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三章 平吴事,收徒

小说:天苍黄 作者:有时糊涂
    柳寒对东瀛人始终很警惕,尽管这个东瀛与记忆中的岛国有很大不同,但有些东西还是有相同的痕迹。

    传统的岛国女人曾经是天堂的象征,以柔媚顺从闻名,而岛国的男人以坚韧残暴留名。

    现在的东瀛与曾经的岛国一样吗?

    他不知道。

    不过,他保持深深的警惕。

    第二天,顾恒头痛欲裂的爬上马车,继续随柳寒拜访了陆峤和虞文,在海上花又喝了一台,不过,没有在这留宿,晚上,随着柳寒拜访了封山畲和黎山畲山主封霄和黎坌。

    封霄对柳寒感激异常,双方相谈十分融洽,随柳寒来的除了顾恒外,还有瀚海商社吴郡分店的掌柜朱炽。

    这朱炽原是瀚海商社扬州分店广昌裕的二掌柜,也是随柳寒从西域回来的老人,这次筹建吴郡分店,柳寒便将他调来主持。

    “大人放心,我和黎兄定会支持顾老弟。”

    封霄拍着胸脯保证,柳寒满意的点头:“吴南多山,土地贫瘠,畲人生活困苦,可只靠耕织,无法改善畲人的生活,必须要商业通畅,才能改善畲人的生活,我已经上报朝廷,为畲人修路。”

    封霄和黎坌相互看看,俩人神情疑惑,柳寒露出笑容:“要想富,先修路,只有道路通畅,畲人生产的彩锦,漆器,竹编,才能卖到吴县建康扬州,才能卖出好价钱。”

    封霄和黎坌这才明白,俩人齐齐抱拳:“多谢大人。”

    很显然,俩人还没明白,这道路对畲人的经济发展有多大意义,柳寒也没在意。

    封霄和黎坌交换个眼色,封霄小心的说:“大人将畲人的生活放在心上,我们畲人感激不尽,可这修路毕竟费时日长,倒不如容许我们开矿。”

    “开矿?”柳寒有点意外,要知道开矿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朝廷对这种事情十分慎重。

    “你们打算开什么矿?”柳寒缓缓问道。

    “盐矿。”黎坌说道:“在我们黎山和封山都发现了盐岩,我们想开个盐矿。”

    柳寒稍稍放心,如果是铁矿的,那几乎可以肯定朝廷不会同意,不过,盐矿倒有几分希望。

    “开矿,事关重大,我作不了主,要向朝廷申请,我会尽力,不过,两位山主想过没有,这岩盐的成本与海盐相比如何?”

    “这个,我们测算过,岩盐的成本要低六成,”封霄神情有些兴奋,海盐最大的问题便是靠天吃饭,靠日头暴晒,而岩盐只要加把火,熬就行,当然,产量稍微低点。

    “低六成?”柳寒非常吃惊,心里压根不信:“你们没算错?岩盐要先过虑,再熬制,柴火也要算钱的。”

    如果说海盐,柳寒还不太清楚工序,岩盐则要熟悉多了,他在西域便发现了岩盐,弄过岩盐指造,只是规模不大,原因很简单,他在沙漠里发现了天然盐矿,而且是精盐,只不过路途较远,用岩盐以补充罢了。

    封霄微怔,柴火也算钱,封山和黎山,满山都是树,这要什么钱。

    柳寒一看便明白,他们没计算过这些,便含笑解释,如果是小批量熬制,可以不算,但大规模制造就必须算进去,一棵树需要十年才长成,砍掉一棵树来熬盐,能熬出多少盐,这个必须计算,否则到时候别盐没产出多少,满山的树就给砍光了,这不划算。

    听柳寒这样说,原本兴致很高的封霄和黎坌顿时被泼了桶凉水,柳寒看在眼里,便含笑说:“这样吧,朱炽是跟我的老人了,在西域,他办过岩盐,他随你们去看看。”

    封霄和黎坌顿时大喜,向柳寒连连致谢,看朱炽的目光便热情起来。

    朱炽微微一笑:“我这两下子还是主子教的,要说这个岩盐,首先要看岩盐的含盐量,如果含量低了,那就没有开采价值,所以,首先要确定的是含盐量,然后才定其他。”

    “这样吧,待吴县事了,你随封山主黎山主走一趟,到实地看看再确定。”

    “是,主子。”朱炽很恭敬的应下来。

    封霄和黎坌先是忐忑不安,随即对他们的关系产生兴趣,柳寒微微一笑,解释道:“这瀚海商社是我的产业,宫里,还有陆峤虞文他们都知道。”

