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大唐扫把星 > 第174章 如鱼得水的贾参军

第174章 如鱼得水的贾参军

    ,

    昨夜百骑在五香楼耍了许久,就三人没有上二楼。

    一个孟亮,他越发的瘦了,看向那些女妓的目光中全是灰暗。

    另一个是雷洪,昨日包东甚至说明日请客吃饭,他依旧不肯去二楼,说是要为自己的美娇娘守身如玉。

    第三人自然就是贾平安。

    雅香各种手段都上了,可贾平安却不为所动。

    早上的四巨头议事完毕,唐旭挠头道:“某见识过各等男儿,勇武的有,柔弱的有,各型各色,可都有一个特点,过不来女人这一关。但凡被诱惑,就没有能脱身的。小贾,若非上次在茅厕见到你不是那等人,某就担心你喜欢男人。”

    程达呵呵一笑,“校尉此言差矣。”

    唐旭斜睨着他,“怎么说?”

    老程太油滑,唐旭一直想寻机收拾他。

    程达笑道:“上次某在外面见到小贾和宫中一个长腿女子见面,伸手抚摸了那女子的脸。”

    “啧!”邵鹏本来心情很不错,觉得一个有蛋的男人和自己一样不能玩女人,那感觉是相当的好。

    可没想到贾平安这个浓眉大眼的,原来依旧喜欢女人。

    “小贾,啥意思?”唐旭认真的问道。

    “十六岁之前,某不会考虑和女人亲热。”贾平安也很认真。

    “哈哈哈哈……”唐旭笑的很是畅快,可作为老战友,邵鹏却感受到了些凄凉的味道。

    难道……

    邵鹏想起了贾平安以前说过的话。

    少年不珍惜,老来空流泪。

    老唐少年就被女人勾引破身,难道现在的他……难以为续了?

    发动机没油了?

    邵鹏暗自叹息,可等一看程达,不禁愣住了。

    程达的嘴角微微翘起,看似很欢喜,可熟知他的邵鹏知道,程达就算是假笑,也仅仅是抿唇而已,绝不会翘嘴……

    这是强颜欢笑啊!

    为何强颜欢笑?

    难道是……空负七尺男儿躯,却软弱不堪?

    “贾参军可在?”

    外面来人了。

    “见过诸位。”

    来人是个内侍,邵鹏认识,起身道:“可是陛下有吩咐?”

    百骑这里皇帝无需弄什么旨意敕令,派了身边人来吩咐就是了。

    内侍说道:“明日有一批军资送去叠州,陛下令贾参军率人护送,快去快回。”

    呃!

    送走了内侍,唐旭纳闷的道:“这都快年底了,为何还要派小贾出去?军资……这和百骑有何关系?”

    他觉得不理解,就看向邵鹏。

    可邵鹏一脸的莫测高深,他就问道:“老邵,看样子你是明白了,陛下这是什么意思?”

    “此事吧……”邵鹏淡淡的道:“咱也不知道,唯一知晓的就是,好生做了。”

    连邵鹏都不知道皇帝的用意……

    唐旭说道:“小贾,今日你别管了,赶紧准备准备。”

    贾平安随后就去了高阳那里。

    “小贾。”高阳看着精神抖擞,就是下面站着一个女仆在瑟瑟发抖。

    “下次再敢四处传话……”高阳挥舞了一下小皮鞭。

    侍女颤声道:“不敢了。”

    八卦是女人的天性,你为啥要禁锢她们?

    贾平安觉得高阳太霸道了。

    “小贾。”高阳笑吟吟的放下小皮鞭,“你可是来看我的?”

    贾平安干笑一下,“陛下令我明日去叠州,有公务,你在长安……切记谨言慎行。”

    他拉了高阳一把,自然不希望高阳重蹈覆辙。

    可高阳却不是这么觉得的。

    他竟然在临走之前牵挂的是我。

    高阳红了眼眶,“为何年底让你去叠州?皇帝不公,你等着,我进宫去,今日雉奴不给个说法,我让他年底不安宁……”

    “来人,更衣!”

    高阳随手就开始解衣。

    大姐。

    妹纸!

    你不能这样奔放吧?

    贾平安干咳一声,“这是公事,陛下都说了快去快回。”

    高阳瞪眼,怒了,“我年底还想给你送几个女婢!还有些好东西,你不在,送给谁?你表兄?”

