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1627崛起南海 > 第550章 候补官员

第550章 候补官员

    刘迁正处于左右为难之中的时候,从珠江码头出发的官船船队正在沿江而下。这支载着十余名赴任官员的船队的第一站,便是位于广州府番禺县的李家庄码头。按照海汉驻广办的安排,船队将在李家庄与前来护航的海汉武装船只会合,然后继续南下的行程。

    对于这支船队中的绝大多数乘客来说,海汉的水面武装力量都是只闻其名,并没有亲眼见过真家伙。所有人都知道海汉的战船跟他们的民团一样能打,甚至能对付大明水师都拿着没办法的敌人,但这海汉人的武装到底是怎么个厉害法,却没几个人知道究竟。

    从珠江码头出发到李家庄码头有八十多里水路,顺流而下也至少得大半天时间才能到,如果途中耽搁了时间,说不定晚上还得在当地歇上一晚,这一路上在船上左右闲着无事,便有人开始讨论海汉手中究竟掌握了多少武装力量。

    严明君便是这些好奇者当中的一员。他原本是天启年间的福建举人,花了近十年的时间,从七品县令一路做到了罗定州的州同知,这样的升迁速度在官场中也算是中等偏上了,虽然比不过那些有身份背景的同僚,但同龄人中能与他相比的也并不多见。他是万历二十六年出生,现在才三十出头,很多人在这个年纪还在七品的职位上晃悠,而他已经是直隶州的同知了。

    不过这罗定州有好也有不好的地方,明神宗万历五年的时候将泷水县升为直隶州,地方小又没什么经济基础,在任官员很难做得出什么亮眼的政绩。但因为这里是直隶州,同样的职位,官阶要大半级,从五品的知州在罗定州这地方就是正五品。严明君只是个副职,在罗定州待了两年,最初也是想着慢慢把任期混完,按部就班等着升迁的机会,不过命运就是这么奇妙,他本来对仕途没太大的野心,但机会却偏偏出现在他面前——琼州岛遭遇海盗袭击后腾出了大量官位,而他的资历也恰恰够得上候补官员的门槛。

    严明君听说这个消息之后心思也活络起来,如果能把握住这个机会,往上升一升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就算是平级的调动也好,最起码这个调动可以把自己的职位给扶正了——直隶州的副职,到了其他州就该顺理成章地当正职了。

    至于说琼州岛比较偏远,那在严明君看来并不是什么大问题,等几年任期混完,不就可以调回大陆任职了吗?再说琼州岛那地方山高皇帝远,不会像在罗定州一样受到肇庆府的辖制,严明君认为自己也能有机会真正施展一下自己的执政才华,给自己今后的升迁积累一点政治资本。

    当然了,关于近几年在琼州岛上崛起的海汉人,严明君并非像他在刘迁面前表现出的那么无知。要知道罗定州虽然还没有海汉设立的专门办事处,但当地市场上的海汉货可着实不少,而且如“福瑞丰”、“金盾护运”这种与海汉合作紧密的大商家,在罗定州的辖区内也都有业务开展。这些背靠海汉的商家在罗定州做生意之余,也会以各种方式传播海汉的文化,就算严明君最近几年都待在罗定州没出去过,也大致知道一些关于海汉人的传闻。

    海汉人有钱,有势,有头脑并且胆子大,这是民间普遍的共识,而站在严明君这种朝廷官员的立场,他还得给海汉人加上“不安分”这个评价。

    海汉的触角刚刚伸进罗定州的时候,也遭到了本地商界的抵制,然而跟海汉做对的人往往都坚持不了太长时间,要嘛在势不可挡的金钱攻势面前败下阵来,要嘛就是莫名其妙地死于非命或者消失无踪。虽然官府也明白这些事情跟海汉人大概脱不了干系,但往往都没有真凭实据,也没法将罪名归结到具体的对象身上。

    当然了,海汉和他们的代理人都不傻子,一般都会提前对官府进行打点,严明君自己收到银子的次数也不少了,对于这类的事情自然是睁只眼闭只眼,极少会认真去过问。对于这些民间的利益纷争,官府的态度自然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少一事还能有银子拿,何乐而不为呢?

