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0章 民间传闻

小说:1627崛起南海 作者:零点浪漫
    费策贤之所以生气,是因为这首定场诗可并非说书先生自行编写,而是明世宗嘉靖皇帝在兵部尚书毛伯温远征安南时所作的送行诗。虽说诗作是一百年前的事了,普通民众可能并不知道其背景和意义,但费策贤身为礼部官员,这说书先生的把戏自然瞒不过他。

    说书先生的定场诗只念了比较应和主题的前四句,这诗其实还有后面四句:天上麒麟原有种,穴中蝼蚁岂能逃。太平待诏归来日,朕与先生解战袍。

    当然了,这后面四句提到“朕”字,显然就与海汉的体制不符,所以也就被略去了。不过这拿大明皇帝的御制诗来形容海汉军的出征,往小了说是不伦不类,强行拼凑,往大了说那就是对大明的羞辱,费策贤完全可以在外交层面上提出抗议,让海汉官方查办这种不端行为。

    但费策贤已经不是初到三亚的时候了,对于本地民间的一些状况也有了比较深的了解。比如这些在茶馆酒楼里演出的说书先生,他们所演出的内容其实都经过了海汉宣传部门的审核,也就是说包括这定场诗在内都应该已经得到了官方的默许。如果费策贤要去提出抗议,多半也会被外交部和宣传部之间来回踢皮球,最后拖到不了了之。

    好在这说书先生倒也没有揪着这定场诗再做其他文章,念完之后便切入了正题。发生在今年年头上的这场对外战争在南海地区的影响颇大,海汉与西班牙可以说是南海武力最为强盛的两个国家,不过在过去几年的两次交锋中,均是海汉占据了上风。而这决定南海强者称号归属的一战,自然是引来了其他国家的关注。

    在马尼拉战役期间,前方战事进展只能通过军方的电台回报到三亚,然后由军方和宣传部筛选一部分消息对外通过报纸的方式向公众发布出来。虽然往往是只言片语的信息,但也几乎让市面上的《海汉时报》天天都处于脱销状态,以至于一度有黄牛囤货抬价。后来民间呼声太大,宣传部门才开始逐步放开了更多的消息,并加强了民间的读报宣传活动,这才让民众的渴求胜利消息的情绪稍稍得到了缓解。

    但官方放出的消息往往都是类似“某月某日,我军某部攻克马尼拉城某处据点,俘获、歼敌各若干”,或者“西军于某日对我军阵地发动反扑未果”,“今日阵前俘获敌军指挥官某某”之类简略刻板的模式。这样的消息当然没法满足民众想要知悉前线战况的渴求,所以在宣传部的授意下,民间的创作者也会根据战事进展写一些故事,通过说书先生之口来进行演绎。

    当然这些非官方的宣传渠道就没有那么严谨了,其中也不乏有许多夸张甚至是臆想的成分,不过海汉宣传部门对于这方面的把关并不是十分严格,只要内容正面积极向上,大多能够顺利通过官方的审查。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费策贤之所以生气,是因为这首定场诗可并非说书先生自行编写,而是明世宗嘉靖皇帝在兵部尚书毛伯温远征安南时所作的送行诗。虽说诗作是一百年前的事了,普通民众可能并不知道其背景和意义,但费策贤身为礼部官员,这说书先生的把戏自然瞒不过他。

    说书先生的定场诗只念了比较应和主题的前四句,这诗其实还有后面四句:天上麒麟原有种,穴中蝼蚁岂能逃。太平待诏归来日,朕与先生解战袍。

    当然了,这后面四句提到“朕”字,显然就与海汉的体制不符,所以也就被略去了。不过这拿大明皇帝的御制诗来形容海汉军的出征,往小了说是不伦不类,强行拼凑,往大了说那就是对大明的羞辱,费策贤完全可以在外交层面上提出抗议,让海汉官方查办这种不端行为。

