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4章 密审(下)

小说:天苍黄 作者:有时糊涂
    柳寒神情自若,他当然清楚,除了太后皇帝那,朝中的高官恐怕多数都收了他盛怀的银子,包括前齐王。

    在夺嫡之争中,盛怀是支持齐王的,皇上继位后,盛怀却屹立不倒,甚至连潘链都成了他的保护伞,那只能说明一件事,盛怀送了重礼。

    “听说盛大人与先齐王殿下甚为交好,大人能出任扬州刺史,乃先齐王力荐,估计送了齐王不少银子吧。”

    盛怀目光一闪,冷笑道:“是不是想吧齐王拖下水?”

    柳寒含笑不言,算是默认了,盛怀哼了声:“实话告诉你吧,我送过很多人银子,光潘链前后就送了三十万两银子,太后那,每年送五万两银子,你敢查吗?”

    “不敢。”柳寒很坦率的承认,随后释然:“难怪你敢与皇上对抗,有潘链和太后在后面撑腰,还有什么不敢的。”

    盛怀冷笑下,起身道:“老夫乏了,你要还想知道什么,改天,咱们再聊。”

    柳寒点头,书办将口供拿来,盛怀看也不看,便画押摁上手印,转身拖着脚链走回牢房。

    出了牢门,南笙小心的上前,当时牢房里,除了那书办,就是他和厉岩俩人,盛怀是重要囚犯,由南笙带着五十名虎贲卫亲自看守,除了他们,谁也不准接触。

    “大人,你就不担心?”南笙忽然低声问道,柳寒回头看了他一眼,展颜一笑:“有什么好担心的,我知道,有些案子审了犯人审官员,朝廷的有些隐秘被抖露出来,所以,很多人害怕,我也怕,但害怕有用吗,没用。既然没用,那害怕做什么,再说了,朝廷不能不讲道理吧,盛怀贪了这么多银子,他的那点家产压根抵不上,这银子去了那,不得问清楚。”

    “大人真是....。”南笙不由摇头,好些官接到这种案子就吓得要死,审案时生怕犯人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而犯人也知道这点,所以在审案时,气焰比官还嚣张。

    “南大人,我教你一手,这种案子,口供是要上送的,你把口供原件密送宫里,等宫里的指令下来,你再处理口供,把隐秘的部分删了,再把干净的口供送到尚书台,这不就完了。”

    南笙惊讶之极,随即明白,这是最好最稳妥,也是最安全的处理方式,但也只有他们虎贲卫才能这么干,其他官那有这样便利与宫里联系。

    厉岩沉默的跟在身后,从吴县回来后,柳寒便将他调到钦差行营,虽然没有进虎贲卫,但也在钦差行营当差,而且还是在柳寒身边,这让他从黑暗中走到阳光下,不过,此举也带来点小麻烦,他受到虎贲卫们若有若无的排斥。

    所以,厉岩在柳寒钦差行营的说话做事十分谨慎,他本来话就少,现在就更少了。

    “大人,您为何不让人与那盛怀说话?”厉岩忽然开口问道,前几天,盛怀还一言不发,今天却侃侃而谈,这里面的变化看上去好像他是故意泄露些让柳寒为难的线索,可厉岩却觉着与柳寒之前的策略有关。

    “这人啊,是需要交流的,那怕哑巴也需要交流,不让与他说话,就是憋他,等到有人肯与他说话时,他便会迫不及待的说,我再稍稍诱导下,自然就成了。”

    柳寒说着露出了笑容,轻轻补充道:“这法子,我在西域用过,抵抗最久的也就五天,盛怀嘛,老了。”

    在扬州,柳寒的事依旧不少,最主要的是查抄财物的拍卖和银子转运,宫里回信同意让通汇钱庄转运,而且同意给一分银子的费用,这让柳寒省了不少事。

    吴县的拍卖组织很匆忙,这有故意的因素,扬州的拍卖便不会再那样,柳寒回到扬州便开始组织拍卖,各地有意的商人陆续来到扬州。

    第三次审理,柳寒让盛怀足足等了五天,五天里,盛怀没有看到一个人,没有人与他说一句话,把他憋坏了。

    再次见到柳寒时,盛怀完全没有了最开始的气度,甚至有点迫不及待的开口。

    柳寒却一点不着急,神清气爽,态度虽然依旧平和,但却不急不躁,气度从容。

    “我有些奇怪的是,卫振与很多人作生意,也送了很多人银子,可却没送银子给你,这是为何?”柳寒先从卫振案开始,卫振一案,朝廷已经批复,没有任何意外,斩立决,家属发配凉州为奴,家中三十岁以下女子拍卖为奴,卖不出去的,也一律发配凉州。

    与卫振一块被判斩立决的,还有转运使衙门的十多个官,发配凉州的还有七八个商家,这七八个商家都是扬州的大商,不是大商也不敢作这样的生意,涉及扬州盐业商会绸缎商会和粮食商会等数个商会。

