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 板砖

    安康和父亲在城主的府邸门口分手之后,安康去了宋夏阳的府第。

    这一天安康因为有事情要办,所以没有安排去山上打野,而是要求所有学生在宋夏阳家里练功。

    安康将马车停在宋府的后门。刚把门敲开进去,却见宋夏阳的妹妹宋秋霜正坐在回廊的栏台上。

    宋秋霜一见安康,马上从栏台上跳下来对安康行了一礼说:“安大哥哥,请了。我正找你有事情。”

    “哦?”安康问,“秋霜妹妹有何事?”

    “你过来。”宋秋霜冲安康招招手,示意他跟着她走。

    安康跟着宋秋霜进了花园,来到一处假山下。宋秋霜四下张望了一下,然后钻进了假山下面的一个山洞里。

    啊?这个是……公子和小姐准备在后花园的假山里相会的意思么?

    安康杵在那里没动。

    宋秋霜又把头探出来冲安康一招手:“安大哥哥快来呀。别被人看见。”

    安康心想:要是没人看见,那才是大问题。

    这可是个未成年的萝莉啊。

    国家法律怎么规定的?哦,这都什么时代了,十三岁都可以嫁人的时代,哪有什么猥亵小萝莉的国家法律啊。

    算了,进去就进去吧。大不了还可以呼救。

    安康走了进去,只见宋秋霜蹲在地上,拿个手指在地上划来划去。

    “你这是……”

    “嘘——”宋秋霜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安康不作声,只离宋秋霜远远地看着。

    宋秋霜的手又划了七八下,只见她的手指上出现一圈淡淡的黄色光芒。

    宋秋霜停止了手指的动作,十分小心地抬起手指。只见一圈砂土正在手指上绕着。

    这是【土系】技能。安康呆立了半晌才反应过来。

    这个打酱油的小姑娘竟然几天之内就实现了原力觉醒,而且还学会了土系技能。

    最关键的是,她显然是在没有对她用原力发射器发射原力的情况下也能施展出土系技能来。这个宋秋霜简直比她哥哥宋夏阳还厉害啊。

    “你……你是怎么学会的?”宋康问。

    “你不是说没有掌握法术便不能和你们去山上么,我就在家里勤学苦练,终于学会了法术。还挺有趣。”

    还挺有趣?一点儿也不有趣。

    她的哥哥那样的天资也得靠着安康的原力才能演化出那个大木棒来,安福就更不用说了,虽然没有天资,但是把别人的原力都吸成了他自己的了。那是个奇葩,对那个人不予置评。

    可宋秋霜又是怎么回事?太邪门儿了啊。

    “那我是不是可以跟你们上山了?”

    安康点点头。我还能说什么?

    宋秋霜还想和安康说些什么,但是安康实在是没有功夫和她在这里谈这个。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何况还是光天化日之下一男一女窝在这个假山的洞里。

    到了练功的院子,众少年都来齐了。

    这些想学绝技的少年们果然是比上学堂要自觉得多。早就按照自己的位置在那里冥想练功了。

    安康和少年们共修了一个时辰,正准备稍事休息,宋秋霜却再三要求安康为她举办一个仪式。

    这个仪式也是安康之前突发奇想的。只要有人实现原力觉醒之后,安康就会当众郑重其事地予以宣布,并让那个人展示他的技能。

    宋秋霜本来就是借读的,所以无论是安康也罢还是众少年也罢常常会忽略掉她。这让宋秋霜十分不爽。

    今天她把安康堵在后门把自己的技能展示给他看,其实也是为了求关注、求认同。她又不确定自己算不算已经掌握法术了,也不敢当众展示,所以才偷偷摸摸地跑到后花园去施展给安康看。

    既然自己会法术已经得到了安康的认可,那为什么没有仪式?

    安康面对表现欲如此之强的借读生,也自觉忽略了她是自己的失职。

    于是清了清嗓子对众少年说:“今天向诸位宣布一个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众少年对安康说的好消息一向都满怀期待。

    这段时间跟着这位大哥,的确是把斗犬走马玩出了天际。竟然还能到野山上打野兽。这放在平时哪里敢想?

