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如意胭脂铺II > 第033章 素女还童(5)

第033章 素女还童(5)

    “这位姑娘,请问你需要什么?”

    “我想要美人如玉膏。”

    一位蒙着黑色面纱的姑娘走进了玉芳楼。

    “姑娘确定是要这美人如玉膏吗?”柜台后面,负责售卖的小姑娘笑吟吟的提示着:“咱们楼里的这个美人如玉膏价格可是不便宜。姑娘若是手头紧的话,建议您还是看看别的。”

    “怎么?你是担心我买不起?”

    “哦,不不不,姑娘你误会了。奴家只是按照掌柜吩咐的,对客人进行必要的提醒。虽说咱们这个美人如玉膏的确是物有所值,甚至是物超所值。可若是姑娘家境不甚富裕的,咱们还是建议选择别的东西。”

    “不用了,我就要你们这个美人如玉膏。”姑娘说着,将一个袋子拍在柜台上。

    小姑娘打开,瞅了一眼,“姑娘稍等,奴家这就为你去取美人如玉膏。”

    售卖的小姑娘才刚刚转过身去,玉芳楼里就起了一阵怪风。怪风吹起了那位买家脸上的黑纱。黑纱后面,是一张疙里疙瘩的脸。

    “姑娘,这是你要的美人如玉膏,如何使用,都已经写在这张纸上了。姑娘若是还有不明白的,也可以随时到咱们玉芳楼里问。”

    “用法我知道。”

    那姑娘一手压着自己脸上的黑纱,一手接过小姑娘手中的东西,转身匆匆忙忙地离去了。

    玉芳楼里,负责售卖的小姑娘还是那副笑吟吟的模样。她目送着客人离去,然后转身,回到柜台后面,抽出一张纸来,用笔轻轻划掉了那上面的一个名字。

    一道白光落在那小姑娘的身后,待小姑娘转身时,那道刚刚才落下的白光消失不见了。

    青唯家中,刘掌柜已经用过了药,气息逐渐平稳起来。

    柳生皱眉,依在刘掌柜的卧房门口,看着邢如意单手叉腰,犹如一个女掌柜般的正在指挥着林虎在小楼底下挖掘。

    “如意,你没有骗我吧,这小楼底下能埋着什么宝贝?”

    “你都没有挖出来呢,咋就知道这小楼底下没有藏着宝贝。喏,往后再退半步,就你脚尖踩着的那块儿地方,挖。”

    “还挖啊?”林虎苦着一张脸,“我说如意,我看你也不像是很缺钱,很想要宝贝的人。你是不是被什么人给忽悠了。我舅舅家的这栋小楼我知道,这底下真没藏着什么宝贝。这小楼的前身也是厢房,是我舅舅和舅母一块儿住的地方。青唯,就是在那间房子里出生的。

    后来的事情,你也听说了。我舅母因为难产死了,大出血,不仅染红了地面,还把门前的台阶都给染成了红色。我舅舅伤心过度,不愿意再看见那间厢房,外面的先生也说这个厢房不吉利,所以就给拆了,用拆掉的木头建了现在的这栋小楼。

    这小楼,就是个磨豆腐的地方,平时不住人,也不放什么珍贵的东西。”

    林虎说着,往邢如意这边移了移。

    “你那么聪明,连医术都会,这道理不会想不通吧。你想啊,若是这楼里真有宝贝的话,我舅舅跟青唯还需要靠着磨豆腐为生吗?”

    “我眼中的宝贝,不一定就是你们眼中的宝贝。”邢如意绕着那挖开的地方转了一圈,只见几缕黑烟在土壤里头游走。“喏,就是这个地方,你若想知道结果呢,就用力往下再挖一挖。你若不想知道,我也不勉强,顶多让我这个妇道人家自己动手了。”

    “得,我挖,我往下挖还不成吗?我说你好歹也嫁作人妇了,怎么说话办事还是那么的使性子。有我林虎和柳大哥在,我们能让你动手挖吗?这要是传出去了,别人岂不是要笑话我们两个大男人合伙欺负你一个小女人。你呀,这心思有点忒毒了。”

    “最毒妇人心,这句话你没有听过吗?再说了,我哪儿毒了,我既没有坑你,也没有骗你,更没有哄着你让你为我上刀山,下火海的,我怎么就毒了?”

    “得,我嘴笨,我说不过你。我挖,我老老实实的挖,你指哪里我就挖哪里好不好?”林虎摆摆手,用力铲了一铁锹下去。铁锹似碰到了什么东西,硬硬的。他猛地抬起头看着邢如意,说了句:“完了,我好像真碰到了什么东西。你说的那个宝贝经不经得起摔打啊,我这一铁锹下去,会不会就碎了。”

    “碎不碎的,抛出来不就知道了。”

    邢如意说着,蹲到了那个土坑旁边,双手顺着林虎铁锹的位置,慢慢探了下去。

    “怎么样,是不是你说的那个宝贝?宝贝还能卖钱吗?”

    “嘘!”

