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1627崛起南海 > 第626章 天降横财

第626章 天降横财

    当然这两艘船上运的货物也不仅仅只是给钱天敦配发的生活物资,还有二十多吨各种军用物资,用以补给海汉民团在福建当地的驻军所需。⊥,

    赴福建人员方面,除了贴身侍卫官高桥南和警卫排之外,钱天敦还是在码头上见到了拖着行李箱的罗舞丹。她已经接受了信产部的委派,将会前往福建作为特派记者。

    不过现在海汉控制区内还并没有正规发行的公众刊物,因此这个记者的头衔多少有一点名不副实。所谓的新闻报道,也只是提供给四百多名穿越者内部阅览,受众面非常有限——当然说得好听一点也可以算是执委会御用记者。

    由于穿越早期新闻部门在立场问题上犯过一些小错误,因此执委会一直都没有给予信产部太多的权限,新闻部门更像是一个接受执委会垂直管理的情报机构,执委会需要的是为数不多的几名兼职记者从第一线摄录的图像资料,至于他们的文字报道,显然并没有得到更多的信任和重视。例如这次信产部将罗舞丹派去福建,她所能做的也就是协助民团驻军,用相机记录下一些关键性的画面。

    当然了,至于去到福建之后具体会做些什么工作,或者说工作之外的其他事情,其实信产部是管不了的。罗舞丹在安南的时候,在移民事务处兼职的时间比当新闻记者的时间可要多出几倍,基本上也就是哪里缺人往哪里补的状况。

    “所以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我们又要搭档了?”钱天敦看到罗舞丹的心情也有些复杂,沉默一阵之后才开口对她问道。

    “你如果不想看到我那我可以不去福建。”罗舞丹却是一脸的傲然。

    “我并没有这样的想法……”钱天敦说到一半突然觉得自己的解释实在有些苍白无力,转头对高桥南招了招手道:“把罗小姐的行李送到船上,安排最好的舱室给她。”

    “是!”高桥南面无表情地应了一声,然后走到罗舞丹身边接过了她的行李箱。

    接下来与钱天敦道别的一帮军方人员都已经在旁边目睹这一幕,几乎每个人都会挤眉弄眼地调侃钱天敦几句,弄他也是哭笑不得。

    1631年6月7日,由钱天敦率领的海汉军事顾问团离开胜利港远赴福建。而此时调配给他指挥的安南特战营也已经乘船从安南北部的涂山半岛出发,经北部湾和琼州海峡前往福广方向。两支船队将在香港岛进行会合并作短暂休整,然后再一起前往福建。在这支军事顾问团抵达当地之后,现在仍然驻留在福建的海汉使团才会启程返回海南岛。

    与此同时,远在南海的安不纳岛上,驻守岛屿的海汉民团军刚刚俘获了这个月的第一艘战利品,从台湾岛大员港返回南边巴达维亚的一艘荷兰商船。同时这也是海汉民团在四月打下安不纳群岛后,俘获的第五艘自投罗网的荷兰船只。

    与前面几艘倒霉的船遭遇一样,这艘荷兰商船也是在毫无防备之下自行驶进港口停靠在了码头上。在水手们兴高采烈地下到岸上,准备去附近的小镇上喝个痛快再找个妓女解决一下生理需要的时候,他们才赫然发现自己竟然被一支沉默的火枪队给包围了。几乎没能做出任何有效的抵抗,船上总共五十三人就全部被轻松拿下。他们将在岛上的临时监狱中度过半个月的疾病观察期,然后会被再次装船,运往昌化或是安南的黑土港,当作廉价劳动力来使用。

    目前已经提升为安不纳岛港务主管的黎大贵,正拿着清单向穆夏柏汇报这次从船上抄出来的战利品:“此船缴获物品如下,鹿皮八百零二张、牛皮三百二十七张、其他各种野兽皮毛两百一十九张,生丝一百五十担,各种福建、江浙出产的织物四百七十匹,各种大小瓷器三百零八件,还有为数不少的药材,据分辨有三十七味药材,共计七百四十斤……”