    封霄和黎坌这才明白,俩人都笑了,不过,他们说的什么含盐量,又让他们忐忑起来。

    柳寒看出他们的不安,安慰了他们几句,然后又打听畲人有什么特产和风俗。

    双方气氛融洽,过了个很舒服安逸的晚上。

    第二天,柳寒便召开百货商会的成立大会,在会上,顾恒没有任何意外,以全票通过,当上了百货商会的会长。

    陆峤和虞文派出的人担任了总账,周瑟和顾侗的人则当上了监事,漕帮的人则出任了总务,这个职务类似coo。

    剩下的事,就不是柳寒管的了,商会的规章制度,各地要开多少分店,各分店的掌柜等等,筹建的船队,等等,都是顾恒他们的事。

    这些事看起来简单,但十分琐碎,涉及各方面的利益,谈判将是个艰苦的过程,也是顾恒最好的试炼阶段,他能不能坐稳这会长,就看这段时间的表现。

    成立大会后举行的庆祝宴,不但柳寒参加了,郡守冯胜也带着大批属官参加了,宴会上少不了歌姬舞女。

    周瑟端着酒杯,醉醺醺的过来向柳寒道谢,他自然是要道谢的,没有柳寒,周家这次不死也要脱层皮。

    “我这人讲究恩怨分明,”周瑟豪气万分:“大人请放心,以后有用得着我周家的地方,请尽管吩咐。”

    柳寒压根没往心里去,这话要信了,他就是傻子,不过,话还是顺着讲:“如此多谢,我瀚海商社以后在吴郡就要拜托周老多照顾。”

    “没有问题!没有问题,包在我身上。”周瑟有几分醉意,拍着胸脯保证,随后诡异的一笑:“大人,我送了两件礼物,就在外面的马车上,待会大人出去就知道了。”

    柳寒一笑,看到冯胜向自己看来,便没在说什么,举杯向他遥遥相敬,冯胜也举杯相应。

    柳寒在吴郡时间不长,不到一个月,手段狠辣,将江南会给连根拔起,徐维被斩首,几十号商家被抄,哭哭啼啼发配充军的,就有上百人,人市上拍卖的女人,一个月前可能还是锦衣玉食的夫人小姐,现在就沦为命运完全被别人掌握的女奴。

    可光狠辣又不足以说明柳寒,比狠辣更厉害的是,他的手段还有圆滑,按说这么大的动作,整个吴郡还不得翻天了,畲人桀骜不驯,东瀛人凶悍,可都被他一一摆平。

    这让原本存心看笑话的郡守府的官们又对他产生畏惧,人都是这样,原本轻蔑的对象,忽然获得了令人意外的成功,于是他们的心便从一个极端跳到另一个极端,从轻蔑变成惧怕。

    柳寒便是这样的人,让这些官们从轻蔑跳到惧怕。

    冯胜迟疑下,端起酒杯,穿过舞姬们扭动的腰肢,走到柳寒面前。

    “柳大人,江南会一案,大人劳苦功高,让下官佩服,敬大人一杯。”

    柳寒含笑起身:“不敢,都是朝廷定的,我不过是奉命行事,说不上有功。”

    冯胜笑了笑,虽然到吴郡的时间不长,可也知道,这事不好处理,稍有差池,便可能引发动乱,或者留下无穷后患,可柳寒却处理得极好,没有留下任何后患,也没让吴郡伤筋动骨,百货商会取代江南商会后,吴郡便可立刻安静下来。

    没等宴席结束,柳寒便起身告辞,冯胜陆峤挽留,柳寒告诉他,明天他就要返回扬州,他必须得回去收拾下,周瑟将他送到门外,冲他眨巴下眼睛,诡异的笑了笑。

    柳寒拱手向众人道别,掀开门帘上车,不由愣住了,两个女人诚惶诚恐的跪在车厢内。

    “静香(美香)见过主人。”

    柳寒扭头回看,周瑟冲他诡异的笑了笑,然后转身进屋。

    柳寒走进车厢,静香美香膝跪,就地转身,深深的埋下头。

    “起来吧。”柳寒吩咐道,静香美香抬起头,精美的妆容,俏丽的容颜,只是神情带着些许惶恐和不安。

    静香美香不知道柳寒要作什么,除了吩咐了句起来吧,便没再说话,一路回到临时衙门。

    虎贲卫已经开始收拾东西准备拔营,这百多名虎贲卫还要随他一块返回扬州。

    看到柳寒带着两个女人回来,南笙微微皱眉,迎上来,低声问怎么回事。

    “人家送的礼物,老南,怎么样,不错吧,要喜欢,我送你。”柳寒笑道,南笙摇头:“大人,这怎么可以,咱们是不能接受这种礼物的。”