    琼州岛大乱之后,海汉民团暂时接管琼北政务和防务的安排,严明君也早早就听说了。他倒是压根就没想过海汉人会就此把持这些地区的管理权,而是认为既然有海汉民团的进驻,今后这些地方的安全应该能得到更好的保障才对。几经辗转之后他也搭上了刘迁这条线,然后花了近三千两银子打通关节——这几乎已经是他私人积蓄的全部了。

    刘迁收了银子之后时隔半月才派人给他回了话,称事情已经办成,只需耐心等待公文调令就行了。严明君左等右等,总算是盼来了调他去琼州府任职儋州知州的公文。花了数日收拾行头,携妻带子,加上几个仆从,从罗定州一路向东赶到广州府,在广州城里住了两日,昨天才将行李送到了他之前委托“福瑞丰”代为雇佣的一条商船上。

    这条船其实真正的归属权就是海汉海运部,不过对外仍然是借了一家民间船行的名号在跑海运。“福瑞丰”那边将情况反映到驻广办之后,马力科便特地安排了一条船给这边,价格也远比市面上的同等级海船更为优惠。

    这艘四百料的海船上有足够多的船舱,因此严明君还邀了另外一名候补官员同船前往。这人名叫李进,与严明君同是福建老乡,但却是个武官,之前在罗定州的南乡所当千户,这次也是去儋州接任当地的参将一职。

    两人在罗定州为官的时候就因为老乡关系有一点交情,这次又一起去琼州岛上任,于是便索性坐了同一条船。李进比严明君还大一岁,但妻子早年病亡没有再娶,膝下也没有儿女,孑然一身倒是轻松自在,这次去琼州岛也就带了四个亲兵一个老家仆,占了船上的两间舱房,倒是不会因此而让船上的居住条件变得拥挤。

    船队离开珠江码头之后,严明君便命人烧了开水泡了茶,然后与李进同坐在甲板上,一边观看沿途江景一边品茶聊天。

    “李兄这次能从众多竞争者之中脱颖而出,真是可喜可贺啊!”严明君开口说道:“据说这次就只有两个参将的名额,李兄不声不响就夺下其一,实在令严某佩服。”

    李进摆摆手道:“老弟,你我也不是外人,李某也没什么好瞒着你的,这那有什么可喜可贺的,还不是银子开道,拿钱办事!实话跟你说吧,为了这个参将职位,我家中都已砸锅卖铁了。要是抢不下来,我他娘的下一年都只能吃土了!”

    严明君问道:“武将的职位应该不至于太贵吧?”

    李进眼睛一瞪道:“快四千两银子了,还说不贵!我做千户一个月才多少银子?披上这身皮以来的积蓄,这次基本上全倒进去了!”

    “竟然如此高价!”严明君也是被李进所说的情况吓了一跳。如果他所说属实,那李进买这个参将职位竟然比他买知州职位的价钱还贵,这显然是有些不太合理的。

    严明君摇头道:“要嘛是你没找对人,要嘛就是你找的人把你给坑了!这价格……着实有些高了!”

    李进却是不以为然道:“高?相比文官的价可能是要高些。可问题是这次的官位又没其他路子可跑,就只有刘师爷这条线能操作,他说多少就是多少,也不还价,只能几千两银子买个心安啊!”

    “啊……原来你也是刘师爷操办的。”严明君至此才知道李进走的路子跟自己是一样的,不过他还是不太能理解这个价格:“可是为何武官反倒比文官的要价更高?这与常理不符啊!”

