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1627崛起南海 > 第652章 攻守转换

第652章 攻守转换

    选择在一般人精神最为松懈的凌晨这个时间开战,目的也是为了能攻其不备,在战场上取得主动。↗,不过对于明军水师来说,他们的任务相对比较困难,因为这需要他们先进入战场充当诱饵,尽可能将荷兰船只引离南日岛附近,然后海汉舰队再择机从侧翼插入荷兰人与南日岛之间,隔断他们与岛上海盗的联系。

    明军水师的船只大多还是以前的存货,这些战船对付十八芝的海盗船还是有得一拼,但要面对装备多门火炮的荷兰武装帆船就略微有些吃亏了,只能用船只数量上的优势来进行弥补。

    谢立倒也没有逼着明军水师去当炮灰的意思,他在事前的沟通中就已经跟许裕拙说得很清楚,明军可以在“实现战术目的的基础上尽可能保存有生力量,不必与荷兰人死拼”,真正的技术活还是需要等海汉海军的战船进入预定位置之后来完成。

    许裕拙自然也不会拒绝海汉人的好意,在上次目睹了海汉战船是如何以少胜多,打得十八芝的海盗船翻沉一片之后,他就已经彻底变成了海汉海军的忠实拥趸,对谢立所提出的战术安排都一一应承下来。

    而此时南日岛上的海盗则是陷入了尴尬的两难境地,荷兰人拒绝了郑芝虎登岛助战的请求,十八芝自己的战斗力又不足以在正面战场上撼动南日寨的防御,如果硬赶着步兵往南日寨发动冲锋,那结果很有可能是毁灭性的,海汉人的火枪阵可不是闹着玩的——上次海汉人攻打南日寨的时候,郑芝虎派出去执行袭扰战术的两百多号人就是因此而白白送了性命。

    但如果不主动攻打南日寨,此行的目的也就难以实现了。相比缩防在南日寨里的守军,十八芝最大的劣势就在于补给困难,一旦补给告急,就算没攻下南日寨也只能选择撤退,而目前留给他们的行动时间也仅仅只有几天而已,是打是撤,必须要尽快作出决定才行。

    郑芝虎虽然一向杀伐果断,但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进退维谷的状况,赶紧召集了手下的大小头目商讨对策。但很快他就发现这种商讨也是徒劳的,手下的每个人几乎都和他一样,陷入了战与退的矛盾中无法作出决策。一帮人吵得火热,到后来吵急眼了还险些动起手来,如果不是郑芝虎及时制止,搞不好十八芝的战损名单上又得添几个名字了。

    “都是一帮没用的废物!”郑芝虎回到自己的营帐中依然气忿难平,手下这帮人只有在海上打劫的时候才会有点用处,让他们上岸打仗,水平就只有普通的山贼等级。要靠着这么一帮人实现十八芝一统东南沿海的宏愿,那得等到何年何月?

    通过跟海汉的前后两次交手,郑芝虎现在也算是意识到了双方在战斗力方面所存在的巨大差距,他虽然尚不明白海汉人是如何操练出如此一支军队,但大致理解了为何以许心素为首的福建军方会选择抱紧了海汉这条大腿不放手——要是换作郑芝虎先跟海汉人接触,他大概也会作出同样的选择。

    但现在的双方的立场已经完全对立,郑芝虎也明白十八芝已经失去了这样的机会,即便向海汉人表示臣服,福建官府也未必肯放过他们这些为首之人。就算心里不甘,也只能选择一条道走到黑了。

    但无论如何,今天这开局不利,士气已经跌到了非常低的程度,再要继续逼迫手下们上阵搏杀,也未必能有好的效果。因此郑芝虎索性下令撤军,待明日再出阵邀战。不过他或许没有想到,过了这一夜之后,形势就会发生极大的变化了。

    为了防止再次遭受对手的夜袭,郑芝虎下令这一夜不再派人到营寨之外的旷野中埋伏——这个决定让负责情报收集的易老二长出了一口气。他手下的人手已经所剩无几,而且出了昨天的事情之后,已经没人再愿意冒着生命危险到外面去值夜放哨,哪怕是酬劳翻上两三倍也没人心动。毕竟银子虽好,但也得有命去花才行。

