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1627崛起南海 > 第615章 南日岛之战(二)

第615章 南日岛之战(二)

    郑芝龙对于南日岛的重视程度不可谓不高,他派驻在南日岛的头领是其长弟郑芝虎,也是十八芝的大头目之一。⊥,

    郑芝虎自幼便与郑芝龙一起被逐出家门,先是流浪到澳门,后来辗转又去了日本,靠着武勇过人辅佐郑芝龙,立下过不少战功,江湖上有人以“龙智虎勇”来形容这兄弟二人。

    在原本的历史轨迹中,郑芝龙在1628年随兄长一起选择了接受福建官府招安,并出任了水师游击职位。崇祯八年,郑芝龙以福建水师提督之位率部攻打曾经的盟友刘香,郑芝虎也亲临一线作战,但战斗中被刘香所捉获,直接用渔网网住了扔进海里给淹死了。后来郑芝龙为了让生前未成家的兄弟能把血脉延续下去,还专门将其留在日本的儿子过继到郑芝虎名下。

    当然在海汉介入的这个时空中,郑氏兄弟并没有在1628年实现洗白上岸,因为他们的大对头许心素在海汉人的支持之下非但没有像原本历史轨迹中那样死于郑芝龙之手,反倒是力量越发壮大,成为了这场对抗的主角。此消彼长,十八芝的势力在许心素的不断打击之下也被削弱了许多,别说称霸福建海岸线,就连能落脚的地方都已经不多了。

    作为为数不多能够给十八芝提供稳定财源的南日岛,自然就成为了郑芝龙格外看重的地方。正是因为把控住了这个咽喉要道,十八芝才能向来往的客商收取每年总额高达数十万两银子的保护费,并且还为十八芝保持与福建的贸易往来留下了一处窗口。为此郑芝龙也是砸下了不少资源在这个小岛上,力求将其打造成十八芝反扑大陆的桥头堡。

    对于南日岛的存在,石迪文等人并非早前在许心素面前所表现出来的一无所知,在联合军演中安排攻打南日岛的环节,本来就是军方的行动预案之一,使团到了福建之后可以根据当地局势,自行择机行事。

    宁崎在漳州城里所遭遇的行刺事件,毫无疑问是十八芝给了海汉一记不算太成功的下马威,这就让石迪文等人更加确定了要在军演中加上攻打南日岛这个行动,让十八芝明白做错事的后果。顺便也让福建军方的统帅看一看,一直给予他们军事援助的海汉民团军到底实力如何,借此机会也给他们敲一敲警钟,打消某些不太安分的念头。

    在距离对方的船队还有大约两海里的时候,石迪文下令开始调整航向抢上风位,这样三条战船所组成的战斗队列可以在对手帆船进入舰炮射程之前抢占有利的t字头位置,以更好的射击角度来进行首轮炮击。

    许心素昨天也观摩了由海汉战船指挥的舰队战斗队列调整的演练,但此时仅有三艘海汉战船操作,比起昨天混编舰队的动作可是要轻快灵活了许多,由此也看得出海汉海军在昨天的演练中并没有拿出全部的本事来。

    当然许心素也想到了另外一种原因,那就是缺乏训练的明军水师拖了海汉海军的后腿,无法与他们做到协调同步的程度。而且许心素认为这种可能性所占的比重还相当大,否则海汉海军怎么会让水师的船拖在后面,而由他们这三艘船来打主力?

    虽然知道海汉水师敢这么做,一定是有着必胜的把握,但看到对面多出数倍的敌船蜂拥而至,许心素难免还是暗暗地攥紧了衣袖遮掩下的拳头。

    相比许心素的紧张,此刻石迪文心中却是兴奋的情绪更多一些。他在最近一两年里几乎都没有再参加这类大型军事行动,再次回到战场上真是有一种久违的熟悉感。而且石迪文也很清楚此战对于他个人的意义,军方已经内定他为下一支舰队的最高指挥官,但在这个任命下来之前,他也必须得以自身的表现向军委和执委会证明,自己有充足的胜任这个职位的能力。而打好眼前的这一战,大概便是最好的时机了。

