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1627崛起南海 > 第624章 利益相关

第624章 利益相关

    “如果是在大明,刚才你所说的这种办法的确是行得通的,但很遗憾,这是在安南,这里的情况和大明有点不一样。”钱天敦提醒道:“导致安南南方******覆灭的这场内战,我们的战果占了相当大的比重,而这些地方权贵有很多都是南方******的既得利益者,对他们来说,我们是敌人,是夺走他们权力和财富的对手,甚至有可能是杀害他们亲人的凶手。想让这些人听从我们的安排,成为我们的合作伙伴,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有很多具体问题也不是付出一点钱财所能解决的。”

    “那或许是因为他们需要更高的价钱才能被收买。”顾凯依然还是坚持自己的看法:“只要有人从中得利了,就会有其他人跟风的。”

    “问题在于付出太多的话,会影响到我们自身的利益。”钱天敦不急不慢地反驳道:“我们在安南所做的事情都是为了能从当地获取收益来反哺三亚大本营,如果我们为了收买当地的权贵,需要对贸易收益分配比例作出比较大的调整,我想在座的绝大部分人都不会同意。”

    钱天敦所说的的确是事实,就算是顾凯再怎么能言善辩,也很难反驳他的说法。当初执委会选择出兵干涉安南内战,也是冒了极大的风险,目的就是为了能够在海南岛之外开辟出新的殖民区和目标市场,利用从安南赚取到的利益,获得的原材料和劳动力,来充实大本营的发展所需。对海汉而言,这些应得的收益连一分一厘都不能少,怎么可能再将其中的一部分分给当地的权贵?当初考虑到尽量避免节外生枝,不让民团军在安南陷入到治安战当中,于是没有这些安南土老财全部抄家,已经算是很仁慈了。

    “你的意思是,我们在安南南部几处殖民港区的建设进展缓慢,主要原因就是这个?”陶东来倒是已经听懂了钱天敦想要表达的意思。

    钱天敦点点头道:“没错,而且这种矛盾的根源太深,我们在短时期内可能没法彻底解决,南方的几个港区也不太可能很快达到黑土港的水平。”

    作为海汉最早开辟的海外殖民地,黑土港现在可以算得上是殖民地当中的模范样本,不但持续不断地为海汉的工业建设提供煤炭资源,而且作为安南北部最大的移民中转地,从当地输出到海南岛的移民也为数不少,前前后后已经有两三万人之多。在黑土港定居的民众,九成以上都加入了归化籍,成为海汉执委会治下的属民,这个比例也是目前海外殖民地中最高的一处。海汉最近两年在安南南部建设的几处新港,基本都是以黑土港为蓝本来操作,不过按照钱天敦的说法,由于当地的民情比较复杂,这种简单的照搬显然并不能完全复制当初黑土港的建设进程。

    钱天敦的论断对于海汉而言当然不是什么好消息,执委会还一直指望着南方四港能够为海汉在当地推行新社会体制和贸易制度起到推动作用,但显然在当地民间还存在着难以克服的阻力。

    “我们能不能通过安南朝廷,向当地施加压力?”王汤姆提出建议道:“我知道安南朝廷在南方的影响力偏低,不过有些事安南朝廷不方便做,可以由我们借朝廷的名义来做。”

    以海汉在安南朝堂上的影响力来说,王汤姆的建议的确具有一定的可行性。他虽然说得不太明确,但在座的人却都心领神会——这就是要拿着鸡毛当令箭,借用安南朝廷的名义,在当地收拾那些不听话、不合作的人。

    钱天敦应道:“汤姆所说的这个办法,其实我之前也考虑过。效果肯定会有,但风险也是并存的。因为大家都知道的原因,我们现在在南方四港的驻军数量非常少,如果要抽调这些部队去镇压当地的地主武装,很可能会陷入到疲于奔命的治安战当中。”

