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杜鹃有点头大的看着江真真,“你怎么来了?”

    “我和我哥吵架了,无处可去,”江真真说道,“我想到沈夫人之前请我来府上玩,于是我就过来了。”

    江真真往四周看看了,“沈夫人呢?”

    “主子今天太累,已经歇下了。”杜鹃说道,“不过姑爷还醒着,要不我带你去见见他?”

    “不用不用,沈公子毕竟是外男,这么晚了,见他也不太好。”江真真说道,“要不今晚你就先收留我一个晚上?”

    “姐姐,拜托拜托,这大晚上的,我一个女孩子很危险的。”江真真双手合十恳求道。

    “……”杜鹃有点无措的看向青柠,用眼神跟她求救。

    更离看不惯江真真,更不喜欢她一直缠着杜鹃,“师妹,你跟她废话什么,把她赶出去就是了。”

    杜鹃瞪了更离一眼,“闭嘴。”

    青柠开口道,“是啊,更离。大晚上让一个大姑娘独自在街上晃,委实不妥。”

    青柠想得简单,既然主子会邀请她到府上作客,那就说明主子有意跟她交好。主子愿意交好的人,自然不能将人赶走了。

    更离憋屈的说道,“青柠,怎么你也站在她那边啊!这人不安好心的。”

    “更离,你这么针对一个小姑娘有意思吗?”青柠不解的问道。

    人家姑娘也没说什么啊,为什么更离对她的态度这么差?

    “不识好人心,我不管你们了。”更离绝对自己被针对了,他恶狠狠的瞪了江真真一眼,然后负气走了。

    更离走了,没人像饿狼一样盯着二姐,江真真整个人都舒坦了。

    “青柠是吧?”江真真笑着说道,“嘿嘿,我叫江真真,你可以叫我真真。”

    “江小姐,”青柠问道,“请问您用膳了吗?肚子饿不饿?需不需要给您备点吃的?”

    “青柠,不用跟我这么客气。”江真真摸摸肚子,还真有点饿了,“我坐下跟你们一起吃点可好?”

    青柠和杜鹃对视一眼后,然后笑着说道,“江小姐不介意就行。”

    “不介意不介意。”江真真很自然的坐下,“刚才见姐姐在吃,就觉得这鸡腿很香…”

    江真真拿了一个鸡腿就直接啃了起来。她吃了两口后,感叹道,“真的好香啊。”

    她看青柠,杜鹃,安兰和怡翠都还站着,“你们也坐下吃啊。”

    大家见江真真这么放得开,也没再讲究什么,依次坐下吃宵夜。大家有说有笑的,气氛还挺融洽。

    这一晚,房思柒睡得很沉。

    等她醒后,在自己的屋里见到江真真,她还觉得有点梦幻。

    她揉了揉自己的眼,自己这是还没睡吗?

    “沈夫人,你醒啦!”江真真端着脸盆跟在青柠的身后,而杜鹃一脸无奈的跟在她的身边。

    “江姑娘?你这是?”看到眼前的景象,房思柒有点懵。

    “沈夫人,我来伺候你洗脸。”江真真说道,“谢谢你昨晚收留了我。”

    “啊?”房思柒一脸莫名。

    青柠赶紧上前,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

    房思柒点点头,随即笑着对江真真说道,“江姑娘愿意留在沈府,住了便是。哪需要你做这些。”

    杜鹃听了,赶紧将脸盆接到手里,“主子,是我的错…”

    “不是不是,是我非要端脸盆的,不关姐姐的事。”江真真立马解释道。

    姐姐?房思柒愣了一下,随即笑了笑,“江姑娘这是想体验一下?”

    “是啊是啊。”江真真觉得沈夫人这理由找的真好,她连忙点头道。

    “那…感觉如何?”

    “挺好的,也不是很累。”江真真应道。

    “虽说不累,可我也受不起你的伺候。”房思柒也没说别的,“你把脸盆放下吧,今日谢谢你了。”

    “不客气…”江真真依言将脸盆放下后,有些局促的站在一旁。

    这个时候她才意识到,自己的举动实在有点冒失了。

    房思柒似乎看出了她的不自在,转口吩咐道,“杜鹃,带江姑娘先去用早膳,再去消消食…”

    “主子?”杜鹃诧异的盯着房思柒看。

    房思柒对她笑了笑,“去吧,江姑娘挺有意思的,你跟她多聊聊…”

    杜鹃不明所以,却还是按照房思柒的吩咐做了。

    等她们走后,青柠便问道,“主子,这个江姑娘是不是有什么不妥?”

    房思柒想到江真真对杜鹃那股殷勤劲儿,笑了笑,“没什么不妥的。就算有,也不是针对我们的…”

    青柠愣了一下,“您是指…杜鹃?”这一细想,青柠发现江姑娘的确对杜鹃好得出奇,还一直称她为姐姐。

    “总之,这些事都随缘吧,不要太纠结。”

    青柠刚伺候好房思柒穿好衣服,陈淼就找来了,“夫人,宫里来人了。”

    房思柒顿了一下,得,还真让沈仲辰说中了,今天自己要得赏了。

    “知道了,我这就去。”

    来传旨的公公是个新面孔,他见到房思柒,非常有礼的招呼道,“沈夫人…”

    “公公贵姓?”

    “皇上给奴才赐名为桂公公。”

    “桂公公好,”房思柒行了一个随礼,“不知桂公公今日来是…”

    “沈夫人,奴才是替皇上来给夫人送赏来了…”

    桂公公掏出圣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兹……沈房氏救驾有功,特赏白银一百两,布匹二十匹,花瓶一对,金钗五支…”

    桂公公没念几声,就把赏赐的东西念完了。

    救驾有功,皇上的赏赐也不足一个箱子,还都是一些不值钱的玩意…

    “沈夫人,领赏吧。”桂公公将圣旨交给房思柒。

    “谢主隆恩。”房思柒平静的接过圣旨。

    “沈夫人,皇上有句话让奴才转告一声,”桂公公说道,“望夫人一心向善,恪守本分。”

    桂公公最后一句话是跟房思柒单独说的,沈仲辰没有听到。

    等送走来人,沈仲辰便抓着房思柒的手追问道,“柒柒,最后桂公公跟你说了什么?”

    “没说什么…”

    “柒柒!”沈仲辰一脸认真,“不要骗我。”

    “真没骗你,”房思柒说道,“皇上让他给我带了一句话,望我一心向善罢了。”

    沈仲辰皱了皱眉,又看了一眼皇上的赏赐,“没道理啊…皇上没道理如此计较你做的事…”

    至少,在沈仲辰看来,皇上的赏赐应该比今日赏的这些厚重…

    房思柒故作轻松的对着沈仲辰笑了笑,“好了,别想了。这些东西也值一点银子…白捡的,这不是件值得高兴的事吗?”

    沈仲辰抿着嘴,“什么白捡的…你手上可是有两道大伤口呢!”

    “好了,别纠结了。”房思柒不想再提,“对了,昨晚江真真来了。”

    房思柒话音刚落,沈府的大门又被敲响了。

    陈淼打开门,只见江景文一脸慌张,且急切的问道,“不好意思,请问舍妹有没有到贵府打扰?”</div>
新书推荐: 绝世斗神 张昊林嘉琪 穿成反派暴君的小哭包 欧气宿主的非酋日常 当我二次穿越后 重生农女皇后有空间 情深缘浅之凤凰劫 巅峰赘婿 重生世子请自重 萌妻出没,霸道前夫很难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