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1627崛起南海 > 第654章 击溃

第654章 击溃

    随着尖利短促的哨声响起,海汉战船的船舷边噼里啪啦响作一片,数十发铅弹射向了五十米开外的荷兰帆船。当然在海浪的颠簸之下,即便是神枪手也很难作出有效的预瞄,命中率完全只能依赖于运气。但对面挨打的荷兰水手们可不会这么想,铅弹掠过头顶和耳边的所带起的风声非常清晰,让他们甚至都不敢在甲板上直起腰来活动。在此之前已经有好几个倒霉鬼在操作帆索时被对方射过来的子弹击中,水手们虽然并不是怕死的人,但也不打算拿自己的性命来作赌注。不过他们很快发现对手的火枪射击仅仅只是一个前奏而已,他们的火炮已经换上了威力更大的链弹和葡萄弹。

    链弹又被称之为“甲板收割者”,飞速旋转的串连链弹不但能够撕扯风帆和索具,而且还可以将前进路线上的水手们一切为二,十分恐怖。而葡萄弹的散射面积大,更是让甲板上的水手避无可避。这两种炮弹倒并不是什么很先进的装备,荷兰人的船上也有,但要命的是荷兰帆船上的舰炮性能远不如对手,目前这个距离还没有进入到这两种特殊炮弹的射程,即便勉强换了链弹和葡萄弹,也很难对海汉的船只和人员造成实质性的打击。

    排在荷兰船队中第二位置的“鲟鱼号”很快就中招了,一枚链弹不但扯破了主桅杆最下面的一张船帆,而且连操作整根桅杆的帆索也一并给切断了,这让“鲟鱼号”的甲板上顿时乱成一片。而此时海汉船队又恰到好处地对“鲟鱼号”进行了一轮葡萄弹的集火,甲板上顿时就变成了人间炼狱,二十多名水手在密集的弹雨笼罩之下无一幸免,全被打成了筛子。鲜血和人体碎块遍布在整个甲板上,场面惨不忍睹。

    范德维根当然也注意到了战局已经在朝着不利于己方的方向发展,六艘荷兰帆船现在仅剩下两艘还保持着比较完整的作战能力,其余的四艘都已经处于了苟延残喘状态。而对手的作战思路也十分清晰,他们并没有试图要击沉或者是俘获已经失去战斗力的荷兰帆船,而是在确认目标失去作战能力之后就迅速将集火对象转移到下一艘船身上。

    至于荷兰那几艘失去了大部分作战能力的帆船,他们甚至连脱离战场的机会都没有,因为那支原本已经离开的福建水师船队,居然又兜兜转转地回来了,显然是准备来海汉人打下手清理战场的。他们的实力虽然不足以和荷兰武装帆船打正面对攻战,但要收拾这种残局还是绰绰有余的。

    目前的局面已经从最开始荷兰稍占上风的的六对四,变成二对四的不利局面。范德维根此时也已经从最初的兴奋中冷静下来,如果现在还想以少胜多,扳回战局,希望已经十分渺茫。退一万步就算大家拼了老命,跟海汉人继续打下去,最后顶多也就是个惨胜的结果,别说能不能把已经战损程度很深的几艘船给救回去,就连剩下这两艘船能不能安然脱离战场都很难说。别忘了南日岛港口那里还有六艘海汉战船没有参战,而且后面还坠着一大串福建水师的船等着捡漏。

    “改变航向,脱离战场!”范德维根很快就想清楚了利害关系,并且果断地下令终止作战,撤离这个已经陷入不利局面的战场。输掉这次战斗对范德维根而言并不是最糟糕的事情,如果无法把这次战斗的过程和相关的情报带回大员港,那才是真正的严重失误。

    当然了,脱离战场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想跑还得看对手是不是肯就此放手。毕竟在航速和船只操控性上,荷兰帆船也并没有什么优势可言。值得庆幸的是海汉人似乎并没有赶尽杀绝的意思,看到剩下的两艘荷兰帆船开始转变航向试图要脱离交战,海汉的几艘战船却并没有跟着改变航向继续追击。