    “女婢就别送了。”贾平安很头痛,“你且安生些,等某回来。”

    这个女人千万别作死啊!

    否则贾平安的努力就白费了。

    “小贾……”高阳吸吸鼻子,“你为何对我这般好?”

    呃!

    因为改变了你的命运,就意味着我可以改变大唐的命运,以及原身的命运啊!

    贾平安叹道:“这都是缘分。”

    随后他去了感业寺。

    苏荷背着小背篓在感业寺外围转悠着,突然眼前一亮,“松鼠!”

    一只小松鼠在前方呆立着,看似雕塑。

    苏荷蹑手蹑脚的过去,嘴巴微微张开,眼睛瞪的老大……

    今日定然要抓一只松鼠来当自己的萌宠!

    她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前走。

    松鼠突然身体一震。

    糟糕!

    苏荷心中一紧,刚想跑。

    “小苏……”

    松鼠一溜烟就跑了。

    苏荷瘪嘴,然后回身,挥手,笑的很是灿烂,“贾参军!”

    小基地里,贾平安拿出油纸包。

    “是鸡腿。”

    贾平安每次来带的食物都不同,但都是肉。

    吃完鸡腿,二人并肩坐下。

    “冬天好冷。”苏荷双手托腮,舔了一下油光水滑的嘴唇,“你有话要说。”

    这妹纸不傻!

    贾平安心中稍安,“某明日去叠州,来回还不知道多久。”

    苏荷的眼神黯淡,“我的肉。”

    “小娘子要少吃肉。”想起后世那些妹纸为了减肥各种折腾,贾平安就觉得苏荷这等身材能让人羡慕嫉妒恨。

    苏荷却不同意这个看法,“不吃肉怎么行?不吃肉就没精神,不吃肉就不开心!”

    “回头给你带叠州那边的特产,那边的牛肉干,羊肉干。”

    “真的?”苏荷眼前一亮,憧憬的道:“其实冬天也不怕,也就是几个月,过了就是春天。春天禁苑里到处都是好闻的味道,我觉着……是活着的味道.”

    “既然来了,就去巡查一番。”

    贾平安随后去了后面。

    那么冷的天,那些女人依旧在外面站着。

    武妹妹依旧在后面。

    “阿姐!”

    贾平安忽悠走了苏荷,得了单独和武媚说话的机会。

    武媚看了他一眼,“这是有事?”

    这个女人,只是一眼就看的贾平安心中发虚,“明日某要去叠州,快去快回。”

    武媚点头,“男儿志在四方,莫要躲在长安城中享乐,那样的男人,一辈子都不会有出息。”

    要不以后你赏赐我十几个美女,让我混吃等死?

    ……

    第二天早上,贾平安出了长安城。

    长腿妹子不出预料的出现了。

    “你……”

    贾平安想起上次在叠州被她一扫腿干翻,不禁心有余悸。

    换了娃娃脸一起去该多好,哪怕是高阳也好啊!

    卫无双冷冷的道:“宫中担心你会克死谁,让我跟着去。”

    扫把星加命硬,看似能中和,可贾平安知道这只是无稽之谈。

    实则就是皇帝不放心他,要让个人跟着他出远门,盯着他,但凡他有何异动,随时禀告。

    哎!

    就不能换个软萌的妹纸吗?

    随行的车队来了。

    “是什么东西?”贾平安觉得能让自己护送的军资,弄不好就是机密。

    “马蹄铁。”

    ……

    初春的叠州多了些湿润,地面依旧看不到绿色。

    王德凯不喜欢春天。

    “这呼吸着就觉得难受,啊嘁!”

    每到春天,他就觉得鼻子不舒服,每天都要打几个喷嚏。

    周果站在外面,眯眼深呼吸。

    “都督,某嗅到了生机。”

    王德凯骂道:“读书人就喜欢显摆这些。”

    周果依旧眯眼:“为何这般说?”

    王德凯打个喷嚏,“什么狗屁的生机,分明就是天气暖和了,湿润了,这土地解冻,就散发出了地气。”

    “地气就是生机?”周果笑了笑。

    “为何不是?”王德凯揉揉鼻子,觉得发痒,“土地能种出米粮来,让人能活着。能长出青草,让牛羊和野兽活着……还能长出花草树木,给蜜蜂这些东西活着……你说说,这土地养活了世间万物,一旦解冻了,那生机可不就是地气?”

