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1627崛起南海 > 第707章 澎湖开战

第707章 澎湖开战

    何斌和郭怀一两人策划数月,到处串联,冒了不少的风险,最终才实现了率部出逃。但他们万万想不到自己的船队到达大员港仅仅不到半天,就被他们试图投靠的对象给拿下了。而曾经被他们视作救命稻草的荷兰人,居然毫不犹豫地就将他们当作了祭品献给许心素。虽然不知道荷兰人与许心素之间达成了怎样的协议,但两名海盗首领都明白自己这一步已经错得无法挽回,对于荷兰人来说,他们的价值并不是可以成为打手或仆从,而是被当作了与福建官府进行利益交换的条件。

    直到这两人被五花大绑起来提到一边之后,许山才对汉斯深深一揖道:“汉斯大人深明大义,小民敬佩之至!不过这些海盗十分危险,还需得早做处理才是。”

    汉斯应道:“许先生有什么建议?”

    “小民只是一介海商,岂敢对大人的决断指手划脚。”许山的身子伏得更低了。

    汉斯沉吟片刻才道:“这些海盗所犯下的罪行都是在明国境内,所以应该让他们接受明国官府的审判才合理。我认为应该将他们送去漳州,交给官方处理比较好。”

    “大人英明。”许山很适时地拍马屁道。

    “不过这两人的手下有很多都是被裹挟入伙的普通人,我认为应该给这些人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汉斯又补充了一句。

    汉斯的目的很明确,他知道福建官府和海汉人对十八芝的态度是绝不放过,但也仅仅只是针对团伙中的大头目而已。至于下面的这些喽啰,对方可没那么在乎他们的生死存亡。而这两个家伙带来的人马对大员港而言都是极好的劳动力,要知道汉斯这几年想尽各种办法,每年能从大明引进的移民也不过才几千人而已。

    许山当然也听得懂汉斯这话的弦外之音,当下便应道:“据小民所知,福建官府对十八芝的态度是只拿首恶,胁从不论,汉斯大人尽可自行处理其随从人员。”

    汉斯既然在这件事情上如此主动地配合,许山当然也不会不识趣地再在这些细节上挑毛病。能把何斌、郭怀一二人捉回福建,这就已经是大功一件了。至于说福建官府对荷兰人的态度会不会因为这一事件而有所松动,那就不是许山所能干涉的范围了,说到底他也只是许氏家族里的一员而已,根本就不是官场中人,对于这种事也没有什么发言权。他在大员港的意义,更多是代表许心素集团的利益,而非福建官府。

    两天之后,何斌、郭怀一两人在大员港被荷兰人抓捕的消息几乎同时传回了福建和澎湖两地,而这一事件对于两方所造成的影响也是截然不同。福建这边自然是欢饮鼓舞,这还没开仗,对手的阵营中就已经开始出现了分崩离析的状况,说明十八芝的内部对于未来的局势走向存在着极大的分歧,其战斗意志肯定十分堪忧了。

    而郑芝龙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再次在书房里摔碎了砚台——这是他最近一个月当中第二次在下属面前摔东西发泄怒气了,在过去可谓极其难得出现的状况。

    “愚蠢至极!”郑芝龙只能用这样的话来评价何斌和郭怀一的下场:“红毛人跟我们断了来往,把我们的人逐出大员港,摆明了就是要跟福建官府拉关系了,荷兰人没跟许心素联手出兵就已经是万幸了,他们这两个蠢货居然还敢自己送上门去!”

    “大哥,如今岛上人心惶惶,小弟认为应当立刻宣布动身离开这里,再拖下去,恐怕海对面的敌人就不会给我们脱身的时间了。”郑芝豹一脸不安地向他建议道。

    郑芝龙点点头道:“事不宜迟,既然此事已经没了回转的余地,那就尽快召集人马准备出发。你去通知各个营寨,两日之后,我们就拔营离开澎湖!”

