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1627崛起南海 > 第639章 战后总结

第639章 战后总结

    撵着荷兰人屁股一路追到码头的并不止步兵而已,小镇上仅有的几匹骡马也被临时征调,用来牵引民团的几门轻型火炮。虽然畜力自行火炮的速度比较慢,不过还是赶上了最后一波,对着正在匆匆驶离码头的荷兰帆船轰了几轮。但小口径火炮对帆船船身所能造成的伤害极其有限,威慑效果要远大于实际战果。

    不过追击也并不是一无所获,荷兰人前一天从船上卸下来的各种物资、装备,绝大部分都没能来得及在仓惶逃跑的时候带走,在岸边堆成了一座小山。此外还有数十名荷兰雇佣兵和水手在最后时刻没能及时撤离到船上,在民团军的包围之下无奈地变成了俘虏。

    由于安不纳岛本地已经没有可以用于作战的大型海船,穆夏柏也只能很无奈地看着荷兰人的船队以十分缓慢的速度离开港口。值得庆幸的是,不管这支船队是选择南下返回还是北上去台湾大员港,穆夏柏都可以确定他们在短时间内不会再回到这里来了,驻岛守军也得以有一段休整时间,并根据这次的交战状况,对本地的防御策略作出一些调整。

    由于此次作战的交战区域面积比较大,战后对于战果的清点工作也较为麻烦,穆夏柏动用了数百人,花了一天一夜才完成。

    此次交战过程虽然仅仅只有两天一夜,但战斗强度的确已经算得上近期少有,仅火炮就发射了六百余发,火药使用量超过两千斤。算上临时征召的民兵在内,海汉一方实际参战人员超过了六百人——这个数字其实已经大大超过了荷兰人,只是对手一直认为是武器性能吃亏导致战局不利,在最后时刻才意识到自己在兵力上也同样处于劣势。

    此次交战中海汉一方牺牲十八人,伤二十二人,在近两年海汉的对外军事行动中算得上是伤亡最为惨重的一次。其中在第一天的港口炮台争夺战中就牺牲了十六人,这个责任其实有很大一部分都得归咎于军方前期所制定的防御策略。不过好在穆夏柏临场应变的能力也还不错,及时调整了作战策略,让顶在港口一线的作战人员全部后撤,选择了更加有利的防御位置来与对手进行正面交锋。而这个改变也让海汉一举转被动为主动,在接下来的战斗中收获了不错的战果。

    根据战后的统计,荷兰一方在这次为期两天的遭遇战**计战死一百七十七人,这个数字只是打扫战场中清点到的尸体数目,还不包括在第一天的交战中可能已经随被击伤的帆船沉入海中的失踪人员,以及像布劳沃这种尸体也被运走的在内,实际死亡数目肯定是比这个统计数字要更多一些。穆夏柏认为荷兰人的实际损失至少是两百人以上,再加上为数不少无法得到及时有效治疗的伤者,很可能还会有一些人在海上失去生命。

    另外此战活捉俘虏共六十八人,不过其中只有三人是货真价实的荷兰人,其他全是以各种雇佣形式加入东印度公司的多国部队。在经过简单的甄别,确定这批人当中没什么有价值的目标之后,穆夏柏下令将他们全部收押起来,等下次过来送补给的船只将他们带回到大陆上去。

    荷兰人来时九条大船,而撤退的时候却只有五艘船得以安然离开。两艘运兵船都在交战中损毁严重,已经失去了航行能力,而另外两艘商船则是因为在登陆战时做了挡箭牌,直接就因为进水严重而沉没在近岸处了。

    物资缴获方面倒是没有让穆夏柏失望,最值钱的并非荷兰人没来得及带走的武器弹药储备,而是近两吨的香料成品。这批货物本来是要运去台湾大员港,然后分销发卖到大明、日本、朝鲜等地,但因为第一天的交战中范隆根的商船就因为作掩护而被击伤,从船上抢运出来的这些不能受潮的货物就只能暂时存放在码头上,没想到撤离的时候太仓促,这些货物就直接便宜了岛上的海汉人。

