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九章:剑神吕湘 上

小说:吾皇,万岁 作者:龙鳞道
    即使浑身满覆流云火芒,却还是遮掩不住扶鸾由内散发出的阴寒气息。

    他就像是毫无感情的机器,不断收割着一条又一条生命。

    就在扶鸾再次抹杀一位月侍时,一点紫芒转瞬及至,其速之快,甚至是连他都没反应过来,便被狠狠地砸飞了出去。

    几乎拼尽全力的大朱吾皇,双臂死死箍住扶鸾,继续去势不减的朝前冲去。

    在他们的前方,是之前打斗中撕裂开来的空间,天穹已然被撕开一方巨洞。

    无论是遮蔽天穹的赤芒还是混乱的气息,凡是靠近那方巨洞便尽数被吞噬。

    而那方巨洞并非彻黑,如果将目光投视进最深处,便可以看到无数道闪烁着湛蓝芒意的丝线,在不断的穿梭构建着。

    那是昊神留下的法则,负责禁锢这永恒之界中的一切生灵,或许连高高在上的神祇也不例外。

    大朱吾皇在赌,他在赌这些横亘在永恒之界外围的精纯能量,能够对扶鸾造成不可逆的创伤。

    早在北域陷落时,他便察觉到覆灭的天穹中还有着这些能量的存在。

    即便不知历经了多少年,这些能量尽管在逐渐削弱,却无任何主宰敢逾越半分。

    在意识到大朱吾皇的动机后,扶鸾的脸上第一次有了惊恐的表情。

    他的手掌狠狠插进大朱吾皇腰腹处的创口中,肆虐的赤芒不断的通过创口涌入经络中。

    羽翅不断攒射出火羽,企图将大朱吾皇迅速抹杀。

    早已拉满金刚不坏以及生生不息之力的大朱吾皇,浑身覆盖的紫芒远比先前更加浓郁,勉强能够应对赤芒的侵蚀。

    看着越来越近的巨洞,扶鸾压抑嘶吼,“我进去了你也活不了,放了我,我饶你们一命。”

    大朱吾皇一句话不说,速度再次加快,然后两道身形便一头撞进了巨洞之中。

    一刹那,意识仿佛被抽离,无可名状的彻寒直接袭来。

    那在巨洞深处不断瓦解构建的湛蓝线条,像是嗅到了鲜血的兽群一般,争先恐后的游来。

    它们宛如一条条鲜活的寄生虫,轻易透过肌肤钻入二者的体内。

    森冷的彻寒刚刚骤起,大朱吾皇便直接昏了过去。

    浑身几乎要被湛蓝线条割裂的扶鸾,忍痛将还在死死箍住自己的大朱吾皇击飞出去,狼狈的拼死逃出巨洞。

    接下来,数以千万道的湛蓝线条便争先恐后的钻进大朱吾皇的体内,企图将他割裂成粉末。

    而就在这时,一道清冷音韵突然在巨洞中响起,“都给老娘滚回去,他是谁都分不清楚了吗?”

    无数湛蓝线条似乎极为畏惧这剩余的主人,在听到这声音之后,纷纷从大朱吾皇身上退下,如同退潮一般回到了原处。

    涟漪氤氲而起,一道纤细丽影从涟漪中走出,修长诱人的双腿停在了大朱吾皇的面前。

    “该死的家伙,我是让你毁灭这座世界,可没让你毁灭了自己!”

    大朱吾皇仿佛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境的内容斑驳杂乱且毫无条例,属于他那个时代的地球,重生穿越的新历世界。

    在天穹中时隐时现的蒸汽巨舰轰鸣,残忍嗜血且以神族自居的异人大肆屠杀,世界仿佛碎裂的镜子,被割裂成一片又一片。

    一道又一道混沌的身形从亘古的黑雾中走出,入眼望去一切都是血红色。

    一切都仿佛黄昏之后的混乱,莫名的交叠在一起,光怪陆离。

    由于梦境太过斑驳琐碎,以至于大朱吾皇醒来之后发现什么都想不起来。

    “你醒了?”

