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1627崛起南海 > 第660章 荷兰人的应对

第660章 荷兰人的应对

    汉斯先前决定出兵协助十八芝攻打南日岛,一是看在银子的份上,觉得有这么一笔横财摆在眼前不收白不收,收了也没什么风险,反正船队只是去南日岛外围协防,并不参与登陆夺岛作战。以荷兰武装船队的实力,照理说不会有什么风险才对。二来汉斯对郑芝龙带领的十八芝反攻大陆仍然抱有一丝希望,希望能够通过军事支持来挽救十八芝目前所处的不利局面,并且借着十八芝对大明福建官府施加压力。第三,既然海汉人已经插手福建的战事,那东印度公司也不能完全置之不理,让十八芝去称一称海汉的份量,顺便观察其作战的手段,也是出兵的理由之一。

    此外还有一个不足为外人道的原因,那就是为他的侄子范德维根制造一个刷战功的机会,以便能为其今后在东印度公司内部的升迁铺平道路。当然了,这个构想显然进行得不够顺利,范德维根此行非但没能刷到像样的战功,反倒是折损了三分之二的人手和船只,能够活着逃回大员港已经算是运气不错了。

    范德维根有几斤几两,汉斯这个叔叔还是心中有数的,如果没有点真本事,汉斯可不会糊涂到把公司的武装帆船拿给范德维根当玩具折腾。事实上范德维根在东印度公司内部绝对算得上有实力的青年才俊,不管是航海还是指挥作战,他都是有一定的水准,所欠缺的也就是一个扬名立万的机会。但这次在福建受挫之后,范德维根在短期内大概不会再有被委以重任的机会了,这甚至比在战斗中失去了几条帆船更让汉斯感到懊恼。

    祸不单行的是,坏消息一个一个地接踵而至,郑芝虎战死南日岛的消息前脚刚到,福建官府的使者后脚就来索要赔款了。汉斯在这种状况之下哪有心情跟大明使者谈什么赔款,自然是先将事情推了个干干净净,并且反咬一口,试图变被动为主动。

    然而这种尝试在己方刚刚战败这个大前提之下显得苍白无力,大明使者甚至都没反驳,便起身告辞了,只说自己还会在大员港逗留三五日,如果汉斯改变了主意,那么双方再约时间谈判好了。那副有恃无恐的表情,让汉斯看得牙痒痒——大明的使者有什么资格在自己面前摆出这么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虽然十分不甘愿,但汉斯不得不开始认真考虑,如果否决了大明使者的要求,将会带来什么样的结果。汉斯命人将范德维根也叫来,与自己一同商议应对之策。

    “对于福建官府向我们索要赔偿这件事,你怎么看?”汉斯开门见山地问道。

    “如果对方的使者所说属实,那么我们除了缴纳赎金之外,大概没有别的办法能接回落在他们手里的人了。”范德维根的脸色也很不好看,毕竟他是这支船队的指挥官,然而却有三分之二的人手没能跟着他一起回到大员港,还被对手追上门来讨要战俘的赎金,这实在是一个极大的耻辱。距今九年前,也就是明天启二年,荷兰舰队以七艘军舰加九百名士兵,就封锁了漳州出海口,让福建水师根本就无法出战。九年之后,荷兰船队居然在同一片海域内被几乎同样的对手打得狼狈不堪,这种落差着实让人难以接受。

    虽然在欧洲战场上以金银珠宝或其他贵重物品来赎回战俘已经是司空见惯的行为,但荷兰人在远东地区还真是极少会出现这么被动的状况,绝大多数时候都是当地土著在战败之后向荷兰人支付赎金来赎回他们的被俘人员。就算是天启四年那次被明军击败退出澎湖,被俘虏了十二名荷兰军人,东印度公司也从未向大明缴纳过一个铜钱的赎金。

    当然了,当时大明也根本没提过赎金的事,福建官府直接就把俘虏高文律等人押解进京请功,后来这些战俘都在北京被斩首示众,明熹宗还专门发了圣旨昭告天下,从头到尾就没打算和东印度公司和解。对大明帝国来说,面子可比那么点银子重要多了。