    但费策贤已经不是初到三亚的时候了,对于本地民间的一些状况也有了比较深的了解。比如这些在茶馆酒楼里演出的说书先生,他们所演出的内容其实都经过了海汉宣传部门的审核,也就是说包括这定场诗在内都应该已经得到了官方的默许。如果费策贤要去提出抗议,多半也会被外交部和宣传部之间来回踢皮球,最后拖到不了了之。

    好在这说书先生倒也没有揪着这定场诗再做其他文章,念完之后便切入了正题。发生在今年年头上的这场对外战争在南海地区的影响颇大,海汉与西班牙可以说是南海武力最为强盛的两个国家,不过在过去几年的两次交锋中,均是海汉占据了上风。而这决定南海强者称号归属的一战,自然是引来了其他国家的关注。

    在马尼拉战役期间,前方战事进展只能通过军方的电台回报到三亚,然后由军方和宣传部筛选一部分消息对外通过报纸的方式向公众发布出来。虽然往往是只言片语的信息,但也几乎让市面上的《海汉时报》天天都处于脱销状态,以至于一度有黄牛囤货抬价。后来民间呼声太大,宣传部门才开始逐步放开了更多的消息,并加强了民间的读报宣传活动,这才让民众的渴求胜利消息的情绪稍稍得到了缓解。

    但官方放出的消息往往都是类似“某月某日,我军某部攻克马尼拉城某处据点,俘获、歼敌各若干”,或者“西军于某日对我军阵地发动反扑未果”,“今日阵前俘获敌军指挥官某某”之类简略刻板的模式。这样的消息当然没法满足民众想要知悉前线战况的渴求,所以在宣传部的授意下,民间的创作者也会根据战事进展写一些故事,通过说书先生之口来进行演绎。

    当然这些非官方的宣传渠道就没有那么严谨了,其中也不乏有许多夸张甚至是臆想的成分,不过海汉宣传部门对于这方面的把关并不是十分严格,只要内容正面积极向上,大多能够顺利通过官方的审查。费策贤之所以生气,是因为这首定场诗可并非说书先生自行编写,而是明世宗嘉靖皇帝在兵部尚书毛伯温远征安南时所作的送行诗。虽说诗作是一百年前的事了,普通民众可能并不知道其背景和意义,但费策贤身为礼部官员,这说书先生的把戏自然瞒不过他。

    说书先生的定场诗只念了比较应和主题的前四句,这诗其实还有后面四句:天上麒麟原有种,穴中蝼蚁岂能逃。太平待诏归来日,朕与先生解战袍。

    当然了,这后面四句提到“朕”字,显然就与海汉的体制不符,所以也就被略去了。不过这拿大明皇帝的御制诗来形容海汉军的出征,往小了说是不伦不类,强行拼凑,往大了说那就是对大明的羞辱,费策贤完全可以在外交层面上提出抗议,让海汉官方查办这种不端行为。

    但费策贤已经不是初到三亚的时候了,对于本地民间的一些状况也有了比较深的了解。比如这些在茶馆酒楼里演出的说书先生,他们所演出的内容其实都经过了海汉宣传部门的审核,也就是说包括这定场诗在内都应该已经得到了官方的默许。如果费策贤要去提出抗议,多半也会被外交部和宣传部之间来回踢皮球,最后拖到不了了之。

    好在这说书先生倒也没有揪着这定场诗再做其他文章,念完之后便切入了正题。发生在今年年头上的这场对外战争在南海地区的影响颇大,海汉与西班牙可以说是南海武力最为强盛的两个国家,不过在过去几年的两次交锋中,均是海汉占据了上风。而这决定南海强者称号归属的一战,自然是引来了其他国家的关注。

    在马尼拉战役期间,前方战事进展只能通过军方的电台回报到三亚,然后由军方和宣传部筛选一部分消息对外通过报纸的方式向公众发布出来。虽然往往是只言片语的信息,但也几乎让市面上的《海汉时报》天天都处于脱销状态,以至于一度有黄牛囤货抬价。后来民间呼声太大,宣传部门才开始逐步放开了更多的消息,并加强了民间的读报宣传活动,这才让民众的渴求胜利消息的情绪稍稍得到了缓解。