    但完全不设防也很危险,易老二这时候倒是想出了一个行之有效的办法,就是将作为补给品带来岛上的各种鸡鸭猪羊等禽畜用绳子系上,放了一些到营寨附近当做警讯使用。这些动物相对目标较小,在受到惊扰后发出叫声,营寨里的守军就可以及时进行戒备。

    不过这一夜南日寨却并没有再次安排出击,前一晚特战连的人几乎在岛上折腾了一整夜,钱天敦希望他们能够得到充分的休息时间,因为接下来双方的攻守地位很可能就要发生变化了,钱天敦需要自己的步兵保持一个比较好的作战状态去面对后续的战斗。

    荷兰人在这段时间里无疑是最为轻松的阵营,十八芝在岛上战果如何,对于他们而言并没有很直接的影响,只需守住外海,不让对手从海上来包抄十八芝的后路就行。在十八芝的火炮阵地被海汉炮火压得抬不起头的时候,范德维根甚至很有闲情地在船上组织了一次海钓比赛,最终旗舰“飞翔号”的大副维尔森以一条四尺长的大鱼获得了十枚银币的奖励。

    但这样的轻松也仅仅只持续到了下一天的凌晨。早上将近五点的时候,桅杆上的瞭望手发现了北边海上出现了一支规模不小的船队,船只数量至少是荷兰船队的五倍以上。范德维根在睡梦中被这个消息惊醒之后,连制服都来不及穿好,便来到甲板上确认这个可怕的发现。

    半小时后,这支船队的帆影已经在海平面上清晰可见,虽然天色还没亮起来,看不清船队的旗号,但范德维根凭借自己的经验,就可以判断出这支船队应该是隶属于大明水师——也就是许心素的直属部队。

    “敲钟,备战!”范德维根并没有慌乱,在确认了状况之后立刻有条不紊地开始下达命令:“炮手们全部进入炮位,升起炮窗!大副,让人去我的舱房把我的制服取来!”

    虽然荷兰人的初衷并不想与大明交战,但这种回避不是畏战,如果大明水师那么不知轻重地自己撞过来,范德维根也不介意给他们一点小小的教训以示警告。

    对面的船队以全速向南驶来,而太阳也已经快要从海平面跃出,这个距离上范德维根已经可以通过望远镜确认对方桅杆上打出的旗号——没错,这支船队正是许氏家族所统领的大明福建水师。

    “好吧,既然他们选择了战争,那就让我们来成全他们吧!”范德维根下令道:“打旗号,船队变换队形,抢占上风头,准备开炮!”

    荷兰的武装帆船在海战方面大多具备了一定的经验,旗舰的旗号打出之后,另外几艘帆船很快就调整了前进方向,跟着旗舰排出了队列,将侧舷炮口朝向对手驶来的方向。

    但明军显然没有打算这么容易就称了荷兰人的心意,在发现荷兰人的打算之后,明军水师的船队迅速兵分两路,撇向左右两边,似乎也是打算用类似的招数,以侧舷去抢占荷兰船队的头尾位置。

    “想和我们玩战术?”范德维根对大明水师的应变手段嗤之以鼻。要谈到海战,荷兰人在这个时代拥有非常强大的实力,就算是拥有独步天下的大帆船船队的西班牙人,也不敢说自己能在海战方面稳赢荷兰人。明军的这种队形变化,在范德维根看来意图过于明显,而且很难对自己的船队造成实质性的威胁。

    “转向,向西前进,我们要赶在他们的前面。”范德维根很果断地下达了下一道的命令。

    荷兰帆船在航速上的优势,也在此时毫无保留地体现出来。荷兰人的船队改变航向兜出一道弧线,正好可以截住转向向西南方向行驶的那一部分水师战船。

    正当范德维根还在考虑要不要用几发炮弹来警示对手知难而退的时候,他赫然发现对手居然先行开火了。

    几种竹木制成的火器拖着火尾从对方的战船甲板上升腾而起,在空中划出弧线扎向荷兰船队的方向。这些火器的用途便是点燃对手的船帆与船身,从而瘫痪对手船只的行动力,而其射程都在二三十丈左右,在这个时代的远东地区绝对算得上是很犀利的武器。然而实战中所取得效果,并不能完全实现其设计意图。

