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唱

    ,

    林深这句话是说给方灿听的。

    “下……下车?”

    方灿大脑处于当机状态,脑袋里都是那个缺口的画面循环滚动。

    “我让你下车!快点儿!多一秒钟,就多一分风险。别犹豫!赶紧下车,带上你的狗,贴着石壁朝前走,尽快离开这里!”

    林深眉头紧皱,面容沉静,语速很快。

    说话间就已经快速落下了牧马人的前挡风玻璃。

    “从引擎盖翻下去,记住,贴着山体,谨防再有落石。朝前走,不要回头!”

    态度果断坚决,不容商量。

    “哦,好的,好的。”

    方灿两腿打颤,手脚并用哆哆嗦嗦地爬上了滚烫的引擎盖,滑了下去。

    没心没肺的98k倒是满不在乎,跳上引擎盖,四腿乱蹬,落到了主人身边,把刚刚站稳的方灿撞了一个趔趄。

    方灿嘴里差点吐出一头羊驼。

    “贴着石壁往前走,别回头。”

    林深大声提醒。

    方灿费力地吞咽着唾沫,伸着脖子,一只手手掌紧贴着岩壁,手指下意识地用力抠住石头。

    艰难地探出脚步……

    麻蛋,同手同脚了,走了三步之后才调整过来。

    方灿走过峡谷玻璃栈道,也走过高空铁索桥。

    可是栈道两边有护栏,这里没有。

    铁索桥屁股上拴着安全绳,这里照样也没有。

    这里什么都没有……

    方灿感觉自己像在被随机抽取玩蹦极,悬崖版的,还是裸奔有去无回的那种。

    方灿衣服早被冷汗湿透了,悬崖上猛烈的山风打在身上,吹得人一阵阵发凉。

    他头皮发麻,嘴巴发干,腿肚子转筋,感觉自己有些站不稳。

    方灿手指死死地扒着石头的缝隙,走得像个提线木偶,提心吊胆地向前挪了十几米,他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想看看深姐跟上了没有。

    这一看,方大少本就脆弱的小心脏被虐得碎成了渣渣。

    林深翻到后背箱,取下了那把挂在后车门上的合金锻造的工兵铲,手撑着引擎盖,跳到了车头前。

    动作轻盈灵活,完全不像方灿那样四肢僵硬,走路同手同脚。

    方灿滞住了脚步,回头呆望。

    “继续走,别回头!”

    林深命令,声音不大却透出一股镇定,稍稍安抚了方灿凌乱的心。

    方灿咬牙,调整呼吸,尽量加快脚步。

    距离对岸只有短短100米的距离,却跨越生死,是方灿这辈子走过的最长的路程。

    艰难地抵达悬崖对岸,踏上安全地带,方灿心里一松,两腿一软直接跪了。

    二哈以为铲屎官在向它主动表示什么需求,一溜烟窜到铲屎官的身后,热情地从背后拥抱了上去……

    “滚!我日你大爷!你个傻狗!”

    方灿猛一哆嗦,挣扎着爬起来,把二哈踹到一边。

    却意外看见此时此刻林深已经回到了牧马人车上,把右后视镜内扳,坐回了驾驶位,系上安全带。

    刚才那把工兵铲被林深牢牢地卡在了悬崖道路的缺口处,做成了一根临时支撑。

    从牧马人所处的悬崖半坡到方灿脚下的安全地带,中间道路带着轻微的s形弧度。

    一瞬间,方灿什么都明白了,他知道林深想要干什么。

    方灿的心像是坐上了跳楼机,他已经顾不上害怕了,一边用力地冲着林深摆手,一边声嘶力竭地喊着:“深姐!你疯了!下车!过来!快下车!”

    “深姐,你下车!我求求你!千万别做傻事!咱不比了!车咱也不要了!我给你买100辆好不好!我给你买最好的……”

    “别废话!浪费时间!让开!后退,离远点儿!”

