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1627崛起南海 > 第655章 进退维谷

第655章 进退维谷

    从交手的过程和现在的战局状况来看,郑芝虎意识到这显然不是自己预想的复仇之战,而是对手早早就设好了圈套,等着自己这队人马自行踩进来而已。对手在南日寨里驻扎了多少兵力,目前暂时还看不出来,但从海上的兵力部署来看,对手显然是早早就做好了准备,甚至连助阵的荷兰人也一并算计了进去。

    郑芝虎想到上次海汉带头来攻打南日岛的时候,不过出动了三艘战船而已,而这次在海上出战的海汉战船显然不止这个数了——这其中还没有包括那艘大得吓人的巨舰在内,说不定它就埋伏在南日岛周边海域里的某处,静静等着一个合适的出击时机。当然,从现在的状况来看,海汉已经不需要祭出这个大杀器来控制战局了。

    荷兰人败退之后,大概是不会再回来救援岛上的人了。而上午逃出去的少量船只,显然也没有足够的力量来杀一个回马枪。他们顶多就是直接去澎湖,将这边的战况告知郑芝龙。而以澎湖目前的状况,短时间内大概是没办法派出另一支援兵来解救南日岛上的困局了。

    在乱过一阵之后,各个头目对自己所带队伍的统计终于反馈到了郑芝虎这里。目前岛上还有十八芝成员一千四百余人,其中还包括了无法继续作战的伤号一百多人。剩下的海船共有七十三艘,其中有十一艘在上午的冲关交战中受损较为严重,如不进行维修将难以坚持长途航行。当然了,以剩下这六十多艘船的装载能力,挤一挤也能把人全都装走,但能不能安然离开这里就要另说了。

    补给方面,目前所带的粮草倒是还算充足,因为之前出现了数百战死和逃离人员,所以剩下的食物可供岛上人马至少半个月的消耗。但实际留给他们的可停留时间并没有那么多,因为回程路上也还需要大约两天左右的时间。如果被敌人追击,那么可能还需要在海上兜圈子来进行摆脱,所需的航行时间就会成倍增加。

    至于士气方面,这才是郑芝虎真正需要揪心的地方,在接连几次交手受挫之后,这支队伍的军心已经出现了明显的不稳,特别是今天早上的海战中被十八芝视为依靠的荷兰船队败走,给予海盗们的心理打击是相当大的。如果现在要跟海汉和明军继续作战,那郑芝虎必须得好好想一想要如何才能重振士气,而且要越快越好,照此局面拖下去,只会对被困在岛上的十八芝越来越不利。

    “午饭之后,想必他们就要开始发动进攻了吧?”郑芝虎心中忍不住想到了这样的可能。对手既然在前几次交手当中胜得十分顺利,想来趁胜追击的可能性也会相当大。

    “来人啊!”郑芝虎将手下亲兵叫了进来,然后传令道:“中午早些给兄弟们放饭,还有,让伙夫杀几头猪,每个兄弟都要有一份!把我座船上的银箱搬出来,每人发二两银子。告诉大伙儿,从今天开始,每人每天的饷银都加二两,直到我们平安回到澎湖为止!”

    这些措施能够增加多少士气,其实郑芝虎心里也没底,但就目前的环境而言,他所能采取的措施的确也为数不多。郑芝虎只能指望在接下来的交手中给予对手一定的打击,然后再寻机离开这个岛。

    午餐期间郑芝虎也放下了架子,让亲兵提了一坛酒跟在后面,在营地中四处巡视,看着带兵的头目便上去敬一碗酒,寒暄几句以示鼓励。对于那些有伤在身难以活动的手下,郑芝虎还蹲下身来,亲自用筷子给伤号喂上两块猪肉以示关心。虽说这种临时抱佛脚的办法显得太过生硬,但多多少少也能起到一点收买人心的作用。

    然而过了午时之后,南日寨方向并没有丝毫的动向,那里的驻军似乎并不打算要主动出击,而海上的敌船也没有作出试图进到港湾内进行突击的迹象。很要命的是南日岛上本来就没有多少植被,港口附近更是连高过人的树都没有,在三伏天的太阳直射之下,十八芝的营地简直就如同一个蒸笼一般,光秃秃的地表简直热到烫手。而十八芝的人马在这样的酷热之下,还不得不全副武装地在阵地上备战,提防对手的突袭。