    首先这些原始的火箭助推型的武器本来就没有什么准头可言,发射的时候也只能由操作者估计一个大致的方位和距离,点火之后就完全是碰运气的阶段了,而这种准头的劣势就只能用发射数量来进行弥补,正如同火枪阵要采用排队枪毙的阵形来提高命中率一样。不过如果海上的风力稍稍大一点,就算十船齐射,也会被风刮得偏离方向,很难取得成效。

    其次这些火器的射程大多不如火炮,杀伤力也更为不及。就算敌船被射中了十支八支,只要及时处理就不会有什么麻烦,甚至还比不了舰炮在对方的船身上开出一个洞口导致进水的麻烦大。

    明军的这些如同焰火一样的火器果然没有取得什么效果,绝大多数在距离荷兰帆船还有好几丈的地方就力尽落水了。偶尔有那么一两支火箭扎到船上的,也很快就被船上负责损管的水手们用土包和湿布给扑灭了。

    “这些东方人真是太狂妄了!为了公司的荣光,我必须要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虽然没有被这一波攻势所伤及到,但大明水师“不明智的挑衅”还是惹恼了范德维根。上司说了尽量不要与大明开战,但可没说过必须要忍受大明战船的主动攻击,只挨打不还手这绝对不是东印度公司做事的风格。

    “开火!好好揍他们一顿!”范德维根热血上头,下达了开火攻击的命令。

    “飞翔号”侧舷的八门舰炮率先开火,炮弹呼啸着射向了明军的船队,其中一发直接命中了一条明军战船的船头,打得船板碎屑横飞,可以看到其甲板上有水手立刻便倒下了。

    然而明军的船队并没有就此止步,而是继续向前冲锋。范德维根知道这是明军惯用的战术之一,在接近敌人之后以各种近距离的火器再次实施纵火作战。相较没什么杀伤力的远程火器,在二十丈以内明军有更多的手段来实现这种作战目的,其中不乏有将各种易燃难灭的可燃物投掷或喷射到敌船上的做法,而这些进攻手段要比那些远程火箭可怕多了。即便是“飞翔号”这样的大船,如果被一堆大明战船给围堵住,也很难对四面八方飞过来的易燃物进行有效抵抗。如果距离再进一步缩短,这些大明战船还会利用各种工具来固定住两只船,然后跳帮实施肉搏作战。

    “调整航向,保持距离,不要给他们靠近的机会!”范德维根很明白己方的劣势就在于船只和人员数量太少,跟对手进行短距离的硬拼是极为不明智的做法,以己方在武器和船只性能上的优势,只要保持距离,慢慢用火炮解决对手才是最为稳妥的战法。

    海上的炮战声音自然也传到了南日岛的岸边,十八芝营中的海盗们纷纷从睡梦中惊醒,出来旁观这场海上大战。尽管交战水域距离南日岛的港口尚有好几海里,但荷兰帆船不断的炮击声还是给海盗们打了一剂强心针——还好请来了红毛人掩护后路安全,不然可能就在半夜三更被悄悄过来的明军水师给爆了菊花。

    “拿了我们家那么多的银子,也是该让这些红毛鬼出一点力气了!”看着荷兰人的帆船在海上作战,郑芝虎的心理也稍稍平衡了一点,说好的两家协同作战攻击南日岛,这荷兰人一直闲着也是太不像话了。

    [三七中文手机版 m.37zw.com]
新书推荐: 一世无争 白骨大圣 合租医仙 末武年代 我成了富一代 霍三爷,宠妻请克制 嫁给全城首富后我飘了 从精神病院穿越来的逻辑鬼才 重回八零小辣妻 修仙别看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