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珠卷 十五、深夜阻杀

小说:四宇天际 作者:翠筱寒玉
    “前一天还住深宅大院,睡高床暖枕,今晚却是两人合住一间破木屋。”

    此时,南宫岩已经躺在板床上,双手枕着后脑,漫不经心的说道:“你要是不愿意,也可施展轻功赶回去,说不定还来得及吃上一顿宵夜。”

    危月空连忙点点头,同意道:“说的有理,也许还能听到一些平时听不到的话。”

    “说得对,那咱们现在就动身回去。”南宫岩坐起身,用拳头抵着下巴,点点头说道。

    “得了吧。”危月空也懒得跟他再开玩笑:“现在都到饭点了,解决肚子问题才是当下关键。”

    正说着,便有一个孩童来给两人送饭。

    晚饭是两荤、两素、一汤。虽然不是什么美味,但也算地道农家菜。

    一阵风卷残云后,两人便坐在长凳上,讨论接下来的行动。

    危月空提议是,现在就赶回去,夜探永乐帮。

    但南宫岩却反对道:“咱们这一天舟车劳顿,状态已是不佳,再施展轻功赶回去。在这种疲惫的情况下,很容易被发现。所以就算我们回去了,也未必赶上他们讲重点。何况,咱们身处朱常乐的地盘,说不定我们两刚出村子,那边朱常乐已经收到信鸽了。”

    摸着肚子,打了个哈欠,危月空坐到床上,一边脱着靴子,一边说道:“这样说来,咱们只能吃饱了睡,有什么明日再说。”

    南宫岩则依然坐在桌前,将桌子上的碗筷收拾一番,一边说道:“其实,咱们这一趟算是白来了,关键的滑稽班不在,什么也问不出来。”

    危月空躺在床上,两眼望着房顶,说道:“想了解滑稽班,未必就要他们在,问村子里的人也是可以的。更何况这件案子已经有了结果,我们所要做的,是防止此事不好的影响。再说了,咱们手上的无头案还少吗?”

    “这事你说的算,谁让我今天来得比你迟,当你的跟班呢。”将碗筷放到地上的盆里,南宫岩也上床躺着了。

    夜晚的村子,格外的安静。没有城市的喧嚣、繁华,一切都显得那么纯。

    纯净的山;纯净的水;纯净的夜空;纯净的房子。

    但在这山水之间;夜空之下;房顶之上,却有一个不纯的人。

    此人一身夜行黑衣黑罩蒙面,在此时此地,也极不协调。

    只见夜行人抬起腿,踏在房顶之上,发出轻轻的敲击声。

    声音不大,但很快便有了回应。

    “什么人?”

    话语未落,便见两团白光如流星一般,从两边的窗户疾射而出。

    借着月光看清,那两股流星,乃是两只茶杯。

    这一招是江湖管用的伎俩,凡是在室内发现有夜行人在外,都是先灭灯,再扔件东西出去,为的就是防止对方的暗器。

    茶杯尚未落地,屋内两人已从正面两扇窗户窜了出来。

    两人一来到外面,就立即转身看向房顶。

    两人都是老江湖了,即使在这安宁的小村子,二人也还是和衣而卧。

    那黑衣夜行人见状,立即施展轻功想村外逃。

    两人虽不知对方的目的,但如此故意惊动他们,想来多半没什么好事。

    这种情况下,不去自然是明智的选择。

    但既然对方深夜前来,那么不达目的,定然不会罢手。

    为了之后省去不必要的麻烦,两人决定追上去问个明白。

    果然,两人赶到村外,就见那黑衣蒙面人没有离开,而是在树下等着他们俩。

    见两人出现,那黑衣人立刻施展轻功疾走。

    两人见状,也紧跟上去。

    原本,两人认为,对方既然成心引他们,速度必然没多快。而他们两,也可以利用这功夫,来观察一下周围的地形。

    哪知对方根本就不如他们的所想,脚程越来越快。

    两人无奈,也只得奋起直追。

    但就算这样,两人也还是没有赶上。

    不过,双方的距离,却在一点一点的缩短。

    照此情形,只要不出变数,两人迟早能追上前面的黑衣人。

    但跑了没一会儿功夫(大约八到十分钟的样子),那人却突然停了下来。

    南宫岩两人,不知前方有何异变,也将速度放缓。待离那黑衣人一丈远的距离,便也停了下来。

    只见南宫岩一抱拳,说道:“朋友,深夜引我们来此,不知所为何事?”

