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1627崛起南海 > 第643章 利益之争

第643章 利益之争

    对于这些反复无常的明人,范隆根可并没有多少信任可言,这出尔反尔的事情,以前已经出过不少了。当年福建明军攻不下澎湖,就曾假借和谈之名停战,却在和谈期间扣下了荷兰的使团,并以此要挟荷兰退出澎湖。而曾经与荷兰人有过密切商贸合作的许心素,在归顺大明进入官场之后,也迅速与荷兰人划清了界限,转投了海汉阵营。至于十八芝这帮海盗,平日里干的就是杀人越货、走私劫船的勾当,就更谈不上什么信誉度了,就算是要达成什么协议,那也必须是十八芝的大头目级别的人出来说话才算有效,郑新知这种幕僚的份量还远远不够。

    郑新知还真有准备,立刻从怀中掏出一封书信,恭恭敬敬地交了上来。汉斯有些疑惑地打开来看——当然了,他除了能认出落款处的郑芝龙签名之外,内容基本是一个字都看不懂。而能认出这个签名也仅仅只是因为郑芝龙过去曾跟他有过数次的书信往来,已经看熟了这个“图案”而已。

    郑新知当然也知道对方肯定看不懂这封信的内容,立刻便向他们解释道:“佛郎机人在大员岛北边的鸡笼、淡水两处港口,我家主公都可提供详细的布防图,还可以提前派人手潜入当地,在发动之时来一个里应外合。”

    汉斯听了这解释之后忍不住也是心中一动,他在过去几年中组织的几次攻击没能获胜,并不是因为实力弱于对手,其实都是因为对当地的状况不明,无法制定出详细可行的作战方案,因而导致了最终在战场上的失利。如果真能得到当地的布防情报,那无疑会给进攻方带来极大的作战优势。

    而在情报侦察方面,十八芝无疑是具有明显的优势,他们原本就一直跟西班牙人保持了商贸往来,能够比较容易地收集到当地的情报。如果他们安心要卖了西班牙人,那还真是有点防不胜防。

    当然了,汉斯同时也想到了另外一种可怕的可能——如果拒不接受十八芝的提议,那说不定他们也会在某种必要的时候把荷兰人的情报卖给别人。这样一来,如果要拒绝郑新知,那倒是需要再慎重地考虑一下后果了。

    汉斯再瞄了瞄这这封信,先将其放到了桌上,他当然也不会这么快下决定,这封信肯定还得找人看一看,把其中的内容仔细研究之后,再考虑是不是要答应对方的提议。

    汉斯让郑新知先回去等答复,郑新知也知道这事急是急不来的,点头哈腰地退下了。

    “范隆根先生,如果你愿意的话,我想邀请你参加我们关于十八芝这件事的讨论会。”汉斯并没有打算把这事再沉淀一下的打算,准备立刻便要跟进下去。当然这涉及到开战的大事,汉斯也不是自己拍拍脑袋就能作主,还是必须要召集手底下主管各方面事务的官员,征集他们的看法。

    “我很容易能与汉斯先生共事。”范隆根微微欠身示意自己接受了这个邀请。他手下的几艘船都在前些日子的炮战中受到不同程度的损伤,正好也需要在大员港进行维修维护,这段时间他也没什么事情可做。

    在郑芝龙派人拼命游说荷兰人的时候,钱天敦所率领的船队也已经驶入到了福建海域。这支船队除了由八艘运兵船运载从安南调过来的一个满编加强营的陆军之外,军委还十分大方地给他配备了四艘“探险级”和四艘“探索级”共计八艘战船,以及四艘综合补给船组成的小型特混舰队。这支舰队将在一段时期内常驻在福建这边,作为海汉往北发展势力的桥头堡存在。而在海军造舰计划中,第二批建造的三艘“威严级”混合动力战舰中,就将有一艘会分配到福建这边服役,当然其入列时间最快也得等到下一年,如果近期有大型作战计划,那还是得从琼州这边调主力舰过去坐镇才行。

    这支船队的规模相比两个月前到访的海汉使团船队就大多了,到外海迎接他们的福建水师将领许裕拙虽然已经有所预料,但仍然是对海汉人的大手笔咋舌不已——试想海汉派到福建的一支船队便有如此规模,那他们在琼州岛的海上武装强度又将会是多么的惊人!

