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1627崛起南海 > 第533章 软硬兼施

第533章 软硬兼施

    新计划?这哪是什么赚钱新计划,这简直就是要造反啊!

    占了这琼州府城跟占三亚那边的荒地根本就不是一个性质了,琼南山高皇帝远,广东官府也管不了那么多,但琼州府城可是这岛上的核心地带,官府岂能轻易让海汉人把控当地的局势?

    下面的与会者当中已经有人在心头开始暗暗后悔,早知道海汉人要玩这么大,应该找个理由不来参加这次的股东大会才对。☆→,要是踩进了这滩浑水里,只怕还没等赚到钱,祸事就要先惹上身了啊!

    这些与会者虽然在琼州岛上多少有些投资,但其根基却几乎都是在大陆,所谓跑了和尚跑不了庙,要是海汉人的举措惹怒了广东官府,那他们这些跟海汉“同流合污”的人会有怎样的下场?

    官府固然是得罪不起的,然而另一方也同样得罪不起,单单以武力而论,海汉在其活动区域内的实力甚至已经超过了大明官府,至少在琼州岛上无人敢对其忤逆。不跟海汉人合作,那几乎就等同于放弃自己在琼州岛上的所有利益,这可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的损失。

    当然钱财倒还是其次,真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候,那也不是不能放弃的东西。问题是得罪了海汉人,以后自己的货物、船只,还要不要安全出海了?现在海汉人在珠江口海域建设了两处港口,常年都驻扎有战船,对合作伙伴来说,他们是坚不可摧的保护伞,但对不愿意合作的人而言,那些海汉战船的存在可就是极大的威胁了。

    珠江口这位置极为关键,广东境内肇庆、广州、惠州几个主要商贸区域的出海口都在这里,把控了这里也就相当于把控了广东海岸线半数以上的航道。在此之前大伙儿都认为海汉人的措施深得人心,正好可以给缺乏安全感的海商们提供极好的保护,来往于广东与南海各地间的商船民船都再也无需担心往年珠江口海域猖獗的海盗了。

    然而待遇是跟所处的立场直接挂钩的,跟海汉人合作当然就能得到保护,但如果不合作,又会变成怎样的状况?

    施耐德问完这句之后,台下并没有人立刻应声,所有人都在等待他对此作出进一步的说明。

    施耐德将下面的各种表情都看在眼里,等到人群中的讨论声停下之后,他才开口继续说道:“各位,在宣读下一个项目之前,我还有另外一个消息要宣布……”

    台下众人的心顿时都提到了嗓子眼,唯恐施耐德下一句就会讲出什么大逆不道的话。不过施耐德却是一脸轻松地说道:“在下一年,我们将进一步开放安南及南海方向的贸易航道,对于没有能力进行远洋航运的商家,同样可以租用我们海汉的商船货舱来运输货物。届时我们会为此推出一个新的商业组织,只要成为这个组织的会员,我们都会提供全方位的服务,比如货物在海外港口的代发代收代为存放,资金的转存借贷,航程中的武装押运,甚至与当地官府的交际,都可以得到我们的帮助。”

    此言一出,台下又是一片哗然,就连李家父子也被这消息给震了一下,因为前几天施耐德登门拜访的时候,可没有提过还有这么一出。

    从广东去往安南和南海的巴达维亚、满剌加方向的航道并不是什么新鲜事物,所有海商都知道从大陆贩运各种大明特产去当地可以获得极好的收益。但对于在座的这些海商来说,却不是每一家都有这个能力可以将货物从广东运到当地贩卖出售,很多海商所拥有的帆船只能在近海航行,根本没法去往数千里之外的大洋彼岸,对于远洋贸易的丰厚利润也只能望海兴叹。

    而施耐德所说的这番话,对这一部分实力有限的海商而言显然是极大的福音。他们今后就算没有能抵达南方海外港口的船只,也可以搭海汉这艘大船,把生意网络铺设到他们之前鞭长莫及的地方去。

