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1627崛起南海 > 第671章 受挫

第671章 受挫

    登船的海汉士兵对两艘荷兰帆船进行了仔细的搜查,将船上所有的武器全部收缴,就连厨子的菜刀、随船木匠的斧头和几名高级军官的佩剑也没放过,统统打包送到了海汉帆船上。范隆根等人虽然十分不满,但还是理智地选择了顺从,并没有试图反抗海汉人的这种“羞辱”。毕竟他们也知道在这个地方跟对方发生冲突,自己跑不跑得掉是一码事,和海汉人的谈判肯定会就此泡汤了。

    “如果他们还有别的过分要求,我可能真的就忍不下去了。”看着海汉士兵拿走了自己心爱的佩剑,范隆根简直气得牙痒痒。这把佩剑还是他从荷兰带过来的,虽然不是什么贵重宝物,但好歹也是家传之物,带在身边也是一种对故乡的思想寄托。上次在纳土纳岛场面那么狼狈的状况下,他都没把这把佩剑弄丢,而现在却不得不为了大局委曲求全,把这把佩剑交给海汉人。尽管海汉人声称日后会在他们离开时发还这些武器,但范隆根并不是很相信对方的许诺。

    “你们三位就是使团的负责人吧?”搜走了武器之后,那个带队的小军官很快又来到了他们跟前再次询问道。

    在得到苏克易肯定的答复之后,小军官提出了新的要求:“请三位到我们船上,乘坐我们的船前往三亚,你们这两艘船跟在后面就好。”

    毫无疑问这是要彻底解除荷兰帆船上的指挥体系,并且将他们三人暂时扣作人质了。然而海汉人刚才已经搜去了他们的武器,现在就算想拒绝或是反抗都已经没辙了。三人就算再怎么不甘愿,也只能无奈地接受对方的这种安排。

    不过范德维根对于这个要求倒不是特别抵触,作为此行团队中的唯一一名高级军官,他的责任就是想尽一切办法打探海汉人的军事实力,其中自然也包括了武器装备方面。而南日岛一役之后,范德维根心中念念不忘的便是这造型独特、火力强悍的海汉战船,眼下就有机会能够登船观察实物,他又怎会错过这样的好机会。因此范隆根还没表态,他便示意苏克易立刻答应这个要求。

    不过事情却并没有范德维根想的那么简单轻松,当他们踩着船舷到了海汉战船的甲板上,还没等范德维根仔细观察船上的布置,就有人拿来了几个装干货的黑布袋套在他们头上,并要求他们坐下不许乱动,也不准相互交谈,根本就不给他们刺探军情的机会。

    胜利港这边接到警讯之后,为防止不测,海军立刻又出动了两艘“探险级”战船,前往南边的海域进行接应。

    执委会当然也在第一时间就接到了警讯,王汤姆本来打算要亲自出海处理这事,不过陶东来却阻止了他:“就来了两艘船,看样子并不像是来闹事的,算算时间,我倒是觉得有可能是他们派了使者来找我们谈判。既然是荷兰人自己找上门来,那该拿架子的时候还是拿一下比较好,让下面的人先去处理,顺便也看看是不是离了我们就不能成事了。”

    “老陶说得有道理,先挫一挫他们的锐气,之后的接触也会更有心理优势一些。”宁崎也赞同道:“荷兰人想跟我们谈也行,那就得先端正端正心态,不要再抱着什么征服者的想法来跟我们接触。”

    “不过你要跟下面的人打招呼,不要伤害这些荷兰人,也不用刻意去羞辱他们。等船回来之后,先把他们羁押在陆军军营那边。”陶东来叮嘱道。

    王汤姆点点头道:“我这就过去盯着,免得出事。”

    “还是我去跑一趟吧。”随着说话声进来的是军方一把手颜楚杰。他今天本来是要到田独的兵工厂去视察工作,以及跟海汉兵工的技术人员开会讨论新武器开发的示意,不过刚出胜利堡还没上到去田独的火车,陶东来派来的人就将他在火车站拦了下来,将三亚外海发现荷兰船队的消息告知了他。颜楚杰听了这消息立刻取消了前往田独的安排往回赶,到门口刚好听到他们的对话,便顺口接了一句。