    当然实际上海汉在海南岛附近布置的海上力量也没有许裕拙想的那么夸张,海军的作战舰船中有相当一部分都已经分拨到了安南和广东的沿海地区驻扎。如果不算目前仅有两三艘服役的“威严级”战船,真正驻扎在琼州岛的海军规模也就比这支派到福建的船队多出一倍左右的兵力而已。军委敢于把兵力部署到这么远的地方,除了对自家的后勤补给能力有充分自信之外,的确也有部分原因是当下的南海已经没有什么敌对力量能够从海上向海南岛上的主要港口发动大规模攻击了。

    “海汉……这真是要在福建大干一场的架势啊!”许裕拙在甲板上看着远处海面上旌旗招展的海汉舰队,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感叹。之前过来的海汉使团才几艘战船,就能把福建水师久悬未决的南日岛给一举拿下,而这次海汉一口气派了一支舰队过来,这要是拉出去跟十八芝来个海战,那还不得打得那帮海盗哇哇叫。

    而海汉舰队却远没有许裕拙的这种紧张感,钱天敦站在甲板前端,正在向宣传部特派记者罗舞丹介绍福建方面的情况。当然说介绍其实好像不是太合适,因为这两人的对话怎么都不像是工作关系。

    “上个月石迪文已经带着人把南日岛打下来了,那是十八芝在福建沿海最后的一个大型据点,所以近期都应该不会有大的作战行动,我们达到福建之后的主要任务也就是修筑营盘和港口,协助明军镇守海疆。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建议你住到漳州城里,那里的生活条件会比我们选择的驻扎地要好上很多。”

    “钱天敦你不要骗我,以前在安南的时候,每次你们出兵打仗都提前把我支走,不让我到第一线去工作!”

    “战场很危险的,刀枪无眼,让你一个小姑娘到战场上去,出了事我怎么向执委会交代?”

    “你堂堂战区司令,就不会保护我吗?”

    “不让你上战场就是在保护你啊!”

    “这算什么鬼保护……”

    高桥南在后面实在听不下去,默默地退开了一段距离,直到听不清这两人的对话为止。虽然当初听说罗舞丹要跟着船队到福建驻扎的消息时,钱天敦似乎并不是很开心,但这段时间在船上待着,两人拌嘴倒是拌出了某些特别的情愫。高桥南看在眼中也不会点破,只是默默地在考虑自己是不是的确也应该找一个家境尚可的姑娘成家了。

    漳州这地方,高桥南在数年前也是来过的。那时候他被剥夺武士称号之后流放出来,辗转也曾到过这里,只是因为他的身份问题,在漳州没能找到饭碗,后来才被人裹挟着去广东沿海做了海盗。他倒是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重返这个地方,而且是以当下的这种身份,风风光光地进入福建。

    许裕拙这还是第一次见到钱天敦本人,以前都只是只闻其名未见其人。当初在胜利港留学的时候,许裕拙所学习的军事课程中有不少内容的编撰者都是钱天敦,他也听说过这名高级将领在安南内战中的诸多辉煌战绩,其手下的部队更是有海汉王牌军的绰号,心中多少有些将其作为了军人这份职业上的偶像在看待。

    不过当他见到钱天敦的时候也还是吃了一惊,原来钱天敦并不是他想像中的沙场老将模样,虽然肤色黝黑,但看五官面目,顶多也不过三十来岁的人而已——事实上钱天敦的真实年纪现在也还未满28岁,的确算得上是年轻人。但钱天敦岁数不大,经历的战斗却是不少,加之又长期在安南担任军政大员,身上那股上位者的气势还是很足的,这跟许裕拙所熟悉的石迪文又有着比较明显的差异。