    邢如意示意林虎小声些,林虎则紧张的吞咽了一口唾沫。

    柳生原本只是观望,可看到这两个人神秘兮兮的样子,也不由凑了过来。

    三个人,就那么猫在小楼底下,将一个盘子大的坑给围了起来。

    随着邢如意的双手慢慢的向外拔出,林虎又禁不住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柳生还好,但呼吸却明显被他自己给压制了下去。

    邢如意从土坑里掏出来的是一个布包。这布包,是深蓝色的,面料有些粗糙,表面也没有什么装饰用的图样。初看上去,倒像是被人扔掉的什么破烂。

    “这是破烂吧?”林虎嘴快,竟然说了出来。“我说如意,你让我挖了半天,就挖这么一个破烂出来啊。这布包不值钱,而且看它的样子,里头也不会装着什么值钱的东西。”

    “这里头的东西值不值钱的,我不确定。我能确定的是,这里头的东西,会要人命。”

    “凶器?杀人凶器!杀死青唯的凶器!”

    果然是捕快,一说到人命就立马跟“凶器”这两个字联系到了一起。林虎迫切地看着邢如意,邢如意先是摇了摇头,跟着又点了点头。

    “摇头?点头!你这究竟是啥意思啊?这里头装着的到底是不是凶器啊?”

    “是凶器,不过不是你们想的那种凶器。”

    说着,邢如意将手一抖,一个东西从蓝布包里掉了出来。那东西,蜷缩成一团,粗看上去,会觉得是一个小婴儿。但仔细一瞧,才发现那是个动物,只不过长得有些奇怪。三分像人,七分像猫。

    “这是个什么玩意儿?”

    林虎伸手,想要将那个东西给拿起来,却被邢如意给拦住了。

    “别碰,这东西邪性的很。你若不想死的不明不白,最好离它远远的。”

    “瞧你说的,这东西再奇怪,看上去也就是一只猫,而且是那种死了很久的猫。被你说的,都跟鹤顶红一样了。”

    “是猫,但这种猫比鹤顶红可要毒多了。”邢如意说着,将那个东西又给塞进了布包里:“这东西,绝对不是偶然出现在这下面的,也不是无意间被埋进去的,而是有人故意的。目的就是让你舅舅一家家宅不宁,横祸丛生。你若有心帮你舅舅,帮青唯,就该去查查,看看这些年,你舅舅都跟什么人结了怨气。”

    “结怨?报复!”

    邢如意点了点头:“最好从你舅母活着的时候查起,因为我怀疑,你舅母的难产也跟这东西有关。顺便再提醒你一句,这个人表面上应该与你舅舅家十分亲近,且能够自由进出你舅舅家,否则他没有时间,从容的将这个东西埋到这下面,而且还换了两次地方。”

    “换了两次地方?”

    “嗯!这第一次,是埋在你舅舅与舅母的厢房之下,造成了你舅母的难产而亡。甚至,连青唯身上出现的那些不寻常的变化,也可能跟这个东西有关。方才你说过,在你舅母离去之后,你舅舅因为伤心难过,就把原本的厢房给拆掉盖成了现在的这栋小楼。这东西,埋的不算深,在东拆西挖的过程中,很难不被人发现。所以,在盖这栋小楼的时候,这东西被人拿了出去,然后等到小楼盖成之后,重新埋了进去。埋进去的位置,就是刚刚被咱们抛开的这个位置。”

    “什么人的心思,竟会如此歹毒。”林虎微握双拳:“这欺负别人也就罢了,居然欺负到我的头上,看我不把他找出来,大卸八块。”

    “林虎。”柳生喊了一声他的名字。

    “好了,我知道,我是捕快,就算找到了那个人,也不能把他大卸八块对不对?”林虎咬咬牙,提着刀出去了。

    小楼底下,又只剩下了邢如意与柳生两个人。

    “那东西究竟是什么?”

    “猫,一种很特殊的猫,应该是被人养出来的。”

    “这养出来的猫也能杀人?”

    “是东西都能杀人。”邢如意拎着蓝布包寻了个地方坐:“还记得我之前与你说过的那些话吗?我说过,倘若将猫埋在新房的横梁底下,是可以杀人的。”

    “可这只猫并没有埋在横梁底下。”

    “它原本应该是被埋在横梁底下的,不过那栋房子已经被拆掉了,就算有所怀疑,也没有办法进行一一的验证了。”

    “既然不在横梁底下,那是不是就不能杀人了?”

    “不是杀人!准确地说应该是害人。这东西,属于巫术的一种。巫术你知道吧?在汉朝的时候都已经很流行了,因为这个,汉武帝还杀了自己的皇后和儿子,把孙子赶到了民间,闹得是轰轰烈烈,沸沸扬扬。”

    “那两个词不合适吧?”柳生蹙眉,盯着邢如意手中的东西。“还有,你不怕吗?”
新书推荐: 关于我在斗罗的第999次轮回 龙魂战尊 一夜危情:一夜危情:豪门天价前妻 医旅研途 如意枝头 带飞全队我责无旁贷 苟不住的我把火影杀穿 学园都市的空间操控 宠妻成狂:闪婚总裁太霸道 娇妻引入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