    王汤姆倒也没有跟他争这个差事的想法,点点头道:“也好,颜哥你亲自去一趟比较稳妥,我这海军的人过去指手划脚,难保你手下的弟兄不会有想法。”

    王汤姆所说的这种情况虽然现在还不明显,但其实在军中已经隐隐有了陆海相争的苗头。自从海汉民团陆海分家之后,军费要掰成两半来进行分配,人员的分配也得兼顾到两家的需要,自然不像以前那么和谐。这两年海军大张旗鼓地扩张舰队,占用了不少军费预算,陆军因此或多或少肯定都有些影响,起码实弹训练的次数就要比之前减少了三成以上,而这类变化肯定会让某些军中人员心生不满。

    当然这些人并不敢在王汤姆面前明确地表现出这种态度,好歹王汤姆也是军中核心任务,海军司令,一般的归化民军官可招惹不起他这尊大佛。但王汤姆去对陆军的人下达命令,肯定是没颜楚杰出面管用。

    “老颜,你先不要急着跟荷兰人直接接触。”陶东来又把先前对王汤姆所说的话又对颜楚杰重复了一遍。

    颜楚杰应道:“放心,这点外交谋略我还是懂的。我先过去布置一下,晚点电话联系。”

    此时范隆根等人正背靠着船舷瘫坐在甲板上,因为被黑布袋套着头的缘故,根本就不知道船在驶往何处。他们虽然手脚并没有被绑住,但先前海汉人已经警告过他们,因此他们也不敢随意乱动。

    范隆根心里此时是十二万分的不安,他不清楚这些海汉人会将自己和自己的同伴作何处理。如果这些海汉军人根本不想让自己这三人去与他们的高层会面,那后果的确难以预料。这样一来,他对自己刚才的决断也隐隐有些后悔,不应该那么顺从地就接受了对方的要求,至少还得讨价还价一番,比如说去掉这套头的布袋。

    范德维根也同样十分懊恼,他本来是抱着刺探军情的念头上了这艘船,不曾想一上船就遭受了这样的待遇。现在除了双手能摸一摸屁股下面的船板之外,什么事都做不了。不过他倒是注意到海汉这艘船上行的指挥过程井然有序,尽管他根本听不懂这些指令的内容是什么,但从对话口气中能够感受到上下级的差别,而这些对话往往都是简短有力,一方下达命令后,接受命令的一方会将内容重复一遍。船员们推动缆绳绞盘时整齐的号子声,其实节奏与荷兰帆船上也并没有太大的差别。

    苏克易的想法就比这两个荷兰人要更为复杂了,他原本就是十分机灵的人,不然也不会被科恩看中并委以重任。上船之后海汉人拿黑布袋来套他们的头,苏克易反而轻松了下来,因为他知道对方如果要杀死自己这三个人,根本就不用弄得这么复杂,只是不想让他们三人看到某些事物而已。而对方不想让自己看到的显然不是航向航线之类,因为己方的两艘帆船上还有上百船员,蒙着自己这三人的头其实并没有太好的保密作用。这样做只能说明一件事,那就是对方不想让他们看到这艘船上的具体情况。

    想通了对方这么做的原因之后,苏克易就没什么好害怕的了。尽管看不到外界的状况,但苏克易比旁边两人有一个明显的优势,就是他能够无障碍地听懂船上这些人所说的语言。尽管他们大多数人都不是说的两广白话,而是类似于北方人口音,但苏克易还是能连蒙带猜听懂个七八分。从船上指挥官向船员们下达的命令来看,他们的航向依然是在继续向北,显然是在继续朝着琼州岛进发,这表明对方的的确确正是在带着他们进入海汉所辖的三亚地区。

    在航行了一段时间之后,苏克易听到船上一阵呼喝之声,接着有军官下令打出旗语。尽管听不到海汉军官向传令兵下达的旗语命令是什么,但苏克易推测肯定是在海上遇到了他们的伙伴——或许就是出港来接应他们的。