    但此次福建官府的态度发生了很明显的变化,不但态度变得更加强硬,而且居然还派人登门要钱,不用说这其中肯定是海汉人起了作用。最可恶的是海汉人居然也狮子大开口提了五万银子的赔偿要求,这实在让汉斯感到难以接受。如果不是考虑到有数百名俘虏在对方手中,汉斯真的很想当场就撕破脸。

    “但他们竟然向我们索要十万两白银作为战争赔偿,这是绝不可能的事情!”汉斯一脸阴郁地说道:“如果让巴达维亚的先生们知道我答应了这种条件,那他们一定会派一名行刑官到大员港来绞死我。”

    “再说我们手上也没有十万两白银可以拿出来当交换条件。”范德维根很沮丧地补充道。

    现在并非交易季节,大员港也没有太多的白银储备。按照往年的安排,巴达维亚那边大概会在九到十月之间安排运银船将大量白银送到大员港来。以往这些运银船还要去到日本,不过近两年因为滨田弥兵卫事件,东印度公司与日本幕府的公开贸易已经中断,只有为数不多的走私渠道还在暗中运作,而交易地点也由日本平户改到了琉球。但因为现在西班牙人在北边活动比较频繁,为了以防万一,汉斯已经下令将今年与日本走私海商的交易地点改在大员港。

    就算汉斯有心跟大明达成交换战俘的协议,大员港现在也没有这么多白银可以调动,至少也得等到两个月之后。而且从巴达维亚运来的白银都是要用在今年的大宗贸易上,要是挪作它用,那这个窟窿不管是谁都没法补得起来。

    但如果要坐视这几百名战俘就这么被大明捉去治罪,汉斯也同样很难向巴达维亚交代,要知道这支船队中几乎是集中了大员港的精锐,参战的也是本地船况最好的几条武装帆船,这说没就没了,就算能瞒住一时也瞒不住一世,到时候巴达维亚那边治罪下来,汉斯也一样逃不了责任。

    “这件事责任太大,我必须要向公司总部报告。”汉斯望向范德维根,缓缓地说道:“我必须派一名当事人回去,向董事会的各位先生们陈述战斗的经过。”

    范德维根的脸色稍稍有些发白,他这才明白为什么汉斯会将自己单独叫来商谈事情,原来是打算派自己回巴达维亚去做当面汇报——有鉴于这次在福建的惨败,这次的汇报还很有可能变成背锅,毕竟战败总得要有人站出来承担责任才行。很显然,汉斯叔叔是打算将自己推到台前,把相应的责任承担下来,而这绝对算不上是什么好差事。

    “如果可以,我当然更愿意自己回到巴达维亚去向董事会陈述这次与大明和海汉交战的前因后果,但你也知道,我职责所在,没办法把大员的事务抛下……”汉斯看着侄子苍白的脸色,心里也同样不太好受,叹了口气道:“你要记住一件事,只要我没倒下,你始终还有起来的机会,如果连我都倒了,那今后就没人能替你撑腰了!”

    范德维根不知道中国有句俗语叫做丢车保帅,但他也能明白这叔叔要他理解这件事的轻重缓急。回到巴达维亚去承担战败的责任,固然很有可能会被公司施以一定的惩罚,但至少能把叔叔的地位保住不丢,日后还有机会东山再起。但如果汉斯因为这事而丢了大员长官的职位,范德维根很难不受其牵连,那么叔侄俩今后在远东也很难再有受到重用的机会了。

    “叔叔,我明白你的意思了。”范德维根沉默良久之后终于开口道:“我会尽快回巴达维亚,向董事会报告这次的行动经过。但是关于我们失陷的水手和士兵,该怎么跟董事会解释?”

