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1章 孰强孰弱

小说:1627崛起南海 作者:零点浪漫
    台下有人早就没心情再听这说书先生卖关子了,不耐烦地接话道:“你赶紧说正题,本大爷都打赏过了,等着听完了上楼吃饭呢!”

    那说书先生干笑一声解释道:“这位爷莫要着急,待在下把前因后果都交代清楚,这说出来才有可信度不是?在下接下来要说的可都是报上没有的,大爷肯定没在别处听过,待会儿听完之后上楼吃饭,那也可以作为谈资,跟亲朋好友炫耀一番见识。”

    台下那人应道:“好一张能说会道的利嘴!且先信你一次,若是讲得精彩,待会儿听完再作打赏!若是胡编乱造,那你可小心进衙门!”

    说书先生却是丝毫没有慌张,清清嗓子便接着刚才的话往下说:“诸位,在下并非造船师,也没从过军,对这造船打仗其实都是外行,真要点评这战舰优劣,那岂不是成了胡说八道?但在下可以斗胆给出一点个人看法,请在座诸位自行品评一下。”

    “诸位,可还记得威严级是什么时候入役的?”说书先生环视众人,却没人立刻应声,看样子这里要嘛都是才来海汉没几年的新人,要嘛就是对军事不够敏感,大概都不太清楚威严级战舰的正式入役时间。

    “是崇祯二年。”

    出声回应的人是费策贤,他正好前不久才在图书馆查阅过海军相关的资料,清楚地记得威严级第一艘战舰威严号的入役时间是在海汉历1629年年底。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台下有人早就没心情再听这说书先生卖关子了,不耐烦地接话道:“你赶紧说正题,本大爷都打赏过了,等着听完了上楼吃饭呢!”

    那说书先生干笑一声解释道:“这位爷莫要着急,待在下把前因后果都交代清楚,这说出来才有可信度不是?在下接下来要说的可都是报上没有的,大爷肯定没在别处听过,待会儿听完之后上楼吃饭,那也可以作为谈资,跟亲朋好友炫耀一番见识。”

    台下那人应道:“好一张能说会道的利嘴!且先信你一次,若是讲得精彩,待会儿听完再作打赏!若是胡编乱造,那你可小心进衙门!”

    说书先生却是丝毫没有慌张,清清嗓子便接着刚才的话往下说:“诸位,在下并非造船师,也没从过军,对这造船打仗其实都是外行,真要点评这战舰优劣,那岂不是成了胡说八道?但在下可以斗胆给出一点个人看法,请在座诸位自行品评一下。”

    “诸位,可还记得威严级是什么时候入役的?”说书先生环视众人,却没人立刻应声,看样子这里要嘛都是才来海汉没几年的新人,要嘛就是对军事不够敏感,大概都不太清楚威严级战舰的正式入役时间。

    “是崇祯二年。”

    出声回应的人是费策贤,他正好前不久才在图书馆查阅过海军相关的资料,清楚地记得威严级第一艘战舰威严号的入役时间是在海汉历1629年年底。台下有人早就没心情再听这说书先生卖关子了,不耐烦地接话道:“你赶紧说正题,本大爷都打赏过了,等着听完了上楼吃饭呢!”

    那说书先生干笑一声解释道:“这位爷莫要着急,待在下把前因后果都交代清楚,这说出来才有可信度不是?在下接下来要说的可都是报上没有的,大爷肯定没在别处听过,待会儿听完之后上楼吃饭,那也可以作为谈资,跟亲朋好友炫耀一番见识。”

    台下那人应道:“好一张能说会道的利嘴!且先信你一次,若是讲得精彩,待会儿听完再作打赏!若是胡编乱造,那你可小心进衙门!”

