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1627崛起南海 > 第638章 交手(七)

第638章 交手(七)

    荷兰人在正面交战受挫之后,会将进攻方向转到小镇侧翼,这本身就是海汉守军预料之中的事情,因此穆夏柏提前就在两翼几处比较容易渡河的地段部署了侦查人员。而由于地理环境的关系,荷兰人也不太可能把大部队投入到侧翼,只能是派出小队人马寻机进行骚扰,能给小镇守军造成的压力也不会太大。穆夏柏甚至都没有将民团正规军过多地放到侧翼,北边以葡萄牙人和本地原住民混编的民兵为主,只派了一个班的民团军负责指挥协调,而南边则是安排了一个排的民团步兵,再带了几十名本地民兵——占据了武器性能和地理环境上的优势,这样的布置应该足以应付三四倍的进攻兵力了。

    与范隆根相比,另一路由布劳沃带领去往小镇北边的队伍显然更为不顺,一大片的沼泽地让他们花了双倍的时间才抵达了预定位置,而且这边只有相对低矮的灌木丛,没有南方范隆根那条路线上的密林可用于掩藏行迹,他们在距离小镇外围的溪流还尚有百米的时候就已经被房顶上的侦查人员发现了。

    但布劳沃的想法反而比范隆根更乐观一些,这溪流虽然有点碍事,但好在不深,可以直接趟过去。而溪流对岸的小镇明显没有炮位之类的重火力阵地,步兵发起冲锋应该还是有机会可以攻入镇子里。当然了,前提是斯派克斯在正面发动的攻势能够吸引住对手足够多的注意力。于是按照出发前的约定,布劳沃也派了信使回到港口,向斯派克斯告知了北边的状况。

    但由于布劳沃这边在路途上耽搁的时间实在太多,斯派克斯在下午三点才终于打响了第二轮攻势的第一炮。荷兰人吸取了上午的教训,火炮阵地向后移了一段距离,并且在炮位前方临时筑起了一段土堆用于抵挡对手炮弹落地之后的二次打击,连督战队也有意识地后撤到一个相对安全的距离上。

    尽管荷兰人采取了不少措施,但一开打吃亏的仍然是他们。荷兰阵地上用来充数的舰炮本来射程就比较近,这下后撤就导致命中率又创新低,而海汉火炮的射程全部都在一里以上,荷兰阵地后撤这几十米并没有改变他们仍然处于海汉炮火有效打击范围的现状,一边倒的局面反倒比上午更加严重了。

    当然斯派克斯也没有指望真能凭借炮火战胜对手,他还是将希望寄托在南北两侧夹攻小镇的两支队伍上。如果范隆根和布劳沃能够成功杀进去制造混乱,那么斯派克斯就能有机会率军从正面突破对手的防御线。

    然而事态发展与荷兰人心中的理想走势完全不一样,范隆根指挥着部下冲出密林踏入小溪,趟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发现对面的房顶边缘伸出了一排枪管,起码有三四十支左右。

    范隆根立时就是心中一凉,他甚至都来不及招呼其他人,马上就返身往林子钻。身后一阵枪声响起,接着便是惨呼声四起,范隆根根本不敢停下脚步转头去看后面的情况,径直埋头往林木茂密的地方钻。

    海汉守军在制高点的排枪射击进行了三轮,试图强行渡过小溪的荷兰雇佣兵十之七八都被打翻在水中和河岸上,只有见机得早的范隆根等十来个人得以及时逃回到林子里,算是拣了一条命回来。

    范隆根惊魂未定地在林子里跑了好久才因为体力不支停了下来,他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回头看了看跟在后面的几名同样惊魂未定的残兵,无力地坐到了地上。从发起进攻到受挫逃跑,其实也就一两分钟的事情而已,但范隆根觉得自己已经从生到死,又从死到生走了一圈。

    尽管行动失败,但范隆根还是很庆幸自己能够保住这条命,至于战果……毕竟这没办法强求,范隆根也只有希望于另外两个方向的攻势能够取得收获。说不定布劳沃那一路就攻进去了呢?