    “就按照我对大明使者的说法,这是海汉针对我们的一次蓄意袭击!我们的船队是在完全没有防备的状况下遇袭的,海汉的行为就是单方面的发动战争,要让董事会明白,必须要对这种行为进行报复!”汉斯立刻对他面授机宜。

    “但这样我们就会彻底失去被俘虏的人了!”范德维根对此有些担忧:“海汉人提出了这么苛刻的交换条件,如果我们一口拒绝,那他们大概也不会好心地释放战俘。”

    “你还是太年轻啊!”汉斯摇了摇头道:“你觉得对方提出的条件真的有可行性吗?赔偿十万两白银,还得向大明承诺以后不采取任何敌对行动,他们根本就不是带着诚意来找我们谈判,只是想给我们难堪,让我们丢脸而已!”

    “但这样做对他们有什么好处?就仅仅是为了在我们面前卖弄一下胜利者的骄傲?”范德维根不解地问道:“我以前听说海汉人都十分务实,不会浪费时间做一些不切实际的事情,他们这么做,会不会有别的打算?”

    “或许有,但我现在想不出来他们的目的会是什么。”说到这个事,汉斯的表情也有一些迷惑:“如果海汉人仅仅只是想和我们开打,那根本就没必要再提出什么战俘交换条件,大家在战场上分个胜负就是了。但他们派人来和谈,提的条件又完全不可能得以实现,我实在想不明白他们的意图何在。”

    以下段落稍后更新

    汉斯看着侄子苍白的脸色,心里也同样不太好受,叹了口气道:“你要记住一件事,只要我没倒下,你始终还有起来的机会,如果连我都倒了,那今后就没人能替你撑腰了!”

    范德维根不知道中国有句俗语叫做丢车保帅,但他也能明白这叔叔要他理解这件事的轻重缓急。回到巴达维亚去承担战败的责任,固然很有可能会被公司施以一定的惩罚,但至少能把叔叔的地位保住不丢,日后还有机会东山再起。但如果汉斯因为这事而丢了大员长官的职位,范德维根很难不受其牵连,那么叔侄俩今后在远东也很难再有受到重用的机会了。

    “叔叔,我明白你的意思了。”范德维根沉默良久之后终于开口道:“我会尽快回巴达维亚,向董事会报告这次的行动经过。但是关于我们失陷的水手和士兵,该怎么跟董事会解释?”

    “就按照我对大明使者的说法,这是海汉针对我们的一次蓄意袭击!我们的船队是在完全没有防备的状况下遇袭的,海汉的行为就是单方面的发动战争,要让董事会明白,必须要对这种行为进行报复!”汉斯立刻对他面授机宜。

    “但这样我们就会彻底失去被俘虏的人了!”范德维根对此有些担忧:“海汉人提出了这么苛刻的交换条件,如果我们一口拒绝,那他们大概也不会好心地释放战俘。”

    “你还是太年轻啊!”汉斯摇了摇头道:“你觉得对方提出的条件真的有可行性吗?赔偿十万两白银,还得向大明承诺以后不采取任何敌对行动,他们根本就不是带着诚意来找我们谈判,只是想给我们难堪,让我们丢脸而已!”

    “但这样做对他们有什么好处?就仅仅是为了在我们面前卖弄一下胜利者的骄傲?”范德维根不解地问道:“我以前听说海汉人都十分务实,不会浪费时间做一些不切实际的事情,他们这么做,会不会有别的打算?”

    “或许有,但我现在想不出来他们的目的会是什么。”说到这个事,汉斯的表情也有一些迷惑:“如果海汉人仅仅只是想和我们开打,那根本就没必要再提出什么战俘交换条件,大家在战场上分个胜负就是了。但他们派人来和谈,提的条件又完全不可能得以实现,我实在想不明白他们的意图何在。”

    [三七中文手机版 m.37zw.com]
新书推荐: 明明我才是训练家 诸天血脉进化 一世无争 白骨大圣 合租医仙 末武年代 我成了富一代 霍三爷,宠妻请克制 嫁给全城首富后我飘了 从精神病院穿越来的逻辑鬼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