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惊鸿身法

小说:天残令 作者:云水易寒
    其实,我还有很多疑问,比如:“我是怎么逃出八爪鲲的大口的,她又是如何救人的。”

    但是,我又怕颜如玉讲述的时间拖的越长,影响我和三先生定下的约会。

    等颜如玉走后,我从床上一跃而起。

    可惜,身体真的有些虚弱,就像大病初愈。除了脑瓜一片清明,四肢乏力,浑身没劲。

    看来颜如玉说的没错,今天三先生要是教我扇招,不知道是否应付得来。

    我听听外面没有动静,悄悄推开门,走了出去。

    此时月朗星稀,夜虫轻鸣,此起彼伏。

    我强打精神,拖着疲惫的身体去寻找三先生。

    高大的背影,依旧坐在一块玉石之上,他头也不回,说:“来啦!”

    我:“嗯”了一声。说:“先生早,恕我来迟一步。”

    三先生说道:“不要客气,我也是刚来。听你说话的声音,以及你凌乱的脚步,可见你中气不足,下盘不稳,你这是怎么了?”

    我佩服他的观察力,说道:“先生真乃神人也,未见我人,就知我事,实不相瞒,我……我身体微染小疾,略有虚弱,不妨事,不妨事。”

    我怕错失良机,是故如是说。

    三先生转过身来,目光如炬,在我身上从上到下看了一遍,说:“张公子,你身体虚弱,今天不能传你扇技,也罢,我传你一套身法罢。”

    我点头称谢。

    因材施教,是个好老师。

    三先生跳下玉石,走到我面前站定,对我说:“张公子,你今天只需看,只需听,只需悟,别的不需要,仔细了——”说罢,他身形晃动。

    三先生的身法如乱石惊云,穿花拂柳,让人眼花缭乱。所谓瞻之在左,却飞身在右。瞻之在前,却退身在后。

    三先生的步法委实是反其道而行之,比如他动右肩,人却向左走。

    他在杂乱的花园里,绕树、穿花、过石、越水,游刃有余。

    他身体时高时矮,时长时团,时展时缩……

    我看得呆了,不禁心驰神往:“我要学会这套身法,在千军万马中来去自如。”

    三先生一套身法走完,我竟然一点头绪没有。

    三先生收势,问我:“如何?”

    我实话实说:“先生神乎乎其技,我如入雾里。”

    三先生笑了笑,说:“唉,既然你没有看懂,那我只好再来一遍了,你再看一遍,这回仔细了。”

    说完,也不待我回答,三先生一个健步,从我身边穿过,这次他贴着我的身体游走,翩若惊鸿。

    不过,这次的身法和上次完全不同,这次动左边,就肩往左就往左边去,身向后人就向后。

    一遍下来,和第一遍完全不同,我更是坠入五里雾中。

    三先生说:“张公子,这一遍你记得如何?”

    我挠了挠后脑勺,说:“三先生,惭愧得很,我天资愚笨,越看越糊涂了,这一遍和上一遍完全不同吧?”

    三先生笑了笑,说:“张公子,你说的不错,但是两遍之中也有共性,你想想看。”

    我闭上眼睛,仔细回忆三先生前后的步法。我对五行八卦略知一二,所以也对不上号。

    我硬着头皮说:“三先生,你……你这身法可是按五行八卦之术演变而来?”

    三先生摸着胡须,摇头晃脑地说道:“错也错也,孺子难教也,我的步法可说和五行八卦无任何关系,所以世人难以识得。我的身法讲究一个字‘乱’,不按照常理出牌,又按照常理出牌,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真中有假,虚中有实,你能体会就理解它的精髓了。”

    我仔细回味三先生的话,觉得是世上最好的至理名言。

    三先生又说:“其实不止是身法,就是所有的功夫,所有的修炼,甚至做人做事,莫不如此。”

    一语捅破窗户纸,我对许多事情豁然开朗。就像黄西群教我的扇法,按部就班使来固然厉害,如果按照三先生的旨意,那就“更上一层楼”了。

    三先生又道:“守住内,而不拘于外,则无穷无尽也,如天地之变化,似鬼神之出没,潇潇洒洒,三界任我游兮。”

    我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给他一个赞的眼光。

    三先生道:“你附耳过来,我教你这套‘惊鸿步法’的口诀。”

    我知道这是至高无上的心法,所以三先生特别小心,唯恐隔墙有耳。

    一番话下来,我记录无误。

    三先生嘉许的点点头。对我说道:“此法不传六耳,并非一日之功,你勤加练习,日后必有所成。”

    我想现学现卖,三先生用手制止了我说:“这也不急于一时,你身体不好,这就回去休息吧。”

    我说:“先生,你明天还来吗?”

    三先生似笑非笑道:“怎么?你要长期在这里住下去,打万年桩吗?”

    “我……我……我不知道呢。”我急忙说道。

    三先生长叹一声,说:“好男儿志在四方,这里也非长久之计。倘若你明天还是留下,我也不来了,你好自为之吧。”

    我急急拉住三先生的衣服,说:“那我们何时在见面?”

    三先生也为我所动,说道:“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以后看机缘吧。”

    “我不让你走。”我脱口而出。

    三先生没有说话,突然指我的身后说:“你看,那是谁来了?”

    我吃了一惊,一慌神:“是小素还是颜如玉?”

    就在我掉头的一瞬间,我手一松,三先生已经不见了踪影。

    人海茫茫身何处?醒来天涯即是家。

    哎,我不禁有些后悔,我自己给自己解嘲,我咋不把他的微信号给留下呢?

    我略带遗憾地回到了居所,推开门,我才发现颜如玉在我的房间里。

    她见我进来说:“你不好好地呆在房里歇息,出去干嘛?”

    我猝不及防,说:“我躺得久了身上都疼,出去活动活动筋骨。”

    颜如玉笑道:“你啊,你本该静养的,伤了都不老实。”

    我说:“不妨事,再躺着我就真成病猫了,玉妹,你篝夜至此,不知道有何见教?”

    “我夜里睡不着,到小素这里转转,看你门没有关,顺便进去看看。”颜如玉低头说道。

    “见鬼,我刚刚出去的时候门明明掩上的。”我心里说。我估计是她放不下我,借故来看看我的。

    我们彼此各怀心思,一时都没有说话。

    我走到她身后,说:“玉妹,如果你要没有事,讲些倚天的故事给我听呗。”

    颜如玉头也不回,说:“张公子,许多事情其实不用讲的,等到以后你真正恢复仙籍,所有的事情你自然便知道了。”

    说完,颜如玉转过脸,款款对我说:“张公子,你早点睡吧,明天还要度最后一关呢!”

    接着,慢慢走了出去,并轻轻合上了门。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联系邮箱:81691069qq.com html友情代码示例
友情链接:   玄幻小说推荐  |  玄幻小说排行  |  猫飞小说网  |  五洲书画网  |  河南新闻地图