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1627崛起南海 > 第650章 差距

第650章 差距

    昨晚料理完十八芝布置在外的暗哨之后,钱天敦便将打扫战场的事情交给了高桥南,自己回到南日寨中对抓到的两名海盗活口进行了突审。虽然这两名海盗只是底层人员,所知的信息不多,但依然还是交代出了一些让钱天敦很有兴趣的内容,比如前来为十八芝助阵的荷兰人,又比如带队攻打南日岛的海盗头目郑芝虎。

    虽然海汉在前些天已经发现了出现在南部海域的荷兰武装船队,但从俘虏口中再次确认了荷兰人的作战意图之后,海汉的应对措施也就能做得更为从容一些。荷兰人不愿意派步兵参战,而是选择了他们更为擅长的海上作为活动区域,这无疑将大大减小南日岛守军在防御方面的压力。不过钱天敦可没打算把荷兰人排除在这场战争之外,既然荷兰人自己冒出头了,不给他们留一点教训,岂不是浪费了这么大好的机会?而且考虑到海汉目前所处的国际局势,钱天敦认为或许可以通过福建这边的战事,为海汉争取到更好的国际地位。

    南海的纳土纳岛已经开始围绕归属权与荷兰人展开了拉锯战,随着战事的展开,海汉民团借以掩饰行动目的的“海盗”身份迟早都会被揭穿。而海汉的所需要做的就是在荷兰人发现真相之前,以尽可能合情合理的方式从“海盗”手中接收纳土纳群岛的归属权。

    什么样的方式才能称之为合情合理?执委会的看法是首先要抓住荷兰人的把柄,要做到师出有名,而荷兰人主动在福建这边跳出来,倒是给了钱天敦一个灵感——海汉日后对荷兰东印度公司采取的军事行动,都可用报复此次荷兰人的不宣而战作为借口。

    当然了,在对付荷兰人之前,钱天敦还是得集中精力,先将南日岛上的这些海盗给清理掉。十八芝的队伍离开了港口营地往南进发,虽然仅仅相隔不过三四里地,不过由于十八芝此次攻打南日岛带来了大量的火炮,这些辎重要送到战线上也得费不少工夫。除了几辆骡马拉动的板车之外,相当一部分火炮和弹药几乎都是靠着海盗们人力推拉着从港口运送到第一线。

    在此过程中南日寨里的守军并没有选择出击或者开火,寨墙上一片寂静。驻岛明军指挥也是许家子弟,名叫许甲齐,论辈分也是许心素的子侄一辈。

    许甲齐能被许心素选派到南日岛上当指挥官,自然也是因其资质出众而得到了许心素的赏识,有意对他进行栽培。不过他跟负责水师的许裕拙有所不同,还并没有去往胜利港军校进修的经历,因此对于海汉的敬畏感也不如许裕拙那么强烈。

    许甲齐见十八芝的人马很从容地在距离南日寨一里之外的平原上布置火炮阵地,便忍不住向钱天敦质疑道:“钱将军何不命在下此时出击,趁着贼寇立足未稳之时,或可令其军阵大乱!”

    钱天敦看了一眼许甲齐,不急不慢地说道:“如果我们只是想击退十八芝,那他们连登岛的机会都不会有。我们放他们上岛的目的,就是为了给予他们尽可能沉重的打击。要是早早就亮出手段吓跑了他们,那反而会坏了原本的作战计划。”

    许甲齐道:“敌军如此之多的火炮,已堪与我军一比,这样打起来,我方难免也会有所伤亡。”

    “打仗嘛,死伤在所难免,只要敌人比我们死得多死得快,那就达到效果了。”钱天敦的脸上依然没有什么表情,连续几年的征战已经让他对于战场上的人命价值逐渐看淡:“如果能借着这一战灭掉十八芝的精锐,那日后我们攻打澎湖的时候,损失也会小一些。”

    “攻打澎湖!”许甲齐的眼神立刻亮了起来。对于他这样的年轻将领来说,攻打澎湖的十八芝老巢无疑是一个极为遥远的梦想,但自从海汉人出现之后,这个梦想的实现似乎也变得并不是那么遥不可及了。