    “我何时要你们来的?”那人反问道:“在下只是长夜漫漫,无心睡眠,出来走走罢了。是你们自己要跟过来的,与我何关。”

    “朋友说笑了,哪有人散步,散到房顶上。”南宫岩一边说话,一边向黑衣人走去。

    “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都有。人上一百,形形色色。总有些人,有些特别的喜好。我就喜欢夜里睡不着觉,黑衣蒙面,施展轻功在房顶上走来走去。我又不偷,又不抢。现在是太平盛世,朝廷未有下令宵禁,即便二位是捕快,也不能随便拿人。”

    “朋友,瞒者瞒不识。说笑,也该有个限度吧,还是说出你真正的目的。”

    “哈,想知道我的目的,那就先接下我几招如何?”说话时,那黑衣人猝然发难。

    猛然间转身,便一爪抓向南宫岩。

    两人都未料到,对方会毫无预兆,便出手相攻。

    对方出掌极快,但南宫岩也不是一点江湖经验都没有的雏。虽然有点猝不及防,但还是及时的使了一招“老君关门”,挡下对方一招,再以“关门打狗”直击对方小腹。

    黑衣蒙面人出手进攻的时候,一掌攻出,另一只手却背在背后,就是为了防止南宫岩反守为攻。

    如今见对方来攻,连忙伸出另一只手,去抓南宫岩的手腕。

    南宫岩这一掌看似平平,但实则一招多式,后面的变化端看对手的反应。

    如今的情况,南宫岩立即化掌为指,点向黑衣人的掌心。

    南宫岩的真力深厚,那是在六扇门出了名的,如今指尖还发出一点灵光,这显然是真力汇聚所致。

    见此情景,黑衣人哪敢硬接,忙变抓为平掌,以巧劲一托,避开了灵光一指。

    但凭借这一托,南宫岩借力打力,剑指疾点对方咽喉。

    黑衣人双脚立定,一个金刚铁马桥,上半身往后一倾,躲过这一指。

    在这间不容发的同时,黑衣人一脚踏向南宫岩的腰眼。

    南宫岩赶忙中途变招,手掌一推,双足一蹬,向后退了数步。

    脚下刚一站稳,南宫岩就急忙上前,反攻过去。但他招招旨在擒拿,不欲杀敌。是以,杀招上,收敛了几分。

    对方看出南宫岩的目的,一双掌守的是四平八稳。

    这样一来,最初进攻的黑衣人,变为防守者;而被袭击的南宫岩,却成了进攻的一方。

    战了三十多回合,南宫岩怕夜长梦多,故意卖了个破绽。

    哪知对方根本不在意,依然按照自己的节奏,稳扎稳打。

    这一下,倒让南宫岩起疑了。

    要说双方交手,不明对方底蕴,不敢冒然出绝招,保留几分实力以防以外。

    但试探过后,已知双方深浅,就不应该如此一味的防守。

    若对方真想探自己的实力,这样的打法,根本起不到什么效果,只能拖延时间。

    对,就是拖延时间。南宫岩突然想到了,连忙对危月空说道:“月空,你赶紧回村子看看。”说话间,南宫岩的掌力再加一分。

    一旁的危月空,见黑衣人猝然发难,接着又转攻为守。本就怀疑对方在周围布置着什么阴谋,经南宫岩这么一提醒,他也立即想到了。

    但黑衣蒙面人似乎早就猜到了对方的想法,一招“八方风雨不透墙”,硬接南宫岩一掌,并借力跳出一丈外。

    这才罢手,说道:“南宫捕头,危捕头,不必担心,村子内安然无恙。”

    “深夜将我等引到林内,话没说上两句便突然动手。就这样,你叫我如何相信你?”