    “宋夏阳的妹妹宋秋霜,已经学会了土系法术了!”

    众少年一听此言都炸了——

    “啊?这怎么可能?”

    “才一天多的时间就学会法术?那岂不是比宋夏阳还厉害?”

    “妹妹,你真的会法术?”就连无比自负的宋夏阳也对妹妹如此进展十分震惊。

    “嗯。是的。你们都不带我玩。所以我就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练功……哦,不对,除了吃饭就是练功,连觉都没睡。”

    众人这才仔细去看宋秋霜那张好看的脸。果然在眼睛一圈有无法用胭脂覆盖的黑眼圈。

    “接下来,便请宋秋霜师妹给诸位表演一番吧。”

    众人十分期待,宋秋霜更是期待。

    当然,安康在宋秋霜施展原力技能之前已经开启了原力发射器,并将所有的原力都注入到宋秋霜的身上。

    宋秋霜显然已经明显感受到了从安康的方向传来的原力开始在她体内涌动。

    宋秋霜不再像假山的山洞里那样谨小慎微,而是自信地施展起来,完全是随心所发。

    只见一片橙色的光在宋秋霜的手上环绕。这片光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当栓色之光突然变得极为耀眼之后,宋秋霜的手上便出现了一个极其神奇的东西。

    “啊——竟然是……”众人发出惊叹。

    就连安康看了,也不由得连声赞道:“我去!我去!我了个去!这……是个什么玩意儿!”

    原来立在宋秋霜手上的,是一块板砖。

    就是人们建房子用的砖。灰头土脸的砖。

    就连宋秋霜自己也十分好奇地看着这块砖,一脸的不可思议。

    安康只觉得头很大,两个最有天赋的原力觉醒者,觉醒的都特么是什么玩意儿啊?

    宋夏阳这个天资非凡的木系觉醒者,一个看起来玉树临风的翩翩少年公司,演化出来的是一个极其丑陋的大木棒。

    他的妹妹宋秋霜这个天资更不凡的土系觉醒者,一个看起来十分轻盈灵动的女子,演化出来的竟然是一块板砖。

    安康已经可以妥妥地脑补出来,战场上的宋秋霜怒目圆睁的举着一块板砖,狠狠地拍到敌人的脑袋上……

    真是太唯美了!

    土系技能安康在依塔星系上见得多了去了。有人演化出来的是一块晶莹的水晶、有人变出的是璀璨的钻石、有人变出的是巨石、有人变出的是飞来峰。无论是豪放派还是婉约派,演化出来的东西都是极其令人赏欣悦目的。

    可是宋秋霜这个极其丑陋的板砖,算是怎么回事儿啊?这一对飘飘欲仙的兄妹,看起来是如此隽秀、如此文雅、如此潇洒、如此钟灵毓秀,然而他们的武器却是如此的粗鄙不堪。

    你说这兄妹俩平时在家都吃了些什么呀?

    安康和少年们共进午餐的时候,询问了他们关于陨星坠落的事情与家人沟通得如何。

    宋夏阳说:“正要向大哥汇报此事。我们都与家人说过了,但是家人对此事根本就不相信。他们说……他们说……”

    “他们说,大哥是傻大,说的话怎么能相信呢。”傻二安福一边啃只鸭腿一边帮宋夏阳把他的话说完。

    宋夏阳面露尴尬之色,安康倒毫不为意。

    是啊,他是这个城里知名度极高的傻子。傻子做的梦,怎么能相信呢。

    就算是傻子现在变聪明了,可是哪里就能把一个梦当真呢。

    你要是这么厉害,你怎么不上天呢?你让执掌天文、占卜的太史、宗伯又情何以堪呢?

    安康不由得感叹:当一个名人实在是太难了。

    正在此时,忽然有个安府的家丁急匆匆地闯了进来。
新书推荐: 日娱之用爱发电 旧金山往事 全世界都以为我会修仙 星河巫师 关于我在斗罗的第999次轮回 龙魂战尊 一夜危情:一夜危情:豪门天价前妻 医旅研途 如意枝头 带飞全队我责无旁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