    “等等,怎么还有这么多药?荷兰人会用这些药?”穆夏柏有些诧异地问道。

    黎大贵应道:“据船长交代,这是替巴达维亚当地的华商采购的货物,想必应该是开药铺的。”

    穆夏柏点点头道:“你接着说吧。”

    黎大贵应了一声,接着汇报道:“另还有我海汉出品的火柴三箱、香皂两箱、玻璃镜二十面,两套包括水管在内的完整陶瓷卫浴洁具,还有一个小号的热水锅炉。”

    “这也是华商买的?”穆夏柏忍不住又问道。

    “这倒不是,据说是替巴达维亚总督采购的。”黎大贵脸色也忍不住有些得意:“这荷兰蛮夷倒也识货,知道买市场上最高档的好东西。”

    在福广两地的高端生活消费品市场上,海汉出产的商品已经打出了一片天地,技术上的垄断让海汉商品几乎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竞争对手,这种独一无二让其保持了居高不下的价格和极高的利润率,隐隐已经成为了这个时代的奢侈品象征。

    在海汉商务部年复一年有意识地引导宣传之下,东南两省沿海地区有钱的权贵大户都以使用海汉商品为身份的象征,而这种风气显然已经影响到了更多的人,甚至连远在南海的荷兰人也未能免俗,跟风采购了这么多的海汉商品。

    “另有大米、熏肉、各种食物若干,现银四百余两。火绳枪八支、火药五斤、铅弹若干……有价值的缴获基本就是这些了。”黎大贵说完之后恭恭敬敬地将清单放到了穆夏柏身前的办公桌上。

    “船上这些人的身份核查完没有?有什么特殊的吗?”穆夏柏没有急于去拿清单,而是继续向黎大贵提问道。

    黎大贵摇摇头道:“船上全是东印度公司的雇员,并无别的乘客。五十三人均为男性,最大的五十二岁,最小的十九岁。有十七名荷兰人,四名汉人,剩下的都是南海土著和黑人。倒是有一人是自称大夫,但杜荣和他谈过之后认为他只是一个不学无术的骗子,除了放血之外并没有其他的治疗办法。”

    “那就按老规矩办好了,先关起来的,等等月底的交通船来了再把他们带回去。”穆夏柏听完黎大贵的汇报之后,感觉没有什么遗漏,便在清单上签了字,然后将其存档。

    “对了,通知后勤部门,晚上给全体士兵加餐!”穆夏柏倒是没忘了要犒劳一下自己的部属手下。

    虽然驻扎在此的海汉民团军都是伪装成海盗的身份,但并不会像海盗那样直接瓜分掉缴获的战利品。经过统计之后的缴获,除了那些不易储存太久的食物会留下来自己消化,其他的东西基本都会装船送回去。当然了,有关部门在折现计算价值之后,会按照标准再为部队人员记功并颁发奖励。

    打发走黎大贵之后,穆夏柏脸上的笑意慢慢淡了下来。虽然有这种天上掉横财的好事发生,但这并不代表安不纳岛的形势会这么一直风平浪静下去。

    根据四月夺岛后从本地荷兰民政官那里所得到的口供,每个月至少有两到三艘往来于巴达维亚和台湾岛之间的荷兰商船会在安不纳岛进行停靠。而这些选择安不纳岛作为中途补给点的船只,无一例外会被驻岛部队当中战利品连人带船一起扣下来,以此来保证安不纳岛的归属权变化不会太快被巴达维亚的荷兰人察觉到。

    不过从四月到现在,海汉民团攻克这里已经快两个月时间,使得前前后后已经有五艘荷兰船在航程中失踪,而距离巴达维亚六百海里的安不纳岛也已经两个月没有任何消息,如果这还没有引起荷兰人的怀疑显然不太可能。唯一的问题就是荷兰人何时才会采取相应的行动,比如派出一支武装船队清查航路,寻找失踪船只。

    按照军委的计划,在拿下安不纳岛之后,将对这里的港口进行一定的改造,使之能够停靠大型的战船,并且修建一定规模的岸防火力工事,以便能让本地驻守的民团军拥有足够的防御能力。