    大朱吾皇刚睁开眼睛便看到一条泛着莹润色泽的修长美腿,下意识的顺着美腿上瞄。

    就在要看到那若隐若现的幽谷时,斜刺刺的一巴掌抽在了他的脑袋上。

    “都已经是半步神祇的家伙了,心境怎么还是那么猥琐。”

    一身素白流苏锦衣的昊有容,慵懒的半躺在摇椅上似笑非笑的看着大朱吾皇,“要看就放心大胆的看,何必躲躲藏藏。”

    憋了一肚子的大朱吾皇在听到这句话后恼怒便消掉了大半,反而有些支吾了起来,“谁,谁要看了,我那只是无意识的看了两眼。”

    昊有容的冰霜脸上罕见的有了调笑的神色,同时悠悠抬起一条美腿,小巧玲珑的足尖几乎快要抵在了大朱吾皇的肩膀上。

    一股火气倏忽从丹田中升腾而起,迅速分流至四肢百骸,就连经络中的紫芒运转的速度也快了数倍……

    大朱吾皇脑袋一热,而后张嘴便吐出一大口粘稠黑血。

    见状,昊有容收回足尖,老神在在的躺在摇椅上哼起了小曲。

    擦掉嘴角的血迹,大朱吾皇郑重的对昊有容拱了拱手,“多谢相助,要不然这火毒还要困烦我一段时间。”

    “哼,真是木头,没有一点情调。”昊有容闭眼幽幽来了一句后,便没有了下文。

    大朱吾皇尴尬的杵在原地,出于分化尴尬的原因,他开始打量眼前这个有些陌生却少女气息十足的空间。

    “这里是什么?我记得自己刚才不是掉进了坑洞里吗……”大朱吾皇喃喃着。

    “这里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空间,不属于任何一方世界。”昊有容慵懒的声音响起,“我诞生自虚无,自然也居住在虚无,你是除了我之外第一个来到这里的人。”

    “昊神没来……”大朱吾皇下意识的开口,随即死死的掐住了话音,“那我还真是荣幸。”

    昊有容缓缓睁开眼睛,淡声道,“他不爱我,自然不会踏足这里半步。”

    大朱吾皇干笑两声,跟个柱子似的呆愣在原地,手足无措。

    昊有容从摇椅上起身,踱步来到他面前,伸出手掌自然而又娴熟的整理千叶甲上有些凌乱的甲叶。

    从开始的不自然,到逐渐适应,大朱吾皇垂首轻声道谢。

    在昊有容指尖白芒的整理下,破损严重的千叶甲逐渐恢复了原状。

    直到整理完毕,昊有容才满意的点头说道,“你穿上这千叶甲,倒还真有几分神祇的神韵。”

    “是吗?我也是这么觉得的。”大朱吾皇洋洋自得的说道。

    昊有容撇了撇嘴,才发现这货是隐藏的厚脸皮。

    “你觉得个屁,如果不是我刚才救下你,你现在早就连渣都不剩了,还能站在我面前吹嘘?”昊有容严肃道,“如果你对自己的生命一直是这么满不在乎的态度,我想你并不适合神祇之位。”

    见昊有容有些发怒,大朱吾皇苦着脸说道,“不是我不在乎,而是因为当时情况紧急,这几乎是我想出来最合适的方法,要不然真没有其他办法能够制衡他了。”

    “你是在赌我会不会救下你对不对?”昊有容盯着大朱吾皇说道。

    见心思被昊有容戳中,大朱吾皇讪讪道,“其实也不尽然……”

    昊有容直接打断他接下来的辩解,淡声道,“现在的你还未成就神祇之位,我还能帮衬一二,他日你若成为昊神,我便什么也帮不了你。”

    “我想要告诉你的是,即便是神,也会死。”

    大朱吾皇一怔,“神也会死……”

    “当然,”昊有容确定道,而后声音凛冽,“如果你再这么胆大妄为下去,我不介意现在就杀了你,也省的浪费大家的时间。”

    杀意凝如实质,激的大朱吾皇打了个哆嗦,然后急忙摆手道,“肯定不会了,你就放心好了,我用人格担保!”

    昊有容冷哼一声,也不打算继续追究,只是皱眉道,“既然选择毁灭,那就将这个世界彻底毁灭个干净,一个不留。”

    “毁灭?可我明明是想拯救来着。”大朱吾皇弱弱道。

    昊有容沉声道,“不论是拯救还是毁灭,我的要求只有一个,不要放出任何一位主宰。”

    大朱吾皇忍不住说道,“可他们之间还是有人在逐渐变好的。”

    “这是规则,只有当你强大到改变规则时,才有资格重新断定一切。”昊有容的声音不容置疑,“现在你要做的,就是将试图冲出这个世界的所有人,尽数斩杀!”