    然而这种等待注定是徒劳的,南日寨里钱天敦已经打定了主意要拖死十八芝,而许甲齐也并不想出面去抢这个功——事实上许心素将他安排在岛上与海汉民团驻扎在一起,就已经是提前把相关的功劳许给他了。就算明军只是做了一点打下手的工作,战后击败海盗的功劳也依然会算在他这个带兵的将领头上。这份功劳也不会有第二个人跟他争,那又何必冒着危险再去抢攻十八芝的营地呢?

    海盗们就这样顶着满头大汗从中午一直等到了太阳落坡,也并没有等来对手的主动进攻。郑芝虎不得不再抛出一些“海汉人畏惧我军勇猛不敢邀战”之类的言论,来安抚躁动不安的军心。然而明眼人其实已经发现,十八芝现在的处境就是进退维谷,想攻攻不下来,想走也走不了。

    然而太阳下山之后并不代表十八芝就能轻松下来了,海汉人的夜袭有多厉害,他们在登岛第一天就已经尝到了滋味,现在自然是不敢再大意了。

    这一晚郑芝虎也根本没能睡到安稳觉,光是因为警讯被亲兵叫醒就有三次之多。值夜的海盗听到营地外的黑夜中传出了种种异响,怀疑是有敌人要发动夜袭,于是启动了警讯。但等郑芝虎慌慌忙忙地赶到第一线的时候,外面又变得寂静无声了。

    郑芝虎也没有因此而责难哨兵,毕竟这是其职责所在,他确定无事之后便回营休息了。不料还没睡熟就又被警讯惊醒,赶到营地大门附近才知道,外面有人朝营地放枪,不过所幸没人中弹受伤。从枪声密集程度来看,至少有数十名敌方枪手在营地外的黑夜中潜伏着。

    “再有人开枪你们就反击!”郑芝虎对于这样的骚扰也没有什么很好的解决办法,更不敢派人出营去清理附近的区域。他虽然不知道对手有什么诀窍,但在夜色中作战显然是对手技高一筹,派人出去多半也是白白送死而已。

    待郑芝虎再次回去躺下,刚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便又被外面的警讯锣声吵醒了。这次郑芝虎也按捺不住了,一边披衣往外走,一边咕哝道:“这次海汉人要是没发动攻势,老子就砍了这发出警讯的傻子!”

    然而不用他动手,这发出警讯的傻子就已经死了。郑芝虎赶到营地大门的时候,正看到几名海盗把这个倒霉鬼的尸体从寨墙上的哨位抬下来。

    “发生了什么事?”郑芝虎赶紧询问道:“海汉人开打了?”

    “启禀当家的,海汉人用弩箭射杀了我们的人。这个兄弟临死之前,发出了警讯。”有小头目立刻向他报告道。

    郑芝虎蹲下身来看了看那人的尸体,一支比小指还细的弩箭从左胸穿入,后背穿出,将心脏射了个对穿,死得不能再透了。看这伤势应该是一击致命,什么临死之前发出了警讯,多半也是这小头目胡诌出来的。

    郑芝虎伸出手去握住弩箭箭尾,慢慢将其从尸体上拔了出来。这支弩箭就和前两天海汉夜袭所用的武器一致,也是某种金属所制,入手感觉较为冰凉,其箭头没有一般弓箭会出现的倒钩,看样子使用者应该是对其杀伤力非常有信心,已经无需箭头倒钩这种增加伤害的结构设计了。

    让郑芝虎感到心寒不仅仅是这支弩箭准确地射中了哨兵的心脏,而且还一举穿透了前后两层牛皮胸甲,把人钉了个对穿,这种杀伤力实在强得可怕。而十八芝特地在营地外升了若干火堆,哨兵可见视野至少能保持在五丈左右。对手如果是在这个距离之外射杀了哨兵,那这武器的准头和力道就太可怕了。在郑芝虎的认知当中,明军的军用弩似乎也达不到这样的力道。

    人都已经死了,再追究谁发出的警讯也没什么意义了。郑芝虎深吸了一口气,站起身下令道:“天亮之前加强戒备,但不必惊慌失措,海汉人拿我们没什么办法,也只能搞搞这种偷鸡摸狗的手段来干扰我们了。今日之仇,在战场上必加倍报之!”