    不过修炮台这种大工程即便是放在大本营,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完成的任务。安不纳岛这边能够利用的工程时间非常有限,要修建像胜利港那种规模的岸防炮台肯定是来不及,而且本地的条件大概也很难实施那样的大型工程,因此只能因地制宜,从简从快。

    建设部为此专门为安不纳岛的小港口设计了一种比较简单的岸防炮台工事,不使用混凝土和覆盖式的顶部防御结构,而是直接拆掉岛上的一些石质建筑,用砖石垒出比较高的炮台底座,每个炮台上只架设一门火炮,以单独的炮台存在。这种炮台在威力上和补给、指挥便捷度上肯定不如正规的海汉式炮台的运转效率高,不过本地装备的岸防炮数量本来就比较有限,加之港口地势较为平缓,这样的炮台模式反倒是更为使用些。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这样的单个炮台建设难度小,成本低,能够在更短的时间完成工程并形成战斗力。

    在海汉民团攻占安不纳岛之后,穆夏柏已经指挥着就地征集的数百名民工一连修建了12座这样的独立炮台,基本上覆盖了近岸处便于发动登陆的区域。而岸防炮的射程优势足以让荷兰的武装商船在驶入有威胁的距离之前先发射至少四到五轮,如果能按照海汉炮兵一贯的作战水平,十多门炮四到五轮的集火足以让这个时代的帆船陷入瘫痪之中了。

    如果有对手能扛住这样的炮击强行登陆,那么还会有第二层结合了火枪队的重火力防御线等着他们。不过这一层防御线就是主力了,要是再打不过,穆夏柏就只能组织人员退守到岛上唯一的城堡当中,同时向遥远的北方发出求援电报。

    当然这已经是很极端的情况,军委认为发生的可能性不大,一是因为安不纳岛本身就没有太多物产和良好的港口条件,不管是荷兰人还是海汉自身,都不可能在这个地方投入太多的资源,甚至是围绕这里的归属权打一场大战这样不理智的做法。二来荷兰人在远东的主要对手仍然是葡萄牙人和西班牙人,对于一伙抢占了海岛的武装海盗,他们也未必愿意付出太大的代价来清除这个对手。

    军委认为最有可能发生的状况,就是荷兰人在发现不对之后,派出一支武装船队清理航道,最后发现安不纳岛的异状。当不了解实情的荷兰人在这里吃一次大亏之后,他们大概就应该暂时放弃这里的争夺,因为对于荷兰人来说,就算能夺回这里,他们所付出的代价也必将远远地超过这个小港口本身的价值。

    不过这也仅仅只是军委一厢情愿的想法,对于驻守在安不纳岛的穆夏柏和手下的数百名士兵来说,这里开战的风险是时刻都存在的。谁也不知道下一刻驶进海港的究竟是一艘稀里糊涂的荷兰商船,还是一支奉命前来围剿海盗的武装船队。

    在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基本完成了炮台工事和堡垒防御之后,原本在岛上居住的人员已经被成批地装船运走,而新近运来此地的则是一批从苦役营里挑出来的人员。这些人的刑期未满,但罪行都比较轻,因此发配到这里来作为劳工使用,而且他们也都得到了承诺,在这里服刑的时间都以双倍计算,刑满之后可以就地落户。如果愿意加入到后勤辎重部门,作为驻岛部队后备力量的,刑期还可以进一步缩短。

    作好了该做的准备之后,穆夏柏现在所能做的也就只有督促岛上的驻军不要懈怠,每日不停地进行操演,等待荷兰人主动找****的那一天到来。虽然不知道何时才会发生这样的状况,但穆夏柏倒是希望这一天能早一点到来。

    [三七中文手机版 m.37zw.com]
新书推荐: 神笔聊斋 王妃是个交换生 我的细胞游戏 你很强但现在是我的了 港综从监狱风云开始 柏舟不思今 最完美之爱情公寓 东方符文师 兽黑狂妃:皇叔缠上瘾 邪帝缠宠:神医九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