    “琼州岛的情况比较特殊。”李进解释道:“这事我专门找人请教过,琼州岛上的驻军,每年都会收到海汉人的孝敬,名曰‘办公经费’,这笔按月或者按年发放,据说比吃空饷的数目还多。像参将这种职位,每年两三千两也是有的。而且海汉人还会安排一些发财的路子给地方驻军,比如倒卖海汉所产的玻璃器、精盐之类的东西,也是利润颇丰。这两年从琼州岛调回来的军官,没有哪一个不是肥得流油,个个都说海汉人出手阔绰。严老弟你是文官,不知道这里面的油水有多丰厚,这次要不是我够果断下手快,这职位多半就被别人给拿了。”

    “原来如此……”严明君的确是第一次听说琼州岛上还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这些海汉人在琼州岛上如此舍得花钱,也不知将当地变成了怎样的境况了。这两年只要是去过崖州的人,回来都对海汉在当地的经营状况赞不绝口,看来海汉人的银子的确是把整个琼州岛的文武官员都给喂肥了。

    李进接着说道:“不仅如此,前些日子有福建的老乡来罗定州找我,据他说福建那边的总兵大人每年都会派出至少一批军官,去海汉人那里学习各种先进战术和武器操作之技,用以对付盘踞在澎湖和大员的海盗。而且海汉也派了人去福建,协助他们训练军队。也就两广这边的驻军比较迟钝,除了收银子什么都不知道。”

    严明君笑道:“李兄你不也是打算去琼州岛上收银子的么?”

    李进叹道:“银子当然是要收的,不过我也着实想看看,这些海汉人究竟有何种本事,能让福建总兵都找上他们帮忙。”

    “不止是福建总兵吧!”说到这里,严明君也想起自己听过的某些传闻了:“听说前两年安南内战,也是海汉人派了他们的民团渡海参战,才帮助北边的小朝廷平定了内乱。听从安南回来的海商所说,那安南南部的第一大港会安城,第一雄城顺化府,都是被海汉民团给攻破的。就算那安南国力羸弱,想来这海汉民团的战力也应该与我大明军队在伯仲之间了。”

    李进摇头道:“不是我说丧气话,海汉民团的战力,恐怕还在我军之上。我听说那海汉民团中,七成都是火枪兵和炮兵,盾兵枪兵为数极少,可见其火器远比我军所用更为可靠。听说半年前总督大人找海汉买了一批火炮,试射之后大为欣喜,立刻就命人启运送到北方去了。佛山那地方年年都在铸炮,可没听说过哪年铸出来的炮能让总督大人如此激动的。”

    “若我大明能得到这海汉铸炮之术……”严明君话说到一半就摇了摇头:“海汉人做生意如此精明,断然不会将此等秘术出让给我大明,若是卖了秘术,他们日后又如何卖炮给大明的军队?”

    “海汉人既懂制造火炮火铳,又懂练兵,最要命的是他们还很会赚钱,要是这帮人那一天想不开了要造反作乱,那还真是个天大的麻烦!”李进皱眉道:“待我去到儋州之后,若是能探得海汉民团的短处,一定要报与朝廷知晓,以防日后生变。”

    严明君应道:“李兄忠心耿耿,严某佩服!只是那儋州此时已在海汉人掌握之中,李兄行事还是需要多加小心。海汉人并不是什么老实人,他们的胆子大着呢!”

    “多谢老弟提醒。”李进又道:“先前听那姓马的海汉人所说,这次南下他们还特地派了战船护送,真是当我大明水师无人么?刘师爷也不知如何安排的,怎会找了海汉人来做这事。”

    “李兄有所不知,珠江口虽然也有水师驻扎,但其战力远逊海汉人,琼州的水师出事之后,广东水师最近都不敢南下到琼州海峡附近活动。刘师爷也是没办法,才联系了海汉人。”严明君先前倒是就此专门问过刘迁,因此对其中原委也比较了解。

    [三七中文手机版 m.37zw.com]
新书推荐: 丹宫之主 极恶巨龙 户外直播间 女尊世界的白莲花 从史前开始打卡 我的无限怪兽分身 凤女之倾城医后 重生之都市狂仙 原来修仙也可以闷声发大财 他来自虚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