    “不会太久的。”钱天敦拍了拍许甲齐的肩头道:“料理了这帮人,你觉得郑芝龙还有勇气继续派兵来攻打南日岛这类地方吗?等他缩回乌龟壳里,我们就可以来关门打狗了。”

    “钱将军的意思是,打算要全歼这伙人?”许甲齐也是聪颖之人,立刻便心领神会地应道。

    “这次十八芝带队的头领是郑芝龙的亲弟弟郑芝虎,我怎么可能再一次把他放走!”钱天敦嘴角浮出一丝嘲讽的笑意:“他都送上门了,我当然要尽力把他留下来!”

    “这便是昨夜钱将军出寨作战所得的情报?”许甲齐昨晚也在寨中,不过钱天敦亲自率部下摸黑出击这事却并没有提前知会他,直到早上他才知道海汉这边昨晚出去进行了一次扫荡,将十八芝布置在旷野里的暗哨全部清除得干干净净,而且还抓回来两个活口。

    郑芝虎是什么身份,许甲齐作为跟十八芝斗了多年的许氏子弟自然很清楚。像郑芝虎这样的海盗大头领,不管死活,只要拿下了都是大功一件,许甲齐自然也会对这样的军功感到眼热。不过明军与十八芝交手,多数时候都是处于被动的防御状态,鲜有能够占据战场主动的时候,就更不用说擒获匪首了。如果不是海汉民团驻扎在南日岛上,许甲齐大概也不敢妄想自己能够有机会在战场上抓住郑芝虎这样的海盗头领,能够守得住南日寨不丢就已经是万幸了。

    钱天敦一脸自信地说道:“照俘虏的交代,这次十八芝只派了两千多人来南日岛,连兵力都没有优势,他们凭什么跟以逸待劳的我们打?就凭他们搬来的荷兰救兵吗?荷兰人自保都是问题,又怎么能保得住他们!”

    十八芝虽然想方设法从不同途径买了大量的火铳火炮来装备自己的人马,但毕竟只是民间武装,其作战效率和战场反应完全就是业余级别的。一大群人乱糟糟地忙了两三个小时,火炮阵地都还没布置完。钱天敦眼看着时间已经到了中午,也是有些哭笑不得道:“看来今天起码要拖到下午才能开战了……通知后勤部门,分批次给战士们放饭进餐。”

    旁边许甲齐听了之后,也依样画葫芦地让手下去照办。明军在南日岛是有独立行事的权力,并不需要听从海汉的命令。但这仅仅只是官面上的说法而已,许心素经过上次攻打南日岛的观战之后,知道双方军队的实力差距太大,私下还是要求自许甲齐以下的明军军官要尽量配合海汉的安排,特别是作战期间,一切以海汉指挥官的命令为准,甚至连作息放饭的时间,也要与海汉民团做到一致。

    不过许甲齐本人倒不用在自己营中用餐,他身上还有一个军事观察员的身份,可以拥有与海汉民团军官同吃同住的待遇,而在他吃过海汉这边的军官伙食之后,他便不愿再回到明军营中享用那些干巴巴的军粮了。

    尽管南日岛的环境条件所限,食材供应无法达到海汉其他军事基地同等水平,但海汉高级军官所享用的三餐依然十分讲究,禽畜肉类至少保持两种以上,也能就近吃到新鲜的鱼虾贝类,晚餐时不当班的军官甚至还能有限量的酒精饮料供应。当然最关键的是,海汉民团的厨房里有大量的香料和调味料可用,做出来的菜肴比起明军那些除了咸味什么都没有米粥面糊可要好吃多了。即便是在福建明军中以待遇较好著称的许家军,也只能用“奢侈”来形容海汉民团的伙食供应,毕竟在这个时代能用各种南洋香料来做饭的,也只有在高级酒楼饭馆和少数权贵府上才能享受到这样的待遇。

    许甲齐自己也是带兵的将官,自然知道要在战时这样的后勤供应水平,其实也是实力的一种的体现。海汉人不但吃得饱而且吃得好,这也是双方在日常军训表现中差距巨大的主要原因之一。