    与他一样感到兴奋的还有“威信号”上的众多水手船员,这一战也是这艘船服役一年来的首次实战。尽管另一艘同级别战舰“威严号”已经在两个月前的南海攻岛战中证明了这种战船的实战能力,但当时的作战过程是由海向陆发动攻击,而这种纯粹的海战却并没有经历过。“威信号”此次在泉州附近海域跟十八芝交手,也算得上是海汉海军史上头一遭。石迪文在前一晚的动员会上就告诉了他们,只要此战打出成绩,所有人都会在战后被记录到海军战史当中,成为后来者膜拜的英雄。

    此时下层火炮甲板的炮手们已经打开了船舷上的炮窗,将黑洞洞炮口的伸到窗口。炮弹和火药包早就装填完毕,就等着目标出现在射击视野之内了。

    “威信号”一马当先,领着两艘“探险级”战船在海面上划出一道弧形的航线,正好横穿扑过来的十八芝船队前方海面,对方阵营中最靠前的两艘海盗船距离“威信号”的侧舷已经不到百丈了。许心素现在不用望远镜就能看清敌船甲板上的水手们正在手忙脚乱地将各种鸟枪土炮架上船头,虽然根本就没有进入他们那些劣质武器的射程范围,但按照海盗打仗的传统,不管打不打得到对手,总是要先听个响动壮一下声势才行。

    果然还没等“威信号”驶入到最佳射击位置,对面的船上倒是先乒乒乓乓地放了一通,不过终归是形式大于作用,那些子弹炮弹在距离“威信号”还有数十米的地方就纷纷落入海中,根本连毛都没沾上一根。

    “看样子他们不是很欢迎我们的到来。”石迪文很是兴奋地搓着手道:“那么开始吧,左舷火炮,目标进入射程后立刻开火!”

    大约一分钟之后,一阵火炮轰鸣声响彻了这片海域,“威信号”左舷的二十多门火炮次第发射,火药的烟气如同从海面泛起的浓雾一般迅速笼罩了整个船身。

    站在石迪文身旁的许心素真切地感受到了火炮发射时脚下甲板传来的巨大震动,这可要比在陆地上开炮时地面的震动幅度强烈多了,饶是他已经有所准备,仍然还是被这番炮击震得心跳加速。

    第一轮炮击结束之后,视野完全被火药烟气所遮挡,甲板上的人一时也看不清这轮炮击的成果究竟如何。许心素只觉得耳朵里还在嗡嗡作响,人都被震得有点懵了。待他重新回过神来,正准备跟石迪文搭话,第二轮炮击又打响了。

    如是进行了三轮炮击之后,“威信号”已经驶出了最佳射击位置,而跟在其后的另两艘战船也陆续开火轰击敌船。不过因为船型较小,单侧船舷的火炮数量远不如“威信号”,射击时的声势也小了一些。但先前十八芝那打头几艘船上弄出来的响动与海汉战船的炮击一比,就完全如同儿戏一样了。

    “威信号”向前驶出一段之后,笼罩船身的烟气逐渐散去,许心素这才得以看清敌方阵营的状况。这一看之下,他也是被眼前的景象震得说不出话来。

    打头的两艘船船头已经被刚才的连番炮火轰得面目全非,其中一艘船的吃水线附近被撕开一道三尺多长的大豁口,海水已经不断在从那个大口子灌进去,就这么一会儿时间连船身都开始有点倾斜了。另一艘船虽然还没进水,但境况也没好到哪里去,主桅被炮弹擦过,已经断掉了大半,歪歪斜斜的随时都有可能倒下来,甲板上的水手们正在慌慌张张地降下船帆,不然这风力稍稍一带,桅杆就有可能马上断裂倒下了。但这样一来,这艘船就基本失去了移动能力,只能在海上随波逐流了。

    十八芝打头这两艘船还都是四百料以上的“大船”,在船队里应该也算是主力战船了,但没曾想连这首轮交锋都没挺过去,就已经被海汉战船一通蛮不讲理的炮轰直接打成了瘫痪状态。