    大朱吾皇皱眉道,“可这里有个家伙似乎已经达到了神的境界。”

    “自然会有人帮你。”昊有容说道,“你只需要记住接下来该做的事情就行。”

    大朱吾皇刚想开口问询那个人是谁时,昊有容便一脚将他给踹了出去。

    脑海一阵晕眩,他骤然坐了起来,还没睁开眼睛耳边便响起梅盖尔斯的声音。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这家伙真死了呢。”

    一片死寂的虚无中,梅盖尔斯以及数百为中州修者围在了大朱吾皇的周身,焦急无比。

    “我这是昏过去多久了?”大朱吾皇甩了甩脑袋。

    “已经有大半天了。”梅盖尔斯心有余悸的说道,“还好我们及时赶到,要是再晚上一会,你可就要被那个巨洞给吞进去了。”

    看着不远处逐渐收缩的巨洞,大朱吾皇已经明了几分,又大致揣摩一遍扶鸾逃走的路线后,便要动身前往东域。

    梅盖尔斯本来还想阻止的,却发现大朱吾皇身上的重伤不仅愈合完毕,甚至连波动气息都已经平稳,完全没有了之前的濒死状态。

    “你这身体的恢复能力,简直比我们龙族还要强。”梅盖尔斯喃喃道。

    大朱吾皇看向他说道,“行了,还是老样子,你带着他们回西域,我去东域办些事情。”

    不等梅盖尔斯开口,近千众中州修者齐声拱手道,“中州子弟甘心随大人前往剿杀罪人扶鸾,万望大人答应。”

    大朱吾皇很想说一句不要白白送死,但话到嘴里最终还是咽了下去,思索再三后,还是答应了下来。

    时间紧急,大朱吾皇简单的交代一番后,当先往东域赶去。

    如果真如他所想,那么此刻的东域很有可能已经陷入了混乱。

    扶鸾从法则中逃离后,必然会趁此时机一鼓作气击溃东域。

    面对一个已经拥有完整神韵的主宰,东域的覆灭似乎已经成为了定局。

    至于东域中的强者,似乎除了那位青冥剑圣外,便寥寥无几。

    此刻,他只祈祷着在自己赶路的这段时间内,东域还能再挺一会。

    已经彻底死寂的中州被留在了身后。

    而与中州交界的东域此刻却发生了天地异变。

    天穹之上已经被扶鸾那独有的赤芒所遮蔽,但代表死亡的混乱虚无气息却没有出现,同时一层如同薄纱似的青云,几乎覆盖在了东域每一方土地上。

    这层青云给大朱吾皇一种很熟悉,却又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见过的感觉。

    不过他并未多想,暗自庆幸东域还未覆灭之后,便纵身向前方飞掠。

    通过逸散在空气中的赤芒浓郁程度,大朱吾皇轻易便锁定了扶鸾的位置。

    不过越是向前深入,大朱吾皇便感到越来越熟悉。

    天穹下的山脉已经大面积的龟裂,分裂出道道裂痕,宽广的茯苓河涌起破碎的地脉里,将丘陵山脉淹没了大半。

    饶是如此,大朱吾皇还是当即明白,此地正是青冥剑圣所居的黑山脉。

    “这老头也算是我半个师父,可千万别死在了扶鸾的手里。”大朱吾皇暗自道,身形也倏忽加快了几分。

    当他看清出现在眼前的一幕时,顿时僵滞在了原地。

    只见在前方的天穹上,浑身升腾流云赤芒的扶鸾,正和一位手持长剑浑身逸散出青云的身形对战。

    二者相斗,那手持长剑的身形非但没有落入下风,反倒只凭一剑将扶鸾逼迫的有些狼狈。

    即便相隔千米之遥,大朱吾皇还是一眼就辨认出那手持长剑的身形,正是青冥剑圣吕湘。

    长剑携带青云,瞬间斩碎冲来的赤芒匹练,而后去势不减的刺向扶鸾,将其身后的羽翼截断一掌有余。

    一缕缕蕴含赤芒的鲜血顺着破碎束甲的缝隙中流出,扶鸾急急后退百步,警惕的看向面前这个须发皆白的老者。

    老者一抖手腕,摒掉剑尖的血渍,不屑的看向扶鸾,“竖子,如果再不回转心意,就别怪我斩了你。”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联系邮箱:81691069qq.com html友情代码示例
友情链接:   玄幻小说推荐  |  玄幻小说排行  |  猫飞小说网  |  五洲书画网  |  河南新闻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