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1627崛起南海 > 第656章 溃败

第656章 溃败

    辛辛苦苦从澎湖运来的各种补给,在南日岛的码头上堆放了几日之后,还没来得及派上用场,现在又得重新进行装船。当然并不是所有的辎重都要再次装船运回澎湖,一部分物资为了减负就只能扔在这里了。郑芝虎下令只将弹药武器和粮草淡水等必须的物资装船,其他的统统放弃,这样船上负载少一点,航行速度也可以快一些,而这也是从包围圈中逃生的希望所在。

    郑芝虎虽然在过去的征战经历中也有过无法力敌对手而后撤的状况,但撤得这么窝囊这么被动,在他的记忆里还是第一次。对于外界而言他只是一个海盗头子,但在十八芝内部他可是手握兵权的大将,而这样的失败对于一名高级将领来说堪称耻辱——没有实现作战的目标,没有给敌人制造足够的麻烦,战斗在刚刚打响的阶段就已经宣告结束,虽然也还可以继续强撑下去,但实际上胜负已分。

    郑芝虎现在的心情比那天炮战输了还要糟糕,他可以容忍与对手在武器和作战水平上存在的差距,但这次在南日岛的战败可以说是输得彻彻底底,从头到尾甚至连一点获胜的机会都没有出现过。这对于一名带兵的将领来说,是对自信心非常大的打击。就算这次能够平安回到澎湖,郑芝虎也明白自己今后大概不会再有带兵与海汉人交战的机会了。

    郑芝虎正坐在帐篷里思考人生之际,突然有亲兵慌慌张张地入帐报告道:“当家的,港湾外面的敌船动起来了!”

    郑芝虎立刻回过神来,抓起腰刀便往外走:“赶紧去传令通知炮手!”

    十八芝被福建水师和海汉海军的联合舰队堵在港湾内无法脱身,但也并没有坐以待毙。为了防止对手的战船从海上突入,郑芝虎将剩下的火炮悉数布置在了码头上,炮口便正对着港湾入口的方向。不过这剩下的十多门炮能不能堵得住这个口子,郑芝虎也没多大的把握,而且他很清楚一旦对手真的发动攻势,那很可能就将是雷霆万钧,不留余地的打过来了,半点侥幸都别想有。

    郑芝虎快步赶到码头的时候,已经能看到对手的战船陆续出现在港湾入口的海面上,距离码头所在的位置也就大约两里地。在这个距离上,十八芝的火炮暂时还无法发挥出威力,因此郑芝虎也只有眼巴巴地看着对手的船只一点一点地靠近港口。

    “距离差不多就停下来,我们不用贴得太近。”与此同时,谢立在自己的座船上也下达了命令:“任何船只不得冒进,只允许在安全距离上开火!”

    谢立并不是真的打算冲进港湾去剿杀海盗的帆船,这个港湾东西向不到1500米,南北向不到1000米,面积实在太小,舰队要是冲进去连队形都无法展开,势必会跟十八芝的船混在一起,届时要使用火炮这类重武器反而会投鼠忌器,很容易伤到自己人。因此谢立采用的战术相对比较保守,就是让安装重炮的海汉战船在一个安全的距离上直接炮轰港湾内的海盗船。

    这个距离上的炮轰其实很难达成击沉的效果,主要的目的还是要以此来给岸上的十八芝制造恐慌情绪。毕竟这些海盗离开南日岛的最后希望也就是这些船了,如果船被毁掉,他们就彻底失去了脱身的可能。

    而海汉战船上也并非所有的火炮都能在这个距离上发挥出威力,舰炮的设计本来就是追求近距离的杀伤力,身管较短,射程也因而比较近,要比陆军所使用的同口径火炮射程近了几乎一半。战船上只有大约三分之一的火炮,射程才能覆盖到港湾内的海盗船。

    但饶是如此,当海汉战船开始炮击之后,十八芝的阵营中也依然如其所料地出现了混乱。一些不甘坐以待毙的海盗纷纷抢着上船,试图要逃离这个被动挨打的环境。但也有少数保持了理智的人,认为目前并不是最好的出逃时机,就算要跑也应该再观望一下形势再说。