    许心素看了之后心中就只有一个感想——海汉这玩法跟大明水师完全不一样啊!大明水师作战都是抵近之后先使用各种火器攻击对手,尽可能把敌船引燃,如果这一招不是太奏效,那大概就得直接靠上去短兵相接了。而海汉海军则是隔着百丈距离就一通炮火先把对手打个半死,就算还有口气也已经动弹不得,只能等着被慢慢收拾了。

    这套作战方式许心素其实也不陌生,曾经在福建海域与大明水师交手过的红毛人,他们的战船就是采用类似的作战方式,只是炮火的打击力度和精准度大概是远远不及海汉人这么犀利。

    不过十八芝这些海盗干的就是刀口舔血的营生,被炮弹洗礼了一番之后居然并没有退却,后面的船依然全速向前,似乎是抱有别样心思。

    十八芝的这套战术,许心素倒是非常熟悉。他们就是仗着船比较轻快,在接近目标之后就利用各种办法实施跳帮战,在甲板上这种狭窄的场所短兵相接,十八芝在人数上的优势就能凸显出来了。

    然而许心素现在就可以断定,他们这套把戏在海汉人这里根本讨不到任何便宜,因为他们那自以为轻快的帆船在海汉这些怪物面前,只不过是老牛拉破车而已。想在海上追到海汉这几条船,这种可能性大概比十八芝头目集体自首还低。

    许心素所料果然不差,石迪文看到对手还不依不饶地从后面追过来,当下脸上的笑意就更浓了:“既然他们还有兴趣玩下去,那我们就来放放风筝好了!”

    “威信号”即便是不启用蒸汽辅助推进装置,航速也要比十八芝的海盗船快了差不多一倍,再加上海汉帆船灵活的超控性能,要在海上遛一遛对手真是非常容易的事情。三艘海汉战船很快在海面上划出一道弧线,在对手还没来得及作出相应的航线调整之前,海汉战船便又再一次从侧翼切向对手战船行进方向的前方。

    这一轮的炮击同样是让十八芝的船队避无可避,在水手们的大呼小叫中,又有几艘船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伤。而在第一轮炮击中船头被打出大豁口的那条船,现在已经一头扎进海面,船尾高高翘起,看样子沉没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接连遭受了两轮毫无还手之力的炮击之后,十八芝的人大概也意识到了双方在实力上的差距,再这么打下去别说二十几条船,就算再多上一倍也没用——连对手的边都没机会摸着,这个仗还怎么打?海盗们虽然都是亡命徒,但白白送命的事情却是不肯做的。当下便有船打出信号,开始调帆转向准备撤离战场。

    但石迪文可并不想这么轻易就放过难得的练兵机会,当下果断下达了命令:“二号舰和三号舰继续进行炮击,让轮机舱开足马力,我们绕过去抄了他们的后路!”

    很快许心素便又听到了那熟悉的机械运转的噪音,心知海汉这是打算要把这些海盗船包饺子了——三艘船包围二十几条船,这个场景实在是古怪得很。

    石迪文倒也没有忘了一直在外围观战的明军水师,下令打出旗号,让水师也进场参战。当然水师的目标有些不同,他们被分配到的任务就是收拾那些已经被先前炮击打到动弹不得的船,以及堵住一些试图反方向突围的船。

    “威信号”的蒸汽推进装置开动之后,船尾的海面上激起了大片水花。在海盗们的惊恐的注视中,这艘巨大的战船以超乎他们想象的速度驶往南日岛方向。十八芝这些海盗都是常年在海上拦截船只的老手,一看这动作便已经明白了对手的意图,当下也顾不得再恋战了,近二十艘没有受损的船赶紧各自调整航向,分头向四面八方突围。

    [三七中文手机版 m.37zw.com]
新书推荐: 天赐福妻 苏尘陈芷雪 叶天秦清涵 蓝天段雪 林昊顾夕颜 青眉煮酒 慕少的千亿狂妻 绝世邪神之纵横异界 开挂的住院医 从洪荒开始到诸天万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