    在守军不慌不忙地吃过午饭之后,十八芝总算是完成了他们的阵地布置,开始列队准备进攻了。然而此时海汉的火炮早就经过多次的反复校准,所有的炮口都对准了十八芝的几处主要火炮阵地。这些地域早在十多天前就已经划定了方格,通过试射确定了观瞄数据。可以说在十八芝仍然懵着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处于了海汉炮火的打击范围之内。

    “不用等他们先开火了,时机差不多到了就动手吧!”拖了大半天,钱天敦也没什么耐心再继续等下去了。他的作战计划就是在交手的第一阶段摧毁对方的重武器和远程武器,让其无法对南日寨的防御工事形成有效的打击。没了这些火炮之后,十八芝想要继续攻打南日寨,唯一的手段就是拿人命来填了。

    高桥南心领神会地带着命令去了炮兵阵地。类似这种炮火压制的战术,他们在安南的时候就已经练得驾轻就熟,何况这次还占据了主场之利,早早地就把射界划得一清二楚。十八芝辛辛苦苦运来南日岛的炮兵,在海汉民团眼里也不过就是一群活靶子而已。

    郑芝虎并没有亲临一线指挥,他所在的位置距离最靠前的炮兵阵地还尚有一里地,这也是他自保的手段之一。上次被海汉民团攻打南日寨的时候,他就已经见识过海汉炮火的威力,所以他选择了一个相对较为安全的距离来指挥这场作战。

    但手下的拙劣表现的确让他难以轻松起来,光是把炮运到前线架设阵地,就足足用了将近三个时辰。也还好南日寨里的守军愚蠢,居然没有趁着这个机会主动出击,打自己一个措手不及。郑芝龙决定接下来就用猛烈的炮火告诉他们,错失这个战机对他们来说是多么大的失误。

    “拿酒来!老子要边喝边看海汉人血流成河!”郑芝虎很是豪气地叫道。

    不过酒还没送到他手上,南日寨寨墙上倒是先响起了隆隆炮声。郑芝虎没想到对方居然在这么一个时机就突然开战,有片刻的时间陷入到懵逼状态。待他回过神来才立刻大喝下令道:“开炮!命令我们的人开炮!轰他娘的!”

    说起来这次十八芝投放到战场上的火炮的确不少,除了临时购买来的二十门荷兰火炮之外,还有他们自己所拥有的十八门火炮,全是专程从澎湖老窝运过来,为的便是要在攻打南日寨的过程中对敌军形成火力压制,免得又像上次那样,完全是因为火力上的差距而被海汉的炮火给压得抬不起头来。而这次仅从火炮数量来看,十八芝甚至已经超过了海汉守军,纸面数据是有一定的优势存在。

    为了能够同时使用这么多火炮,十八芝甚至还额外掏钱,从大员港雇佣了一批炮手来南日岛作战。这批炮手倒是没有荷兰人,是一支比较纯粹的雇佣兵。

    然而东印度公司提供的火炮和临时雇佣的外国炮手都无法拯救十八芝在这个特殊战场上的劣势,海汉的第一轮炮击就对左侧的火炮阵地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洗地,二十余发炮弹几乎悉数落在了提前瞄好的射击范围之内,将这片布置了十余门火炮的阵地犁了个通透。短短的几秒之内,火炮碎片、碎石和不完整的人体碎块四处飞溅,其中还夹杂着凄厉的惨呼和火药殉爆的声音。

    仅仅四十秒之后,第二轮炮击再次光临了这片地区,还没来得及逃生的炮手们来不及庆幸,就已经被死神收割了生命。而此时这块阵地上已经看不到一门完好无损的火炮,在开战的第一时间,这片火炮阵地就已经完全失去了战斗力。

    郑芝龙虽然在一里之外,但也能看到己方阵地上升腾起的黑烟,心中也是一紧,赶紧让人去查看情况。

    [三七中文手机版 m.37zw.com]
新书推荐: 宇宙波澜 他的小可爱甜翻了 传说中的糊涂神 带着系统去逃生 乱世栋梁 超凡大航海 神翊暗殇之千回端木 江湖变脸刀 真千金她又美又飒 地球BUG管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