    与此同时,金门岛上也在讨论最新的形势变化。目前联军的参战部队已经完成了集结,所需的各种物资装备也有七成到位,剩下的基本都是海汉需要的补给物资,而这些东西从三亚运过来还需要一些时日,照目前的形势是等不及了。联军双方现在的议题,已经从如何打这场仗,变成了什么时候开始动手。

    “两日之后,我们出兵!”颜楚杰最后斩钉截铁地宣布了讨论的结果。

    双方相同的出兵时间可以说是一个无意识的巧合,但其实也算是当前形势所造就出来的必然事件。十八芝忙于要在被敌人打上门之前撤离澎湖,而联军这边则是怕十八芝溜得太快让他们全身而退。

    1632年5月1日凌晨,福建金门岛。

    虽然海汉一方要求尽可能低调行事,但许心素还是旨意办了一个简短的出征仪式,杀猪宰羊献祭不说,还特地从漳州大牢中提了十名本该在秋后问斩的海盗囚徒,拉到码头上砍了脑袋祭旗。

    在完成了一系列血腥的出征仪式之后,海汉民团部队开始登船出发。而许心素所带领的明军因为是从中左所出发,而且船只航速要慢于海汉船队,所以是要比海汉这边提早了两个时辰出发,这个时候正好驶抵金门岛海域。

    两只舰队在金门岛附近完成了海上会合,不过由于船只众多,编队的时间也稍长了一些。直到上午八时许,联合舰队才完成了基本的编队,开始向着东方驶去。

    而与此同时,澎湖马公港内则是一片混乱状态。虽然十八芝所拥有的海船数量众多,但要一次运走几万人依然是很难办到的事情。作为先头部队的一千多名海盗已经在两天前出发,而今天要离开澎湖的则是包括一千二百多艘大小船只,需要运载超过两万人及所需物资的主力船队。

    尽管十八芝从上个月就已经开始在整理物资做出逃的准备,但这么大规模的行动要集中在短时间内完成,以十八芝的组织能力来说仍然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各种物资在港口堆积如山,而排队准备登船的人流和物资夹杂在一起,码头上负责指挥调度的人员又难以协同进行,导致了人员登船和货物装船的速度都大受影响,乱七八糟挤成了一团。

    郑芝龙看得着急,将自己的亲信叫了过来:“芝莞、芝凤,你们各带一队兵马,到码头上去维持秩序,那乱挤乱撞,不守规矩的家伙,拖出来直接打杀了!告诉这些蠢货,要是再拖上一两天,大家都走不出这马公港了!”

    郑芝莞和郑芝凤带着人到码头上抓了几个不安分的家伙出来公开处置之后,秩序果然是得到了一定的好转。但由于缺乏统筹安排和高效的调度指挥,撤离的速度依然是达不到郑芝龙的期望值。

    中午时分,从海上传来了一个让郑芝龙的心彻底沉下去的坏消息——明军和海汉人的船队已经从漳州出发,目前的航向正是冲着澎湖这边来的。而从其庞大的规模来看,显然不是出来巡航的普通船队。

    十八芝的传讯方法是比较原始的烟火传讯,因此所能及时传回的讯息内容极为有限,但连续三趟警讯传回,已经可以说明当下的形势是有多么恶劣了。而按照时间来计算,敌人的船队大概在入夜之前就能赶到澎湖,这对于目前连一半撤离工作都还没完成的十八芝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噩耗。

    “让已装好人货的帆船立刻出发,到白沙岛以北待命!”郑芝龙当机立断,立刻下达了新的命令。

    虽然马公港港湾很大,但郑芝龙不敢再冒险让船只停留在这里进行整队,否则敌人一旦杀到,乱成一团的船队多半会堵住港口出入航道,到时候就麻烦大了。而白沙岛在澎湖主岛以北,距离马公港约六海里,让准备好的船只先行到白沙岛以北候命,就可以避免被敌人打到门口出现一锅端的情形。