    林深已经重新打火,发动了牧马人,凌厉的眼神盯着前方,目光坚定而专注。

    终点,大屏幕前,很多小姐姐已经捂上了双眼……

    ……

    林深深呼吸,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牧马人下坡起步,逐渐加速,离合,换挡,再加速!

    轰的一下,牧马贴着山体冲了出去,明黄色的车影像一只悬崖俯冲滑翔的雄鹰,紧贴着石壁一掠而过,工兵铲在车身尾影掠过的一瞬间,崩了出去,凌空划过一道弧线,落下万丈深渊!

    方灿一口气憋在嗓子眼里,忘记了呼吸……

    劲风扑面,随着一声刺耳的急刹声,牧马人停在了面前。

    “发什么呆,抓紧时间上车。”

    方灿张着大嘴,目光呆滞,没有反应……

    “别tm浪费时间好吗?本姑娘还在比赛!”

    卧槽·无情!

    方灿像被踩中了尾巴,嗷的一声跳了起来,连门都没开,就直接翻进了副驾驶。

    二哈也跟着跳进了怀里,被方灿抱起来扔到了后排座椅上。

    “深姐!我tm……”

    方灿激动得张开双臂想要拥抱……

    林深甩了他一个霸气的眼神——敢过来打你鸭!

    “娇气包,把眼泪擦了。”

    又被深姐鄙视了,方灿一咧嘴,脸红了。

    98k又恬着狗脸窜回副驾驶。

    “坐好了!系上安全带!抱紧你的狗,接下来的路会很颠。”

    方灿手忙脚乱,不等他坐稳,林深一脚油门,牧马人猛兽出笼。

    终点。

    “卧槽!卧槽!卧槽!……”

    观众们心中的千言万语最后汇聚成无数卧槽,人们又跳又叫,有人激动得开始砸东西。

    “牛逼!”

    “绝对牛逼!”

    “全世界也找不出第二个人敢以这种方式过老虎口的神!”

    “陌龙山证道!女生为王!”

    “大神!我跪了!”

    “卧泥马……叫爸爸!”

    “爸爸——”

    欢呼尖叫声一片。

    连为冠军庆祝准备的香槟都提前开了几瓶,酒香泡沫漫天四射,手拉炮都提前放了几十个。

    陌龙山车神大赛举办了好几年,第一次出现如此火爆刺激的场面。

    杜飞和费嘉抱在一起,两人又哭又笑,大鼻涕相互甩了一脸。

    年轻的人群尽情宣泄着内心的疯狂,现场一片喧哗声浪。

    这一幕人间绝唱,不可复制。

    三岔路,双龙赛道交汇并道,越野车道和公路赛道合二为一,进入最后的3公里冲刺路段。

    邝思伦驾驶着保时捷卡雷拉911漂移入弯。

    邝思伦全神贯注,三岔路口就在前方,他已经将同时出发的第2名远远甩在了身后。

    夺冠在望。

    半空中直升机在做最后的实况转播。

    “稳住,今年的纪录是你的了。”领航员提醒。

    “根据导航仪坐标定位显示,后面的车辆相差太远,毫无竞争力可言。前方三岔路并道,50米直行,左飘移入弯……”

    副驾驶领航员的话没说完,林荫岔路中一道明黄色的车影像猛兽一样轰然冲出,抢在保时捷的前一瞬冲上主赛道,受坡度落差影响,车身悬空飞起,离地一尺,落地猛地一震,紧接着高速飘移入弯道。

    一眨眼,影子就飞驰而逝。

    邝思伦握着方向盘的手本能地抖了一下,车身剧烈摇晃!邝思伦迅速拉回注意力。

    “稳住!是那辆牧马人!我靠!那女孩儿这么快居然闯过了老虎口!这不科学啊……”

    领航员的声音已经走了调儿,一时间忘记了自己领航的职责。

    邝思伦脸色阴沉,加紧提速。
新书推荐: 全世界都在等我们离婚 明末乞丐皇帝 快穿之气运剥夺系统 回到三国战五胡 嬉花繁落 游戏提取APP 疆道红尘 澳洲风云1876 庆余年之我是主角 超神春野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