    穆夏柏仔细检查了这批货,其中有不少都是东北亚市场上的紧俏商品,最名贵的品种甚至要卖到上百两银子一斤。按照当前远东地区的香料市价,穆夏柏估计这批货物至少市值在一万六到一万八千两白银,也算是能够补贴上这次作战的军费消耗了。

    此外这一战缴获的武器弹药倒也着实不少,火绳枪就有一百多支,从荷兰帆船上卸下来还没来得及投入使用的火炮十七门,火药四十多桶共计七百多斤,铁皮盔甲二十五副,牛皮甲七十三副,长矛、战刀等武器一百余件。这些东西自然是入不了穆夏柏的法眼,不过倒是可以通过为海汉跑腿的中间商卖给占城、暹罗这些对象,弄个七八千两银子应该问题不大。

    这么里外里算下来,缴获的战利品价值肯定是超过了此次作战的消耗,倒也是小有收获,军方向执委会通报战果的时候,伤亡数字也就不会再是最显眼的一栏了。

    发生在南海小岛上的战斗对很多当事者来说,或许就是改变其一生命运的转折点,但对于三千里之外的三亚而言,这场激烈的战斗仅仅只是抄写在纸面上的一条电报消息而已。由于海汉并没有对外公开占领安不纳岛的事实,这次的胜利也暂时无法进行宣传和嘉奖,甚至连其传播范围也仅限于穿越众和极少数高级归化民干部。

    军委在第一时间就得到了安不纳岛战斗结束的消息,并立刻将其通报到执委会。虽然这次的战果远不及上个月使团在福建攻克南日岛的战斗,但这毕竟是海汉第一次与荷兰这个劲敌交手,不管是军方还是执委会,对于这次战斗的意义还是比较看重的,为此执委会还是特地召开了一次专门会议,听取军方人员的情况汇报。

    颜楚杰刚刚结束了上半年的在外战斗轮值,将琼北的事务暂时交到了王汤姆手里,回到三亚述职顺便休息几天,不过从六月二十二日收到安不纳岛发回来的报警之后,他的假期就已经中断了。安不纳岛的驻军规模虽然不大,但对于海汉的南海攻略却是非常重要,军方在四月出兵拿下当地,就是为了能够尽早控制南海航道,对往来于台湾岛与巴达维亚之间的荷兰船只进行干涉,使得荷兰在福建海域的影响力进一步降低——这是与海汉在福建的战略调整相辅相成的一步棋。

    以贸易军事同步扩张著称的东印度公司断然不会坐视有人占据他们由东南亚通往东北亚航道上的主要补给点,所以海汉在决心拿下安不纳岛的时候就对日后与荷兰人的交手有了一定的准备,只是没想到荷兰人的回击来得如此之快,而且毫无试探性的直接就对安不纳岛发动了进攻。穆夏柏发回的报警电报中,已经说明了第一道岸防炮工事被对方攻破的的状况,这个状况也大大出乎了军方高层的预计。

    当初为安不纳岛设计防御体系的时候,军方高层几乎一致认为岸防炮台是防止敌人从海上发动攻击的最好办法,这一点在海汉的多处港口都得到了很好的验证,只要是修建了岸防工事的殖民点从未发生过被敌人从海上攻破防御线的情况。1628年底的万山港海战中,当地驻军利用岸防炮台工事重创了兵力数倍于己的刘香海盗船队,是迄今为止岸防炮台战法最典型也最为成功的一次战例,就连之后的胜利港军校课程中也将其奉为圭臬。

    但安不纳岛的不利局面显然是打破了这种思维定式,荷兰人毫不讲理地直接硬吃,而岛上的炮台却未能在敌方船队靠岸之前有效地阻击对手的登陆行动。这当然跟岛上炮台工事的简陋和驻军数量、作战策略等等方面脱不了干系,但失利就是失利,军方也没有为此推脱,王汤姆在汇报中也明确表示了“这个教训值得军方好好进行总结”。