    海汉部署在安南的武装力量最近有两次比较大的调动,一是四月南下攻占安不纳群岛,由穆夏柏率领的数百名军人暂时驻留在了当地。二是此次钱天敦从安南调去福建任职,跟着他一起调动的还有大约一个营的兵力,这样一来,海汉在安南各地驻扎的武装力量就更显单薄了。勉强维持地方防务大概还凑合,但要外出执行军事任务,就会显得捉襟见肘了。

    而海汉民团在安南当地,特别是在南部的行动一向都比较谨慎,为的就是避免陷入到无休无止的治安战当中。海汉民团战力虽强,但还远远没有强到可以为所欲为的程度。在这方面有个很著名的反面教材,就是灯塔国那支号称地球最强的军队在中东的遭遇,虽然他们强大到可以在短时间内推翻一个国家的政权,但却在长达十几二十年的时间里都仍然无法终止占领区当地的治安战和源源不断的士兵战损。而海汉民团有限的军力只适合在正规战场上使用,可经不住那种防不胜防的治安战折腾。

    “那你认为比较可行的解决方案是什么?”陶东来问道。

    “双管齐下,一方面通过贸易来输出我们的产品、金融制度和价值观,慢慢培养我们的利益代言人,另一方面扩大驻军规模,保持对当地那些不安分人群的军事威慑力。”钱天敦对于这个问题显然也已经有了一定的想法,立刻便回答道:“考虑到肯定会有人就扩军部分的费用问题提出疑问,我建议从安南获取的商业收益中抽出一定的比例,作为军费返还到当地驻军,用于扩大军队规模和日常运作。”

    “那这又是军方变相要求扩军的提案咯?”顾凯第一个反应过来,马上就接话道:“你们花样真是太多了,防不胜防啊!”

    钱天敦正色道:“这可不止是军方的事,我们在安南部署的武装力量,会关系到今后几年我们在当地的殖民地建设进展,道理我在前面已经讲得很清楚了。如果你觉得我是危言耸听,那也只能由得你,但我有义务把当地的实际状况告知执委会,并提出相关的建议。如果你能拿出更好更稳妥的解决办法,那我也愿意洗耳恭听。”

    在场这些人里面,真正称得上安南问题专家的也就钱天敦一人,其次就是顾凯,他好歹在黑土港成立初期去当地做过一段时间的民政主官。不过对于钱天敦所论述的状况,顾凯一时间还真的难以提出别的解决办法,毕竟最近这两年他已经远离了安南事务,而且对南部的状况也不甚了解,先前提出组织商会的建议就被钱天敦给抵了回来,再随意开口只怕又会让军方的人抓到话头。

    不过钱天敦倒也没有再继续就这个问题说下去,而是见好就收:“我现在已经卸任了安南地区的所有职务,按道理说安南的事情已经与我没有直接关系,所以我的这个提议也仅仅只是提议而已,至于如何决定,还是请执委会来斟酌。”

    钱天敦的工作汇报中并不止谈及这一个问题,之后还有关于军队建设、矿产开发、商贸合作等等方面的情况汇报,然而执委会最为关注的还是他最先所提及的南方问题——这大概也是因为中间参杂了扩军这个一直让所有部门都会感到敏感的话题。

    会议一直持续到中午,钱天敦的工作汇报倒是做完了,但执委会对于扩军这个议题仍然没有得出最后的结论,只能选择改日再议。

    钱天敦前脚刚到迎宾馆,王汤姆和陶东来后脚就跟着来了,让人置办了一桌午饭,送到钱天敦房里。钱天敦见这架势也猜到应该是有比较重要的事情要跟自己谈,便将高桥南先差到外面去当门童。

    “还是上午的事情?”钱天敦主动开口问道。

    陶东来摇摇头道:“上午的事倒没什么好说的,找不到别的解决办法,最后该扩军还是得扩。现在让大家争一争吵一吵,主要还是为了体现出我们民主的气氛,免得让人说执委会搞独裁。你放心,这事不会拖太久的,说不定你去福建之前就能定下来。”

    “那就是福建的事情了?”钱天敦的反应非常快,立刻就从陶东来的话中发现了蛛丝马迹。

    “福建那边的形势有一点变化,可能需要你尽快过去。”陶东来承认了钱天敦的猜测:“具体的情况,就由汤姆给你解释一下吧!”