    “吐蕃最近又有些不安分。”周果回身,“那赞普也不知道是什么谋划,若是要与大唐为敌,那就该翻脸。可他这一边低头,一边不安分,真是让人不解。”

    王德凯笑了笑,“先帝在时,赞普慑于先帝的威名,只能低头。如今先帝驾崩,他觉着机会来了,于是就想试试……”

    “那就打。”周果骂道:“可他却不敢出兵,这算是什么?”

    “就是恶心人。”王德凯不禁想了那个少年,“当时那贾平安说吐蕃终究会是大唐之地,某深以为然,所以……开春后,让兄弟们警惕些,另外,让白兰和吐谷浑都注意吐蕃。”

    周果应了。

    “都督!”

    一个军士进来禀告道:“长安来人了,护送着几辆马车。”

    王德凯的第一反应是,“难道是送来了神兵利器?”

    周果抚须,一脸‘某智珠在握’的模样,“某看,多半是来了贵人。”

    晚些,外面传来了脚步声。

    “都督,百骑贾参军来了。”

    “贾参军?”王德凯先是一愣,然后欢喜的道:“是小贾!哈哈哈哈!这是来拜师的吗?”

    贾平安进来了,风尘仆仆的模样,先行礼,然后说道:“王都督,紧急事务。”

    王德凯面色一变,“都出去。”

    连周果都准备出去。

    文人奸猾,尽量不要得罪他们,能刷好感的时候千万别犹豫。

    “周别驾无需回避。”

    回避就是级别不到,很伤自尊。

    果然,周果的面色好了些。

    这人情妥当了。

    “军中最近弄了马蹄铁,此物于战马有大用,不可外泄。”

    随后就是施工!

    给战马削马蹄,外加上马掌的过程很艰难,哪怕长安此次派来了数名老师傅,可依旧折腾了几天才给叠州的战马上了马掌。

    一时间,叠州骑兵练兵的英姿处处可见,战马四处疾驰,几次下来,骑兵们对马蹄铁赞不绝口。

    “这便是骑兵的恩物,有了此物,在和吐蕃厮杀时,某又多了几分把握。”归德郎将,对贾平安颇为看好的袁晨来了。

    贾平安带着卫无双在城中转悠,采买礼物。

    这里算是边陲小城,你要说特产……除去牛羊肉之外,再无其他。

    “你买那么多肉干做什么?”卫无双觉得贾平安的手笔太大了,几乎是横扫了城中的牛肉干。

    “朋友太多了。”

    卫无双凝视着他,“是女人太多了吧?”

    贾平安看着她,觉得这个女人有些咄咄逼人。

    但,作为一个老师傅,他有的是法子来对付这个妹纸。

    “是啊!”贾平安唏嘘道:“村村都有丈母娘。”

    卫无双的脸颊一红,“不要脸。”

    “你的脸……”贾平安神色严肃,缓缓靠了过来。

    二人的脸越来越近,贾平安也越来越严肃。

    这人是想做什么?

    调戏我?

    那打他个半残再说!

    卫无双握紧双拳,长腿准备……

    就在四目相对时,贾平安讶然道:“某还以为你的脸色惨白是病了,谁知道竟然是肌肤太嫩的缘故。”

    这个登徒子!

    卫无双毫不犹豫的一拳。

    可贾师傅今非昔比了,轻松避开。

    随后扫腿。

    贾平安本想捞住她的长腿,但看到了两骑冲进了城中,就楞了一下。

    呯!

    他被一腿扫倒。

    卫无双喝道:“下次再敢无礼,我就打断你的腿!”

    两骑冲了过去,贾平安爬起来吩咐道:“把牛肉干送到都督府去,就说是贾参军的东西。”

    他急匆匆的往回走。

    卫无双心中一怔,以为他生气了。

    二人到了都督府,王德凯正在听两个骑兵的禀告。

    “吐谷浑那边频频发现吐蕃的骑兵,经常袭扰他们,诺曷钵求援。”

    诺曷钵就是吐谷浑可汗,妻子乃是大唐弘化公主。

    “袭扰吐谷浑?”王德凯在沉思,周果说道:“都督,吐谷浑挡住了吐蕃扩张的方向,袭扰只是常事。”

    王德凯沉思着。

    骑兵说道:“对了,还有个消息。”

    “什么消息?”王德凯在琢磨着局势,眉间的皱纹很深。

    骑兵说道:“吐谷浑求援的人说,赞普好像病重。还有……吐蕃国中有传言,说赞普儿子早逝,孙儿年幼,禄东赞想对赞普下毒手,随后独揽大权……”

    王德凯抬头,“禄东赞乃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臣,怎会任由这等话传播?”