    然而海汉人似乎连报仇的机会都不打算留给十八芝,这一天依旧是一片平静,南日寨那边甚至连寨门都没有开过,而港湾之外的水师和海汉战船也依旧保持着克制,没有突入港湾内与十八芝交手的意思。

    事态发展到眼下这种状况,只要不是傻子就能想明白对手是打的什么主意了。郑芝虎真的很想派人去南日寨叫骂邀战,但他也明白这样的举动大概是徒劳的——如果有人去南日寨外面叫骂,最大的可能性不是海汉人出战,而是叫阵的人被墙头上伸出的海汉火枪打成筛子。

    海汉人既然已经打定了主意要把战事拖下去,那就不是派人叫骂能够解决的局面了。郑芝虎虽然没什么军事天赋,但也不会幼稚地认为对手会被轻易激怒。很显然对手就是想要继续拖下去,拖到十八芝弹尽粮绝无力作战的时候,到时候就可以轻轻松松地俘虏陷在岛上的这批人了。

    “我怎可让你们得偿所愿!”郑芝虎愤懑之余却也不甘束手就擒。他并不怕死,在海上闯荡这么多年,在战场上厮杀过这么多次,濒临死亡的体验也不止一两次,他早就已经看破了生死,哪怕是海汉人用刺刀架着他的脖子,他也绝不会选择屈服。

    但郑芝虎不想死得太憋屈,不想到最后屈辱地成为海汉人的战俘,关在暗无天日的黑牢中死去。在恶化到最糟的状况之前,他一定要再搏一把,要让海汉人知道十八芝的好汉不是那么容易就能降服的。当然了,他可并没打算要在眼前这种明显实力不济的状况下还坚持跟海汉人在南日岛上正面对决分个高下,什么时候该出手,什么时候该忍耐,他还是有自己的权衡。

    “传我的命令,各营开始收拾行装,入夜之后,所有人员分批登船,等子时一到,兄弟们便一起乘船冲出港口,离开这鬼地方!”郑芝虎最终还是下达了准备撤退的命令。这次带来南日岛的海盗都是十八芝中的精锐,全折在这荒无人烟的岛上就太可惜了,郑芝虎还是打算尽可能地把他们带回澎湖去。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下次再找机会跟海汉人过招就是了。

    只要船队冲到了海上,海汉人就算再怎么能打,他们有限的战船也无法在海上包围数十条四散逃命的帆船。关于这一点,郑芝虎可以说是相当笃定。

    然而他很难想象自己营地里的动向,其实每时每刻都处在海汉的监视之中。在南日岛港湾外不远的海面上,有一个面积不到0。1平方公里的无人小岛,这个岛上除了高出海平面二十多米的丘陵之外就空无一物了。而海汉海军在一天之前控制这里之后,岛上的丘陵顶端很快多了一座十几米高的木制瞭望台,站在这座瞭望台上,整个港湾内的情况就基本可以尽收眼底了。如果再加上高级的军用望远镜,那么紧邻港口的十八芝营地内的动向也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海盗们开始收拾东西往船上搬了?”谢立听到这个报告之后不禁露出了笑意:“看样子郑芝虎也是待不住了,这是打算要跑路啊!我们也歇了一整天了,通知各单位,即刻取消轮休状态,全员进入战斗位置,两个小时之后,我们进港去给他们一个惊喜。”

    [三七中文手机版 m.37zw.com]
新书推荐: 医旅研途 如意枝头 带飞全队我责无旁贷 苟不住的我把火影杀穿 学园都市的空间操控 宠妻成狂:闪婚总裁太霸道 娇妻引入怀 太阴录之临渊重明 诸天之轮回成仙 天赐福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