    王汤姆接过了话头:“我们在五月派出了一支使团去福建,这事你是知道的。这支使团到了漳州之后,就遇到了刺客在城中公开行刺,宁崎当时就是被攻击的目标。好在他运气不错,并没有受伤。后来审问刺客,才得知这批人都是隶属于十八芝。”

    钱天敦应道:“看样子十八芝对我们真是又恨又怕啊!居然连这种下三滥手段都用上了,那福建方面什么反应?”

    “许心素当即就封锁全城,捉拿犯人,不过效果并不是太好,他们的安保措施也比较业余,最后还是放跑了策划这个事件的首犯。”王汤姆不无遗憾地说道。

    钱天敦虽然并不是很了解福建那边的状况,但也能想象得到漳州城因此而搞得鸡飞狗跳的样子,不用说那边肯定是一波人头落地。

    “在此之后,使团安排了一次联合军演,算算时间应该就是这几天了。”陶东来接着说道:“使团会趁着这次军演的时机,拿下被十八芝控制的南日岛。”

    “南日岛?”钱天敦在安南待了三年多,对于这个地名还十分陌生,不过他很快就拿出了笔记本电脑,从资料库里找到了这个小岛。

    “这位置是挺重要的。”钱天敦何等眼光,一看之下就明白了南日岛的重要性:“这个提议是许心素提出的还是我们提出的?”

    “是我们这边的主意。”王汤姆接过话头道:“石迪文带队,摩根也在,打下这个岛的问题应该不大。”

    “打下来不难,难的是守住这个岛。”钱天敦很老辣地看到了问题所在:“就算打下来,光凭明军大概也很难守住这个岛。”

    “跟你预料的情况差不多!”王汤姆应道:“石迪文昨天已经发了电波回来,申请带队在当地驻扎一段时间。”

    “就是要等着我过去接盘了?”钱天敦的反应非常快,立刻就明白了王汤姆话里的意思。

    “大致如此。”王汤姆也并未掩饰军方的安排:“你到了福建以后,大概会安排在南日岛驻扎一段时间。等当地的防御工事修建完毕,再另行安排。”

    “我是没有问题,把我的部下安排妥当就行。”钱天敦应道:“驻地和补给渠道,最好能提前做好准备,我不希望我的属下从安南长途跋涉过去之后还得忍受生活的不便。”

    “这方面的事情我们已经通知了宁崎,让他跟许心素做好沟通,尽可能提前把驻地和补给都安排好。”王汤姆顿了顿又道:“如果没办好那就是他的锅。”

    “你这甩锅也太早了点吧!”陶东来忍不住笑道:“宁崎要是知道你在背后这么编排他,回来又要喷你一身口水。”

    “天知地知我们三人知,要是宁崎来喷我,那肯定就是我们之中出了一个叛徒!”王汤姆应道。

    “不要污,要坚持做清流。”钱天敦正色道:“你们怎么乱都行,不要把我扯进去。”

    钱天敦话音刚落,门口便传来了敲门声:“钱天敦在吗?”

    “哟,女的!”王汤姆立刻就大呼小叫起来:“老钱你动作挺快啊!这才回来一天,就有相好的找****了!”

    “什么相好的,别乱说!”钱天敦一听声音就知道是谁了。很显然这次高桥南这个挡箭牌并没有发挥作用——当然也有可能是他故意隐身了。

    “你们先坐,我去看看是谁。”钱天敦用餐巾擦了擦嘴角,起身开门去了。

    [三七中文手机版 m.37zw.com]
新书推荐: 大虞奇侠传 他作精病娇还黑莲花 我就是魔法 我真没想做渣男 诸天之发丘将军 荒野之吃就有奖励 穿成反派大佬的小仙妻 大佬的水系憨萌妻 医生从开挂开始 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