    郑芝虎就是少数仍保持了理智的人之一,他之所以没有慌慌张张地组织出逃,就是看准了这个海湾面积太小,明军和海汉的船队并不敢冒然冲进来打接舷战。而现在海汉战船的开炮距离太远,以至于很难对港湾内的十八芝船队造成实质性的伤害,要是驾着船往外面冲,反而是给了对手近距离炮击的机会,船只中弹的几率会大大增加。

    然而他手下的海盗们可没有这么冷静分析事态的心情,在度过了波澜不惊的两天之后,几乎所有海盗的神经都已经高度紧绷,每个人都在等着最后一战的爆发。海汉在这个时候主动从海上发动攻势,在绝大多数人看来都被解读为这就是海汉的总攻了,此时还不驾船出逃,难道非得等到海汉人把自家的船全打沉在港口吗?

    活着离开南日岛,是每一个海盗现在仅存的希望,但郑芝虎在此之前的指挥显然并没有得到属下的认同,毕竟从两个月前双方第一次交手,到这次卷土重来再攻南日岛,郑芝虎就连一丁点的便宜都没占到过,所有的战术全部被对手所克制,这还让人怎么能够心甘情愿地听从他的指挥调遣?因此对于郑芝虎下令在港口据守的决议,并不是每个人都愿意照做,一些早就心怀不满的小头目宁可率众顶着炮击冒险出逃,也不愿再继续蹲守在岛上等待一个不明确的结局。

    而这些人的出逃又带动了更多原本持观望态度的人——别人都逃了,难道我还留下来等死?人多船多的时候,说不定就趁乱混出去了。

    郑芝虎看着港口的混乱状况,脸上的表情完全是大写的绝望。他没想到这次花费了如此之多的人力物力财力组织攻打南日岛,到头来连跟对手在正面战场上对决的机会都还没出现,己方就已经出现了溃败的景象。

    看着码头上数百人蜂涌登船的情景,郑芝虎便知道自己已经无法阻拦这些失去理智的人群了。就算他要追究责任,那大概也得等到活着回澎湖之后才行。

    “收拾行装,准备登船出海!”郑芝虎无奈地下达了命令。他现在即便留下来,肯定也无法再次收拢军心,组织起跟对手的决战了。为今之计只能是随大流,先逃出南日岛再说了。

    然而这还并不是最糟糕的状况,仅仅片刻之后,便有人来报,南日寨的守军已经出动,距离海盗营地仅仅只有不到两里之遥了。而且队伍中有不少骡马大车,疑似牵引了数门海汉大炮。

    屋漏偏逢连夜雨,郑芝虎现在也没心思去琢磨为何相隔老远的陆海两路敌军居然能够行动得如此的同步,当务之急已经不是如何抵抗敌军的两路夹击,而是要抓住仅存的生机,尽快从这个困局中脱身才是。

    郑芝虎这一跑直接就带动了十八芝阵营的彻底崩盘,没人愿意留下来垫后去面对如狼似虎的海汉民团。当高桥南率领先头部队抵达十八芝营地外的时候,这里已经寂静一片,墙头上连负责瞭望敌情的人都没了。

    “架炮,把大门轰开!”高桥南倒是没有急着冲锋,而是让人先将跟着先头部队同时抵达的两门三磅小口径炮架起来,轰门的同时也顺便看看对手是不是还想打什么埋伏。

    随着两声炮响,海盗营地的木制寨门颤颤巍巍地倒在了尘土中,而其后别说人影,连半点动静都没有,隐隐能听到远处海上传来的炮击声。

    高桥南拔出腰间的指挥刀,指向前方:“跟我上!如遇抵抗,一律杀!”