    范隆根坐在地上歇了一阵,待气息平静下来之后,便拍拍屁股起身准备回去复命了。这时候他发现自己的贴身火铳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但他并不敢自己倒回去找,便指派了两名手下,让他们沿着刚才逃跑的路线往回找。

    两个手下一脸踩到****的表情,很不甘愿地去了。但没过一会儿两人便大呼小叫地跑了回来,表情像是见了鬼一样。范隆根喝道:“不要慌!发生什么事?”

    其中一人应道:“敌人……敌人过了小溪,已经朝这边搜过来了!”

    “有多少人?”范隆根厉声问道。

    “大约……大约百人左右……”手下战战兢兢地答道。

    “撤!”范隆根听完之后没有丝毫的犹豫就立刻作出了决定。就凭现在这点人手,想要阻止对手的搜捕肯定是不可能的,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赶回去告知斯派克斯,让他能够对敌人的反击有所提防。

    有追兵在后,体力似乎也一下子恢复了不少,一行人跌跌撞撞地沿着来路回到了港口附近的荷兰阵地上。斯派克斯一见他们这副模样,其实就已经猜到了结果:“被打败了?”

    “敌人有很多火枪兵……布置在南边……他们已经离开了镇子,从林子里追过来了!”范隆根也顾不得细说自己失败的经过,先将敌人出击的警讯告知斯派克斯:“听着,我们现在最好就是尽快后撤,撤到海上去!”

    斯派克斯犹豫了一下道:“但是布劳沃那边还没有消息回来……”

    “布劳沃或许已经回不来了!”范隆根情绪激动地打断了斯派克斯的话:“敌人一直在挖坑给我们跳!他们就是在等着我们进攻,以便能在更近的距离上杀死我们的士兵!如果不赶紧后撤,说不定我们都没法活着离开这个岛了!”

    斯派克斯犹豫了一下,还是摇摇头道:“不行,我们不能抛下自己人不管。”

    范隆根沉默了片刻,又开口道:“那我申请去港口让船只先做好出航的准备,如果战事不利,至少我们还能来得及后撤。”

    “可以,你去吧。记得安排人手把运兵船上的弹药也先搬到你的船上!”这次斯派克斯没有再继续坚持,同意了范隆根的请求。两艘运兵船的受损状况都比较严重,如果接下来的形势真的恶化到己方必须后撤到海上,那么也只能暂时放弃那两艘运兵船了。

    范隆根匆匆离开之后,斯派克斯一脸阴沉地望向对手的阵地。炮击交战在范隆根逃回来之前就已经停止了,因为荷兰阵地上的火炮几乎全都被对手的炮弹犁了个遍,存活的几十名炮手说什么都不愿再上前去承受这种一边倒的单方面炮击了。

    尽管北边的消息还没有传回来,但有了范隆根这个前车之鉴,斯派克斯对于布劳沃那一路的战果也就不甚乐观了。但尽管战局的走势已经很明显,对手却并没有急于出镇追击,斯派克斯认为这并不是一个正常的现象。他其实还寄希望于对手出击的时候能凭借己方的火枪阵再扳一次手腕,就这么承认失败实在让他觉得十分的不甘心。

    十分钟之后,从北边逃回来的第一个人出现在荷兰阵地上,他所带回的消息让斯派克斯又是心头一紧。

    由布劳沃率领的队伍在发动进攻时毫无悬念地同样遭受了大量火枪兵的狙击,而布劳沃本人也没有范隆根那么高的幸运值,他当场就中枪倒下了。

    当然逃跑的士兵们并没有直接把他扔下,仍然是将他从战场上拖了出来,然后由几个人轮流背着往回赶,而跑在最前面报信的人就是为了让这边的阵地上能赶紧准备好医护急救措施。

    但荷兰人也实在谈不上有什么好的急救手段,对于外伤,军医能够使用的无非就是用沸水煮过的布条和几件简陋的外科手术工具。

    几分钟之后,布劳沃终于被背出了树林,出现在斯派克斯眼前。他的右胸中了一枪,但因为布劳沃身着皮甲,子弹并没有直接穿透身体,而是卡在了体内的某个部位。肺部的伤势加上一路的颠簸,让他不断地从嘴里咳出鲜血,斯派克斯见到他的时候已经是脸色煞白,嘴里说不出话来了。