    说书先生却是丝毫没有慌张,清清嗓子便接着刚才的话往下说:“诸位,在下并非造船师,也没从过军,对这造船打仗其实都是外行,真要点评这战舰优劣,那岂不是成了胡说八道?但在下可以斗胆给出一点个人看法,请在座诸位自行品评一下。”

    “诸位,可还记得威严级是什么时候入役的?”说书先生环视众人,却没人立刻应声,看样子这里要嘛都是才来海汉没几年的新人,要嘛就是对军事不够敏感,大概都不太清楚威严级战舰的正式入役时间。

    “是崇祯二年。”

    出声回应的人是费策贤,他正好前不久才在图书馆查阅过海军相关的资料,清楚地记得威严级第一艘战舰威严号的入役时间是在海汉历1629年年底。台下有人早就没心情再听这说书先生卖关子了,不耐烦地接话道:“你赶紧说正题,本大爷都打赏过了,等着听完了上楼吃饭呢!”

    那说书先生干笑一声解释道:“这位爷莫要着急,待在下把前因后果都交代清楚,这说出来才有可信度不是?在下接下来要说的可都是报上没有的,大爷肯定没在别处听过,待会儿听完之后上楼吃饭,那也可以作为谈资,跟亲朋好友炫耀一番见识。”

    台下那人应道:“好一张能说会道的利嘴!且先信你一次,若是讲得精彩,待会儿听完再作打赏!若是胡编乱造,那你可小心进衙门!”

    说书先生却是丝毫没有慌张,清清嗓子便接着刚才的话往下说:“诸位,在下并非造船师,也没从过军,对这造船打仗其实都是外行,真要点评这战舰优劣,那岂不是成了胡说八道?但在下可以斗胆给出一点个人看法,请在座诸位自行品评一下。”

    “诸位,可还记得威严级是什么时候入役的?”说书先生环视众人,却没人立刻应声,看样子这里要嘛都是才来海汉没几年的新人,要嘛就是对军事不够敏感,大概都不太清楚威严级战舰的正式入役时间。

    “是崇祯二年。”

    出声回应的人是费策贤,他正好前不久才在图书馆查阅过海军相关的资料,清楚地记得威严级第一艘战舰威严号的入役时间是在海汉历1629年年底。台下有人早就没心情再听这说书先生卖关子了,不耐烦地接话道:“你赶紧说正题,本大爷都打赏过了,等着听完了上楼吃饭呢!”

    那说书先生干笑一声解释道:“这位爷莫要着急,待在下把前因后果都交代清楚,这说出来才有可信度不是?在下接下来要说的可都是报上没有的,大爷肯定没在别处听过,待会儿听完之后上楼吃饭,那也可以作为谈资,跟亲朋好友炫耀一番见识。”

    台下那人应道:“好一张能说会道的利嘴!且先信你一次,若是讲得精彩,待会儿听完再作打赏!若是胡编乱造,那你可小心进衙门!”

    说书先生却是丝毫没有慌张,清清嗓子便接着刚才的话往下说:“诸位,在下并非造船师,也没从过军,对这造船打仗其实都是外行,真要点评这战舰优劣,那岂不是成了胡说八道?但在下可以斗胆给出一点个人看法,请在座诸位自行品评一下。”

    “诸位,可还记得威严级是什么时候入役的?”说书先生环视众人,却没人立刻应声,看样子这里要嘛都是才来海汉没几年的新人,要嘛就是对军事不够敏感,大概都不太清楚威严级战舰的正式入役时间。

    “是崇祯二年。”

    出声回应的人是费策贤,他正好前不久才在图书馆查阅过海军相关的资料,清楚地记得威严级第一艘战舰威严号的入役时间是在海汉历1629年年底。台下有人早就没心情再听这说书先生卖关子了,不耐烦地接话道:“你赶紧说正题,本大爷都打赏过了,等着听完了上楼吃饭呢!”

    那说书先生干笑一声解释道:“这位爷莫要着急,待在下把前因后果都交代清楚,这说出来才有可信度不是?在下接下来要说的可都是报上没有的,大爷肯定没在别处听过,待会儿听完之后上楼吃饭,那也可以作为谈资,跟亲朋好友炫耀一番见识。”

    台下那人应道:“好一张能说会道的利嘴!且先信你一次,若是讲得精彩,待会儿听完再作打赏!若是胡编乱造,那你可小心进衙门!”