    海上的状况并没有比陆上好多少,虽然海汉海军的战船并不足以封锁住整个海面,但谢立却根据战场局势想出了一个弥补的办法。他将海汉的战船集中在港湾出口的东侧,以战列阵形排开,而在西侧留出了大约三分之一的豁口。这样一来,从港湾内出逃的海盗船肯定不会选择硬碰硬地冲击海汉战船的阵列,而是会绕过这段危险区,去抢那三分之一宽度的安全航道。

    然而由于港湾内的码头就在东侧,这些海盗船在绕行这段危险水域的时候,同样会暴露在海汉战船的火炮射击范围之内。就算他们能够侥幸从排炮射击中逃生,进入安全航道,也并不代表这就已经安全了,因为在这段安全航道之外,四十多艘福建水师的战船在外面密密麻麻地排了内外两层的弧形包围圈,等着冲出去的海盗船自投罗网。

    相比攻击千米之外的目标,舰炮用来射击近距离目标的命中率显然会高得多,而且这些活靶子还是排着队前仆后继而来,让海汉战船上的炮手们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忙得不可开交。为了保持火力输出的持续性,海军军官们不得不下令船舷炮只启用一半进行攻击,在其炮身过热需要冷却期间,再动用另一半的火炮来进行替换。

    尽管炮火的密度很难保证在港湾口这短短的千米航程内就击沉目标,但绝大多数海盗船都难以避免中弹,而且一旦命中船腹、桅杆、尾舵等要害部位,船只的航行速度就会立刻受到明显的影响,同时也会阻塞并不宽敞的航道,连累后面逃亡的海盗船。

    郑芝虎的坐船没有选择走最短的逃生路线去和其他海盗船拼谁的运气更好,而是选择了近岸路线,在港湾内兜一个大圈子再驶向西侧的逃生航道。而远处的海汉战船视线被阻,也很难瞄准这艘船进行射击。

    郑芝虎回头望向码头,最后一批海盗仍然还在慌慌忙忙地登船,而海汉民团的人马已经杀进了营地,距离码头仅仅只有百丈左右了。这最后一批登船的海盗有大部分都是先前交战中出现的伤号,这些人显然不会有多少机会能够逃离南日岛了。郑芝虎紧紧地攥着双拳,眼里几乎要喷出火来。他很想和海汉民团一决雌雄,但他也知道自己即便留在岛上,也并不会改变这场战斗的结局。

    十八芝输了,输得很惨,输掉的不仅仅是一个南日岛和这次带来的精锐人马,还有今后与海汉人决战的信念。放弃南日岛逃回澎湖,或许能够让十八芝保一时的平安,但郑芝虎心里有一种强烈的感觉,那就是海汉人并不会就此作罢,等到某个时机,他们一定会出兵澎湖,继续剿杀十八芝。而这个对手不再像以前的明军那么好对付,他们不但能征善战,而且似乎无法用利益去收买——整个东南沿海只听说过谁谁谁被海汉人暗中收买,却从没听过有谁收买过海汉人。

    “回去之后得建议大哥要另行设法才是,跟海汉人这么打下去,的确不是个办法!”郑芝虎现在想起出战前有谋士建议暂时避其锋芒却被自己一口回绝,隐隐有些后悔。福建要是真待不下去了,完全可以北上去江浙沿海寻个大岛落脚,亦或是南下去吕宋岛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何苦一定要跟海汉这个大煞星拼个你死我活?虽然要挪窝也是个麻烦事,但总好过如今这种被动挨打的局面。

    郑芝虎还没有沉思中回过神来,一发炮弹掠过他的座船上方,将主桅杆从中间打断,甲板上顿时大呼小叫乱成一片。这枚炮弹是来自最靠西的一艘海汉战船,而且是来自舰首炮,炮手也是看到这艘海盗船即将驶入逃生航道,顺手放一炮试试运气,想不到一发入魂就打断了其主桅杆,这也是郑芝虎命中注定。

    “莫要惊慌!将桅杆推入海中,继续前进!”郑芝虎见倒下来的桅杆将船身都压得有些侧倾了,赶紧组织水手自救。他这艘座船是三桅船,即便失去了主桅杆和主帆,也依然还能有前行的动力,只是速度要慢上许多而已。

    [三七中文手机版 m.37zw.com]
新书推荐: 调教诸天万界 仙帝重生混都市 大佬她成了霸总亲闺女 创业失败就要和女帝结婚 光怪陆离症候群 撩妹兵王在都市 老祖真的是太牛了 极品神医闯都市 修炼从万界直播卖货开始 九叔之炼器也无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