    而对于那些本来就有能力去往远方港口的海商来说,他们则是立刻关注到其中的几个关键词语——商业组织、武装押运、与当地官府的交际。毫无疑问这是海汉人打算把他们现在在大陆沿海所施行的一套策略照搬到南海去使用,要将这些有能力的海商逐步整合到一起,以商业组织的形式来统一对外贸易,并且会为此提供运输、金融等方面的援助,以及商人们最渴望的武力保护。

    当然了,相比于那些第一时间只想到远洋贸易丰厚利润的小海商,这些实力雄厚的大商家所考虑的是海汉的这种政策是否会对自家的生意造成冲击,还有施耐德所说的新商业组织,是否会具有极强的排他性。

    果然施耐德接着又继续说道:“……当然要获得我们的这些服务并不是毫无门槛,首先得先成为我刚才提到这个新商业组织的成员——我姑且称其为南海商盟好了,在进入这个组织之后,才能有资格享受到相应的各种待遇。至于进入这个组织的门槛也非常低,只要在琼州岛上有投资超过两万两银子的商户,都可以报名加入。”

    对于能坐在这里参与这个会议的商家而言,两万两并不是什么大数目,他们中至少有一半的人都已经达到或者超过了这个数字,而剩下的人如果想要到达这个目标其实也毫无难度,就算自己暂时掏不出这笔钱,也可以向十二个时辰都敞开怀抱的海汉银行先借一笔钱应急。聪明的人已经想到,海汉设置这个准入门槛的目的显然不是为了把在座的人挡在外面,而是要逼迫海商们站队了。

    要进入下一段的新游戏,就得遵循海汉的游戏规则和安排才能继续往下玩,而想跟海汉划清关系的人,那么基本就不会再具备进入新游戏的资格了。先前很多人都在心中默默权衡利弊得失,考虑要不要放弃自己在琼州岛的利益,但施耐德把这个大饼一画出来,很多人就再也没法保持镇定自若了。

    海汉人在琼州岛上主持的各种投资项目固然有不错的盈利前景,但往往周期都会比较长,短的数月,长的如琼中的蚕桑养殖项目,可能需要好几年时间才能出成果,对资本雄厚的大商家自然无所谓,因为很多人往这些长期项目中砸钱的目的并不止是为了盈利,同时也是为了维持跟海汉之间的贸易伙伴关系。而对于那些本钱少实力单薄的商家来说,他们更为看重的是短期的收益,出一趟船就能收一次银子,这样的传统贸易方式更受到他们的欢迎。

    而海汉打算开放安南和南海的航线,也正好符合了这部分小商家的利益诉求,只要能有一船货物运过去,甚至是一个货舱的量,他们就可以实实在在地收到一笔银子,这可比砸长期项目见效快得多。当然了,前提是今后他们的屁股得从大明挪到海汉这边来才行。

    李继峰在震惊之余,联系施耐德之前私底下所透露的那些信息,自然也想到了海汉人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迫使广东商界最有钱有势的这帮人继续将双方的贸易合作进行下去,而且规模会比前几年更大,程度也会更为深入。

    李继峰不得不佩服海汉人的手段,如果他们在这个阶段采用武力威胁,大概同样也能逼迫这里的大部分人就范,至少李继峰在码头参观海汉战舰的时候就认为海汉人是存着这样的目的。然而海汉人显然棋高一着,采用了更聪明的办法来诱惑包括他自己在内的这些商人自愿入局,而能够抵抗住巨大利益诱惑坚持立场的人,李继峰认为在座这帮人当中恐怕比例会低到吓人——就连他自己也很难抵挡住这样的诱惑。

    “福瑞丰”自然是有远洋贸易的能力,但自从海汉控制安南海岸线之后,安南国的海上贸易实际上就已经被海汉所垄断。即便是像“福瑞丰”这样与海汉关系极好的商家,想要前往安南海岸进行贸易,也必须先向海汉商务部和海运部报备,在规定时间沿着规定的航线去规定的港口,与海汉指定的安南商家进行交易。至于那些试图自行前往安南做海贸的商家,无一不是碰了一鼻子灰回来——安南海岸线上几乎所有的商港都在海汉的掌控中,而安南国内最大的几家商行,也全都是贵族背景的官商,早就跟海汉人沆瀣一气,自然不会为了大明来的一两家散户得罪了海汉这个大靠山。