    说书先生却是丝毫没有慌张,清清嗓子便接着刚才的话往下说:“诸位,在下并非造船师,也没从过军,对这造船打仗其实都是外行,真要点评这战舰优劣,那岂不是成了胡说八道?但在下可以斗胆给出一点个人看法,请在座诸位自行品评一下。”

    “诸位,可还记得威严级是什么时候入役的?”说书先生环视众人,却没人立刻应声,看样子这里要嘛都是才来海汉没几年的新人,要嘛就是对军事不够敏感,大概都不太清楚威严级战舰的正式入役时间。

    “是崇祯二年。”

    出声回应的人是费策贤,他正好前不久才在图书馆查阅过海军相关的资料,清楚地记得威严级第一艘战舰威严号的入役时间是在海汉历1629年年底。台下有人早就没心情再听这说书先生卖关子了,不耐烦地接话道:“你赶紧说正题,本大爷都打赏过了,等着听完了上楼吃饭呢!”

    那说书先生干笑一声解释道:“这位爷莫要着急,待在下把前因后果都交代清楚,这说出来才有可信度不是?在下接下来要说的可都是报上没有的,大爷肯定没在别处听过,待会儿听完之后上楼吃饭,那也可以作为谈资,跟亲朋好友炫耀一番见识。”

    台下那人应道:“好一张能说会道的利嘴!且先信你一次,若是讲得精彩,待会儿听完再作打赏!若是胡编乱造,那你可小心进衙门!”

    说书先生却是丝毫没有慌张,清清嗓子便接着刚才的话往下说:“诸位,在下并非造船师,也没从过军,对这造船打仗其实都是外行,真要点评这战舰优劣,那岂不是成了胡说八道?但在下可以斗胆给出一点个人看法,请在座诸位自行品评一下。”

    “诸位,可还记得威严级是什么时候入役的?”说书先生环视众人,却没人立刻应声,看样子这里要嘛都是才来海汉没几年的新人,要嘛就是对军事不够敏感,大概都不太清楚威严级战舰的正式入役时间。

    “是崇祯二年。”

    出声回应的人是费策贤,他正好前不久才在图书馆查阅过海军相关的资料,清楚地记得威严级第一艘战舰威严号的入役时间是在海汉历1629年年底。台下有人早就没心情再听这说书先生卖关子了,不耐烦地接话道:“你赶紧说正题,本大爷都打赏过了,等着听完了上楼吃饭呢!”

    那说书先生干笑一声解释道:“这位爷莫要着急,待在下把前因后果都交代清楚,这说出来才有可信度不是?在下接下来要说的可都是报上没有的,大爷肯定没在别处听过,待会儿听完之后上楼吃饭,那也可以作为谈资,跟亲朋好友炫耀一番见识。”

    台下那人应道:“好一张能说会道的利嘴!且先信你一次,若是讲得精彩,待会儿听完再作打赏!若是胡编乱造,那你可小心进衙门!”

    说书先生却是丝毫没有慌张,清清嗓子便接着刚才的话往下说:“诸位,在下并非造船师,也没从过军,对这造船打仗其实都是外行,真要点评这战舰优劣,那岂不是成了胡说八道?但在下可以斗胆给出一点个人看法,请在座诸位自行品评一下。”

    “诸位,可还记得威严级是什么时候入役的?”说书先生环视众人,却没人立刻应声,看样子这里要嘛都是才来海汉没几年的新人,要嘛就是对军事不够敏感,大概都不太清楚威严级战舰的正式入役时间。

    “是崇祯二年。”

    出声回应的人是费策贤,他正好前不久才在图书馆查阅过海军相关的资料,清楚地记得威严级第一艘战舰威严号的入役时间是在海汉历1629年年底。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联系邮箱:81691069qq.com html友情代码示例
友情链接:   玄幻小说推荐  |  玄幻小说排行  |  猫飞小说网  |  五洲书画网  |  河南新闻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