    苏克易所料不差,从胜利港赶出来的两艘“探险级”战船刚刚驶出海湾没多远,就已经看到了折返回来的船队。在双方互通旗号之后,两艘“探险级”战船也迎上来加入了船队,按照最新接收到的命令,一起驶往胜利港以西的鹿回头半岛。

    陆军基地的港口设在鹿回头半岛西侧,后世国际游艇俱乐部所在的大致位置——穿越之前两艘从欧洲驶来的双体帆船就是在这个地方进行了最后一次维护休整。不过陆军军港的规模并没有前世的游艇码头大,也仅仅只能容纳十艘左右的大型战船同时停靠。只有在大规模兵力调动的时候,才会有大量船只进入这里装载士兵,而平时海军的船都是驻扎在胜利港内的海军基地,也极少会在这边长时间停靠。

    在船队抵达之前,颜楚杰已经到达了鹿回头半岛营区,而这里也提前集结了两个连的武装部队等候他的差遣。颜楚杰下达了命令之后,自己便到营区司令部里坐着喝冷饮去了。

    随着耳边传来的喧嚣声,苏克易知道自己乘坐的船已经进港靠岸了,水手们正在向岸边抛投缆绳,不时传来一些粗口,与巴达维亚的港口似乎也没什么区别。只是这里的港口似乎没有太浓重的鱼腥味,很显然不是一个渔业为主的码头。

    船停稳之后,便有人来扶他们三人起身,躺到了担架上,然后担架被人抬起,就这么从船上下到岸上。又行进一段时候,听到开门的声音,然后很快有声音通知他们可以自行除下头套。苏克易先取下自己的头套,然后再摘去其他两人的。这时候三人发现自己已经到了某处的室内,而这只有一丈见方的屋里除了一张方桌几根条凳之外就别无他物了。除了进来的门口之外,就只有一面墙上有一扇一尺见方的小窗,上面竟然还嵌着铁栅栏。门也特别窄,只有两尺宽,上面还包着铁皮,上下各有一个滑动小窗,只是苏克易上去试了试之后,发现并没法从里面打开。室内的采光除了那扇小窗之外,头顶上倒是还有多处明瓦,因此倒也不会显得阴暗。

    “看样子我们是已经成为了海汉人的阶下囚了。”苏克易简单观察了周遭的状况之后就下了结论。他那个小窗位置太高,他离着起码还有三尺,根本看不到外面的情形。

    不过两个荷兰人显然是实干派,立刻把桌子抬到了那面小窗下面,然后站到桌子上往外看。但窗外的景象让他们再次感到了深深的失望——外面最多三尺远的地方便是一堵高墙,完全挡住了视线。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范德维根还是第一次陷入这样的处境,不禁有一点失措。

    “等着吧。说不定海汉人也在头疼该怎么处理我们。”真正意识到自己的处境之后,范隆根倒是冷静了下来。既然海汉人把他们关在这里,应该也不会就此不闻不问,总会有个说法的。但这样的待遇,的确是让他感受到了深深的挫败感。

    事实上将他们羁押起来冷处理正是颜楚杰下达的命令之一,这三个人被关在军营平时用来让士兵反省的禁闭室里,而他们的两艘帆船正在接受海汉士兵们十分仔细的搜查——就连船上的所有人员也不放过。几名接到命令赶来的大夫正在对船员们做初步的健康检查,以确定他们身上没有携带那些症状明显的传染性疾病。在此之后这些船员也将被禁足羁押起来,至少要度过一周的观察期之后,才会得到下一步的安置。

    [三七中文手机版 m.37zw.com]
新书推荐: 农门婆婆她养崽有方 俺的头上也有光 笑傲不群 神奇与美好的异世界 穿成九零团宠娇萌宝 贞观三百年 开局黑科技只有我知道剧情 网瘾少年刘禅之崛起 虚妄之证 三国之他们非要打种地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