    更要命的是,安南内战结束之后,安南朝廷将南方的几处主要港口也交给了海汉人经营,而原本基础最好的会安港,却已经在之前的内战中毁于战火——那时候在安南的大明海商为了逃避战乱,几乎都已经迁离当地,彻底失去了在安南境内的根基。因此战后安南南部的海岸线也同样被海汉人所把控,而从华南海域前往满剌加、巴达维亚的船只,几乎都必须要在安南南部寻求停靠补给点才行,如果没有海汉人点头,估计海商们今后在那一段海岸补给淡水的机会都将被剥夺。

    施耐德所说的方案看似看放了前往安南与东南亚的海上航线,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却是掐住了目前有能力跑这种远洋航线的少部分大海商的脖子。如果不跟海汉人站在同一条战线上,那么失去的恐怕不仅仅是在琼州岛的生意,还有今后前往安南和更遥远的海外港口进行贸易的资格。而这些海贸往来的长期收益,恐怕就不是几万两银子能够打得住的了。

    “海汉人这招软硬兼施够厉害的啊!”李继峰在心里琢磨明白了前因后果之后,只能对海汉人的连环手段报以赞叹了。

    不管是专门调来大战舰亮相,还是宣布有条件地开放南海航线,海汉人都做足了软硬两手准备,如果乖乖合作,那么施耐德所说的一切都会成为能帮海商们赚取到更多银子的助力。但如果想在这个节骨眼上跟海汉分道扬镳,划清界限,那么就准备好退出海商界吧,即便勉强留下来,今后也别想在这个圈子里玩了——海汉人至少有一百种办法,把那些不愿意合作的海商赶出他们的势力范围。

    除非是发生了大明官军一举歼灭海汉民团这种超低概率的事情,否则谁也别想凭借一己之力,改变目前海汉在南海一家独大的局面。对于这样的局面,海商们除了异口同声地说一声“服”之外,大概也没有其他的路可选了。

    李继峰正在感叹之时,忽然感受到台上施耐德的目光朝自己这边投来,两人眼神一对上,李继峰分明感觉到施耐德正向自己示意。

    李继峰当然明白施耐德这个时候朝自己示意的目的是什么——事前说好的当托,现在就是已经到上班时间了。李继峰心里略微盘算了一下,便立刻站起身来。

    “施先生,在下可否就此提问一句?”李继峰一开口,周围还在窃窃低语的人群立刻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知道李继峰跟海汉人的关系,而他会对海汉人提出的问题,肯定不容错过。

    施耐德微笑着点点头道:“李老板请问吧。”

    李继峰深吸了一口气道:“在下想知道,如果日后因为和贵方的生意合作,而招致了某些官面上的麻烦,贵方会不会出面解决?”

    施耐德没有立刻回答李继峰的问题,而是扫视在场的人道:“相信在座的大部分人心中都有同样的问题吧?我想特别说明一下,我刚才所提到的南海商盟,对海汉来说不仅仅只是在商贸领域的联盟,凡是加入这个联盟的成员,其家人、财产的安全,也与海汉治下的地域一样,受到执委会的保护。任何有损于商盟利益的外部势力,都会成为海汉民团的打击对象。这不是我个人的解释,这是海汉执委会给予各位的承诺。”

    [三七中文手机版 m.37zw.com]
新书推荐: 绝世杀神 赫连夫人的马甲有点多 奶爸大文豪 快穿宿主她又软又甜 拥有火影系统的我才不是男孩子 清穿之败家福晋狠嚣张 超级战医 逆天宝宝:凤尊爹爹,宠上天! 最强兵王归来 女总裁的逍遥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