    但官方放出的消息往往都是类似“某月某日,我军某部攻克马尼拉城某处据点,俘获、歼敌各若干”,或者“西军于某日对我军阵地发动反扑未果”,“今日阵前俘获敌军指挥官某某”之类简略刻板的模式。这样的消息当然没法满足民众想要知悉前线战况的渴求,所以在宣传部的授意下,民间的创作者也会根据战事进展写一些故事,通过说书先生之口来进行演绎。

    当然这些非官方的宣传渠道就没有那么严谨了,其中也不乏有许多夸张甚至是臆想的成分,不过海汉宣传部门对于这方面的把关并不是十分严格,只要内容正面积极向上,大多能够顺利通过官方的审查。费策贤之所以生气,是因为这首定场诗可并非说书先生自行编写,而是明世宗嘉靖皇帝在兵部尚书毛伯温远征安南时所作的送行诗。虽说诗作是一百年前的事了,普通民众可能并不知道其背景和意义,但费策贤身为礼部官员,这说书先生的把戏自然瞒不过他。

    说书先生的定场诗只念了比较应和主题的前四句,这诗其实还有后面四句:天上麒麟原有种,穴中蝼蚁岂能逃。太平待诏归来日,朕与先生解战袍。

    当然了,这后面四句提到“朕”字,显然就与海汉的体制不符,所以也就被略去了。不过这拿大明皇帝的御制诗来形容海汉军的出征,往小了说是不伦不类,强行拼凑,往大了说那就是对大明的羞辱,费策贤完全可以在外交层面上提出抗议,让海汉官方查办这种不端行为。

    但费策贤已经不是初到三亚的时候了,对于本地民间的一些状况也有了比较深的了解。比如这些在茶馆酒楼里演出的说书先生,他们所演出的内容其实都经过了海汉宣传部门的审核,也就是说包括这定场诗在内都应该已经得到了官方的默许。如果费策贤要去提出抗议,多半也会被外交部和宣传部之间来回踢皮球,最后拖到不了了之。

    好在这说书先生倒也没有揪着这定场诗再做其他文章,念完之后便切入了正题。发生在今年年头上的这场对外战争在南海地区的影响颇大,海汉与西班牙可以说是南海武力最为强盛的两个国家,不过在过去几年的两次交锋中,均是海汉占据了上风。而这决定南海强者称号归属的一战,自然是引来了其他国家的关注。

    在马尼拉战役期间,前方战事进展只能通过军方的电台回报到三亚,然后由军方和宣传部筛选一部分消息对外通过报纸的方式向公众发布出来。虽然往往是只言片语的信息,但也几乎让市面上的《海汉时报》天天都处于脱销状态,以至于一度有黄牛囤货抬价。后来民间呼声太大,宣传部门才开始逐步放开了更多的消息,并加强了民间的读报宣传活动,这才让民众的渴求胜利消息的情绪稍稍得到了缓解。

    但官方放出的消息往往都是类似“某月某日,我军某部攻克马尼拉城某处据点,俘获、歼敌各若干”,或者“西军于某日对我军阵地发动反扑未果”,“今日阵前俘获敌军指挥官某某”之类简略刻板的模式。这样的消息当然没法满足民众想要知悉前线战况的渴求,所以在宣传部的授意下,民间的创作者也会根据战事进展写一些故事,通过说书先生之口来进行演绎。

    当然这些非官方的宣传渠道就没有那么严谨了,其中也不乏有许多夸张甚至是臆想的成分,不过海汉宣传部门对于这方面的把关并不是十分严格,只要内容正面积极向上,大多能够顺利通过官方的审查。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联系邮箱:81691069qq.com html友情代码示例
友情链接:   玄幻小说推荐  |  玄幻小说排行  |  猫飞小说网  |  五洲书画网  |  河南新闻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