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表小姐 > 第一章 旧事

第一章 旧事

    ,

    京城的春天,是个梅花谢了桃花开,梨花海棠如雪簌的季节。

    这样的时节,最适合全家人一起出门踏青游玩,或者是在家里举办一场赏花会。

    位于西城小时雍坊的永城侯府,老侯爷在三年前驾鹤西去,新任侯爷虽然简在帝心,直接被皇上夺情任命为了五军都督府中军都督,可阖府上下却也更加小心谨慎,守孝期间不要说宴请了,就是春节都没有敢喧嚣热闹一番,家中几位适龄小姐的婚事也都被耽搁了。

    如今除了服,永城侯夫人就寻思着是不是在家里举办一场春宴,让家中的几位小姐能在京中贵妇人们面前露个脸,尽快地把婚事都定下来。

    不凑巧的是,几天前永城侯太夫人娘家的表侄孙女来他们家走亲戚,太夫人一高兴,就把这位表小姐安置在了侯府里春景最好的晴雪园住下了。

    永城侯夫人只能重新找个地方设宴。

    她的心腹嬷嬷就给她出主意:“要不,改在后花园?地方比晴雪园还大,景致也算明媚。”

    可府里的后花园怎比得上院中有座太湖石假山,院后有两株三百年的梨树和一片梨花林的晴雪园应景?

    侯夫人不免叹气。

    那嬷嬷只好道:“要不,跟太夫人商量商量?让表小姐在太夫人的玉春堂住几天?今年不比往年,几位小姐的婚事要紧。太夫人总不能为了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不管亲生的孙女吧?”

    侯夫人闻言轻飘飘地瞥了嬷嬷一眼。

    嬷嬷见状,眼皮子一跳,低声道:“夫人,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侯夫人想了想,朝着四周看了看,见偌大一个花厅,屋里除了她们两人再没有旁人,这才压低了嗓子,悄悄伸出两根指头。

    这是什么意思?

    嬷嬷半晌没能意会。

    侯夫人只好提醒嬷嬷:“二姑奶奶!”

    他们府上现在只有一位姑奶奶,早年间嫁到了镇守金陵的成国公府做世子妃,如今已是成国公夫人,哪里来个二姑奶奶?

    嬷嬷困惑间,突然想起了永城侯府的一桩旧事。

    二十五年前的上元节,府里的二小姐跟着大小姐去长安街观街灯,却被拍花党拐了去。老侯爷立时就报了案。虽说拍花党很快就被抓到了,二小姐却为了保住自己的清白,早已投河自尽了。

    难道这其间还有什么蹊跷不成?

    她顿时心里怦怦乱跳,额头冒出细细的汗来:“您是说?”

    这嬷嬷是侯夫人的陪嫁丫鬟,和侯夫人几十年的主仆之情,侯夫人身边的大小事多半都是她经手,侯夫人也没想瞒她,而是轻轻地点了点头,声音又压低了几分,叹息道:“你在府里这些年,有些事想必也听了些音。

    “当年二姑奶奶被拐走,老侯爷怕她失贞,坏了侯府的名声,根本就没有报官,也没有抓到拍花党,只是对外放了话,说是人早死了。”

    嬷嬷吓了一大跳,失言道:“老侯爷的心也太狠了!”

    侯夫人倒没有责怪她,还跟着感慨道:“谁说不是。当时太夫人跪下来求老侯爷去找人,老侯爷都无动于衷。

    “太夫人左眼,就是那个时候哭瞎的。

    “二姑奶奶也不知道遭了什么罪。过了两、三年,自己找了回来。老侯爷闭门不见,说自家的闺女早就死了,还说二姑奶奶是冒认官亲,悄悄派了人去要处置了二姑奶奶。

    “还是太夫人,求了舅老太爷出手,才救了二姑奶奶一命。

    “可自此之后,二姑奶奶也和家里断了来往。

    “后来也不知怎地,二姑奶奶嫁去蜀中王家,给王大老爷做了填房,生了一儿一女。这位表小姐,就是那位二姑奶奶唯一的女儿。”

    嬷嬷愕然,道:“我就说,太夫人娘家姓施,舅老夫人姓黄,舅夫人姓单,又从哪里冒出个从蜀中过来的,姓王的表侄孙女来?”

    侯夫人道:“我当时也纳闷来着,要不是大姑奶奶听说这位表小姐来了,派了心腹的嬷嬷日夜兼程送了一堆金银珠宝、吃食玩物过来,我也没猜到。”

    嬷嬷听着神色微凛,道,“二姑奶奶既然和我们府里断了来往,那怎么又把表小姐送了过来?难道是有什么事求我们家不成?”

    侯夫人道:“你仔细想想!”

    嬷嬷沉吟:“瞧表小姐的模样,不过十四、五岁的样子。难道,二姑奶奶是想让太夫人给表小姐寻门好亲事?”

    “还算你没有老糊涂。”侯夫人笑着点头,道,“士农工商。那王家虽是蜀中巨贾,但表小姐想嫁得好,还得借助我们府上的名头。何况还有大姑奶奶。”

    嬷嬷听了,心里颇不是滋味。

    说起来,不管是府里的大姑奶奶还是他们侯爷,一个没有在父亲面前为妹妹据理力争,一个在灯会上丢了人,都有对不住二姑奶奶的地方。老侯爷去世的时候,二姑奶奶甚至没有来上炷香,可见心里还是有怨的。如今为了表小姐,二姑奶奶却向他们低了头。

    她不由道:“可怜天下父母心!”

