口。任何一个心智正常的统治者,都不会轻易地看着自己治下地区的人口大量流失,而许心素作为一个商人,对这些问题的理解肯定也不会太差,因此海汉这边从未向其提过这类的要求。

    马力科摇摇头道:“以前我们不会这么做,是因为时间还没成熟,但既然我们已经拿下了海南岛这个根据地,我认为现在就可以跟许心素重新谈一谈合作条件了!老何,依你之见,许心素这人对大明的忠诚度能有多少?”

    “十分制的话,四分不能再多了!”何夕毫不犹豫地讲出了自己的判断:“他选择归顺大明的唯一原因就是要接着这个靠山来发展自己的势力,就跟原本历史上郑芝龙所做的一样。但现在对他来说,除了大明这个靠山之外,我们这个靠山也同样是不可或缺的。”

    原本的历史中,郑芝龙在干掉许心素之后,很快也选择了接受福建巡抚熊文灿的招安归顺明廷,官至总兵。而他在控制了海路之后的行径便是向过往福建海域的所有商船收取保护费,做的事情其实跟占山为王的强盗没有多大的区别。

    不过在这个时空中,许心素由于得到了海汉这边的军事援助,已经成功避过了原本的悲惨结局,这两年跟“十八芝”海盗团伙的作战倒是胜多负少,颇有起色。但如果他真的灭掉了“十八芝”,那么其后的做法大概也会走上原本历史中郑芝龙的老路。因此海汉在对其进行军援的同时,也一直有所控制,使其军力膨胀得不会过快,不会让许心素太早灭掉“十八芝”这个对手。

    马力科接着说道:“我跟你的看法是一致的,许心素这个人对大明的忠诚度有限,他所追求的就是靠着大明和我们两座靠山,打败眼前十八芝这个对手。以前我们需要控制对许心素援助的力度,那是因为我们自己的海上力量太弱,在无法影响到福建海峡局势的时候,只能希望许心素和郑芝龙之间保持攻守平衡。但现在我们海南岛也占下了,根据地有了,舰队也有了,我觉得可以把眼光放得更远一点,福建那边也可以开始做准备了。”

    何夕试探着问道:“你的意思是,加大对许心素的军援力度,用这个条件来换取福建的移民?”

    “没错。”马力科点头道:“许心素在福建有我们在广东所不具备的优势,他以官方的身份组织大规模移民,没人能把他怎么样。而他对我们最大的需求,就是购买我们的军用装备。多给福建方面提供一些武器,顺便让他们加快打败十八芝,消磨一下他的实力,也替我们扫清今后前往福建海峡的障碍。”

    何夕沉默了一阵才开口道:“这么做同样也存在极大的风险!”

    “但执委会里支持这个方案的比例肯定会比你刚才说的方案更高。”马力科解释道:“至少我们有两个天然的盟友,第一是军工单位,除了海汉兵工之外,有可能还要加上胜利港造船厂。第二是军方,特别是海军。我听说海军的第三艘‘威严级’战舰是因为经费和用途问题才被搁浅的,但如果海军能有前往福建的机会出现,那执委会肯定就会批准后续的造舰计划了。”

    “这还不够吧?”何夕问了一句。

    马力科继续解释道:“最关键的,是这个方案的风险可控性更高。我们需要打交道的只有许心素一家,而不是你之前那个计划中的许多家,意外的变数会减小很多。并且许心素在武器装备方面对我们的依赖性非常高,如果失去了我们的弹药支持,他手底下的部队顶多能打一两个月的仗,这个道理他不会不明白。”

    何夕没有再作声,拿着纸笔开始写写画画。马力科也不催促他,坐回到自己的位子上,静静地等待着。

    半晌之后,何夕放下手里的笔,望着马力科道:“我把两种方案的利弊都列出来看了一下,的确是你这个可行性会比较高,但缺点也很明显,那就是周期和费用的问题。”

    “这两个问题我知道,但我也没办法解决。”马力科耸耸肩道:“福建到海南岛就有这么远,路途长了,周期当然就长,运送移民的费用也会水涨船高。但只要运力有保障,我认为在短期内获得大量移民是能够实现的。现在执委会要的是人口,我认为费用是次要问题。我们可以向执委会提出方案,至于性价比如何,那就交给执委会去衡量吧。”

    何夕想想暂时也没有别的路子可走了,便同意了马力科的意见。当下两人便开始起草报告,当然也将何夕提出的第一种方案也列入其中,然后一起以电报的形式发回三亚。

    执委会对于这件事的重视程度显然很高,第二天便回复了电报,要求广东方面借鉴之前在安南用武器换人口的成功经验,就第二种方案进行详细规划,并且尽快跟福建方面接触,试探一下以军备换人口的这种做法是否能够得到对方的认可。

    11月10日,马力科来到广州城城北的一处庄园,在这里见到了福建许心素集团驻广州的代表董烟云。

    见面寒暄之后,马力科便将海汉希望能够与福建方面达成新的合作方式告知了对方,而董烟云对此的惊讶就直接写在了脸上:“马主任的意思是,我方以人口来换取贵方那些限制出售的武器?”

    “没错。”马力科点头道:“我们也知道贵方一直都试图大量采购武器,但我们的产能实在有限,没有办法供应贵方所需的数量。不过从明年开始,这种局面就会有改观了。我们会扩建铁矿和兵工厂,加大武器的生产规模。当然了,前提是我们能够得到数量足够的劳动力,而这也正是我们向贵方提出这个新合作方式的主要原因。”

    董烟云皱眉道:“那不知这武器换人口之法,贵方准备如何计价?这似乎……有买卖人口之嫌啊!”

    “不不不,这并不是人口买卖。”马力科一本正经地纠正道:“这只是一种条件交换,你们向我们提供劳动力,而我们向你们提供劳动的成果。在这个过程中并不会出现人口价钱之类的数字,而我们也不会把大明百姓当作商品来进行贩卖。”

    “海汉人这脸皮真不是盖的,这还真是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啊!要比脸皮厚度,那的确在下输了!”看着一脸理直气壮的马力科,董烟云心里忍不住吐槽了两句。

    [三七中文手机版 m.37zw.com]
新书推荐: 大虞奇侠传 他作精病娇还黑莲花 我就是魔法 我真没想做渣男 诸天之发丘将军 荒野之吃就有奖励 穿成反派大佬的小仙妻 大佬的水系憨萌妻 医生从开挂开始 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