    柳寒笑了笑:“为何不可?咱们也是人,有七情六欲。”

    “大人!”南笙有些着急,追着柳寒进屋,静香美香没敢进去,抱着个小包袱,怯生生的站在门外。

    “大人,咱们是虎贲卫,是皇上的亲军,您收下这礼物,要是让言官御史知道,参您一本,那就麻烦了。”南笙低声说道。

    “很简单啊,这俩美女是我买的。”柳寒觉着无所谓,南笙有些着急,柳寒拍拍他的肩膀:“放心吧,我知道轻重,这两人是东瀛人,你就算放他们走,她们能上那去呢,国破家亡的,对了,你去外面,把那个山田叫进来。”

    “大人,您这又要作什么?”南笙当然清楚那山田是什么人,这段时间跟在柳寒屁股后面要拜师,让虎贲卫的兄弟嘲笑了半天。

    上品宗师的门是那样好进的!

    “闲得无聊,想收个门人玩玩。”柳寒笑道,冲门外叫道:“进来,还在外面站着,我要更衣。”

    静香美香连忙进去,放下包袱就动手给柳寒更衣,南笙困惑不解的看着他,半响才说:“大人,这就能拜在您的门下,大人,这要传出去,今后您身后恐怕得跟数百人!”

    “那可不行,”柳寒笑道,举起双手,让静香美香给他更衣,边对南笙说道:“这山田,我有用处,打开国门作生意,就必须了解外面有什么,就算没有害人之心,也要有防人之心,山田就是我了解东瀛的一把钥匙。”

    南笙点点头,又看看俩人,迟疑下:“大人,这两个女子,大人最好还是谨慎为上。”

    说完转身便出去,柳寒脱下外衣,让静香美香站下,他坐在桌边,沉默了会才说:“给你们个选择,一个是我送你们五百两银子,你们安心做点生意;另一个便是留在我身边,我的女人很多,你们恐怕连小妾都混不上,只能为奴,你们选吧。”

    两女没想到柳寒说的是这事,俩人没有迟疑,噗通跪下。

    “奴愿意留在大人身边。”静香说道。

    柳寒略微沉凝,问道:“你们不反悔?”

    “大人,我们姐妹累了,就想找个安稳的依靠。”静香低声说道。

    柳寒理解,在东瀛被追杀逃亡,到大晋被骗,品尝了太多苦难,心力交瘁,现在剩下的唯一期望便是找个靠山,好好活下去。

    “大人,奴,”静香迟疑,有些胆怯,有些犹豫。

    “有什么要求,就说吧。”

    “奴家姐妹六人逃到大晋,我们姐妹有幸遇见大人,就想,就想,大人能不能将我们的姐妹也接出来。”静香越说声音越低,感觉这个要求很不合理。

    柳寒起身走了两步,看着静香,静香的目光中满是期待:“有情有义,行,她们叫什么名字。”

    静香大喜,几乎蹦起来,扑过来抱住柳寒,拼命的亲吻他,泪水沾湿了他的脸。

    “多谢大人!多谢大人!静香愿为大人效死!”

    柳寒拍拍她的后背:“好了,好了,我这人,久了你就知道了,好伺候,也不好伺候。”

    正说着,南笙在外面禀告,柳寒让静香美香站在身后,然后吩咐道:“让山田进来吧。”

    山田进门便跪在地上,柳寒看着他,山田沉声道:“徒儿拜见师傅。”

    “你跟在我身后好些天了,诚意够了,现在,最后一关,”柳寒盯着山田:“静香美香有四个同门师妹,失陷在海上花,你去把她们赎出来,记住,不能用武力,只许用银子,但我只给你一千两银子。”

    山田重重的叩首:“请主上放心,我这就去。”

    柳寒拿出两张五百两的银票交给他:“我知道你有银子,但不许用你的银子,就这一千两,如果赎出来了,以后就可以跟着我,否则,你就回余杭吧。”

    “请主上放心。”山田咧嘴一笑,转身就出去了。

    (本章完)

    @R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联系邮箱:81691069qq.com html友情代码示例
友情链接:   玄幻小说推荐  |  玄幻小说排行  |  猫飞小说网  |  五洲书画网  |  河南新闻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