    当然了,仅仅是这样的手段,肯定还是不够的。郑芝龙必须要设法拖住对手杀过来的速度,为己方的撤离争取到更多的时间。

    “传刘香、李魁奇,让他们各带百条战船,去截住明军水师!”郑芝龙下令道。

    不过这次的命令执行得并不顺利,刘香、李魁奇二人都不是省油的灯,接到命令之后非但没有立刻率部出征,反倒是寻到郑芝龙这里,质问他为何要安排自己出战。

    “大当家的,小弟这边的情况你也知道,手底下的兄弟根本就不愿意跟海汉人交手,如今要逼着兄弟们上战场,大伙儿都不乐意啊!”刘香首先叫苦道。

    “大当家,要干就一起留下来跟海汉人干个痛快,你差我与刘香二人去作挡箭牌,这又是何道理?”李魁奇则是更为直接了当地说出了自己的看法,认为郑芝龙的安排极不公平。

    郑芝龙铁青着脸道:“如今敌人的船队距离马公港已不过两三百里,须臾便杀到,到时候莫说跑不了你我,这里所有的人都跑不了!你们率部去拖上几个时辰,便有机会多撤出去几千人,有何不妥?”

    刘香反驳道:“小弟的部下曾经败于海汉手中,跟其交手没什么信心,当派大当家手下的精锐出马才对!”

    郑芝龙没有从这个角度跟他进行辩论,只是盯着他的脸一字一句地说道:“你若听从命令,我便让你刘家子弟、老弱妇孺先行登船出港,日后到了新地盘,十八芝里仍有你刘氏一门的位子!”

    刘香听得完之后脸色也有些发青了,郑芝龙这话粗听起来似乎是对刘香的承诺,但仔细一琢磨,却是**裸的威胁。如果刘香直接拒绝郑芝龙的指挥,那么后果很可能是他刘家的人连马公港都出不去。现在港口上安排登船的都是郑芝龙的人,如果他刻意要给刘香的家人部下穿小鞋,那么的确有可能会陷在这里走不了。

    刘香当然也可以暴起反抗,但后果极有可能是被十八芝中的其他首领联手镇压,因为谁也不愿意被别人以破坏秩序的方式抢夺离开这里的机会。如果刘香选择抵抗,那么后果可能比拒绝郑芝龙的命令更为严重。

    “大当家,你何苦如此逼我!”刘香真是恨得直咬牙。自从珠江口一战之后,他就率部缩回到福建这边,再也没有踏足过广东海域,原因便是想要避开海汉人这群大煞星。但没想到几年过去之后,海汉人居然一步一步地把手伸到了福建这边,而且还打算要攻打自家的老窝澎湖。对于刘香来说,即便是已经到了避无可避的状态,他还是希望能够撤往海外更远的地方,而不是把身家性命押上,与海汉人搏命一战。

    “这岛上数万人的安危都着落在我身上,不是我逼你,是十八芝需要你去做这件事!”郑芝龙义正辞严地说道。

    见刘香垂头不语,郑芝龙又问道:“李当家,你怎么说?”

    李魁奇摇摇头道:“大当家,你也无需拿这些大道理来压我,刘香有顾忌,老子却没有,你要让我去拼命也行,先开出合适的条件来!”

    “你有什么条件,尽管说出来!”郑芝龙强压着怒气,尽可能让自己保持心平气和的状态。

    平时十八芝都是由他一言而决,这些首领极少会有明确反对他的时候,而如今局势危急,一个两个却都开始不安分起来。如果不是忌惮内部生乱让敌人有机可趁,郑芝龙真的很想就地发作——起码抓个砚台之类的东西摔一下也好。

    “兄弟我也没什么大的要求,既然大当家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那兄弟领命出战便是。但此战之后,兄弟在这十八芝里的位置却是要动一动了!”李魁奇言简意赅地说明了自己的交换条件。

    郑芝龙稍一犹豫,便点点头应道:“可。此战之后,你与刘香兄弟,便坐十八芝第二、第三把交椅!”

    [三七中文手机版 m.37zw.com]
新书推荐: 秦浩林冰婉 有怪有田有点钱 抽卡停不下来 乾隆朝的造反日常 陈扬林清雪 都市全能奶爸 穿越之掉崇祯面前 从仙尊开始修行 寒门帝尊 我老婆是邪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