    新到的船队将在中左所停靠两日以做休整,然后再前往南日岛,接替仍在当地驻守的使团部队。宁崎也从漳州提前赶到了中左所,参加为钱天敦等人准备的接风宴。

    宴席结束之后,钱天敦刚回到自己的住处,宁崎便登门拜访来了。两人简单寒暄几句之后,宁崎便开始切入到正题:“根据我们最近所得到的情报,十八芝有可能在年内会再次攻打南日岛,你接手之后要有开战的心理准备。”

    “我来福建就是来打仗的,在安南过了两年平静日子,感觉骨头都快要生锈了!”钱天敦打趣道:“他们能主动来攻最好不过,我也顺便练一练兵,以前这帮人还没到这种亚热带环境作战的经历,这次驻守福建倒是增加历练的好机会。”

    钱天敦手下的这个特战营在整个民团军当中都算是战斗经验很丰富的佼佼者,从南海到广东沿海,这支部队涉足过的战场跨度极大,面对过的敌人也是多种多样,大明的军队、安南的叛军、流窜的海盗,甚至还有葡萄牙人,这些丰富的战斗经历对于这批军人来说的确是十分宝贵的财富。如果他们能够幸运地继续在战场上保住自己的性命,那么要不了几年之后,这些士兵中的绝大多数都会像高桥南一样,成长为民团军中的带兵军官。

    “不仅仅只是十八芝,有可能荷兰人也会介入。”宁崎补充道。

    “哦?有确切的消息?”钱天敦慢慢收起了脸上的笑意,肃然问道。十八芝举兵来攻,跟十八芝与荷兰人联合出兵的概念是完全不一样的。正如荷兰人在目前不想得罪海汉一样,海汉也一样不愿意太早与荷兰交恶,所以才会在南海的军事行动中假扮成海盗去占领安不纳岛。但如果荷兰人真的直接介入南日岛的争夺,那海汉就不可能再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甚至有可能要因此而提前实施攻打大员港的计划。

    “是许心素给我们的消息,他在大员港有自己的情报渠道。”宁崎解释道:“十八芝派了使者去大员港,近期很频繁地出入东印度公司的办公地,据说是在向荷兰人请求军事方面的援助。”

    “那荷兰人表态了吗?”

    “暂止还没有。”宁崎摇摇头道:“不过荷兰人的态度很难确定,因为我们不知道十八芝会给他们开出什么样的条件。”

    “那关于荷兰人在台湾的武装实力,许心素有没有进一步的确切情报?”

    钱天敦是一个很实际的人,既然客观上存在着战场交手的可能,那么最明智的办法就是立刻开始搜集对手的情报资料,以提早作出相应的备战手段。

    “我来找你就是为了这事。”宁崎从自己的公文包中取出一摞纸递给钱天敦:“这是许心素提供的资料,我让安全部的人重新进行了整理归类,你拿去研究一下。这主要是他们的兵力部署状况,武器配备,常用的战法,以及作战船只的大致统计。”

    “有这个就好办多了。”钱天敦没有急着翻看内容,用手在封皮上拍了拍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荷兰人真要来南日岛作死,那我就好好教教他们死字是怎么写的。”

    “你可不要打得太兴奋,一路追出去了,固守南日岛才是你近期的任务。”宁崎提醒道:“今年年内大概都不会再派援军给你了,因为现在军委的注意力都暂时放到南海去了。”

    “南海怎么了?”钱天敦诧异地问道。他这些天在海上飘着,并没有及时接收到大本营的情报。

    宁崎应道:“荷兰人在前几天已经派了一支船队突袭安不纳岛,不过他们没能得逞,打了两天之后就撤走了。驻岛部队有一定的伤亡,这次的作战并不是像往常那么顺利。”

    [三七中文手机版 m.37zw.com]
新书推荐: 女尊世界的白莲花 从史前开始打卡 我的无限怪兽分身 凤女之倾城医后 重生之都市狂仙 原来修仙也可以闷声发大财 他来自虚空 名侦探世界的警探 随身空间之五十年代 假装我是幕后黑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