    柳寒这几天都在处理这些事,杀人的刑场,整理拍卖的财物,加上有意凉凉盛怀,这才拖延了五天才来。

    “他送过,老夫没敢要。”盛怀的声音有些嘶哑,柳寒露出疑惑之色,盛怀解释道:“卫振作的事,老夫有耳闻,只是此事牵扯到很多人,老夫没有那个胆量,他作这样的事,暴露是迟早的。”

    “老前辈谨慎,令人佩服。”柳寒赞赏的给他倒上酒,这盛怀收了不少银子,平均每年达十多万两,这个数目十分惊人,大概也只有扬州这样的富庶之地才能达到,要在凉州,想都别想。

    盛怀的神情隐隐有几分得意,柳寒的目的并不在卫振案上,这个案子早就查清楚了,卫振也承认没给盛怀送银子,甚至在言谈中隐隐对盛怀有几分瞧不起。

    转运使衙门是独立机构,有自己的办事机构,甚至还有兵丁,地方官府压根就管不了。

    柳寒之所以提起这个案子,目的就在让盛怀松懈,彻底松懈下来。

    “两年前,你有一笔银子,大约三万两,送到冀州,这笔银子是作什么了?”

    盛怀微怔,警惕的看着他:“这是给常山郡王的,我为一个子侄买个官。”

    柳寒微微点头,迅速又问:“去年又有一笔五万两银子,同样是送到冀州,一年买两个?”

    盛怀张嘴要答,却又闭嘴不言,这条线索是从盛怀家账房嘴里敲出来的,最近几年,盛怀往帝都和冀州送的银子明显多了,这让柳寒很是怀疑,其中有什么目的。

    “怎么啦?老前辈有什么顾虑?”柳寒追问道。

    盛怀冷笑下,没有答话,只是抓起筷子快速的吃菜,柳寒不给他思考的时间,嘲笑道:“老前辈还是有不敢言之事。”

    盛怀冷笑:“你不要激将,激也没用,老夫会说的自然会说,不会说的激也没用。”

    “五万两银子不是个小数目,说说看,是送给谁了?”柳寒含笑问道,今天,他将盘问的重点放在最近几年的支出上,查看盛怀家的账本,最近几年的大额支持明显多了,这让他很是疑惑不解。

    “其实也没什么不好说的,朝廷给的俸禄不足,当官的暗中都有运作,你在帝都和王家打生打死,王家的船队毁了,王家想要重建船队,缺银子,找我合作,双方算股份,我占四成。”

    这是个很意外的消息,柳寒大感兴趣:“五万银子才占四成,这船队的规模可不小。”

    这个时代的工艺落后,但不管怎样,都是内河船只,一条货运大船的造价要两三千两银子,当初柳寒与萧雨合作建船队,柳寒前后投入近十万两银子,但那是漕运船队,船只数量高达五六十条,而且还包括接受漕帮的码头,漕帮码头是和平移交,名义上也要花钱买的。

    所以,五万银子只占四成,那么这个船队的数量肯定十分庞大。

    “如果能夺回漕运,这五万两银子,几年就赚回来了。”盛怀很有信心,柳寒的眉头却皱起来,他已经算到王家会重建船队,可没想到王家那位老祖宗决心这样大。

    “王家,又是王家。”柳寒低声细语,盛怀幸灾乐祸的看着他:“王家可是树大根深,千年世家,没那么容易对付,你惹上了他们,今后可就没安稳日子过了。”

    柳寒淡淡一笑:“前辈就不用为我操心了,王家,哼,在你眼里是庞然大物,可在我眼里,不过是快死的僵尸,差的就是谁来补上最后一刀。”

    盛怀哈哈大笑,竖起大拇指:“厉害!厉害!年青人有信心是好事,但也不要狂妄自大。”

    “狂妄自大?我和他斗了一年多了,王家那位老祖宗也没拿我怎样,庞然大物,看起来很吓人,人们习惯了,可实际上,他只是虚张声势罢了。”

    盛怀连连冷笑,柳寒又问:“你给潘链送银子,就送了一次?”

    “两次,一次三十万两,一次两万两。”盛怀这次很爽快,回答得干净利落:“他当上尚书令才几年,已经够了。”

    柳寒想了想,忍不住叹口气,这潘链也太能捞了,这才几年,单单一个盛怀就三十二万两银子,若再加上其他州的进项,恐怕有百万银子的进项。

    当初齐王那么大的声势,可在当今继位后,却没有什么人事变动。

    在大晋当官,真好!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联系邮箱:81691069qq.com html友情代码示例
友情链接:   玄幻小说推荐  |  玄幻小说排行  |  猫飞小说网  |  五洲书画网  |  河南新闻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