    “这是朝中的安排。”贾平安想起当初的布置时,不禁倍感欣慰。

    “竟然是朝中的离间?”王德凯一拍大腿,“这赞普病重,又传言禄东赞要下毒手,这手段,妙!妙啊!”

    周果赞道:“是谁的谋划?长孙相公?还是诸位老帅?”

    贾平安微笑着。

    周果皱眉:“少年人为何矜持?”

    我不矜持你们会说我装比。

    周果见他一脸尴尬模样,就叹道:“我等远离长安,对朝中之事知道的不多,你这少年为何不肯说?难道还对我等守密?”

    王德凯笑道:“说吧。”

    哎!

    贾平安纠结了一下,“就是当初某无意间说了一番话……”

    室内静了一瞬。

    王德凯眨巴着眼睛,“老周。”

    这个少年说什么?

    周果也愣住了,“你说……这是你的建言?”

    贾平安呵呵一笑,“是啊!”

    王德凯一拍大腿,笑的畅快。

    “哈哈哈哈!你这少年,随口一个谣言,本来只是离间,可这赞普却莫名其妙的重病,恰到好处,妙到巅毫啊!”

    他目露欣赏之色,“小贾,可愿留在叠州?某亲自教导你。”

    贾平安打个哈哈,随后告退。

    等他走后,王德凯不满的道:“老周你这是何意?这等大好事你竟然一脸郁郁,何意?”

    周果眯眼,眼中多了些惧色,“都督,某在想……这离间的主意是贾平安说的,随后赞普生病,他一到叠州,就传来了赞普病重的消息,都督……你可想到了什么?”

    老子想你妹!

    王德凯最烦这等卖关子的行径,“说!”

    粗人!

    周果叹道:“传闻那少年把亲人全给克死了,连先生都没能幸免……都督,他谋划赞普,赞普重病。”

    “一派胡言!”王德凯不屑的道:“某和他见面数次,为何未曾被克?可见传言有误。”

    “兴许吧。”周果总觉得这事儿不对劲。

    “那少年竟然能弄出了离间计,可见于兵法有天赋,老周,先前某说让他留在叠州,某传授他兵法……你为何不帮着说话?”

    你这样对上官不敬,老子不高兴了。

    周果见他面带怒色,就笑道:“某当时却忘记了,不过想让他留在叠州却难,要不……随行的有百骑,问问?”

    “好。”

    随后包东就被叫了来。

    王德凯目示周果。

    mmp,连这个话都要某来问,不要脸!

    周果干咳一声,说道:“听闻贾参军在长安颇有些不安?”

    这是开场白:小贾在长安过的不安逸?

    一旦确定,周果再顺着往下引,此事就成了一半。

    他看了王德凯一眼,暗示做事要如此才好,不要粗俗。

    “没有啊!”包东一脸惊愕,“贾参军在长安如鱼得水。”

    贾老大在长安周旋于几个女人之间,在青楼中被名妓追捧,这日子让百骑人人羡慕嫉妒恨,怎么能说他过的不安呢?

    你这话……让某怎么接?

    周果对长安的事儿不熟悉,干笑了一下,再问道:“小贾喜欢战阵厮杀,可想过寻个名师来学学?”

    包东一怔,“学了。”

    “谁?”王德凯忍不住冒泡了,心想某看中的少年,谁敢抢?

    “英国公。”

    王德凯一怔,“哈哈哈哈……”

    周果的脸颊颤抖了一下,急忙用大笑来掩饰,“哈哈哈哈……”

    ……

    为白银大盟‘烟灰黯然跌落’加更8、9。

    求票,月票,推荐票吧。
新书推荐: 星河巫师 关于我在斗罗的第999次轮回 龙魂战尊 一夜危情:一夜危情:豪门天价前妻 医旅研途 如意枝头 带飞全队我责无旁贷 苟不住的我把火影杀穿 学园都市的空间操控 宠妻成狂:闪婚总裁太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