    “荷兰人这就撤了啊!”谢立舔着有些干涩的嘴唇,脸上的表情显得意犹未尽。他当然希望能够在这一战当中全歼对手,但事前所制定的作战计划中已经很明确这次作战的首要目的并不是歼灭荷兰人的船队,而是要确保把来犯的十八芝海盗悉数给留在南日岛。而与荷兰人交手并将其逐出南日岛海域,其实也是为了达到这个目的的作战手段之一。

    当然了,能够将这次来南日岛助战的六艘荷兰武装帆船留下四艘,已经是非常骄人的战绩了——海汉可是仅仅只出动了整支舰队一半的力量就取得了这样的战果。而且整个作战过程让福建水师也在旁边进行了观摩,对其有多大的冲击力就不用细说了,毕竟他们几十条船都拿人家没有办法,而海汉人却相对比较轻松地解决了这个大麻烦,双方战斗力的实际差距由此可见一斑。

    不过话说回来,这场仗赢得也并不是表面看上去那么轻松,海汉海军参战的四条战船虽然依然保持了战斗力,却也并不是毫发无损,事实上四艘船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损伤,受伤的船员水兵也有两位数,其中两艘战船上还出现了阵亡人员。值得庆幸的是船只的主体结构没有大的外伤,航行和作战的性能也没出现大碍,只是可能需要在战后进行比较耗时的修缮工作。

    但现在谢立还没打算让这四艘船停下来休息,因为除了荷兰人之外,南日岛港口里还有一大帮子十八芝的船需要进行清理。

    在海汉战船与荷兰人接战的时候,十八芝这边也终于开始登船离港,打算要阻止海汉船队封锁进出港口的航道。但一来他们的行动稍显迟缓,还没来得及出击,海汉的船队就已经先行占据了有利位置,并且在海面上摆出了阵形。二则是十八芝的船载远程武器实在太少,跟海汉战船这样在海上正面交锋简直就无异于以卵击石。双方甫一交手,十八芝这边就明显吃亏得多,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海汉战船上发射的炮火连连击中。

    在海盗们察觉到对手的作战意图是要将自己封锁在港湾内而不仅仅只是击退之后,原本还在岸上观望的海盗们也急了起来,不等郑芝虎的命令便纷纷登船出海。他们很清楚自己若是真被海汉船队封锁在这个小港湾里,那恐怕就真的没有从此地脱身的机会了。

    很快涌向港湾出口的海盗船从最初的十几艘迅速翻了几番,大家都在慌不择路地试图逃出这条封锁线。然而海盗们并没有意识到,即便他们能冲过这道关卡,在外面还有福建水师和海汉的几艘大船在等着他们。

    人一旦存了逃命的心思,就很难再有拼命的决心了。除了最初的几艘船被炮火击中之后失去行动能力,后面从港口涌出来的海盗船全都溜向了近岸的水道,试图从海汉船队旁边溜出去。这样的战术的确取得了一定的成效,海汉战船的侧舷全都朝向港口一侧,以便于火力输出,而对那些从左右绕行的海盗船就显得打击力度不足了。

    “这帮混蛋!不许逃!”郑芝虎看到海盗们仓惶出逃的状况也是气不打一处来,这要是一窝蜂都逃了,那接下来还怎么攻打南日寨?他这次出发之前可是给郑芝龙立下了军令状,要在南日岛把之前的失利加倍报复回来,如果不得胜就自甘受罚。这惩罚倒是小事,关键是郑芝虎丢不起这个脸啊——就算是当初在珠江口吃了大败仗的刘香,也没有出现过在短短几个月之内连续两次败给海汉民团的战绩。往日郑芝虎可是没少对刘香大加嘲讽,而这次若是又在海汉人手里栽了跟头,他回去的确是没脸面对十八芝的其他头目了。

    郑芝虎气急败坏地下令让亲兵立刻去码头维持秩序,阻止海盗们继续登船外逃。这些人要是逃出去了,难道还能指望他们在海上兜一圈之后再打回来?