    不过暂时的失利倒并没有引起恐慌情绪,因为按照穆夏柏发回的电报所说,对方总共只有九条帆船,其中大部分都是商船,满打满算也就千把人的兵力可用。海汉提前两个月就开始在岛上做战争准备,修筑了几道防线,如果穆夏柏连这点兵力都扛不下来,那还是别在外面带兵了,早点召回来做内勤算了。

    果然这场交战在第二天就以海汉一方的获胜宣告结束,荷兰人丢盔弃甲逃离了安不纳岛,并且可以确信他们在短时间不太可能再发动新的攻势了,这也给予了岛上的守军休整的时间。但军方倒是没有因为这个消息而放松,该如何加强岛上的守备来防御荷兰人下一次卷土重来,就成为了此次会议的中心议题。

    “我们在安不纳岛的兵力倒是暂时够用了,但很显然防御手段还远远达不到正面抵抗海上来袭的作战要求。”王汤姆谈完了战况,开始将话题引入到战后的经验总结上:“如果荷兰人下次来攻岛的兵力翻倍,那我们就更不可能在第一时间阻止他们的登陆行动了。”

    “即便兵力翻倍,但我们的驻岛部队还是有能力打败他们,不是吗?我记得军方在四月攻打安不纳岛之前所做的预案,明确承诺过岛上无需增加兵力,就能抵抗两千人规模的敌军。”顾凯应声说道:“但现在的意思是说安不纳岛已经快要守不住了吗?”

    “我们当时的说法并没有任何错误,驻岛部队是有足够的能力击败来犯的敌军。”王汤姆解释道:“但击败对手并不表示我们的守岛就没有任何问题。众所周知,安不纳岛当地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物产,可以用于军事用途的更是一样都没有,驻岛部队所有的作战补给都得从岛外,也就是从安南的港口运过去。而荷兰人在南海地区的海上优势很明显,如果他们要对安不纳岛附近海域实施封禁,那我们的驻岛部队就很难长期维持应有的战斗力了。”

    “但封锁一片海域的成本也是相当高的,不是吗?何况我们也有海军啊,如果他们要封锁安不纳岛,那我们到时候可以派出舰队击退他们。”顾凯反驳道。

    “话是没错,但你忘了一件事。”王汤姆提醒道:“从巴达维亚到安不纳岛直线距离大约600海里,而我们的海军主力都在海南岛这边,从三亚到安不纳岛的距离要比对手远了一半,并且安不纳岛当地的港口环境有限,没办法长期驻扎大型舰队,这也是我们为什么在此之前只安排两艘海军作战船只在当地驻守的原因。而且船只一旦受损,很可能就得像这次一样回到安南的金兰湾,甚至是回到大本营来进行维修才行。荷兰人虽然也会面临类似的问题,但他们的解决办法要比我们容易,因为他们的船比我们多得多,这对于我们来说是短期内没有办法追赶上的劣势。我们可以跟他们打,但很难在海战中像我们打刘香那样取得决定性的胜利。”

    “那军方解决这个问题的思路是什么?”陶东来没有再让顾凯继续跟王汤姆纠缠下去,主动开口将话题引回到正路上来。

    “军方的意见是,在现有基础上适当加强当地的军备强度,除了弹药和作战物资方面的储备之外,希望建设部能够协助向当地派出工程技术人员,协助当地修筑并加强防御工事。”王汤姆顿了顿,接着说道:“换句话说,我们要改变之前的想法,做好把安不纳岛变成与荷兰长期交手的前沿阵地。”

    在军方原本的预计中,认为荷兰人不会过于重视安不纳岛,即便发现这里被一伙疑似海盗的武装势力占领,也不会采取大规模的行动,顶多打上一两次,打不下来自然就会暂时放弃这个战略价值不大的地方,但现实的状况显然和预计有较大的出入。

    [三七中文手机版 m.37zw.com]
新书推荐: 绝世杀神 赫连夫人的马甲有点多 奶爸大文豪 快穿宿主她又软又甜 拥有火影系统的我才不是男孩子 清穿之败家福晋狠嚣张 超级战医 逆天宝宝:凤尊爹爹,宠上天! 最强兵王归来 女总裁的逍遥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