    侯夫人的心情也很复杂,道,“所以说,这府里谁都能动,就表小姐动不得。”

    “奴婢明白!”嬷嬷连连点头,骤然想起前几天灶上的婆子在她耳边嘀咕,说表小姐挑食,嫌弃她们做菜的秋油没有晒足六个月。

    她不以为然,还想着灶上的婆子倚老卖老,到别人家做客的表小姐也不知谦让,都不是省油的灯,但只要不撕破脸,她就当不知道好了,时间长了,是东风压倒西风,还是西风压倒东风,那就看她们的本事了。

    现在看来,却有些不妥。

    表小姐既然是这样的来历,只怕不仅是太夫人的心头肉,就是大姑奶奶,心有愧疚,也是要捧着宠着的。若是因家中的仆妇传出表小姐的什么不是出来,府里是侯夫人主持中馈,太夫人和大姑奶奶只会觉得是侯夫人治家无方,到时倒霉的还是侯夫人。

    她是侯夫人的人,自然要全心全意为侯夫人打算。

    嬷嬷忙将这件事告诉了侯夫人。

    侯夫人一愣,也怪灶上的婆子多事,想起昨天东市鱼肆来家里结账,特送了两条新鲜的鲥鱼过来,吩咐嬷嬷将两条鱼给表小姐送过去:“看她想怎么吃?你亲自盯着厨上的婆子帮着做了送过去。”

    上行下效。有了这一着,想来府里再也没人敢轻慢那位表小姐了。

    嬷嬷拍了胸道:“您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亲自盯着。”‘

    侯夫人颔首,不禁好奇地道:“我们家的秋油真的没有晒足六个月?她真能吃得出来吗?”

    嬷嬷脸一红,道:“我去问过了,那天内院厨房的秋油用完了,灶上又等着用,那婆子就让人去西跨院的厨房随手拿了一坛先用上了……”

    西跨院是家中仆妇住的地方,西跨院的厨房也因此专司家中仆妇的饭菜,自然不如内院厨房的用料讲究。

    侯夫人脸也一红。

    两人商量着怎么敲打家中的仆妇。

    *

    晴雪园里,表小姐王晞穿了件粉色绣菖蒲花的织锦斗蓬,手中举着支景泰蓝八宝纹掐丝珐琅的千里镜,正趴在太湖石假山顶暖阁的窗棂上,窥视着隔壁府邸后花园的竹林。

    重重翠绿间,一道白色的人影兔起鹘落。

    雪色剑光时而如水银泻地,时而如电蛇漫天,卷起阵阵罡风,落叶飞舞。

    就算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她也能感觉得到那人看似随意洒脱,剑势却蕴含着如山似岳般的磅礴之气。

    “真是厉害啊!”王晞不由赞叹,遗憾只能看到舞剑人身影却看不到脸。

    她想了想,探出窗去。

    暖阁里服侍的丫鬟们不由得一阵低声惊呼。

    旋即又怕惊扰到了王晞,齐齐捂了嘴。

    王晞没有注意。

    千里镜看得比刚才又清晰了几分。

    她能看清楚舞剑的是个年轻男子。肩宽腿长,头发高高束起,穿了身丝绸的中衣,回击盘旋间,薄薄的衣裳贴在他的身上,依稀可见有力的肩膀和劲瘦的腰腹。

    啊!

    王晞在心里尖叫。

    脸微微有些发热。

    要是能看清楚他的脸就更好了。

    不过,就凭这身材,这身手,就算他五官寻常,站在人群中肯定也是气宇轩昂的人。

    真正的男子就应该是这个样子!

    王晞不由踮了脚,身子又往外探了探。

    她的大丫鬟白果看得额间冒汗,忙轻手轻脚地走了过去,猛地揽了她的腰,这才强压着心中的担忧温声笑道:“大小姐,您小心落了下去。”

    王晞回首,撒娇般地朝着白果嘟了嘟嘴,却也从善如流地站了起来。

    立刻就有个浓眉大眼的丫鬟迎上前去,眉飞色舞地道:“大小姐,我没有骗您吧?是我昨天一早无意间发现的,立马就告诉了您。这个人比过年时老爷请来的那个什么公孙大娘强了不知道多少倍。公孙大娘和他一比,简直就是鱼目和珍珠,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嗯嗯嗯!”王晞笑盈盈地对那丫鬟道,“这件事你做得很好。”然后交待白果,“你等会赏红绸一袋银锞子。”

    叫红绸的那丫鬟高兴得眼睛都眯成了一道缝,迭声向王晞道谢。

    王晞还惦记着舞剑的人,谁知道等她转身再举着千里镜望去,就这一会儿的功夫,隔壁府邸院落里已空空如也,只留满地的绿叶。

    “唉!”她失望地叹气,“也不知道明天还舞不舞剑?要是能看清楚那人长什么样就好了?”
新书推荐: 日娱之用爱发电 旧金山往事 全世界都以为我会修仙 星河巫师 关于我在斗罗的第999次轮回 龙魂战尊 一夜危情:一夜危情:豪门天价前妻 医旅研途 如意枝头 带飞全队我责无旁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