    不得不说郑芝虎的这个命令是极其愚蠢的一步棋,如果他此时下令全军撤退,凭借上百艘船只一起发动冲锋,要冲破港湾外尚未成型的海上封锁线其实并没有多困难,至少大多数人马还能有撤离南日岛的机会。但郑芝虎为了自己的颜面,放弃了这个唯一的逃生机会。

    早上八点,结束与荷兰人战斗的四艘海汉战船和十艘福建水师战船也加入到封锁港湾的队列中来,而此时因为郑芝虎的阻挠,海盗已经停止了向港湾外发动冲锋的行动,逃出包围圈的船只寥寥无几。

    距离南日岛港口大约六七海里的海面上,四艘已经无法动弹的荷兰帆船升起了白旗,向围上来的福建水师投降。他们在最后阶段还是有过抵抗到底的打算,但当他们发现福建水师只是围而不攻的时候,就已经明白自己的打算是徒劳的。很显然福建水师已经不准备再付出额外的牺牲来占领这几艘船了,他们就是围在附近,不让这几艘船有逃离的机会,等待海汉战船处理完南日岛港口的战局之后,再过来一炮一炮地轰沉这几艘船就行了。在这样的状况之下,除了投降之外,荷兰人的确也没有别的办法可以保住性命了。

    “荷兰人已经撤离战场了,这下我们的任务就很轻松了。”钱天敦从电台中得到了谢立的战况报告之后,也是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他原本还比较担心海军与荷兰船队交手会不会吃亏,但从战果来看,毫无疑问自己的这种担心是多余的。海汉这边以极低的代价就取得了这场耗时近两小时海战的胜利,也是真正意义上与荷兰武装帆船的第一次正面交锋——攻打安不纳群岛的时候,海军干掉的几艘民船商船可实在称不上是两军交战。

    高桥南在旁边应道:“那我们是否需要出击,尽快消灭岛上的残敌?”

    钱天敦摇摇头道:“不用着急,现在急的人不是我们,是十八芝。他们现在只有两条路可走,要嘛来攻打南日寨,要嘛就等着补给耗完之后投降。不管他们选择哪一条路走,对我们来说,损失都会比主动发起攻击要低得多。你记住,在我们兵力有限,而作战时间没有受限的状况下,以最低的代价取得胜果才是最正确的做法。”

    “是,长官!”高桥南立刻挺胸应道。

    “你去问一问许甲齐,如果明军愿意出战,那我们就替他们掠阵好了。”钱天敦虽然在意自己部下的安全,不过如果是明军去打头阵,那他倒是不会表示反对。

    高桥南会意地笑着应了一声,便出去找许甲齐商谈接下来的进攻策略了。

    仗打到现在这个份上,其实钱天敦就算撒手不管,也已经胜券在握了。他原本以为十八芝卷土重来,这一战至少会打个一周左右,倒是没想到居然速战速决,从十八芝登岛到现在才仅仅过了48小时,战事就已经呈现出一边倒的态势,这的确是他在开战之前没有预料到的结果。

    正如钱天敦对高桥南所说的那样,既然已经取得了明显的优势,就不必再用士兵的性命去换一个速胜的结果——在南日岛这么一个环境下,早两天打赢跟晚两天打赢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差别,也不会因为及早结束这场交战而有更多的收益。

    相比一手掌握了战局的钱天敦,十八芝的指挥官显然要迟钝得多。直到快中午的时候,郑芝虎才意识到现在的战局对己方来说意味着什么。荷兰人不声不响地就已经败退,抛下了南日岛上来不及撤出的十八芝。且不说现在还有没有攻下南日寨的希望,就算想安然离开南日岛,也已经不是一件轻松的任务了——港湾出口的航道上至少聚集了三十艘以上的敌船,想要通过这条封锁线而不被击沉估计会非常困难。

    [三七中文手机版 m.37zw.com]
新书推荐: 户外直播间 女尊世界的白莲花 从史前开始打卡 我的无限怪兽分身 凤女之倾城医后 重生之都市狂仙 原来修仙也可以闷声发大财 他来自虚空 名侦探世界的警探 随身空间之五十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