    尽管两人在这次的任务中也有不少的分歧,甚至发生过一些争执,但看到同僚身受重伤,斯派克斯也难免有些兔死狐悲,下令军医赶紧进行救治。

    但军医的能力也很有限,要在这种环境下做胸外科手术取出肺叶里的子弹,即便是摩根、约翰逊这样的专业人员也得十分慎重,而且布劳沃受伤之后没能得到及时有效的处理,这么被背在背上一路颠回来,伤势也在无形中加重了不少。

    没等军医把子弹取出来,布劳沃就因为失血过多嗝屁了。事已至此,再强迫部队继续打下去也不会有什么士气可言了,斯派克斯铁青着脸下了命令,让所有人员立刻向港口方向撤退——趁着对手没有来得及追击的时候,赶紧照着范隆根建议的那样撤到海上去才是正解。

    然而事情仍然没有按照他所预想的节奏在发展,就在士兵们开始撤离的时候,远处小镇上的守军也终于露出了狰狞的一面,开始列队出击了。

    尽管双方的阵地相隔将近一里地,但对手出击的压力却立刻就在荷兰士兵中造成了混乱,有人试图要回到阵地上阻击敌人,而有人却慌慌张张地想要尽快赶到码头登船,顿时队伍就乱了。

    一里地看似很远,但在正常行军速度之下,其实也就几分钟的路程。斯派克斯当然知道己方的状况已经不适合再进行高强度的战斗,只能呼喝着让混乱的队伍赶紧撤往港口。

    而在这个时候,从南北两边的树林中也开始有对手的火枪兵零星冒头了,这让荷兰人更觉恐慌,更多的人放弃了就地固守的想法,开始不管不顾地向港口奔逃。然而他们并不知道,从南北两路的密林中攻出来的海汉士兵为数并不多,而且其中有不少都是本地民兵,战斗力跟正规民团军根本就不是一回事,如果荷兰人不是那么慌乱,立刻就地展开反击,或许多少还能取得一些战绩。

    但战场溃败这种事一旦出现,就很难再依靠个别指挥官的能力来力挽狂澜了。斯派克斯对于这样的场面也根本没有更好的处理手段,只能是在几名亲卫的簇拥之下也逃向了港口。

    “荷兰人逃跑了!”穆夏柏从望远镜中看到这个场景之后,终于一颗心回到了肚子里。这两天的交战虽然规模不大,战况也说不上有多么的惨烈,但对于守岛部队而言的确也算是一次不小的考验。能够从最初交战的失利中迅速转变状态,在第二道防线上给予了荷兰人迎头痛击,穆夏柏自认还是发挥出了应有的指挥水平。

    不过穆夏柏可没打算就这么轻松地放荷兰人离开,之所以要把握住荷兰人撤退的这个时机把部队顶出去,就是为了要让他们在离开之前再留下一点代价。

    海汉部队衔尾追到港口的时候,已经有两艘荷兰帆船率先驶离了码头,但尚有大约两百多荷兰人正在乱哄哄地登船。民团士兵们不慌不忙地在百米开外排好轮射阵形,然后对这些仍然停在码头上几艘帆船和岸边的人员开始了射击。

    慌乱而拥挤的人群完全成了毫无抵抗力的活靶子,每二十秒一轮的轮转射击都会打倒数人,而荷兰一方却只有极少数已经上到甲板的人能够顾得上组织一波无力的反击。但这种零星的射击很快就会招至少两个排的火枪集火,然后就没有下文了。

    船上的水手已经来不及再解开缆绳,慌慌张张地直接用刀砍断缆绳,一些来不及登船的人只能攀附在船舷外的绳网上,但其中有不少人在爬上船舷之前都被后背打来铅弹击中,掉进了海里。

    [三七中文手机版 m.37zw.com]
新书推荐: 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且听凤鸣 舞台之王 秦凤鸣公孙静瑶 农门锦鲤小俏媳 快穿大佬每天都在暴富 涅槃仙尊在都市 我在黑月铁骑排行第二 兰若蝉声 快穿三界之我的宠物是阎罗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