    “本人身份来历不明,又在深夜之中藏头露尾,二位自然不必相信在下。但请两位相信,这趟出来,定然有意想不到的结果。”

    “……”

    南宫岩刚要说话,却别危月空打断道:“你听。”

    南宫岩的功力本就不在危月空之下,但他的心思都放在面前的蒙面人身上。而危月空则提高警觉在周围,因此先于南宫岩听到动静。

    果然,南宫岩静心凝神,便立即听到动静。

    响动并非来自滑稽村,这让南宫岩松了一口气。

    但很快的,他的心思有开始运转。

    这动静是谁弄出来的,是否是面前这个黑衣蒙面人。刚才的打斗只是前奏,如今的动静才是真正引诱他们的陷阱。

    不过,这也有可能是蒙面人引他们来此的真正目的。对方不知道从好处探听到今夜武林中有事发生,而让这两个捕头来管。

    正在南宫岩犹豫不决的时候,蒙面人开口道:“南宫大人,这么大动静,你都不去看看,那你今夜可就白来这一趟了。我是无所谓,就当是睡前运动。但你若再不去看看,那会死更多的人。到时候线索断了,您可别后悔。”

    什么?线索!

    就在南宫岩与危月空听得一愣神的功夫,蒙面人立即施展轻功抽身而去。

    此时他的身法,比刚才还要快,而且离去的方向,也并非声源处。两人就算是想去追,也已来不及了。

    而如果真像对方口中所说的,那事情可就严重了。

    想都不想,两人立即向发出声音的地方疾奔而去。

    他们想要的线索是什么,自然是滑稽班中人的证词,这也是两人来此的目的。

    有人要杀这些人,就更证明他们的证词中,会对某一方不利。

    心中思绪飞转,脚下步子更是不慢。远处的声音渐大,隐隐约约可听见一些叫声。

    至此,南宫岩已知事情的严重性。

    风从耳边呼啸而过,树影不断的变化,空气中已能闻到一丝血腥味。

    南宫岩真希望西门追能在,若是他,现在应已经赶到现场。

    近了,更近了。

    到了,终于到了。

    看到屠杀现场,双足尚未落地的南宫岩,丹田一运力,双掌拍出两股无形的破空之劲,直将两名提刀欲砍一位老者的蒙面人击飞。

    那名老者已然倒地爬行,身上被鲜血染红。在这重伤的情况下,还能下得去手,真非人也。

    气急怒极的南宫岩,一落地便大喊一声:“住手。”

    声震当场,使得一干凶手愣在那里。

    而他一旁的的危月空,则是提着钢鞭杀进去,面对凶手,就跟拍黄瓜似的。

    骨头碎裂的声音与惨叫声同时响起,又有两人倒地。

    来此的杀手一共有十人,其中两人似乎是头领,站在最后冷眼观视着这一切。

    原本他们的计划很完美,也很简单,在这里阻杀一帮卖艺的。

    但异变发生的太快了,他们做梦也没想到,会有人三更半夜不睡觉,出来打扰他们的计划。就像这些赶路的人,怎么也不会想到,真有人夜里不休息,只为了杀他们。

    屠杀的八人,转眼间已倒下去四个,剩下的四人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攻向出手最狠的危月空。

    只听当的一声响,四柄钢刀齐齐飞出。而这四人,胸口各受一击重鞭,惨呼一声,栽倒在地。

    再看那四柄钢刀,被危月空的鞭劲一推,竟直直飞向观战的两人。

    见钢刀来势汹汹,其中一人倏然出手,双爪迅疾抓住钢刀。

    只听得一声脆响,四柄钢刀断为八截。

    那人一甩手,八道寒光反袭向危月空。

    再看危月空,将四人打倒后,就直奔两人。他外号“浑身是胆”,一旦出手,便再无惧怕,也不管对手的实力是否在自己之上。

    他人尚在半空,就见八截断刀攻向自己的八处要害。

    当下半空运劲,挥动手中钢鞭,《无常鞭》变化无常,叮叮当当几声,断刃被打落。

    就在此刻,另一观战之人也终于出手了。

    但见那人亦是屈指成爪,直攻向危月空的下阴。爪未至,其劲气已经将危月空锁定。

    这一击要是得手,那危月空的下一个任务,怕就是要去东厂或者西厂做卧底了。

    对方是看准了危月空人在半空,刚才挡刀的一击,已经将旧力消耗。

    哪知危月空刚才在丹田的真力,只用了一半。面对凶狠的一爪,危月空临危不乱,当下把剩余的真力运行至双腿,连踢数脚。真力破空而出,与对方的爪劲相撞。

    接着爆破冲击之力,危月空才安稳落地。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联系邮箱:81691069qq.com html友情代码示例
友情链接:   玄幻小说推荐  |  玄幻小说排行  |  猫飞小说网  |  五洲书画网  |  河南新闻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